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塵笑了笑,這妮子還有點自知之明啊,知道有些地方不能去,他沒再說什麼,開着車直接到了她們宿舍樓下。

“哎,到了,下去吧,回宿舍好好睡一覺,看你這樣子還上個毛線的課啊?”

凌菲兒極其不情願的“嗯”了一聲,從車上慢慢走下去,幽魂似的一點點往宿舍樓裏挪。

在幽冥,雖然所有人做的事情都不是開玩笑的,但是奇特之處就在於,幽冥的特殊情報機構總能找到一些像是過家家一樣好玩的任務,曾經對待幽冥裏剛進來的新兵,暗影和追魂就會用這。 葉塵還在擔心這貨會不會直接就在走廊裏睡着了,隨後看見舍管阿姨走上去扶着她進樓房,也就放心了,接着打了個哈欠:“啊,特ma的果然犯困會傳染。”

回到車上,葉塵邊吃早餐邊開車,剛好踩着點打卡上班。

“葉塵,今天早班是不是來的有點晚啊?”凌宵在一旁有些黑着臉說道:“遵守一下公司規章制度…”

“我規你個大頭鬼哦,我又沒有遲到,你難道每天七點沒開門就在這兒守着嗎?”葉塵翻了個白眼,走進了保安隊。

“你!”

“你什麼你,趕緊有事說事兒,今天勞資心情不好,你別惹我,要不然我揍你。”葉塵顯得有點兒不耐煩,倒不是真的心情不好,是因爲來的路上車子給一個開奧拓的吊絲颳了,要賠錢又沒錢賠,說什麼把自己的奧拓送給葉塵拿去換修車費。

要說這傢伙是個窮人,可是把人家代步的工具拿去賣了修車,想想也有點太不地道了,結果讓那人賠了三百塊錢就放他走了,儘管車子有全保,可是車子前保險槓啥的全都斷掉了,看起來特別不美觀,搞得自己一下子心裏有點鬱悶。

“誒,葉塵,我說你今天是吃了槍藥吧?咋一來你就火氣這麼大呢?”旁邊一個保安問道。

“槍藥?勞資還吃了**呢,我那包中華你打算什麼時候給我?”葉塵在一旁有些不爽地說道。

這一下,沒人說話了,大家知道這個一打二十的傢伙現在好像真的有點來脾氣,就都不敢惹他。

晨會過後,葉塵自己一個人在保安室裏發呆,別的人都出去巡邏了,其實他也沒別的感覺,就是心裏想着那帕薩特前臉歪了一半,越想心裏面月不舒服,好像有一團亂麻在心裏亂爬似的,這就是典型的強迫症犯了。

過了十分鐘,兩個保安巡邏回來,一人給葉塵丟了一包中華:“塵哥,你的中華,消消氣啊,雖然也不知道你爲啥生氣。”

這時,從門口傳來一陣啥笑聲:“呵呵呵,我知道塵哥爲啥生氣了!”

三個人同時看了過去,是肖冰,她在門口笑得眼淚水都冒出來了。

“塵哥的車,臉都歪了,哈哈哈!”說着她就拿出手機給別人看,兩人一看,頓時也笑得收不住聲,只見照片裏,本來應該平整的下前臉這個時候右邊他下去了一塊,而前面碰掉漆的地方連着散熱口,看上去又剛好像一個歪着嘴笑的人臉一般,看着怪滑稽的。

葉塵有點不爽,站起來說道:“笑什麼笑!不許笑,踏馬的勞資等下還要去修車呢,氣死了。”

但是看着這幾個人還在那兒笑,葉塵不幹了,走上去說道:“什麼玩意兒,拿給我看看。”

肖冰笑得喘不過氣,自己把手機遞了過去,葉塵一看,忍不住跟着噗嗤一下笑了。

要說這肖冰照相還真有一手,剛好就照到了自己之前沒發現掉漆的連接口,看起來真就是像個歪着嘴巴笑的沙雕一樣。

一下子,內心的不爽什麼的瞬間就消失了:“臥槽哈哈,勞資的車這麼蠢的嘛?”

幾個人開了一會玩笑,葉塵跟着他們在陽臺上抽了支菸,接着給陸文遞了一張請假條:“我寫清楚了,是來上班的路上出現意外事件,這個你必須給我批啊。”

陸文看了看:“嘿嘿,你小子也有這種事兒啊。”說着伸出一隻手,做出要煙的姿勢,毫不在意地瀏覽了一下葉塵的請假條。


“啪”一根菸結結實實地砸到了陸文腦門上。

“你幹什麼啊?”

“我幹什麼,你要再給我這個態度勞資砸死你信不信?”要說葉塵雖然只是一個最低級的保安,但是在處理事情的能力以及戰鬥力上,他算得上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跟大夥相處得也像是好兄弟一般,所以他不管對領導還是對別人,說話的態度是一樣的。

在他眼裏,大家都是朋友,要是想要用領導的模樣跟自己說話,除非是在開會,不然一準不會賞臉。

“嘿嘿,塵哥,知道啦,你去修車吧,玩久一點,最好下班的時候再回來。”陸文笑了笑,點上了那支菸。

葉塵知道他在說反話,故意調侃自己來着,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順手丟了一包還沒開過的中華,又是結結實實砸在了他腦門上,笑着一溜煙就跑了。

“臥槽…”陸文站起身來就想追上去,但是看葉塵此時早就不知道飛到哪兒去了,也就坐了下來,拿起桌上那包中華:“這還像點兒話。”

離開公司之後,葉塵看了看那可憐的汽車,長長嘆了一口氣,點上一支菸上車就離開了,按照公司介紹的地點,葉塵開車到那家修理廠的時候,驚恐地發現,這裏面至少有十輛車等着要修理。

修車師傅也在一旁檸着扳手說道:“不好意思哦小夥子,現在要修的車子太多了,都是加急加錢的,你要修的話,可能得排到明天。”

“臥槽明天?師父,我這車子急啊,今天必須要,這是傾城國際的凌妃煙的車,你連凌總的車也要排到明天嗎?”葉塵忽然就想到這麼說,倒不是因爲真的想要拿面子說事兒,他也只是實話實說罷了,這的確是凌妃煙的車子。

那師傅一聽,不耐煩的面色連忙就變得熱情了起來:“嘿喲,是凌總的車子啊,那您稍等一會兒,我這就安排人給你修車。”

“真尼瑪會舔,現在的人啊,真是沒有戰爭的困擾,都願意當條狗了。”葉塵在心裏嘟囔了一句,坐了下來,店員們也都給了他最高級的服務,上好的龍井茶,貴賓專用接待席,跟外面幾個站着苦等修車的顧客簡直是天上地下。

不過這樣也好,要不然怎麼說上層人物永遠都比別人高一個等級呢?

接着,一個小美女走了進來:“黑色大衆帕薩特的葉先生是嗎?”


“正是在下,怎麼了小姐姐,遇到什麼開心的事兒了嗎?”葉塵坐在那兒一臉傻笑地說道。 看着那帥氣又有些憨憨的臉,小美女一下子臉紅了:“啊,沒…沒有啦,就是你這個車子好像有個全保,要報了之後再修嗎?”其實本來是想說讓葉塵先報全保再修車這樣比較好來着,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小美女一開口就把話說成了個白癡問題。

葉塵笑了笑,估摸着這小姐姐是給自己迷住了:“是的呀小姐姐,報一報會比較好哦,你給我報報唄。”話雖然是這麼說,就是讓她報個全保再修車,但是語氣上還有音調上完全就不止這麼一層含義。

只見這時小美女的臉紅的像個燈籠似的:“啊…好吧…”說着整個人就已經傻了,站在原地以爲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美妙的事情:“那…”

葉塵直接笑了,這孩子咋這麼可愛啊,隨便撩一下就找不着北了:“咋啦小姐姐,還不快去報全保啊?是不是要我抱抱你纔有動力呀?”

“沒沒…”話沒說完,小美女轉身就跑了出去。


看着這麼可愛一個小姑娘,葉塵也算是開心了不少,想着乾脆就先在附近轉轉,喝個飲料啥的好了,坐在這兒也是無聊。

可是剛一走出門,還在低頭玩着手機,葉塵就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葉塵!兄弟你咋在這兒啊!”

“樑菁菁?”葉塵一愣,擡起頭看了看,此時面前剛好停着一輛白色路虎,樑菁菁坐在副駕上衝着自己招手。

“叫老公。”

“老公!”

這乾脆的回答好像當時在兵團裏回答“到!”似的,搞得葉塵忍不住笑了起來:“哈哈你個沙雕,咋地你那大面包車又出問題啦?”

“嗨,你可別說了,給老孃煩死了這個玩意兒,三天兩頭出問題,這回又是什麼行車系統故障,踏馬的你說我爹花八十幾萬買輛這麼個破玩意兒,還不如開出租車呢。”樑菁菁氣得直打哆嗦,恨不得當時就一管**給這車炸了。

“嘿嘿,那不正巧,你讓你下面的去弄,咱倆出去浪會兒,坐裏面無聊着呢。”葉塵說道。

樑菁菁豪邁一笑:“走,浪去!”說着就搭上葉塵的肩膀走了出去。

要說雖然葉塵說起來是樑菁菁未入贅的老公,但是樑菁菁卻卻打心眼裏不止是喜歡他,更多的仍舊是將他當成自個最要好的兄弟,雖然說那層窗戶紙打破了,但是好像一點兒都不影響。

葉塵也滿不在乎,要說自己說不上喜歡這個妹子,但是有她在,自己的生活也好像多了一個調味劑一樣。

就在兩個人浪了半個小時回到修理廠之後,卻看見樑菁菁的那個司機焦急地從接待室裏跑了出來:“大小姐,家裏出事了,咱們快回去吧,車子已經修好了。”

樑菁菁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踏馬的,行,我們現在就走。”他轉過頭看着葉塵說道:“兄弟,不好意思,家裏出了點狀況,我得先走了。”

“能說一下嗎?”葉塵的表情也瞬間嚴肅了起來,這個時候他能想到的,就是之前鹽幫的事情。

那個司機看了一眼樑菁菁,她點了點頭,接着司機說道:“我手下說看見林豹綁帶着一百多號人上車開去了總部的位置,我感覺不對勁,後面打電話給一龍堂和四極堂都沒有人迴應,我感覺肯定是出事了。”

“要不要我陪你過去看看?”葉塵問道。

樑菁菁苦笑了一下:“雖然想,但是我覺得既然以後我要繼位父親,那這種事情我就必須親自處理一下,你放心吧葉塵,如果我這邊遇到什麼事情必須要你幫忙的話,再聯繫你。”

“嗯,那你當心點,特別是林豹。”

“知道,你就別太在意了,我是誰,哥們兒你不清楚嗎?”樑菁菁笑道,接着轉過身和司機一塊駕車離開了。

而那個笑容,葉塵卻始終記着,那是無奈的笑,他知道,樑菁菁這麼說是爲了讓自己放心,但是實際上事情有多嚴重,她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樑菁菁都說了不讓自己幫忙,葉塵也只好忍一忍了,按照他對現在這種地方幫會行動的尿性來判斷,估計要動手也得等到晚上,所以就白天而言,葉塵是比較放心的。

自己的車子也修好了,他開上車準備離開的時候,看見之前那個客服小美女站在一旁,想要上去找自己說話卻又躊躇不前有些膽小的模樣,眼神裏滿滿的全是委屈,葉塵笑了笑,現在自己還不是撩妹的時候,等到下次來再說吧。

他沒有停下,自顧自點上了一支菸,搖下窗戶對小美女做了個“拜拜”的手勢就離開了,只見那小美女往前走了兩步,但是又雙手抱着筆記本停了下來。

真是太可愛了。

開車在路上,葉塵想了想,既然是林豹帶人出去,那就證明他已經搞清楚了某些事情,究竟是什麼事情,他暫時不清楚,但是總覺得有哪裏不對勁,而且紅魔既然已經到達臨江,現在也應該查到了自己的動向,按照專業殺手的計劃,應該會調查目標的日常通勤狀況,或者是…

剛想到這兒,在紅綠燈路口就緩緩開上來了一輛鮮紅色的杜卡迪1199超級摩托,一陣連車內都會掀起共振的摩托聲浪,讓葉塵本能的看了過去,只見在自己車邊,那輛看上去十分帥氣的杜卡迪跑車上,騎着一個身穿紅色皮夾克的年輕人,而他的黑色頭盔上,印着一隻惡魔的圖案。

“臥槽!不會這麼巧吧?”葉塵有些驚訝,要說如果是殺手紅魔也不奇怪,一些有個性的殺手,在對自己認爲有價值的目標下手之前通常喜歡製造一些奇特的偶遇跟對方認識,甚至是成爲朋友,完完全全瞭解清楚自己的目標,並用某種特殊的情感殺死他。

這種心理在學術上也被稱爲變態心理學,只有一些真正孤獨,渴望自己痛苦的殺手纔會這麼做,有的人甚至會爲了自己的目標真的愛上對方,最後殺掉,從而享受親手屠宰掉感情的那種異常痛苦的,非常變態,說不定紅魔就是這種人。 只見那個騎士打開面罩,露出一雙非常帥氣的眼鏡,一隻手搭在腳上朝車裏的葉塵仔細看了看,接着也做了一個“你好”的手勢,在綠燈亮起的一瞬間轟的一手油門就彈射了出去,車頭都翹得老高。

“這摩托挺不錯,哈哈!有空我也整一臺。”雖然看出來了這傢伙是紅魔,但是此時葉塵心裏有了一個想法,他有些好奇,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殺手究竟有多變態。

所以他決定,既然這個紅魔已經向自己表現出了友好,那不如就順水推舟,跟他當一把出生入死的兄弟:“你想跟我玩情商,那我就陪你玩到底,看看到時候你發現自己被矇在鼓裏時,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狀態。”

說實話,他很想看看,這種冷血無情的殺手在最終發現真相完全崩潰的時候,場面到底會有多精彩。

想到這兒,葉塵不禁自己的打了個哆嗦,心裏暗道:“臥槽,我也好變態。”

身居國外多年的葉塵看到這樣的紅魔之後,下意識就清楚了自己晚上該怎麼做了,於是放棄了一段爵士音樂,舒舒服服服開着車就回了傾城國際,這個時候,已經是下午4點了。

到保安室的時候,凌宵正在給大夥說什麼事情,看見江楚凡回來,葉塵冷不丁兒說了一句:“度假回來了?”

江楚凡白了他一眼:“是啊,你的車嘴巴歪了你不去度個假麼?”

大夥聽了也是鬨堂大笑,凌宵也笑着搖了搖頭:“行了坐回去吧,我們到暑期上班時間調整了,你也聽一下。”

葉塵回到座位,這個時候只見那傢伙在臺上嘮叨了一大堆有的沒的,浪費半個多小時口水才說了重點,以後上班時間比之前提前半個小時,下班提前一個小時。

待到他說完散會之後,機會所有人都擺出了:“切,浪費時間。”的神情,凌宵也感覺很無奈啊,畢竟這種事情是上面交代做的,要不然自己也願意隨便說一下上班時間就好了。

想到這,葉塵忽然問了問:“凌經理,凌總在嗎?”

凌宵看着葉塵,面無神情的說道:“在辦公室。”


葉塵沒有說什麼,直接走了出去,手裏順便掏出手機按下了一組電話號碼。

“喂,你幫我找一個法子,預留出一個新兵的空位,但是我跟你講啊,這個新兵比較特殊,不用直接招到咱們總部。”

聽到這句話,電話那頭有些好奇:“不用招進總部?那要這個新兵來幹嘛?”

葉塵看了看周圍,接着一個人走到了沒有人的角落小心說道:“你聯繫這邊的臨江王,給名額讓他在手下注冊一個天嵐殺手協會的分部,但是程序一定要保密好,我這邊有一個比較特殊的人,他就是要在俱樂部做事,但是辦事能力…比較差,你到時就專門讓追的手下幫他接那種奇葩的單子。”

聽到葉塵這麼說,暗影頓時反映了過來:“哦,包裝一個傻瓜殺手是吧?可以沒問題,但是天嵐現在也太差了吧,已經瀕臨倒閉了誒。”

“沒事,只要還有在執行契約的殺手,這個地方就不會倒閉,丫的從一百年前開始這個天嵐就已經要死不活了,現在都還沒死呢,別擔心就是。”

暗影笑了笑:“得嘞,老大,這個事情我會和追魂一起做好的,但是咱們這回要接觸的對象是誰啊?”

“這個暫時還不能告訴你,我現在去談談,到時候確定了再跟你說,你也別急着去做,到時候我跟你講可以做了你在做。”葉塵說道。

“好,知道了老大。”說着,葉塵掛掉了電話,直接就發了一條短信給凌妃煙道:“我來了,開門。”

凌妃煙還沒搞清楚究竟是什麼狀況,但是葉塵既然來了,她也沒有辦法,只好走到辦公室門口打開門。

這個時候她看見,葉塵剛從樓梯口的轉角走了上來,嚇得他直接瞪大了眼:“葉塵…這裏是113樓。”

“嗯我知道啊。”

“你…走樓梯上來的?”

葉塵笑了笑:“怎麼?有問題嗎?”

凌妃煙的眼鏡跳了條,這他喵的那裏是有問題啊?能從一樓走樓梯到113樓面色不改還這麼淡定的人才有問題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