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心咯噔一下。

「你抓他們到底是想幹嘛?有什麼沖我來,不要傷害他們。」

儘管心中特別特別的擔心養父母的安危,可越是這種時候就越不能慌亂。

她很少跟威廉夫婦他們聯繫,為的就是怕自己會連累他們,讓他們也遇到危險。

但危險還是來了。

……

洛城。

男人坐在落地窗前,眼睛裏噙著笑意。

「想讓他們一家都沒事兒,就獨自坐飛機來找他們。記得是『一個人』,但凡你告訴了夜司爵或者其他任何人,我可不能保證他們的安全。」

自從查到威廉夫婦對慕夏有多重要,他就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洛城,控制住他們夫婦就等於控制住了慕夏。

聽到對方連她和夜司爵的關係都知道,慕夏握着手機的手指越發的用力,這人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對她的情況知道的這麼清楚,還查到了威廉夫婦?

「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你不許傷害他們,但凡他們受到一點兒傷害,我都會算到你頭上去的。」

慕夏冷冷的說道。

對方既然把她的背景查的這麼清楚,肯定也知道她睚眥必報的性格。

「只要你悄悄的過來,我保證他們一家三口都是活蹦亂跳的。」男人說着,頓了頓;「我只給你兩天時間,兩天之後,你若是不來,後果自負。」

「放心,兩天之後我一定到,這段時間,我父母和弟弟麻煩你照顧好。」慕夏說道麻煩的時候,特意咬重了語氣。

男人自然是一口應下了。

慕夏臉色難看的掛斷電話,收拾好情緒,走到西西那邊,把手機遞給她之後,又要開始最後一場戲份了。

其實她很想第一時間就去洛城的,可如果她突然去那邊的話,夜司爵一定會發現的。

那個男人說了,但凡被夜司爵或者別人知道,養父母就會有生命危險,她不能把養父母至於危險之地。

「宋璨,你今天可以嗎?」慕夏不想再過多耽擱,看到宋璨,不由出聲詢問,今天

g太多次了,她都有些怕了。 那屬於君麻呂的過去在緩緩的播放著,一日又一日的關閉,送水送食物,但牢籠始終沒有打開,君麻呂也開始對人生的產生了迷茫。

【「我為什麼在這裡?我做了什麼壞事嗎?」

君麻呂在黑暗中祈求著救贖,甚至幻想一樣的雕刻了一個人頭像,可哪怕如此也解開不了他心中的困惑。

「神真的存在嗎?」

「如果存在的話,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裡!」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

正在他思考的時候,門打開了,一道刺目的光直照射在他的臉上。

一個將頭髮分在兩邊,用繩子綁起來的男人打開了牢房,他開口說道。

「君麻呂,要用到你的時候到了,為了我們輝夜一族戰鬥吧!」】

關起來的這個問題的迷霧漸漸散開,輝夜一族忌憚君麻呂的實力,亦或者他的屍骨脈!

唯一需要他的時候,是戰鬥的時候。

而不需要他的時候是將他關在牢籠里。

八位人柱力此刻都沉默了,大柱子也看的久久無言。

此刻君麻呂就像是人柱力的化身一般,成了一種特殊的含義。

他們越看嘴角的嘲諷就越是濃郁,君麻呂不是為了家族而死卻是為了某個人,為了大蛇丸而死。

此刻直播裡面的鳴人卻在憂傷著猿飛日斬的死亡。

他憂傷的可是一個讓木葉幾乎衰落到極點的惡人。

畫面還在走動,真相可能在最後會被詮釋,為什麼會放君麻呂?

【一個輝夜一族的人,看著像首領,他在朦朧的月色中神情變態而又瘋狂的喊著。

「現在開始對霧隱發動叛亂,因為那件事而慌了手腳的他們,現在正是讓他們知道我們可怕之處的絕好時機!」

話音一落,周圍的輝夜一族宛如瘋子聚集會一樣發出瘋癲之聲。

「嘿嘿!」

「嘿嘿!」

」嘿嘿!」】

看到這裡照美冥等霧隱和木葉這邊打工的桃地再不斬瞬間明白是什麼事情。

他刺殺四代目之後!

白也像是回憶起了什麼,這個和他一樣的男孩子,他們遇到過。

【一群瘋子之中,白色頭髮的君麻呂如此的顯眼,只有他是白色,其它的輝夜一族全是黑色。

象徵著他那純潔的心靈,以及迷茫!

輝夜一族的族長繼續癲狂的蠱惑著族人。

「讓霧隱的那些傢伙好好體會一下我們輝夜一族有多麼可怕。」

說完,族人全部癲狂的施展瞬身術離去,只剩下迷茫的君麻呂。

「我要怎麼做呢?」

族長聞言,眼神激動顫抖,就如同磕了什麼致幻劑一樣,口水四溢。

「不用細想,前往霧隱忍者村,把路上碰到的每個傢伙都殺掉!」

「嘿嘿!」

「按照你的本能行動就可以了,哈哈哈!」

說完族長已經迫不及待的朝霧隱村進攻。】

「嘶——」

看到這裡忍界活著的人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冷氣,頭皮發麻。

他們感覺自己只要看直播就會感覺心靈震撼,輝夜一族居然是這種戰爭狂熱份子。

就幾十個人不過百就敢去攻打霧隱村,誰給的膽子,梁啟超嗎?

相比那個會思考人生的君麻呂,輝夜一族基本都是神經病啊!

木葉的忍者現在感覺忍界已經不是他們所熟知的忍界了,他們從鼬身上看到了宇智波一族的精神變態,可看了輝夜一族發現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才是真正的瘋子,宇智波起碼有理智,有感情。

這個完全就是行走的野獸!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就為了讓霧隱見識見識輝夜一族的強大就要攻打自己的村子,神經病吧?

其它幾位忍界高層已經看麻了,感覺四肢無力。

木葉和砂隱見識完了,現在又看到了霧隱的癲狂。

戰爭起碼正常點,一回歸生活,個個都有毛病。

「啊!怎麼辦?」

「霧隱忍者以後會不會被打上神經病的標籤啊!」

霧隱辦公室照美冥已經宛如廢物一樣的趴著辦公桌上,身前的美景若隱若現,可其它人也沒心情關注。

他們霧隱直接社死了,繼木葉體術,砂隱醜惡的家庭內戰,現在直接是霧隱忍者的神經病。

【畫面流轉,君麻呂遇到了一個穿著霧隱暗殺部隊衣物,帶著一個黑色長發的穿女孩子衣服的漂亮小男孩,赫然是再不斬和白,但雙方沒有碰撞又離開了。】

但此刻那個穿著女孩子衣服的男孩子突然回過頭來看向了那個奔跑的白色男孩,當觀眾以為發生什麼其妙事情嘴角露出笑意的時候。

【那個女裝男孩子卻是面色帶著複雜的眼神看著離去背影,心中默默的說道:「那個人的眼神和我遇到再不斬先生一樣!」】

「???」

瞬間疑惑浮上心頭,這是什麼意思?

但就在這個困惑在心頭剛剛升起,畫面開始爆炸。

【一個道身影出現在白茫茫的雪地中,一席白衣的他眺望著霧隱,眼角那紫色且妖艷的眼影若隱若現,耳朵上掛著著首尾相咬的紫色蛇環,正是冷君大蛇丸!】

「嘶——」

觀眾的頭皮再一次發麻,命運的指引讓君麻呂遇到了大蛇丸。

問題的主人公,出現了!

【君麻呂在霧隱村看到大蛇丸的背影,沒有多想直接背後偷襲,但冷君大蛇丸是什麼人?

大蛇丸輕鬆一個擺頭接迴旋踢將君麻呂擊退,隨後制止他的第二次偷襲。

「停一下,真是個急性子的人呢!我不是這個村子的人。」

「你的目標是那個村子,好了,去吧!」

說話的同時大蛇丸施展一個幻術,語畢,指點了君麻呂要去的方向。

君麻呂眼神獃滯了一下,按照大蛇丸的指點前去攻擊霧隱村!

看著遠方霧隱村裡戰火紛飛,大蛇丸帶著邪魅的笑容嘲笑著。

「輝夜一族,一群只能在戰鬥之中找到自己生存方向的愚蠢傢伙!」

「這種只把殺戮當成享樂的人現在還能橫行真是奇怪呢,也只有莽荒時代才能存活的蠢蛋,急於送死罷了。」

說完畫面一轉,依然是被火焰包圍的輝夜一族,這一群神經病一樣的傢伙面對死亡依舊癲狂,他們不像一群忍者,反而更想一群野蠻人。

那位族長環視一周,發現在場只有二十幾人,面無懼色反而如同狂熱的宗教份子一樣,瘋笑道:「活下來的只有這些嗎?」

」看樣子我們被包圍了!」

借著火光外面的霧隱暗殺部隊若隱若現,密密麻麻,將他們牢牢的包圍住。

一個隊友神情痴獃,帶著邪笑說道:「嘿嘿,守衛比想象的還堅固。」

「沒辦法了呢?那隻能儘可能地多帶些人跟我們一起上路了!」

族長的話一出,輝夜一族士氣反而沒有下降反而更加爆漲,個個又發出了那宛如群魔亂舞的痴狂笑音。

「嘿嘿!」

「嘿嘿!」

「嘿嘿!」

「讓我們好好享受一下吧!」】

全忍界的都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這種傢伙也配當忍者。

霧隱的忍者都是什麼鬼玩意?

這種還配是什麼封印感情啊?任務第一什麼的嗎?

他們能讀懂這些規矩他們就要佩服了!

木葉忍者已經徹地看傻了,宇智波一族好歹有開始以及經過最後的結果,而霧隱呢?

總結兩個字:瘋子!

他們感覺自己生活的世界和視頻里透露的就特么不是一個世界。

這年頭瘋子都能成為忍者了嗎?

7017k 迷濛的暗影中,越軍沒有看到同伴,只看見阿竹一個人立在樹前,有些詫異,隨後開口喊道,

「喂,阿三?」

沒有人回答,就連阿竹都沒有抬頭看他一眼。

這個越軍自言自語,「這個阿三,又跑哪去了,叫你看人,自己到不見了。一邊說着,一邊把柴扔到地上,慢慢將柴搭成架子,準備點火。

吳江龍覺得情況不妙,如果這個越軍把柴點起來,勢必會在周圍形成一個光圈,這樣一來,就會給他解決其他幾個越軍帶來難題。幹掉這個越軍不成問題,無論是用刀用槍都可以,只是怕,萬一弄出響聲,剩下的那兩個越軍就不會過來,一旦他們隱入林子中,吳江龍就會由暗變明,到最後,不是他打人家,而是人家而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