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黃老怪,小宇子,到時候我小紫一定給你們一人帶一美女回來嘿嘿。”聞言,小紫也逗兩人道。

聞聲,衆人再次爆發出一陣鬨笑聲。

豎日清晨,楊凡和小紫在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的情況下偷偷溜出了夜孤城,當二人認爲沒一個人知道他們離開之時,夜孤城外卻冒出了一大片的人。他們之中不光有凡盟的人,還有煉城和白易城的代表。

見到這種場景,楊凡和小紫兩人都被狠狠地感動了一把,就差沒一把鼻涕一把淚了。

當兩人跨上飛行獸時,楊凡頭腦之中還是一片空白,半響後才恢復了過來。想想當初自己和小紫剛來到這黑三角領域時的狼狽模樣,楊凡不禁笑了起來,那時的場景和現在的場景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呀。

“老大,我們從鐵城出來差不多快一年了喲,你說嫣兒姐現在會不會變得更漂亮了呀?”想到鐵城那美麗動人的嫣兒姐時,小紫忍不住問道。

“那是當然的,也不看看你嫣兒姐是誰的女人呵呵。”想到馬上就可以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嫣兒了,楊凡心中蕩起了一陣莫名的激動。

“老大你臉皮還真厚,我可沒聽嫣兒姐承認是你的女人也,是不是你的一廂情願呀。”見楊凡那一臉盪漾的模樣,小紫不爽地對楊凡道。

“去,你個小屁孩知道什麼。有一種感情是需要雙方用心去交流的,當兩人達到這種境界時就算對方不講出來,另一個人也能明白對方心裏所想,這就是心有靈犀,而你老大我和你的嫣兒姐就屬於這種,明白嗎?”見小紫竟然拿自己開刷,楊凡立即給其免費上了一節愛情啓蒙課,立即將小紫聽得想入翩翩。

“老大,以後一定要教我怎麼泡妞,到現在我才發現你纔是真正的情聖,泡妞的高手,我真是太崇拜你了。”見楊凡一套一套的愛情理論層出不窮後,小紫滿臉崇拜地對楊凡道。

“等你長大點再說吧嘿嘿。”見小紫那崇拜的模樣,楊凡狠狠地得意了一把,然後丟下了一句狠話道。

“靠,我現在已經夠大了呀,再不開始泡妞那我的人生就真的浪費了呀。”聽楊凡說自己不夠大後,小紫極力反對道。

聞聲,楊凡笑了笑,並不作聲,而是直接走進飛行獸背上的小木屋裏,開始自行修煉去了,留下一腦子春意的小紫在外面吹涼風。 這次楊凡他們沒有在路上做任何耽擱,除了在路途讓飛行獸落地休息了幾次外,他們都在飛行獸背上的小房子裏度過。在這樣急切的趕路下,半個多月後他們便已經進入了沙蠻部落領域之內。

看着地面遍地的黃沙,楊凡不自覺的想起一年前的種種,感慨立即涌上心頭,這裏今日已是物是人非,那羣當年與自己浴血混戰的楊家軍現在早已經回到邊城去了。

“老大,我們好像已經進入了沙蠻領域的上空了。”見到滿地的黃沙,小紫後知後覺道。

“早就已經進入沙蠻領域了,只是我覺得這裏氣氛怪怪的,好像充斥着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我們趕緊回鐵城,我擔心你嫣兒姐有危險。”見這片領域如死去了一般寂靜,楊凡覺得非常不正常,於是對小紫道。

“老大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奇怪,以前的時候這一帶到處都是魔獸的氣息,現在卻連一絲的氣息都沒有了,也不知道是被人趕走了還是被屠殺了,總之這空氣之中充斥着一種死亡的氣息。”小紫做爲太古神獸,天生對空氣之中的各種氣息有比常人更敏銳的感應,經楊凡這麼一說,他也感覺到了這片領域的怪異之處來,道。

聞小紫之言後,楊凡立即釋放出自己的靈力來,然後向四周擴散開去,感應着周圍的環境變化。當楊凡的靈力向前方延伸了三十里距離後,他突然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存在,放眼望去那一帶的天空早已經被一種黑色的死亡瘴氣遮擋得嚴嚴實實。

“竟然是死亡瘴氣,那靈柩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這一帶又出現這種鬼東西了。”感應到前方的死亡瘴氣後,楊凡極爲震驚地道。

“上次那靈柩的兒子靈泉好像沒死,是不是他在搗鬼呀?”聽到楊凡提到死亡瘴氣,小紫立即想到了靈泉了,他認爲極有可能是那靈泉來報仇了。

“應該不是,這死亡瘴氣完全是由人爲釋放出來的,而那萬靈山的瘴氣卻是天然積聚的,所以說這釋放死亡瘴氣之人的實力應該比那靈柩高多了,所以我們得小心應付纔是。”聽聞小紫提到靈泉,楊凡立即否認道,因爲楊凡感應到眼前的這人實力甚至比靈柩還高。


“我們去會會不就知道了。”見楊凡一直在猜測着,小紫也覺得滿頭霧水,於是便道。

“恩,走吧。”說着楊凡立即躥出飛行獸,然後極速向前方飛去,小紫緊隨其後。

來到死亡瘴氣前,楊凡先掏出兩粒清毒丹,和小紫一人服了一粒後才繼續向鐵城方向疾飛而去。

奇怪的是兩人一直飛行到鐵城門口也沒發現任何人影,只是來到鐵城城門下時那鐵門緊閉着,城樓上的守衛都穿着星語國將士鎧甲,手持特製弩弓,處於十二分的警戒之中。當他們看到楊凡和小紫從天而降時,先是一片愕然,接着一名八九歲的小女孩突然竄上城樓,當他看清了來人之中有一人正是楊凡後立即高聲雀躍起來,然後大聲命令樓下守衛道:“快開門,是我主人回來了,現在我們不用再畏懼那魂冢的靈使者了。”

聽到城樓上的小女孩竟然說來人之中有一人是他的主人,所有的守衛都震驚了,難道眼前那十五六歲的少年就是他們一直崇拜之中的星語國新一代偶像楊凡?他們聽到關於楊凡踏平沙蠻部落之中的種種傳說時,還以爲楊凡是一名長相十分彪悍的青年呢,此時看到楊凡那文弱的身體和更爲年輕的相貌,他們真難想象出眼前這小小的身體之中竟然聚集着那麼龐大的能量。

就在楊凡和小紫猜測剛纔城樓上的小女孩是誰時,樓下的城門打開了,緊接着那名小女孩如一陣旋風般刮到了楊凡面前,直接向楊凡抱了過去。

小女孩那恐怖的速度,小女孩的主動投懷送報,這一切立即讓楊凡的頭腦短路了起來,其心中使勁地尋思道:“這小女孩是誰呀?不會是嫣兒變小了吧?”一時想不通,楊凡不着邊際的想法都出來了。

“我說小美女,這裏還有一個人呢,要不我們也抱一抱呀。”見楊凡一回來竟然就有女孩子投懷送抱,小紫極爲不爽,於是也厚着臉皮求抱道。

“你是那小痞子,小紫?現在竟然長那麼大了呀。哼,以前你經常欺負我,我纔不理你呢。”在小紫露出本性後,那小女孩當場將小紫認出來了,道。

聽到小姑娘說到以前經常被小紫欺負,楊凡立即明白了過來,問道:“你是小青?”

見楊凡竟然認出自己來了,小女孩立即高興道:“不錯,就是我呀,還是主人聰明。我們先回府吧,嫣兒姐姐見到你們回來會非常高興的,她現在身體情況非常不好,那靈泉不知道到哪找來了一名自稱是魂冢靈使者的人,說要我們三天後交出鐵城,否則三天後將會進行屠城。不過現在主人回來了一切都能解決了,因爲我們都相信沒有什麼事情是主人你做不到的。”

見眼前的小女孩竟然就是以前經常被自己欺負的小青後,小紫立即露出了猙獰之笑向小青逼了過去,但被楊凡給制止了道:“別玩了,我們趕緊回去吧。現在我們還有三天的時間,回去我先將你嫣兒姐的身體修護好,然後在準備和他們一戰。我感覺這魂冢的靈使者很不簡單,看來我們得慎重對待了。”

見楊凡一臉的凝重之色,小紫也不再頑皮了,立即道:“恩,到時候我們讓他什麼靈使者有來無回。”

說完三人便隨着小青進城了,進城後三人不做任何停留,直接奔向那原來鐵府所在地,現在那府邸已經稍作改造並更名爲楊府了,爲的就是紀念楊凡當日平定沙蠻的功績。

奔入楊府後,楊凡撇開兩人直接向嫣兒所在房間奔去。

“青兒,是不是有什麼緊急情況了?哎,如果我們這次把鐵城給丟了的話,怎麼對得起楊凡哥哥當日的浴血奮戰呀。”當楊凡來到嫣兒的房門外時,房間內傳來嫣兒幽幽地嘆息聲。

從語氣之中楊凡能感受到嫣兒在自己身體即將破損時還對自己念念不忘的情愫來,這讓楊凡立即推開門走進房間,然後將牀上躺着的嫣兒緊緊地擁抱在懷裏,然後道:“嫣兒,是我,我是楊凡哥哥,我回來了,以後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你什麼都不用管了,好好休息就是了。”

看着擁抱自己的楊凡,半響之後嫣兒才輕聲地道:“真的是楊凡哥哥,我不是在做夢吧?”

“不是,是真的。 且婚 。在煉完體後,你體內的瘟煞之氣也可以完全運轉了,到時你的實力將會突飛猛進的,你要做好心裏準備喲。”見在別人面前冷若冰霜,在自己面前卻溫柔可人的嫣兒後,楊凡忍不住低下頭去,然後將自己的嘴對着嫣兒那櫻桃小嘴印了下去。 在兩對嘴脣相互接觸時,一種軟軟的,令人全身**的感覺立即涌遍楊凡的全身,緊接着一股邪火從其體內竄了出來,直接將其燒得全身火熱。就在楊凡準備有下一步行動時,嫣兒輕輕地推開了他的身體,紅着臉對其溫柔地道:“楊凡哥哥,現在我們強敵當前,你還是儘快給我煉天吧,我們最多隻有三天的時間了,等我們將強敵退去時,嫣兒隨楊凡哥哥的意就是了。”

想到剛纔自己那猴急樣,楊凡一陣尷尬,撓了撓後腦傻笑着道:“嫣兒說得對,你看我,見到嫣兒就慌神了嘿嘿,那我們現在就開始煉體吧。”想到那句“嫣兒隨楊凡哥哥的意就是”時,楊凡心裏立即心猿意馬起來,他強行吸了口氣,將心情徹底平靜下來後,纔開始將嫣兒扶了起來,讓其盤膝坐好,進入煉體的準備狀態之中。

將嫣兒扶起後,楊凡立即叫來小紫,把守在門外,不允許任何人來打擾。然後其纔將給嫣兒煉體時所需要的材料和器具從納戒之中掏了出,都按一定的次序排列在面前。做好這些準備工作後,楊凡開口對嫣兒道:“嫣兒,我要給你煉體了,你做好準備吧。”

“恩,我做好準備了,你可以開始了。”聞言,嫣兒不用楊凡打招呼,自己已經將體表的衣服盡數褪去,露出了她那驕人的酮體來。此時嫣兒的身體比一年前成熟了很多,該有的曲線,現在基本上都已經呈現出來了,相比於以前現在的身體更具有女人味了。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嫣兒的身體了,但是楊凡見到嫣兒那嬌軀後呼吸還是變得粗重了起來,深吸一口氣平息了頭腦裏所有的邪念後,楊凡才釋放出靈力,開始檢查起嫣兒的身體來。

楊凡的靈力在嫣兒身體裏檢測了一番後,他立即被嫣兒體內的狀況嚇了一大跳,因爲嫣兒體內遭受的破壞遠遠比他相信的要嚴重。

此時嫣兒體內已經沒有一樣東西是完整的了,內臟、經脈、骨骼都被那從氣納破裂之處遺漏出來的瘟煞之氣侵蝕得不成樣了,如果楊凡再晚個半個月回來,那嫣兒真的是沒救了。

查清嫣兒體內的具體情況後,楊凡心裏忍不住生出一絲愧疚來。他想,如果他早日弄到那金星異雷的話,那嫣兒也就要少承受些痛苦了。慶幸的是嫣兒現在還沒有到無法救治的地步,否則他楊凡這輩子真的是要遺憾終生了。

收拾好情緒,楊凡手中法訣立即運轉,緊接着一道金色的雷焰出現在眼前。雷焰出現後立即纏繞着嫣兒的酮體形成一個金色的雷繭,然後變在楊凡靈力的控制下開始熊熊燃燒起來,同時雷繭之中也傳出了嫣兒陣陣痛苦地**之聲。

“嫣兒,要忍住,趕緊進入修煉狀態。”見雷繭開始形成,楊凡趕緊提醒嫣兒道。


緊接着楊凡雙手一揮,立即將那魔猿果和血蟒草同時拋入雷繭之中,然後繼續操作雷焰淬鍊起來。

這魔猿果和血蟒草都屬於護經脈的極品天材。對於修武者來說,身體最脆弱的地方就是經脈了,所以在煉體之中最容易受損害的也就是經脈,一般人的經脈是根本經受不了這金星異雷那恐怖的雷焰炙烤的,所以楊凡才花那麼大的起來滿世界的去找這極品護經脈的天材,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還是被他給找到了,所以嫣兒在擁有這兩種極品護經脈的天材的輔助下煉體的成功率基本上已經上升的七成了。

在將魔猿果和血蟒草拋入雷焰之中後,楊凡手中靈訣立變,緊接着一股龐大的靈魂力量向雷焰之中侵去,楊凡的靈魂擁有着金星星魂的保護,已經不再懼怕金星異雷的炙烤,但嫣兒的靈魂可經受不了,所以楊凡立即運用自己強大的靈魂將嫣兒的靈魂給包裹了起來,讓其免於雷焰的傷害。

魔猿果和血蟒草進入雷焰之中後,立即化成一青一紅兩滴液體進入嫣兒的經脈之中。兩滴液體進入嫣兒的經脈之中後便快速隨着經脈運轉了起來,兩滴液體隨着嫣兒功法的運轉立即在經脈之表形成了一青一紅兩層角質層,在這兩層角質層形成後,嫣兒立即感到身體裏傳出的疼痛少了許多。

觀察到嫣兒體內經脈之中的角質層已經形成,楊凡這才控制着一縷雷焰進入嫣兒的身體之中,開始淬鍊起其體內的內臟和骨骼來。

只見雷焰接觸嫣兒體內那已經腐爛了的內臟時,一股股紅煙從其中冒了出來,最後形成一層紅色的粉末被楊凡用靈力包裹住送出了體外來。

由於嫣兒身體遭受到體內瘟煞之氣傷害已經太久了,那瘟煞之氣已經侵入太深,所以楊凡只能掌控着雷焰,以適當的溫度緩慢地將那些瘟煞之氣逼出來。

這樣,楊凡所需耗費的時間將會比原計劃的延長了許多,原本楊凡以爲只需要兩天時間便可給嫣兒煉體完成,現在看來起碼要三天時間才能完成了,而在這三天之中楊凡不能有任何間斷。

楊凡一邊要操控金星異雷雷焰給嫣兒淬鍊身體,一邊還要操控着自己的靈魂力量保護着嫣兒的靈魂,如果楊凡要堅持這樣三天不休息的話,那對他內體能量的消耗和靈魂力量的消耗都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楊凡能否堅持到最後,還得看他的意志力了。

時間在緩緩地流逝着,楊凡已經處於淬鍊狀態之中一天一夜了,在楊凡以極爲精妙的手法地淬鍊下,嫣兒體內內臟之中的瘟煞之氣已經被其用雷焰徹底逼了出來,而且其體內的內臟在金星異雷的淬鍊下竟然還在外表之上形成了一層金色的薄膜。那些不斷從氣納之中遺漏出來的瘟煞之氣想再次入侵到內臟之中時,竟然被那一層金色外膜給徹底地隔絕在了外面。

見到煉體初見成效後,楊凡心中也是一陣激動,於是空出一手來擦了擦臉上的細汗後,再次控制着雷焰開始淬鍊起嫣兒的骨骼來。

在雷焰的炙烤下,只見嫣兒骨骼的裂縫之中不斷地冒出紅煙來,而那些紅煙纔剛剛從骨骼之中冒出,就被金星異雷的雷焰給焚燒成一層紅色的粉末,然後那些粉末再次被楊凡用靈力包裹住送出了體外。

在又淬鍊了一天一夜後,嫣兒骨骼之內的瘟煞之氣已經被徹底清除了,而且其骨骼上也形成了一層金色的外膜。在將嫣兒體內的骨骼淬鍊好後,楊凡已經感覺有些不支了,但他咬了咬牙,沒做任何間斷,又開始淬鍊起嫣兒的肉身來。

嫣兒的肉身上次已經被楊凡淬鍊過一次了,相比與內臟和骨骼,其肉身所受到的損壞相對要小些。雖然楊凡內體能量在開始爲嫣兒淬鍊內臟和筋骨之時就即將耗盡,但爲了嫣兒他不惜損害自己的身體,依靠着自己堅強的意志力硬是堅持到了最後,當最後爲嫣兒淬鍊出一具完美的身後,他實在支撐不住了,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然後倒在牀上暈倒了過去。 就在楊凡給嫣兒淬鍊身體結束那一瞬間,嫣兒體內楊凡原來爲其煉製的氣納突然爆破開來,緊接着龐大的瘟煞之氣立即從氣納之中狂涌出來,向身體之內狂亂撞去。

感應到體內的氣納已經破裂後,嫣兒立即運轉功法,將那些在身體之內亂竄的瘟煞之氣引入丹田之中的戰氣之旋內。當第一股瘟煞之氣進入戰氣之旋內後,那些瘟煞之氣就猶如找到了自己的家一般,都爭先恐後地向戰氣之旋內狂涌而去。

在瘟煞之氣不停息地涌入下,嫣兒原來的戰氣之旋沒過多久竟然就開始飽和了,而此時嫣兒身體之內的瘟煞之氣還剩下了十分之七多。可見在這一年之內原來的瘟煞之氣已經增加了好幾倍之多,如果嫣兒原來的身體能夠承受得了這瘟煞之氣的侵襲的話,現在其實力估計早已經晉級武侯級別了。

感應到身體內的變化後,嫣兒皺了皺眉頭,咬了咬牙後手中法訣繼續不變,繼續引導着體內的瘟煞之氣向戰氣之旋內涌入。隨着瘟煞之氣的繼續涌入,戰氣之選開始出現了新的變法,其並不像嫣兒所擔心的那樣因承受不了那麼多瘟煞之氣的進入而自我破裂開來,而是那些瘟煞之氣繼續進入戰氣之旋內後,那戰氣之旋內的空間竟然硬生生的被那些瘟煞之氣給擴寬了開來。

見體內的戰氣之旋並沒有破裂,而是被瘟煞之氣給硬生生地擴寬了之後,嫣兒這才放下心來,然後再次全力引導體着內瘟煞之氣進入戰氣之旋中。

在經過對瘟煞之氣三個時辰的引導後,嫣兒終於將體內的所有瘟煞之氣引導進了戰氣之旋內,而其戰氣之旋在瘟煞之氣不停地擴展下空間竟然比原來擴寬了幾倍。

發現自己戰氣之旋內的變化後,嫣兒自語道:“看這戰氣之旋的變化,難到我現在已經晉級爲窺覬期武侯強者了?”見自己實力一下突飛猛進,嫣兒也是難以相信,但事實就擺在她眼前,不容得她不相信。在當初楊凡提醒她在煉體結束後其實力會突飛猛進時,她還以爲就是比原來進步那麼一點點而已,現在看來真是突飛猛進得令她都不敢相信了。

想到楊凡,嫣兒立即睜開眼睛來。當她發現楊凡此時已經昏睡在其面前時,她忍不住心疼起來,立即起身將楊凡扶到自己的牀上躺下,再給其蓋好被子。

在做完這些後,嫣兒才輕輕地走出房間,然後把門給關上。她知道楊凡這幾日給她煉體消耗過大,現在太累了,所以她不忍心叫醒他,而是讓他好好的睡上一覺。

走出門後,嫣兒發現守在門外的小紫已經不知去向。當其來到大廳之上時,發現大廳之內也沒人影,她想到楊凡已經給自己煉體三天後突然明白過來了,於是身形一閃便向着鐵城城樓方向疾馳而去。

原來在楊凡給嫣兒煉體之時,那靈泉帶着那名魂冢靈使者已經來到城外。當得知此消息後,小紫和小青便跟隨着星語國派來的守將汪洋一起到城樓上觀望去了。

但不知道爲何,靈泉和那名靈使者中午就到達城門外了,他們除了在鐵城上空弄了一層厚厚的死亡瘴氣之外並沒有任何的舉動,只是自顧自的盤膝坐於距離城門百丈來遠的地方唸叨着什麼。

“老汪呀,你猜那兩人在搞什麼鬼呀?來了半天也不開打,而是坐在那邊嘀咕着什麼。”見遠處那兩人怪異的舉動後,小紫極不耐煩地問身旁一名身着鐵甲臉上有着一個刀疤的中年將軍,他就是星語國派來駐守鐵城的守將,汪洋。

“一時也看不出什麼來,他們好像在等待着什麼吧。”聽到小紫問起,汪洋也不太肯定地道。

“他們是在等待戰機。”剛趕到的嫣兒聽到兩人的對話後,忍不住答道。

“姐姐,你沒事了?”見嫣兒竟然能在衆人都未察覺地情況小悄然而至,小青忍不住問道。

“嫣兒姐姐不但沒事了,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現在的實力已經晉級到窺覬期武侯了。是不是呀?嫣兒姐姐。”在嫣兒還沒來得及回答時,小紫已經搶先回答道。

“恩,那都是得楊凡哥哥的幫助纔會有這樣的成果的。”見小紫一眼看破了自己實力,知道小紫底細的嫣兒也並不覺得奇怪,只是淡淡地回答道。

聞言,在場的人無不被嫣兒實力增長的速度給震驚住的,但想想她那瘟女的特殊體質後,衆人便也釋懷了。

“對了,老大呢?這種大場面他可不能錯過呀。”見楊凡沒有和嫣兒一起出現,小紫立即問道。


“放心吧,他沒什麼事情,只是太累了,現在正在休息呢。”見小紫問到楊凡,嫣兒聲音立即變得柔了幾分,回答道。

“我也很想和這名星語國軍界傳說神勇和智慧並存的少年英雄一起戰鬥一場呀,可不知有沒有這樣的機會?”見小紫和嫣兒兩人提到楊凡,汪洋盡是滿臉的期望和激動,對兩人道。

“老汪,你就放心吧。我這老大那不是一般的妖孽,我敢肯定在我們的戰鬥剛剛打響時,他就會聞風而來了。”看到汪洋那期待的模樣,小紫立即安慰道。

“好了,楊凡哥哥醒了他自然會趕來的,我們還是看看這場戰鬥怎麼打吧。據我估計那兩人現在還沒進攻,肯定是想等到天黑後才進攻。你們應該沒有忘記那靈柩以前最擅長的就是控制惡靈作戰,我想那所謂的靈使者應該和靈柩有些淵源,所以很可能他們的手段都有幾分相似,他們很可能要等到晚上那些惡靈能發揮出最大威力時才發動進攻。”見到遠處靈泉兩人遲遲不進攻,嫣兒猜測着對方的意圖對衆人說道。


“不錯,嫣兒姑娘說得有幾分道理,那我們就來個反其道而行之,現在就出城去迎戰,爭取在晚上來臨之前將他們給斬殺了”聽了嫣兒的話後,汪洋立即決定道。

“對,我們現在就出城迎戰去”見有架要打了,小紫比誰都還要興奮,立即附和着道。

“青兒,你在城內助汪將軍守城,防止對方趁虛而入。我和小紫出門迎戰,打破他們的計劃。”見衆人都同意自己出城迎敵的方略後,嫣兒爲了顧及周全又補充道。

說完,也不等任何人回答,嫣兒身形一閃就向城門外奔去。見狀,小紫哼着只有他自己聽得懂的小曲也展開身形跟隨着嫣兒奔出城門去。

兩人奔至距靈泉兩人幾十丈遠的地方突然停了下來,遠遠看去只見在靈泉的身旁一名全身罩在斗篷之中的人正盤膝坐於地面之上,對於嫣兒兩人的行動他竟然完全給無視掉了。

見到那人全身都神神祕祕的模樣後,小紫偷偷將靈力釋放了出來,然後向那人延伸過去,他想去感應出對方的實力來。可沒想到他那股靈力還沒有觸及對方的身體,就被對方身上傳出來的一股恐怖吞噬力給直接吞噬掉了,對於這種重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立即讓小紫嚇了一跳。

“靠,好強大的惡靈之力呀,隔了那麼遠竟然也能將我的靈力給完全吞噬掉,是有點恐怖呀。”在自己靈力被對方吞噬掉後,小紫出聲提醒嫣兒道。 聞聲,嫣兒立即對小紫道:“我感覺那靈使者的身體給人一種虛無飄渺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和見到楊凡哥哥的靈魂體時一樣,如此推斷來那神祕的靈使者很有可能就是一個惡靈體,真如此的話,他擁有非常強大的靈魂力量那也不就不覺得奇怪了。”

“怪不得他靈魂力量那麼強悍,原來是一名惡靈體呀,那我們該怎麼辦?”聽嫣兒說對方有可能是一名惡靈體時,小紫頓時醒悟道。

“我先將天空之中的死亡之氣吸盡,你先想辦法拖着他們。”看了天空之中黑壓壓的死亡之氣一眼後,嫣兒對小紫道,如果不將這漫天的死亡之氣給先解決了,到時候那些惡靈將會藏身於這死亡之氣中向他們展開攻擊,到那時他們將會防不勝防。


“恩,你放心吧,我會盡量拖住他們的,你儘管吸收這死亡之氣吧。”說完小紫身形一閃就向前方的兩人奔去,奔到離兩人一百米遠處,小紫才停下腳步來。

在小紫剛離開之時,嫣兒便開始運轉功法將那漫天的死亡之氣吸收入身體之內了。

見嫣兒竟然將天空之中那充滿劇毒的死亡之氣吸入身體之內,靈泉和那名靈使者馬上淡定不住了,立即站起身來,向嫣兒所在的位置奔去,他們腳步剛動就被小紫一團紫火給燒了回去。

“竟然是傳說之中太古神獸的心火,難到你本體是太古神獸不成?”見小紫吐出的竟然是傳說之中的太古神獸心火,那靈使者立即驚訝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