亞爾弗列德看著下面的屍體嘆息著,人類的屍體大半都被搶了回來,也有搶不回來的直接就燒掉了。

這些士兵們……就算死了,屍體也不能回家了!

雖然經歷了太多的戰爭,但是亞爾弗列德的心還是覺得在抽搐,他沒有看旁邊的蘿莉茜婭,似乎是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這場戰爭……真的是我們勝利了嗎?」

蘿莉茜婭不知道父親的話是什麼意思,她疑惑的道:「是我們打退了獸人啊!」

「不!誰都沒有勝利。」亞爾弗列德覺得身心俱疲,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

之前在人類聯合會議上,維爾斯就提出過,這亞迪斯城守不住。 紈絝嬌寵(重生) ,補給和水源就成了問題。

守這裡……不划算!

其實亞爾弗列德同意維爾斯的說法的,可是……別人不同意。

洛汗王國,索德里斯王國,蓋爾達耶王國都不同意。

水上王國的代表卻同意。

那些國家的想法亞爾弗列德明白,放棄亞迪斯城,退到納米亞和蓋爾達耶的北部守城,在軍事上來說補給更容易,傷亡也會更少。畢竟亞迪斯城只是一座孤城!

可是……敵人沒來自己就退了?

在氣勢上就落了下風,平民們會怎麼想?

愚蠢的平民們會認為自己的國王是怯懦了,這場戰爭是失敗了,他們會亂。

不能亂~

民心啊…… 第488章狼騎小隊~

利文斯頓看著自己手的傭兵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雖然身上有傷,但是法瑪爾還是親自去做的斥候,他還回來的消息也很讓人吃驚。

據他所說,是一個近千人的狼騎營,以法瑪爾的作斥候的隱匿本事,竟然還被那狼騎的將領發現了。法瑪爾瘋狂的逃脫,才沒有把命留下。

利文斯頓忽略了一點,獸人們是既有野獸的野獸也有人類的智慧。

野獸為了生存會變得非常擅於尋找獵物的蹤跡,無論傭兵團怎麼逃,還是無法甩掉那些野獸們的靈覺。

也許……是他們有些輕敵的緣故。

那些不是魔獸,是獸人!

人類的戰馬跑不過狼騎,他們的體力也不如對方,如果沒有卡特琳娜的話,可能利文斯頓就已經留下來等待著與這些狼騎們拚命了。

可惜他這次的使命就是保持卡特琳娜的安全,他提出讓卡特琳娜自己先走,自己帶著傭兵團去牽制那些狼騎。可是卡特琳娜琳毫不猶豫就拒絕了,她知道:利文斯頓是想用自己的生命去牽制對方。

雖然有些天真,但卡特琳娜確實是一個有原則的女孩。

就在昨天下午,傭兵團的斥候遠遠看到獸人們的蹤跡了。由於傭兵團的人數少,只能派出十名傭兵,被發現了后那十名傭兵又不敢直接跑到這裡,他們分成了幾路分別逃開。

他們沒有法瑪爾的身手,最後只有一名傭兵活著回來了,奄奄一息的傭兵把這些事情告訴了利文斯頓。

現在只有靜靜的等著那些獸人們追來了,利文斯頓把那些偵察的傭兵全部收了回來。


也許下午,也許晚上,如果運氣好的話,可能是明天。

但是肯定堅持不過明天了。

卡洛琳為了給維爾斯恢復精神力,自己的損失也很大,這幾天也一直在冥想,甚至連飽都沒有吃一頓。

維爾斯很欽佩她冥想的專註!

要知道越是冥想的專註,效果就越好,而冥想的時間長短也代表著嚮往的程度。

卡洛琳確實是一個魔法天才中的天才。


打量著卡洛琳精緻的小臉,維爾斯微微嘆了一口氣。

似乎是感覺到了維爾斯的注視,卡洛琳的眼睛突然就睜開了。

純潔有如水晶的眼神,閃閃發亮的注視著維爾斯。

雖然維爾斯是一個臉皮很厚的人,但是在這種純潔無邪的眼神之下,維爾斯還是覺得自己是罪惡的。

這一瞬間,維爾斯覺得自己沒事占這個小姑娘的便宜,偶爾摸摸她的手簡直就是罪該萬死的行為。自己怎麼能夠這樣趁著她冥想的時候偷看呢?

也許,卡洛琳這樣的女孩就是不該有任何的男人褻瀆的。

而安娜就不會給人這樣的感覺,她就好像自己的妹妹一樣,貼心、柔軟,溫和……就好像維爾斯的內褲一樣。

也許這樣形容安娜不太好,但是維爾斯就是覺得安娜與自己的距離很近,而卡洛琳與自己的距離很遠。

該死的~

自己怎麼會想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維爾斯尷尬的笑了笑:「哈哈……卡洛琳,你這身衣服穿得還真是好看。」

卡洛琳的眼神中透露出疑惑的意味,被維爾斯看得臉蛋發紅,她小聲道:「我……我一直都是這樣穿的啊!」

呃……維爾斯這次轉移話題很不成功,他搔了搔頭皮:「原來你天天這麼穿的哈……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比每一天都要漂亮,今天你比往天都好了許多。我覺得……呃……有可能是你今天要遇到宿命中的男人。他會是誰呢?」

維爾斯認真的思索著,嘴裡在自言自語:「你宿命中的男人,一定是英俊,實力強,至少要有聖階的實力。可能他對你的態度一直很好,只是你平常的時候沒有注意。嗯……可能你們現在就在同一輛馬車,你和他面對面,他正在跟你說話。」

「哼!這個廢物的話還不少。」莉娜不屑的說。

「哥?」維爾斯的無恥可以驚天地、泣鬼神,安娜覺得自己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被安娜這樣一叫,維爾斯覺得自己確實有些過分了。

認知道安娜認真的打量著維爾斯:「維克多哥哥,你的話好有趣~可是你從來沒有對我說過。」

說到這裡,安娜的嘴唇抿了抿,一幅委屈的樣子瞧著自己。

唉……

維爾斯覺得自己又淪陷了~

與安娜在一起的時間很長,在里斯堡的時候,她就是自己的妹妹。很漂亮,很文靜,很溫柔, 夢雅戀

自己那個時候已經習慣了安娜的存在。


就好像是白開水一樣,你會為喝到一杯香醇的美酒大呼過癮,卻不會為自己喝到的白開水讚不絕口。

因為你已經習慣了白開水。

當有一天,你喝不到水了,你會覺得口渴難忍,會想起水的滋味。當這個時候有一杯清涼的白水,你會發現這個時候的白水也勝過世界是最香醇的美酒。

安娜給維爾斯的就是這種感覺。

在這裡兩人重逢,維爾斯就覺得安娜對自己的誘惑變成很難抗拒。

她撒嬌的時候,很真的很動人啊!


……安娜已經是一個美麗大方的女人了。

維爾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現在時機不對,最好等下狼騎們全衝過來,把所有人都殺了。然後沒人影響情趣的時候,再把安娜抱在懷裡,做一些很好玩的事情。

親情加愛情的感覺。

與凱瑟琳的有些類似,不過在凱瑟琳那裡感覺到的是被呵護,在安娜這裡感覺到的是呵護別人。

兩種差異很大的感覺。

就在維爾斯心猿意馬,想著安娜和卡洛琳的時候,那目光炯炯盯著自己的卡洛琳開口了:「維爾斯,有小隊狼騎過來了。」

卡洛琳的實力馬車中的人全都知道,亞莉克希婭對這小姑娘的實力吃驚無比,而同樣身為魔法師的莉娜就是崇拜了,一直想從卡洛琳這裡學到一些魔法的知識。

她的精神力如此敏銳,感覺應該不會錯的。

小隊狼騎?

一支小隊狼騎就可以給蠍尾蛇傭兵團帶來很大的麻煩了,前幾天十幾頭狼騎就已經傷了他們好多人。

「大概是一百人左右的樣子,看樣子是那大隊狼騎的先鋒。」卡洛琳的神色拋棄了柔弱,認真的時候就一種很讓人驚嘆的睿智與聖潔。

她仔細的想了想:「首領是一個八級的獸人,大概是想殺光我們,然後把這個功勞搶走。」

一百人的狼騎,以這些人的實力可以一戰~

看來是這些狼騎們魯莽了,維爾斯知道其實獸人們也是高傲的。它們一直認識人類柔弱的像羔羊一樣,一個百人的狼騎衝鋒的時候可以與人類的三百左右的重騎兵相抗衡。

它們的驕傲來源於力量~

卡特琳娜放下了手中的書籍,站了起來:「我去告訴利文斯頓團長。」

「等等!」維爾斯叫住了卡特琳娜:「卡洛琳沒有感覺到大隊的狼騎,也就是說它們與我們的距離還有一段,如果準備得好,我們可以全殲那些狼騎。你告訴利文斯頓團長,我們可以與他們打!」

莉娜瞪著維爾斯道:「你這個廢物又知道些什麼?打?難道你能與那些狼騎們打么?一頭狼騎可以撕裂十個你這樣的人。」

維爾斯笑了笑,這些日子以來莉娜對自己沒少冷嘲熱諷,這個女孩雖然心地單純,做事卻不細想。

我等你到風景看透 ,還是安娜好些。

對於莉娜的話,他直接無視了!


一直不怎麼說話的亞莉克希婭道:「我覺得維爾斯先生說得有些道理,卡特琳娜,利文斯頓團長因為顧忌你的安全束手束腳,你得跟她說一下。」

卡特琳娜點了點頭,從馬車上跳下來去找利文斯頓了。

看到維爾斯對自己的話充耳不聞,莉娜有些被忽視的感覺。

「你這個廢物,不懷好意的笑什麼?要不是卡特琳娜心地善良,我們才不會在末日森林裡把你們揀回來呢!」

維爾斯微笑著道:「沒什麼,我也是一名魔法師,等會我會出去的。」

馬車漸漸的停了下來,傭兵們的呼哨聲音此起彼伏,看來他們是真的要與那支狼騎的隊伍戰鬥了。

維爾斯在心裡盤算著自己這一方面的力量:

亞莉克希婭是一名精神系大魔法師,在這種戰鬥中如果她不會精神風暴這種精神系的群體魔法的話,基本上就沒有什麼作用了。

有些可惜。

那利文斯頓是一名八級劍士,法瑪爾是六級劍士,再加上莉娜是六級魔法師。

這樣看來蠍尾蛇傭兵團的實力不錯了。

再加上自己的實力已經回復到了八級的程度,在戰鬥中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卡洛琳又陷入到冥想中,這個女孩的心思自己無法揣測,不過看樣子她夠嗆能動手了。

安娜現在的實力盡失,也不能動手了。

「安娜,等會狼騎過來的時候,你和卡洛琳呆在一起,沒有什麼地方比她的身邊更安全了。」維爾斯撫摸著安娜的頭髮低囑咐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