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再見!”

“再見!”

見莫嘯天掛了電話,劉園園纔開口問他:

“嘯天哥,你還做生意!?”

“哪裏,沒有,是一個朋友的事情……你快給老闆娘打電話吧!”

“什麼老闆娘啊?人家男朋友都還沒找呢!亂說…..”

“這……這女老闆多大年紀呀?”

“好像二十六七歲吧,應該比你大一些!”

“她哪來那麼多錢投資這家湘菜館呢?”

觀湘妃竹苑的規模、裝修以及設施等等,這沒有個一兩百萬,恐怕開不起來,這個年輕的女老闆應該有些實力!

“她原來在花島那邊做娛樂管理,聽說還是一家高級娛樂會所的總經理呢!”

霸道總裁的純情小綿羊 哦……”

劉園園一邊說一邊就撥通了湘妃竹苑老闆蘭蔻兒的手機。

“蘭姐,我是園園,在你店裏……你來咯,我給你介紹個帥哥……真的,保證你喜歡哦!哈哈……”

“你幹嘛,幫我拉皮條是不咯?”莫嘯天含笑地看着劉園園,“你捨得把我推銷給人家啊?”

劉園園一怔,臉蛋兒紅得像個蘋果,嘴裏囁嚅道:“哼,你嘴巴就是在打屁,你又不是我的!”

“我嘴巴打屁?那我是誰的?”

“哈哈,那個冉姐是誰啊?”

“你……”莫嘯天一臉窘態。

菜很快上來了,兩個人正吃着,莫嘯天就看見一個女子柔美的身段朝他們卡座走了過來……

“園園!”那女子站在劉園園的身後叫了一聲。

劉園園一回頭,趕緊就站起身來歡叫道:“哎呀,蘭姐姐,你今天好像格外漂亮些呢!”

“你又調姐姐的口味咯?”那女子朝劉園園嗔怒一笑…… 這又是一個令莫嘯天熱血能夠沸騰的美麗女子,咋一眼看上去,此女的身高和身材,與張蕾有得一比,她身着一套非常能襯托出姣好身段的藏青色女款西服,一張鵝蛋臉,白淨而滑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挺的鼻樑,清晰的脣線……她臉上總是掛着盈盈的笑意,看起來讓人覺得很是舒服,腦後一束馬尾,額頭上沒有一絲亂髮,整個人顯得很是清爽純淨!

莫嘯天忽然覺得這個女子非常面熟,想了老半天,終於明白,她長得像極了那個電影演員,神韻風姿都像,可莫嘯天一時也想不起那個明星的名字來……

“來,蘭姐,我給你介紹一下,莫嘯天,我們臺裏新來的主持人,C市滴!”然後劉園園又對莫嘯天說,“嘯天哥,這就是湘妃竹苑的老闆,蘭蔻兒,漂亮吧?天哥,你看她像不像電影演員宋佳?”

莫嘯天恍然大悟,對、對、對,就是那個宋佳,太像了!

“你好,老鄉!”蘭蔻兒伸過來一隻手掌。

“你好!”莫嘯天一握住蘭蔻兒的手掌,立刻就知道了什麼叫做“柔荑”,那手感滑潤溫軟。

“園園,今天這頓飯姐姐簽單,我正好也沒吃飯,歡迎不咯?”蘭蔻兒的手還在莫嘯天的手裏握着,她回頭對一個服務小妹說,“娟子,去拿一瓶‘索菲’紅酒來!”

“我表示熱烈地歡迎!又白吃一頓,還有美酒,早曉得,我就多點幾個菜了!”劉園園在一邊非常可愛地說,“誒——,天哥,你總拉着人家蘭姐的手幹什麼咯?”

莫嘯天和蘭蔻兒兩人的臉上俱是一紅,莫嘯天趕忙就鬆開了美女的手……小屁孩兒,就你喜歡多管閒事!說心裏話,莫嘯天還真有點兒捨不得撒手。

服務小妹很快就拿了一瓶叫“索菲”牌子的紅酒過來,看那瓶子,顯得價格不菲,另外還有三個精緻的高腳酒杯,上面印着金色的“索菲”LOGO。莫嘯天很欣賞地看着服務小妹熟練地把酒打開,然後再斟上……

“蘭姐你是桃花江人啊?”等蘭蔻兒坐下,莫嘯天正兒八經地望着她問。

“是啊!”蘭蔻兒嫣然一笑。

“怪不得,桃花江可是盛產美女的地方哦!桃花江水映桃林,桃林深處桃花村,桃花村中藏美人,難怪蘭姐那麼漂亮!”莫嘯天由衷地讚歎。

蘭蔻兒被莫嘯天這麼一誇,一臉緋紅,倒有點不太好意思了,忙拿過紅酒瓶來,欠身往莫嘯天酒杯裏斟了些紅酒,然後又給自己和劉園園杯裏也斟了一些,站起身,臉上笑意燦爛,她舉着杯子對莫嘯天說:“小莫,賞臉喝一杯,老鄉酒!”

“莫說賞臉的話,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啊!來,園園妹子,一起來乾一杯!”莫嘯天說着也站起來。

劉園園端着杯子,嘴上說:“我突然想起來一首老歌,桃花江是美人窩,桃花千萬朵,比不上美人多……對了,天哥,爲什麼桃花江會被人們稱作美人窩呢?”


劉園園的好奇心上來了,兩個美女四隻大眼睛都望向了莫嘯天。

“這個問題問得好,問得有水平!”劉帥把酒杯舉了舉,“先把酒乾了,我再告訴你們!”

三個人都笑呵呵地喝乾了杯中酒,莫嘯天坐下身來,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腰身。

“還賣關子呢,快說呀!”劉園園不耐煩了,盯着莫嘯天催促道。

“話說這三湘四水之地,自古以來美人輩出,而最富盛名的美女之鄉,就是蘭姐的家鄉,H省桃江的桃花江。此地山水秀麗,風景如畫,東晉文人陶淵明的‘桃花源記’裏寫的那個‘世外桃源’,所指的就是這個地方,故世人稱之爲‘桃源仙境’!說到這條桃花江,其實也就是一條溪流匯聚的小河,你在地圖上可能找不到,但就是這條小河,卻是天下聞名!”

“因爲,在這條小河邊上居住的人家,女孩子個個生得皮膚細嫩,白裏透紅,面若桃花,俏麗迷人,故人們就把它稱之爲‘美人窩’!形容這裏的美女還有這麼一段話,說你愛了肥的俏,你丟了瘦的嬌;你愛了瘦的嬌,你丟了肥的俏,你到底想怎樣選,你到底想如何挑?至於……”

莫嘯天停了停,目光所到之處,兩個美眉都豎着耳朵全神在聽,這極大地滿足了他的虛榮心,於是他便繼續開講:

“至於爲什麼這裏的女孩子都那麼漂亮?爲什麼此地的女子都生得格外水靈?這個問題困惑了很多人,有科學家專門爲此做過研究,最後得出不知道是否確切的結論,說是這裏的自然環境優美,竹林繁茂,尤其是這桃花江裏的河水,含有很多種神奇的礦物質,而這些礦物質,正是滋潤美女的原因之一!”

“這其中甚至還含有少量的砒霜,砒霜你們知道吧?那是劇毒!可是,少量的砒霜卻能夠起到美容的神效,唐代豔姬,那個胖美人楊貴妃,就曾用砒霜來美容!”

“天哥,你懂得還真多……”聽到此處,劉園園滿臉的仰慕之色。

蘭蔻兒可能不勝酒力,一杯索菲紅酒喝下去,臉上兩抹紅暈,愈發嬌憨動人,這讓莫嘯天心裏癢得厲害,就見那蘭蔻兒微笑着拿起了筷子……

“你天哥是做主持人的喔,不多積累點知識怎麼行?”

莫嘯天把目光從蘭蔻兒臉上收回來,一副非常謙虛的神態。不得不說,莫嘯天確實是個迷戀美色之徒!不過莫嘯天崇尚君子好色,取之有道。這個“道”字,包含道德、原則、渠道、方法等等等等……

“好像就你是做主持人的麼,那我是幹嘛的呢?”劉園園顯然不服氣了。

“哦,我忘了,你也是主持人哈!不過你看的那些, 我有一枚建城令 ,是吧?”莫嘯天還一板正經。

“切!”劉園園白了莫嘯天一眼。

這時候,一個穿着黑西裝,扎着領帶的小夥子走到了蘭蔻兒的身邊,他彎下身來在蘭蔻兒的耳邊說了些什麼,就見蘭蔻兒臉上笑意頓失,眉毛擰結起來……

好一會兒,蘭蔻兒纔回答那個小夥子,“你去告訴他們,就說我絕不會再付這個錢,如果他們還要來糾纏,我就報警!”

蘭蔻兒看起來很惱火……唉,美女生起氣來都那麼地有氣質!

“可……可他們賴在你辦公室裏不肯走,還說如果我們再不付這個錢,他們就要…..”小夥子無奈地說。

“就要幹什麼!?我就不信他們敢胡來,還無法無天了!……你先上去應付一下,我等會兒就上去!”蘭蔻兒對那小夥子說。

小夥子答應着離開後,劉園園歪着腦袋問:“蘭姐姐,怎麼了?”

“沒怎麼……這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人收保護費!開業的時候,我怕麻煩,給了他們一些錢,沒想到這些人還陰魂不散,每個月都來,還說不給錢,我的店就別想開下去,真是鬱悶!”蘭蔻兒恨恨地說。

女人看起來煩惱而糾結,莫嘯天心裏陡升愛憐,沒來由地一陣心疼,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也沒有做聲。

莫嘯天知道,如今在華夏很多地方很多行業裏,都存在着這種所謂的“保護費”,並且美其名叫“管理費”。其實,這就是玩黑的那些人慣有的一種勒索行爲,常見於買賣活動和一些行業比較集中的地方。

某些幫派佔據一定的地盤,在這個地盤裏,他們會向商戶定期勒索保護費,如若不從,則會施以騷擾、恐嚇,甚至暴力,令商戶無法安心經營。有些商戶,還因爲被索取高昂的保護費而導致入不敷支,被迫關門了事。

報警嗎?沒用!利益常常會形成一個鏈條,能佔據這個地盤,就可能會有穿着制服的人在這個幫派的後面蹲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更何況,玩黑的人自然有無數種“黑”你的辦法,結果還是你麻煩不斷,叫苦不迭!

對付這種事情,一是你乖乖地交這個所謂的“保護費”;二是你要有後臺背景,他們也就不敢怎樣;三就是你必須很強大,比他們還狠,他們就不敢惹你!

可是,這一般的商戶,又有幾個能有後臺背景?又有幾個會很強大?畢竟,還是普通人佔大多數!所以,這個社會中下層的人,討生活有時候真是非常地艱辛不易!

蘭蔻兒在濱海並無什麼後臺背景,她只有一個表姐在濱海,也不過就是這個“索菲”紅酒品牌在濱海的代理商而已。

“蘭姐……他們打了我一耳光,說要見你!”那個小夥子又過來了,臉上赫然一個紅紅的巴掌印,一臉的委屈。


“他們敢打你!?”蘭蔻兒猛地站起身來,“園園,嘯天哥,你們先吃着,我上樓去看看!”

蘭蔻兒轉身離開,快步上樓去了…… 湘妃竹苑二樓有大大小小包廂二十餘間,蘭蔻兒的辦公室就在二樓一條廊道的盡頭。

蘭蔻兒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就看見了三個奇形怪狀的傢伙。其中兩個坐在沙發上,就像在自家客廳裏那樣輕鬆泡茶,另外一個瘦得跟電杆子一般,年紀還不到二十歲的小青年,竟然坐在了蘭蔻兒的辦公桌上,手裏正拿着手機玩飛車,身板兒搖來晃去……

“請你下去!”蘭蔻兒走到辦公桌後,冷冷地朝電線杆子說道。

電線杆子根本不搭理蘭蔻兒,自顧自地繼續晃着身板兒。

“下來!”蘭蔻兒發火了。

電線杆子嚇了一跳,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盯着蘭蔻兒,蘭蔻兒卻並不害怕,兩隻眼睛反瞪着他……

電線杆子敗下陣來,那沒有幾兩肉的屁股慢慢地就挪下了辦公桌,嘴裏還一邊說:“美女姐姐,發那麼大火幹嘛?你早給了管理費,我也不上你這來坐呀!”

“管理費?你們也配有資格管這叫管理費!?哼……”蘭蔻兒冷哼一聲,轉過頭去,不想搭理這幾個怪物。

沙發上站起來一個平頭肥胖漢子,他身上穿着一套耐克運動衣,滿臉橫肉,眼角上還有一道刺目的疤痕,上眼皮向上翻起,一張臉由此顯得煞是猙獰恐怖。只見他兩手握拳平端,做了幾個擴胸動作,又晃了晃脖子,然後大搖大擺地走到蘭蔻兒的辦公桌前……

“蘭總,不是我們想來打擾你, 騰少請放手 ,我們丁總心慈手軟,只怕你這個店早就開不下去了!”肥胖漢子貪婪地盯着蘭蔻兒的胸脯,狠狠地吞下了幾口口水。

“無恥!”

“無恥是什麼意思?女人長得再漂亮,最終還不是讓男人幹麼?這一片每個店面都交了管理費,唯獨你這裏沒交,丁總有心照顧你,但幾次約你吃個飯,你都不肯賞臉,拽得跟二五八萬似地!今天明擺了跟你說,這管理費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否則就別怪哥幾個不客氣!”肥胖漢子一巴掌拍在辦公桌上。

“你信不信我馬上就打110!?”蘭蔻兒氣得花枝亂顫,伸過手就拿起了桌上的電話聽筒。

那個坐在沙發上不說話的男子起身伸過手來,一把抓住電話線發力猛地一拽,電話線就斷了……

“苦瓜,別動粗,咱文明人!”

肥胖漢子裝腔作勢地對那個男子說,“蘭總,你放心,我們也不會對一個女人動粗,憐香惜玉哥幾個還是會的!不過,今天我把話挑明瞭,你不交管理費可以,但你必須晚上自己去找丁總,話不要說那麼明白,丁總說了,只要你願意,別說什麼管理費,你這個餐廳的生意他全包了!怎麼樣?”

“你當我是什麼人!?流氓,滾!”蘭蔻兒氣得渾身發抖,臉色寡白。

“你個婊.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看你是個女人,如果是個男的,我們早收拾你了,你真以爲我們沒有辦法治你了嗎?苦瓜,阿亮,砸!”

肥胖漢子嘴裏一邊罵着,一隻手抓起電話機就朝蘭蔻兒身邊的牆上砸去,一聲脆響,電話機支離破碎,四分五裂……


“哎喲!”蘭蔻兒痛呼一聲,一隻手馬上捂住了額頭,有一小塊電話機碎片濺到了她的額頭上。

“住手!”電線杆子阿亮手裏端起茶具正待往地上摔,就聽一聲斷喝,門被推開,一個高大的身影衝了進來。

“把東西放下!”莫嘯天命令道。

“你誰呀?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麼?”肥胖漢子轉過身,眼睛斜視着莫嘯天,臉上那神情不可一世。

“報上名來!”莫嘯天冷冷地說。

“你連龍虎幫疤子哥都不知道?”電線杆子阿亮開口說話,那神情彷彿這個叫“疤子”的肥胖角色跟劉德華齊名似地。

“我只知道你媽拉個巴子!別說什麼‘疤子’,你們那什麼狗屁‘龍虎幫’本少爺都沒有聽說過!”

莫嘯天偏頭看看蘭蔻兒,見蘭蔻兒一隻手捂着額頭,臉上一副痛苦的表情,“你們先別急,我看看傷人沒有……”

莫嘯天邊說邊走到蘭蔻兒身邊,他拿開蘭蔻兒的手,就看見女人額頭上被電話機碎片劃了一道小口子,沁出來一絲血跡……這蘭蔻兒也不知怎地,剛纔還意志堅強,現在一見莫嘯天那一臉的關切,她那眼圈兒霎時就紅了,淚花兒在眼眶裏打着轉轉。

莫嘯天真的心疼了,嘴裏像哄孩子似地,溫柔至極:“不哭不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