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根據流逸雲現在的實力,無論去哪裏都是用不了這些裝備的,但是爲了不讓人感到好奇和意外,流逸雲還是決定買些東西做做掩飾,畢竟他可是十分怕麻煩的。

“呵呵,也不貴,全部加起來只要2萬人民幣。”雙眼一眯,老闆滿臉笑容的說道。

“給你,拿去刷卡吧!”雖然知道這老闆有些坑自己,但是流逸雲也沒有說什麼,直接就把卡掏了出來。

急忙接過流逸雲手上的卡,老闆屁顛屁顛的就去刷卡了。

刷完卡,把卡還給流逸雲後,老闆看着流逸雲提起登山包就要離開,突然對着他說道:“對了,客人,這幾天千萬不要去京都邊上的鶴臨山玩,據說這幾天不太平。”

“哦,那裏發生了什麼?”流逸雲有些好奇的問道,要知道他要找的漢王墓,就在鶴臨山的不遠處。

“嘖嘖,據說那邊這幾天在鬧鬼,死了好些人呢!”老闆有些感嘆的說道。

“鬧鬼嗎?我倒要看看是什麼鬼!”心中一動,流逸雲有些詭異的說道。

說完,流逸雲轉身就走出了店裏。

回到劉家大院,流逸雲直接就向着後花園走去,他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老爺子一般都在那裏喝茶。

“小云來了啊!來來來,過來嚐嚐,我這可是今年的新茶,味道相當的不錯。”看見流逸雲走過來,老爺子對着他和藹的笑道。

“恩”坐到老爺子的身邊,流逸雲拿起茶就喝了起來,“的確是不錯”感覺着自己口中的茶香,流逸雲一臉讚賞的說道。

再次給流逸雲倒了杯茶,老爺子有些好奇的問道:“對了小云,你這次來找我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爺爺,比賽已經比完了,我這幾天也沒有事情幹,所以我打算到處去走走,看看風景。”流逸雲對着老爺子笑道。

“恩,好啊,這不錯,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喝了口茶,老爺子問道。

“就明天吧!反正也花不了幾天的時間。”

“明天嗎?對了小云,你有空的話可以去鶴臨山一趟,你三叔可是剛剛被派過去。”摸了摸鬍子,老爺子突然說道。

“三叔去了鶴臨山,那裏發生什麼了嗎?”再次聽見鶴臨山這個地方,流逸雲有些疑惑的問道。

“哎,據說是鬧鬼,不過也可能是有人在作怪,不過肯定不簡單,所以GAJ的人已經出動了,你三叔也在,你有空可以去幫幫他。”

喝了口茶,老爺子對着流逸雲說道。

“行,我知道了,我會去看看的,我倒要看看是怎麼一回事。”流逸雲有些感興趣的說道。

陪着老爺子喝了會茶後,流逸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意念一動,流逸雲直接消失在了房中。

體內世界裏,流逸雲看着那不停發展的世界,得意的一笑,隨即慢慢的修煉起了自己腦海中的仙術來。

對於這次去漢王墓,他可還是有些擔心的,雖然他是黃金級的實力,相當於仙人,但是這在地球上可不是最強大的,鬼知道那墓穴中有什麼。

而且地球古代可是也有着仙人的存在的,對於這墓穴流逸雲還真是不敢小覷。

在體內世界中不停的修煉着仙術,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流逸雲這才停止了修煉。

出了體內世界,流逸雲洗漱了一番,和老爺子他們吃完早飯後,揹着自己的登山包就上了老爺子爲他準備好的越野車裏。

開車離開劉家大院,流逸雲看着車上的車載地圖,暗想道“我還是先去三叔那裏看看吧!反正那裏離漢王墓也不遠。”

隨即,車頭一轉,流逸雲直接向着鶴臨山開去。

“這裏是怎麼了?竟然都被警戒了起來?”剛剛來到鶴臨山,看着山腳下的士兵,流逸雲有些好奇的想到。

“請立刻停車,請立刻停車,前方禁止通行。”看着流逸雲的車出現,一個士兵立馬喊道。

看見流逸雲停下車後,這才跑了過來,一臉嚴肅的說道:“這位先生,這鶴臨山已經被封鎖,請您立刻離開。”

“這裏發生什麼了?”看着士兵那嚴肅的表情,流逸雲對着他問道。

“軍事機密,無可奉告。”看了流逸雲一眼,士兵大聲的說道。

“額,那這樣總可以了吧!”聽見士兵的話,流逸雲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把自己的GAJ證件掏了出來。 “這是?”看着流逸雲遞過來的證件,士兵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好奇,伸手就接了過來。

打開證件,當他看見其上的軍銜時,整個人頓時一震,急忙對着流逸雲喊道:“首長好!”

“恩,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嗎?”流逸雲一臉平淡的問道。

“可以首長,給,這是你的證件。”把證件還給流逸雲後,士兵急忙前去放開了警戒線。

流逸雲見狀,直接就把車開了進去。

進去鶴臨山後,不一會的時間,流逸雲便見到了鶴臨山上的唯一一個村莊,鶴臨村。

“怎麼回事,整個村子都是死氣沉沉的?”看着那毫無人氣的鶴臨村,流逸雲暗自皺眉道。

雖然鶴臨村不過是個小村莊罷了,但是因爲靠近鶴臨山,所以也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旅遊景點,不說人聲鼎沸,但是也不應該這麼冷清啊!

開車慢慢的向着村莊靠近,在村莊的前面,流逸雲終於見到了自己的三叔。


“小云,你怎麼來了?”看見流逸雲從車裏走下來,劉毅有些驚喜的走了過來說道。

“爺爺說你在這裏,我就來看看,怎麼樣,遇到什麼困難了嗎?”呵呵一笑,流逸雲隨意的問道。

“哎,你還別說,我可是真遇到困難了,我已經向GAJ總部求援了,這次的事情可不是我可以對付的。”嘆了口氣,劉毅有些無奈的說道。

“發生了什麼?竟然連三叔你都這麼說?”臉上出現了一抹凝重,流逸雲沉聲問道。

看了流逸雲一眼,劉毅靠近了一點後說道:“我們在這鶴臨村裏發現了殭屍的身影,這下可是麻煩了!”

“殭屍?三叔你確定嗎?”臉上露出了一抹愕然,流逸雲有些吃驚的問道。

對於殭屍這東西他可是也有些瞭解的,普通的小殭屍不算什麼,最怕的就是遇到什麼殭屍王,要知道就算是最低級的殭屍王也是有着黃金級的修爲,相當於仙人。

要是再厲害一點,那可就是白金級的殭屍王啊!那可不是流逸雲現在可以對付的。

“恩,我確定,而且這整個鶴臨村的人都已經死了大半了,都是被吸乾血液而死的,剩下的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一個個的都像活死人一樣。”

劉毅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可以去看看嗎?”心中一動,流逸雲向着劉毅問道。

“你?好吧,你跟着我來吧,怎麼說你也是GAJ的少將,肯定比我強一點。”看了流逸雲一眼,劉毅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帶着流逸雲就向着鶴臨村走去。

“這,這些還是人嗎?”剛剛走進鶴臨村,流逸雲看着那剩下來的村民,心裏有些發寒的說道。

只見剩下的一半村民,一個個的都躺着地上,全身都像是沒有骨頭一樣,一道道的血絲從他們的體表浮現,就像一個傀儡一樣。

“他們當然不算人了,現在的他們活着或許比死了更加痛苦吧!”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忍,對於劉毅這種純種的軍人來說,看着這些村民的慘狀簡直是一種折磨。

“這看起來像是中了一種邪術,而非是殭屍作怪。”看着那些村民的樣子,雖然流逸雲有些不忍,但還是對着劉毅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據說殭屍是不會邪門術法的,可是這個殭屍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懂得邪術,我們有好幾個士兵就是死在了他的邪術手上的。”

劉毅一臉憤怒的說道。


“你看見他動手了,他長什麼樣子?”流逸雲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具體長什麼樣,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他突然出現,襲擊了我們的營地後,直接就消失了,誰也沒有看清他長什麼樣子。”


劉毅一臉可惜的說道。

“這不應該啊!他無緣無故的襲擊你們幹嘛。”皺了皺眉,流逸雲心中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眼中金光一閃,流逸雲頓時發現,在劉毅的頭頂上,一隻只有些虛幻的血蟲正向着他的體內鑽去,隨着血蟲的鑽入,劉毅渾身的氣運竟然在減少。

見此,流逸雲心中一緊,隨即向着那些躺在地上的村民頭上看去。

通過陰陽神瞳,流逸雲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在他們的身體內有着一隻只血蟲的存在,而他們的整個身體都已經淪爲了血蟲的養分了。

“月兒,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蟲子竟然能夠靠吞噬人類的氣運和氣血生存?”看着那一隻只面目猙獰的血蟲,流逸雲急忙在腦海中向着月兒問道。

“這應該是天地異蟲的一種,食魂蟲,這種蟲子的生長完全是依靠人類爲養分,先是一點點的吸收人們的氣運,再是氣血,最後當他們吸收了一個人的靈魂後,這蟲子也算是長成了,成熟的食魂蟲可是有着吞噬一切的能力的,而且他們一旦出現都是成千上萬一起出現,簡直是一場災難。”

月兒也沒有讓流逸雲失望,直接說出了這血蟲的來歷。

不過,聽見月兒的講述,流逸雲的心瞬間就憤怒了起來,竟然養殖這種食魂蟲,這簡直是罪大惡極。

“主人,我知道你十分的憤怒,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冷靜一下,這裏的這些不過都是沒有成熟的食魂蟲罷了,但是能夠出現這麼多的食魂蟲幼蟲,這說明那殭屍的身上有着一條成熟的食魂蟲,成熟的食魂蟲可一般都是白金境界的。”

感覺到了流逸雲心中的憤怒,月兒對着他說道。

“呼。。。,我知道了月兒,不過那個殭屍死定了,竟然敢用這麼多人命培養食魂蟲,他必死無疑。”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流逸雲有些狠厲的說道。

“恩”對此月兒也表示同意。

“對了月兒,我記得這殭屍應該是不會邪術的吧!這控制食魂蟲可是需要邪術的,那殭屍是怎麼控制那成熟的食魂蟲的?”

流逸雲突然向着月兒問道。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想那殭屍應該是在即將化爲殭屍的時候,剛剛好身上有着食魂蟲的卵,在他化僵的同時,那卵同時孵化了出來,結果和那殭屍形成了一種共生的關係。”

月兒對着流逸雲說道。

“原來是這樣。”點了點頭,隨即流逸雲又把目光放在了自己三叔的身上。

看着那不停的向着劉毅體內鑽的血蟲,流逸雲有些緊張的向着月兒問道:“月兒,這食魂蟲能不能消滅它?”

“嘻嘻,這當然是可以的,雖然以主人你的實力還做不到,但是系統可是無敵的存在。”

聽見流逸雲這麼問,月兒一臉驕傲的說道。

“那趕緊告訴我應該怎樣纔可以消滅那食血蟲。”流逸雲有些驚喜的說道。

“其實主人你體內的由浩然正氣之“忠”凝聚而成的寶劍就是對付這食魂蟲最好的武器,那些食魂蟲可以欺騙天地,讓整個世界天地都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這樣纔可以避免它們受到天地的攻擊。“

“但是他們欺騙天地用的就是它們那詭異的氣運,一旦氣運被斬的話,嘿嘿,想必天地之力會立刻把它們轟殺的,畢竟它們可是天理不容的東西。”


月兒一臉壞笑的說道。

“真的?那我趕緊試試。”聽見月兒的話,流逸雲一喜,急忙就要召喚出那寶劍。

但是卻被月兒制止了下來,不滿的看了流逸雲一眼,月兒有些鄙視的說道:“主人你可不要着急,這方法聽起來簡單,但是那食魂蟲的氣運詭異異常,以你現在的實力,催動那寶劍的話,可不一定斬的斷。”

“那應該怎麼辦,我想系統中應該會有解決的辦法吧!”流逸雲撇着嘴問道。

“這是當然了,只要主人你在系統商店購買一瓶引導液,到時候就可以把自己體內的功德金光引導進寶劍中,這樣就可以斬斷食魂蟲的氣運了。”

月兒有些財迷的說道。

“說吧,引導液要多少能量點。”對此流逸雲早就預料到了。

“嘻嘻,也不貴,只要1萬能量點就夠了,是不是很便宜。”月兒一臉嬉笑的說道。

“呵呵”無奈的笑了一聲,流逸雲對着月兒說道:“好吧,給我買一瓶,對了,一瓶能夠使用多久?”

“一瓶引導液大概能夠使用100次。”思考了一下,月兒對着流逸雲說道。

“一百次嘛!差不多夠了。”看了看那昏倒的村民和自己的三叔,流逸雲暗自估計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