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場我們就可以看出衆神戰隊的實力非常強,他們在前中期取得了那一波優勢讓他們一直領先到了全場比賽結束,他們是一支非常適合打順風局的戰隊。”

“你也說了,非常適合打順風局,如果遇到逆風的話,恐怕就有點缺乏經驗了。”

解說的分析給了臺下觀衆一個理解的通道,他們看到衆神戰隊在第一局吊打了GOD戰隊,那些林黑們此刻就跳了出來,使出渾身解數,數落着林天的種種不好和罪行。

樂不此疲的黑着林天和GOD戰隊,各大論壇上已經開始帶起了一股風氣。

可以預見,這場比賽,如果GOD戰隊輸掉的話,最大的鍋就是林天!

這是林黑們的想法。

第二局,衆神戰隊教練站在臺上指導BP,他一手搭在癲狂的肩膀上,笑着道,“CRAZY,乾的不錯,這把再接再厲。”

CRAZY只是淡淡的點點頭,態度十分敷衍,不過教練也好像是已經習慣了一樣,並不在意,繼續說着,“對方一定會針對中路的,所以,打野要進行反蹲,還是我們之前的方針。”

幾名隊友認真的點點頭,只有輔助水神似乎有些不滿。

“怎麼了?”教練問道。

水神淡淡的說:“我只是覺得對面未必會圍繞中路了,所以我們的方針是不是要改一改?”

教練眉頭一挑,“哦?你有什麼好的建議?”

這話把水神說的一愣,自然是明白教練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代表着什麼。

他苦笑一聲:“沒有。”

總裁我們隱婚吧 看了水神好一會兒,教練才把目光收了回來,再次生硬的指揮着BP。

水神無奈的嘆口氣,真的很懷念以前的教練。

再怎麼說以前的教練是跟着自己這羣隊友從LSPL打上LPL的,老闆爲什麼要將他辭退呢?

還要這個癲狂,自從來了衆神戰隊後,本來是老老實實的。

就是夏季賽突然坐上了首發,擠掉了一名老隊員,當然這也沒什麼,任何戰隊都有。

怪就怪在這個癲狂好像對GOD戰隊的輔助林天很瞭解,而且非常透徹。

教練得知後大喜,抓着癲狂連續制定了好幾種戰術,這才把GOD戰隊研究個透徹,所有有今日的這場比賽,我們贏的很輕鬆,也不是難事了。

作爲衆神戰隊的一員,水神本應該爲自己戰隊勝利而高興,但是他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總覺得這樣的做法有失公允,不過誰知道呢?

誰也說不清楚。

“噢!我們看到藍色方的衆神戰隊首搶了吸血鬼,看來應該是打中的,之前的比賽CRAZY的吸血鬼玩的非常出色,這局我們又可以看到三進三出的吸血鬼了嗎?”

“GOD戰隊做了針對啊,他們的思路非常好,中路英雄池針對不了,就直接封鎖打野。”

“是的,兩個打野英雄,現在又搶一個非常強勢的豹女,現在留給衆神戰隊的打野英雄不多了啊。”

“男槍,雷克賽都ban掉了,現在,噢!酒桶,現在酒桶已經不是TOP1的打野了,衆神戰隊真要拿嗎?”

“我覺得拿了是沒問題的,反正衆神戰隊是圍繞中路來打的嘛,酒桶的話,可以保護和強開中路,很不錯。”

BP結束後,衆神戰隊藍色方,GOD戰隊紅色方。

林天出門口直接來到了下路河道,剛準備去對面三角草叢插一個眼,對面也正好來了,於是一顆眼插在了河道中央,對面打了兩下,並沒有A掉。

這局李自豪和林天是一個大嘴加布隆的組合,也是目前公認的後期能力最強的下路組合。

後期的大嘴幾乎不會走位完全可以在開啓W之後的幾秒鐘內完成恐怖般的收割。

衆神戰隊自然也知道這一點,於是在中路還未打開局面之前,他們的打野就準備拿下路開刀了。

酒桶三級之後悄悄的來到了河道,眼位消失後這裏是沒有視野的,兩邊都沒有,酒桶蹲在草叢裏,等待着一個機會。

這個韓國打野表現的十分穩定,自從與CRAZY相互配合後表現的十分默契,這次的GANK他也十分有信心。

衆神戰隊的下路組合燼加塔姆的組合佔盡了優勢,開始壓的有點兇悍了。

不過林天和李自豪並不着急,選擇這個下路組合出來前期就是來抗壓的,也沒什麼毛病。

酒桶就有點皺眉了,一直壓線的話,他GANK不了啊,於是他打了一個信號,讓下路組合不要壓線太多。

不過似乎沒有什麼效果,酒桶無奈,只好撤退。

但是這撤,就危險了。

沒想到對面的豹女也一直蹲在這裏,雙方就隔着一個草叢,豹女隱藏很深的一標中了燼之後,狠狠的撲了上去,林天W做位移之後一個Q技能穩穩的砸中了燼。目標編號014 被動眼看就要被打出來了,無奈之下,燼交出了閃現,躲避了一劫,

豹女的GANK非常成功,反觀酒桶就有點無語了,

這也是下路對線壓線的劣勢,壓線不是證明你的能力,反而是給了對面打野的機會,

林天正好利用了GOD戰隊這一點,而平常林天和李自豪兩人壓線的時候,一般孤狼在反蹲,或者是離下路不遠,

否則沒有視野的壓線那就是找死了,

水神抱歉的說着大意了,酒桶也沒說什麼,改變思路,去了中路,還是想要在中路打開局面,

此時的癲狂和冷酷對線五五開,兩邊都沒有明顯的勝負之分,

不過癲狂這名選手可不能用常理來推測,剛開始還對線的很好,轉眼之間就與冷酷換了一波血,而且兩邊都不虧啊,

這樣的換血意義在哪兒,

癲狂淡淡一笑,意義在哪兒,

林天應該知道吧,

與此同時,林天剛好注意到來中路,之後,微微皺眉,“冷酷小心了,對面要強殺了,”

冷酷邊向後方撤邊說道:“吸血鬼也沒血了,”

“他剛纔一直沒有交出血池,而且……酒桶在中路附近,”

孤狼道:“我立刻去反蹲,”

“不,”林天轉念一想,“來下,我們打小龍,”

衆人眼睛一亮,立刻點頭,

這也是林天非常擅長的指揮首發,如果對面集中兵力去對付中山的話,自這方可以全力拿下小龍,

這樣即使中路或者上路陣亡之後也不會很虧,如果是火龍的話甚至還賺了,

再着說,如果中上憑藉着個人能力逃脫的話那就是更好不過了,

這回,林天依然是這樣想的,

冷酷,孤狼還有李自豪等人迅速的做出反應,

癲狂也正如林天所料的那樣,打的非常激進,突然一個進場,大招直接扔給了冷酷,冷酷吃了一個滿滿的大招,三隻手放置了一個重力場之後開始後撤,但是正在這時……

吸血鬼停手了,

他並沒有選擇去越塔,

而且預料之中的酒桶也沒有出現,

冷酷當即一愣,“不好,”

幾乎是同一時刻,林天和孤狼剛走到小龍圈的時候,從小龍圈裏面竄出來了一個酒桶,

預想不到的E技能定住了豹女,

塔姆開啓大招帶着燼飛了過來,

瞬間,三人的集結,

林天目光幽深……

衆神戰隊不是要針對中路,他們就是要來打小龍,

也就是說,癲狂再一次猜中了林天的想法,這種感覺……讓林天覺得十分無語,

豹女和布隆的處境十分危險,林天舉起盾牌擋住第一波的攻擊,

之後大招封住走位,不過對面有三個人,

無奈之下,林天犧牲了自己盡力保護豹女離開,

豹女絲血逃生,也交了閃現,但是布隆卻留在了這裏,

李自豪的大嘴甚至還沒有趕到戰鬥就已經結束了,

根號說道:“衆神戰隊做的很好,他們是怎麼猜到GOD戰隊一定回去打小龍的,一直埋伏在那裏,打的很聰明,”

小欣也顯得很無奈:“是的,這波GOD戰隊有點着急了,如果先去做眼再去打小龍的話,會好很多,”

“不過話說回來,當時中路壓線壓的太深了,而且倒不如說是CRAZY演的太好了,讓對面都認爲了酒桶要來GANK中路了,可實際上酒桶一直在小龍泉裏面蹲着,就等着GOD戰隊上鉤呢,”

拿下了一血,而且還是林天的一血,衆神戰隊的氣勢十分高漲,

那癲狂淡淡一笑,功臣身退的吸血鬼原地回城,“你的招數,現在用在你身上,是不是很奇怪,呵呵……”

淡淡的笑容漸漸的變成了冷笑了,

而林天的目光,越發的幽深……

GOD戰隊從此刻開始就感覺有點被動,一直像是在被牽着?子走,

無論什麼樣的團戰,對面總是事先將眼位給做好了,到後來發展到GOD戰隊開始避戰,

只要林天在的地方,對面都有提防,甚至林天下一刻去哪一路,去幹什麼,去視野還是遊走蹲人,都是一清二楚,

這樣的打比賽就好像有一個人在窺屏一樣,根本那就沒法打,

十三分鐘,林天去對面藍BUFF做視野被抓,

十五分鐘,GOD戰隊一波上路的反打被化解,

十七分鐘,衆神戰隊拿下第二條小龍,風龍,

二十分鐘,下路李自豪單殺燼後,卻被趕來的吸血鬼收掉人頭,

二十二分鐘,林天指揮大龍視野,出其不意的開龍,三個人,有一個土龍加持的GOD戰隊大龍還是很快的,但是誰能想到吸血鬼就躲在大龍圈的上方,閃現下來的大招瞬間爆炸了GOD戰隊,

二十五分鐘,由於丟失大龍加團滅,經濟差距已經來了七千,

三十分鐘,林天指揮‘一三一’分帶,中路轉線之後,被衆神戰隊抓住機會,擊殺了最肥的大嘴,GOD戰隊再次陷入被動,

劣勢,

一萬的經濟差,

領先三座防禦塔,一條小龍,一條大龍,

GOD戰隊現在真的不好打了,

其中在GOD戰隊擔任指揮的林天,這兩場比賽像是在夢遊一般,發揮很差,幾次的錯誤指揮開團,決策失誤都讓GOD戰隊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這在衆多的觀衆們眼前是林天的發揮很差,在林黑眼前就是不可磨滅的失誤,是GOD戰隊最大的毒瘤,

而在真正的明理人眼中,卻是這樣的事實,

喬木深深皺眉着:“我們還是低估了衆神戰隊,他們研究透徹了林天,”

“是的,林天的每一次行動,每一次習慣性的插眼,遊走支援他們都似乎能預料的出來,這除非是大量的研究,要不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覺得問題時出在這個癲狂身上,”

“是的,賽前癲狂和林天的恩怨也是鬧的沸沸揚揚,之前我還不信,哼,現在我信了,這個癲狂就是來報復的,”

“這把估計還是輸掉了,對面的研究非常透徹,我們很難在一場比賽中找到能夠應對的方法啊,”

周毅無奈的道:“不過這也給了我們一個提醒,林天雖然是我們的王牌選手,但是也有弱點,如果對手找出來,對我們戰隊的非常不利,”

“恩,回去之後,好好的針對這個點加以訓練,”

“沒錯,”

雖然第二場的比賽還沒結束,不過教練們都已經是在考慮着這場比賽之後的更正問題了,

這纔是應該有的態度,

小欣的話語有些焦急:“目前GOD戰隊場中的劣勢非常巨大,已經被破了一路高地了,衆神戰隊的吸血鬼現在裝備簡直是碾壓全場,如果下一波的大龍團戰還不能改變局面的話,這把真的有點難了,”

根號也搖搖頭:“主要是我覺得這把我看的非常奇怪啊,林天感覺今天的狀態不是很好,幾次的失誤都是被對面抓住了,”

小欣沉思片刻,說道:“其實我倒不覺得這是失誤,我感覺就是衆神戰隊做的準備充分一些,他們好像特別針對GOD戰隊輔助這個點,每次的抓人,開團布隆率先被秒,”

“而我們都知道林天是GOD戰隊的指揮和大腦,他不在賽場上,GOD戰隊的團戰至少要輸掉一半,”

“你說的也沒錯,就看GOD戰隊這把怎麼去應對了,”

現在的局面對GOD戰隊非常不好打,快一萬兩千的經濟了,尤其是中單位,經濟差的很多,有點無法翻盤的感覺,

孫策,孤狼,冷酷和李自豪四個人臉上或多或少的顯露出了着急和不安,

唯獨林天的表情依然是淡然無比,他那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眸閃動着令忍奪目的光彩,

“天哥,我們……”李自豪焦急的道,

孤狼也看到衆神戰隊衆人開始向大龍圈集合了,這是要開大龍了啊,

他們打,還是放掉,

他們去硬剛的話,有那麼一絲的機率搶下大龍,那就可以再拖一下時間,

但是如果沒有搶到的話,那麼就是被一波GG的節奏了,

與其這樣被動挨打,還不如主動出擊,

“打,”

林天冷喝一聲:“打,”

“好,”李自豪,孫策等人也是厲聲喝道,

“他們一定會來搶,”癲狂淡淡的道,“林天也一定會先控制住酒桶,”

“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水神聽着癲狂的話語,心中那也是一陣嘆息,暗道這個癲狂到底跟林天是什麼仇什麼怨,爲什麼前者要如此針對和研究林天,

這樣的比賽說實話很畸形,

衆神戰隊能夠憑藉着對林天極透徹的研究贏下比賽,但是在面對其他戰隊的時候,就不那麼容易,哪怕這隻戰隊比GOD戰隊弱,他們還是打不過,

所以,不管怎麼說,衆神戰隊現在的硬實力還不足以與GOD戰隊相抗衡,

他們就是贏了一手癲狂,贏了一手對林天的分析,僅此而已,

大龍這裏,衆神戰隊已經清理完了視野,開始打龍,打的非常快,觀衆們,解說們都提心吊膽的看着,

這是左右本場比賽的一個時間點了,

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着,

林天一顆真眼插了下去,對面已經打龍打到一半了,爲了防止對面快速把眼拆掉,林天再次一口氣放了兩個假眼,

孤狼也放了一個真眼,一直保持着大龍圈的視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