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陣的好處,就在於能從不同角度突襲,來達到一招致命的目的。特工隊員配合良好,將碩大的霸王龍分成四個部位,作爲每個人進攻的落面。 醫妃遮天:嫡女不好惹 只要逐一擊破,那麼霸王龍就會變成一堆廢鐵。

當然,這僅僅是理論上的。事實上,霸王龍雖然失去一半感官範圍,而且嘴巴又被炸剩二分之一,但它也並非任人宰割。它奮力抵抗,以至於特工隊久久難以得手,不得不放緩進攻的度。

這樣一來,以“閃擊戰”爲核心基礎的網陣也宣告失敗了。

既然網陣和蛇陣都消滅不了霸王龍,方凱只好採取最後一種方案——聲東擊西了!

“胖子,你用脈衝炮在那頭引開它的注意,其他人跟我來,快!”方凱急急說着,自己立馬衝到另一頭。見狀,胖東等人不敢怠慢,紛紛按照方凱說的做。

如今胖東離霸王龍大概有兩三百米,他擎起脈衝炮,不停往霸王龍堅硬的身軀打。儘管傷害不了自己,但霸王龍也怒了,將目光集中到胖東那邊。而這一幕,正是方凱所要的。

“準備好沒有?”見喬姆斯點點頭,方凱頓時鬆了一口氣,又道:“等我飛到霸王龍另一隻眼睛附近時,若子你就配合喬姆斯,在霸王龍眼皮底下游走,引開它的視線,我好出手。切記不能動手,否則我就可能…..”方凱沒有說下去,不過大家都懂他的意思。

若子眼睛有點紅腫,她默默看着方凱,咬了咬嘴脣,終於忍不住開口道:“爲什麼你總是採取這麼危險的方案?不過,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成功!”若子話鋒一轉,凝視着方凱棱角分明的面龐,神色堅定。

方凱心頭一熱,輕輕摟了摟若子,然後頭也不回踏上了激光鏟。不錯,他要重演石坑那一幕!

只是這一次,不再需要脈衝炮而已。

清心日記 喬姆斯俯下身,替激光鏟校正程序,頓時,激光不再成爲殺人利器,而是成爲推進噴氣了。只見承載着方凱的激光鏟“嗖”一聲,呼嘯衝向高大的霸王龍。

與此同時,喬姆斯和若子急忙跑到胖東斜對面,展開“遊走”方案。事實上,這也解了胖東的燃眉之急。儘管有脈衝炮在手,但胖東也覺得很吃力,單憑一個人就想引開霸王龍的注意,簡直在死亡線上跳舞。

看到又有兩個人冒了出來,霸王龍頓時興奮起來,發了瘋似的向他們踩過去。踏在激光鏟上的方凱頓時愣住了,心道這貨怎麼…..突然發瘋了?不過這也好,方便自己偷襲。

有句話說得好,趁他病拿他命,方凱悄悄接近着目標物。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即中!

喬姆斯和若子不愧訓練有素,這配合起來遊走真是天衣無縫,將霸王龍那顆比牛眼還大的能量紅水晶緊緊吸引住了。另一邊胖東使勁開炮,恨不得幹掉整頭龍似的。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這麼好的機會,方凱焉能錯過?他怒吼一聲,加速衝到霸王龍眼睛旁邊。“死吧!”方凱拔回激光鏟,對準那顆紅水晶插了入去。“噼咧”,頓時,紅水晶裂開了,分解成碎塊。一瞬間,霸王龍“瞎”了。

失去了感官範圍,霸王龍頓時狂躁起來,不斷扭動着身軀。與此同時,方凱完成了任務,卻被霸王龍用頸部拍飛到沼澤那頭。

眼看着方凱就要掉入沼澤了,胖東一咬牙,瞄準着他的身影射了一發脈衝炮,炮彈呼嘯而去,“砰”一聲擊中了方凱….手上的激光鏟。

被脈衝炮打中,激光鏟先是倒翻過來,把方凱也拋到上面。然後,激光鏟發生爆炸,爆炸產生的衝擊波將方凱狠狠甩了回去,掉在草叢裏。

若子急忙跑過去,扶起不省人事的方凱。

胖東和喬姆斯相視一眼,都點了點頭,默契地取出武器,徹底搞定這頭霸王龍。失去了眼睛的霸王龍雖然狂暴,但明顯沒有方向可言,最終還是被胖東和喬姆斯兩人聯手打倒了。碩大的身軀陷入沼澤中,隨着一串串氣泡涌出表面,霸王龍完全沒入泥淖中,就此消失了。

不久方凱醒了,特工隊員頓時鬆了一口氣,累得直接坐在地上。若子走到一處草叢,叫瑞文和那些奴隸過來,一行人取出野果,補充體力起來。

胖東吃得最多了,他一抓一把,盡往嘴裏塞,以至於臉頰都沾滿紫黑色的液體。其他人見到胖東這個傻樣,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方凱拍了拍胖東肩膀,然後豎起大拇指:“胖子你是行的,不愧爲當年著名的‘美食家’。”

方凱一個勁地誇胖東,不過大家都清楚方凱是在嘲諷胖東,於是又一番大笑,弄得胖東很不自然。

他又抓起一個野果,一邊嚼一邊模糊不清道:“方、方凱,你丫就,就得瑟阿,誰不知道當年你、你……你一頓吃完了所有乾糧,你大爺纔是、纔是美食家。”胖東用鼻子哼了一下,也不管其他人怪異的表情,兀自吃果。

“好哇胖子,你真能扯。當初是誰嫌乾糧難吃,通通推給我的?現在居然反過來說我一頓吃光了乾糧,你丫還有理了,啊?!”方凱頓時不樂意了,站起身就給胖東腦袋來一巴。

胖東摸摸腦袋,眼神閃爍道:“是、是麼,不可能,我記得是你自己偷偷把乾糧全吃光了。”胖東搔着後腦勺,一副無辜的樣子。

但誰都知道,他在撒謊。 第3424章

六個長老也直接離開了原地,到了一邊的帳篷內等著墨九狸等人一個月後出來!

而夏老等人,此刻也從光幕中,看到了墨九狸等人,進入秘境的畫面,原來這些人身上的令牌,就是將他們周身畫面傳回來的媒介!

巨大的屏幕上分列出無數個小屏幕,有的人進入秘境后,幾個人出現在一個地方,幾個人的屏幕就會變成比較大的一塊,一個人的屏幕就相對比較小一些!

比如兩三個人一起走,他們的屏幕就是三個屏幕合在一起那麼多,但是如果半路分開了,屏幕也會隨著他們的分開變成一個人屏幕的大小!

墨九狸落地后,發現周圍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墨九狸四處看了眼,然後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就開始歷練了!

以墨九狸如今墨星境巔峰的時候,這上仙界的秘境,其實墨九狸完全可以橫著走了!

不過,墨九狸知道,這次秘境註定不會平靜的,她在八荒公會治病救人的醫術雖然還沒被爆出來,但是顯然也瞞不住多久的!

而且,因為治癒的那些人在八荒城身份不同,甚至很多身份都不簡單,讓她之前在入場的時候,已經完美的拉了不少的仇恨了!

特別是那些來自八荒城的天才們,估計遇到自己絕對會找茬的!

所以,墨九狸對於這次仙羽秘境歷練還是很期待的!

恩,她想到了一個很好的辦法增加積分……打劫!

強佔新妻·老公別碰我 沒錯,墨九狸覺得誰遇到自己,想過來找茬的時候,自己直接打劫了對方的積分就行了,反正自己和顏悅色對方也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這麼想著,墨九狸倒是不急著去管積分的事情了!

就如同逛自家後花園似的,開始溜達著!

也就因為墨九狸是一個人,並不起眼,才會除了夏老等人,其餘人都沒在意墨九狸的悠閑的模樣!

夏老看墨九狸似乎也沒什麼事情,就找起了自己的大徒弟占星然來,很快就找到了占星然,而且跟墨九狸差不多,占星然此刻也是一個人!

占星然和墨九狸剛好在一個方向,只是墨九狸在他的后側,正在往他這邊走呢!

之前在擂台上,他已經從師父那裡知道自己的小師妹是哪個了,只是這仙羽秘境也不知道有多大,讓自己去那裡找啊!

占星然想想自己不靠譜的師父,就十分的頭疼!

但是占星然卻是十分聽師父話的好孩子!

所以,哪怕心裡鬱悶,也是選了個方向,打算開始尋找自家小師妹,找到人再說!

只是他和墨九狸選擇的也是同一個方向,除非他有事停下來幾天,否則以他很快的速度,還有墨九狸很慢的速度,兩人想遇到怕是沒那麼容易了!

占星然這邊一邊速度全開,一邊神識放開,不斷的尋找自家小師妹,而墨九狸這邊卻是慢悠悠的,遇到藥材就收,遇到小獸就獵殺,悠閑的讓人無語!

天黑別人都在想辦法弄清楚如何能增加積分, “凱子,你說神泉那啥究竟在不在啊,都過了沼澤地了,連個影都沒見到,我看是被大蛤蟆疙瘩耍了。本小說手機移動端首發地址:”胖東騷着腦袋,有點不耐煩。這周圍都是草叢,樹林,要麼就是小動物,簡直無聊頭頂。

而說好的神泉,卻始終沒有出現。

方凱沒有說話,只是不斷往前走,一旁的喬姆斯瞪了瞪胖東,低聲道:“別埋怨了,說不定翻過這片草叢就見得到呢,給點耐性啊。”果然,喬姆斯話音剛落,就見方凱停下了腳步。

他扭過頭,對衆人作了個“噓”的手勢,然後一步一步向前邁去。方凱邁得很小心,雙手緩緩撥開草叢,一陣金黃色的光輝頓時遮掩了所有人的眼睛!光輝是如此猛烈,以至於所有人眼內只剩下一片金黃……

特工隊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片金色海洋。漸漸地,一個用金子做口岸的泉頓時顯露出來,泉水泛着金色光澤,十分璀璨。

金泉前聳立着一塊玉碑,上面同樣刻滿了瑪雅文字。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鳥獸圖案,最突出的莫過於羽蛇了。

羽蛇圖案遍佈玉碑邊緣,密密麻麻的,看起來像一條條蚯蚓。只是,那一身“鱗甲”還是顯示出它的不凡。瞬間,一行人篤定,這裏肯定跟瑪雅人有關。

“這裏,就是神泉嗎?”若子穿過草叢,擡起頭,臉上露出一抹釋然的笑容。金色光澤灑在女人潔白的鼻尖,晶瑩晶瑩的,十分好看。所有人都無法呼吸了,神泉竟然是黃金堆砌而成的。

方凱走到泉口附近,伸出手往裏撈了一把,頓覺入手滑膩。仔細一看,泉水竟然也是金色的!瞬間,方凱僵住了,心想莫不成…..這泉水是黃金熔鑄的?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方凱撈出泉水的那一刻,異變陡然而起!

“凱子,小心!!”若子拼命地呼喊,方凱一怔,下意識退後幾步,擡起頭一看,神泉上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條翼龍。

翼龍渾身墨綠色,背脊長滿倒刺,與神泉的華美極不協調。神泉上方有個向外突兀的金臺,此刻翼龍就是站在金臺上,拍打着雙翼,一股股黑色的颶風從中吹了出來。方凱聞了聞,頓時眉頭大皺,忍不住捏住了鼻子。

這颶風不知道是什麼物質組成的,腥臭無比。更可怕的是,方凱只吸了一點,就覺得腦袋有點發昏,看來這不明颶風還隱藏着劇毒。

“大家小心,千萬別吸這些黑颶風!”方凱一口氣說完,然後向喬姆斯努努嘴。後者會意,從多維袋裏取出一些防毒面罩,分給了所有人。戴上面罩後,大家纔敢呼吸。

在此期間,翼龍並無異動,只是雙眼一轉不轉盯着衆人,兩隻翅膀撲哧撲哧地颳着颶風。翼龍長相猙獰,比霸王龍更爲醜陋,一對獠牙還露了出來,寒芒畢現。所謂敵不動,我不動。見翼龍沒有動靜,方凱這頭也不敢輕舉妄動。

兩方就這樣陷入僵持,既尷尬又無奈。

時間一點點流逝,就在方凱那邊忍不住,要採取行動的時候,翼龍居然從金臺飛了下來。“噗”的一聲,翼龍穩穩站在神泉前面,颳起的大風將方凱等人吹離了好幾米。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冒犯神泉?!”這次方凱聽得真切了,翼龍居然會說話,而且聲音還是這般威嚴。艱難站起身,方凱直面翼龍,振振有詞:“什麼冒犯,我只是看下神泉有多神奇而已。”

一邊說着,方凱一邊扶起衆人。

聽到這話,翼龍頓時大怒,面色一下子猙獰了許多:“放肆!渺小的人類,既然你敢對神泉不敬,那作爲守護者的我——迦釋奇就要懲罰你,受死吧。”翼龍鳴叫幾聲,張開尖長的嘴巴,一股股銀色的毒液流了出來。

銀水擴散的速度很快,轉眼就要碰到方凱的腳了。

頓時,方凱嚇了一跳,銀色毒液的厲害他剛纔見識到了,沿途的草叢在一秒內全都枯萎了。顯然,這是收割生命精華的利器!

方凱不敢怠慢,頓時召喚衆人往兩邊撤去,自己則蛇行而退。然而,無論方凱怎麼走法,那道毒液緊緊追向他,彷彿早已標記了他一樣。銀色毒液如同一條刁鑽的蛇,在左拐右抹間不斷接近方凱。

“凱子!”見到這一幕,若子頓時急了,張開腿就要將方凱拉過來。可是,方凱拼命搖頭,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若子抿着脣,眼睛紅腫。她明白方凱的心意,他是在引開翼龍的注意,方便大夥逃竄。

不過,翼龍迦釋奇也不是傻瓜。一個撲飛,它就來到方凱前面。正在用生命逃跑的方凱頓時剎住了腳,差點撞上了翼龍。

“小子,冒犯神泉是要付出代價的,來世記住了。”翼龍冷漠開口,右側翅膀往前一拍,方凱頓時倒飛而出,正往毒液那頭墜落。

“凱子!!”若子再也不顧上什麼了,雙腿一蹬,抱住了方凱。“你爲什麼這麼傻?”方凱艱難笑着,嘴角還殘留着血絲。因爲若子的緣故,兩人加快向毒液墜下。

若子搖了搖頭,粲然一笑:“別傻了,你死了我也活不成。這樣也好,我們也許就能永遠在一起了。”若子緊緊抱着方凱,生怕一放手,就再也見不到他。方凱怔了怔,伸出手撫摸着若子潔白的面龐,沉默不語。

此時,兩人離毒液不足一米。只需一刻,方凱和若子就會枯萎成一堆白骨。

喬姆斯和胖東不忍地合上了眼睛,無奈,他兩離得比較遠,也無法救得了這對情侶。縱然有武器,也不管用,因爲實在來不及了!

一切發生得這麼快,以至於剩下的人只能呆呆望着這對苦命鴛鴦往下墜落,卻無法出手。但他們心裏很清楚,方凱和若子一死,下一個輪到的就是他們。這什麼迦釋奇兇殘暴虐,估計是守護神泉時間太久,變瘋了吧。

就在這個生死關頭,翼龍卻驀地臉色劇變,張開雙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到墜落的兩人下面。“噗”,方凱和若子掉在了翼龍身上。

一個呼嘯,翼龍就飛回了金臺上,而方凱和若子則被拋到神泉前。

“這…..”見狀,胖東和喬姆斯面面相覷,就連瑞文和他那些奴隸也露出驚訝的神色。翼龍這翻臉,簡直比翻書還快呀。前一秒還要置兩人於死地,下一秒卻奮力救他們,真不知道這貨腦子裏怎麼想的。

方凱咳嗽一聲,漸漸甦醒過來。見到若子昏了過去,方凱急忙搖醒她,經過衆人的解釋,他們才知道原來剛纔沒有被毒液附身,竟然是翼龍出手相救!

“這算什麼,考驗?”方凱站起身,仰視着翼龍,面上帶着濃濃的不屑。方凱恨不得往地上啐口,他最恨這種耍兩面手段,將生命視爲兒戲的人了,雖然翼龍不算人。

和青山作個伴 其他人也十分憤怒,惡狠狠看着翼龍。

只不過,翼龍迦釋奇並沒有理會。它展開雙翼,“嗖”一聲飛到玉碑上面。轉過身,翼龍才傲慢開口道:“我要殺你,是因爲你冒犯了神泉;至於我要救你,則是因爲你身上有惡龍的氣息。對於我來說,這很公平。”

“什麼惡龍,你簡直在胡說…..”方凱沒有再說下去了,只因翼龍翅膀一卷,黑颶風颳在玉碑表面。原本那些瑪雅文字頓時扭曲起來,重新拼湊,一幕幕栩栩如生的畫面緩緩呈現開來。

衆人看得如癡如醉,玉碑上畫着的圖在表述這樣一個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掉落一個神祕的東西,正好砸在現在的魔井附近(當時並沒有魔井)。後來,瑪雅先民在這片土地定居,並且在無意中發現了這個東西。在這個東西的影響下,當時有部分瑪雅人變得聰明起來,於是修建了很多大型石建築,並且創訂了瑪雅曆法。

爲了感謝神祕東西的饋贈,瑪雅人決定開闢一個外界空間,專門存放這個物品。於是,就有了神泉。瑪雅人將神祕東西放在神泉底部,然後融掉黃金,用金漿封存它。瑪雅人地底植樹種草,飼養動物,目的就是要隱藏有關神祕東西的一切信息。

不僅如此,爲防範外人進入此地,瑪雅人還修建一口魔井,來作爲神泉世界的入口。只是人心險惡,慾望終究點燃了邪念。

當時的大祭司抵擋不住誘惑,想偷取那個神祕東西,來滿足他成爲瑪雅新一任統治者的野心。不過,聰明的瑪雅人識破了他的詭計,並且在神泉附近伏擊了大祭司。大祭司不甘失敗,怨氣鑽入心臟,化成一個邪能水晶,塑造出一條惡龍出來!(看到這幕方凱等人頓時愣住了,這不就是那條霸王龍麼?)

惡龍妄圖將瑪雅人盡數毀滅,卻又被瑪雅人抵住了。瑪雅人打敗惡龍後,將它封印在沼澤地中。爲防止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瑪雅人培育出一條毒龍,作爲神泉的守護者,並立下一碑,來記錄這個事件。

這就是瑪雅消失的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神泉大戰”。

。 第3425章

天黑別人都在想辦法弄清楚如何能增加積分,而墨九狸卻搭起帳篷,烤肉吃,然後吃飽喝足,回到帳篷內美美的睡一覺,不少人看到這一幕都無語的抽搐著嘴角!

心裡覺得墨九狸這樣的,絕對活不到最後,早晚被人淘汰了!

只是一天一.夜過去了,成績碑柱那邊毫無反應,代表沒有任何一個人獲得積分!

墨九狸開始出現的地方,是一個山谷,兩天的時間,墨九狸這才從山谷內走出來,看著山谷外一望無際的森林,墨九狸微微皺眉!

不知道是她落在的山谷太僻靜還是怎麼的,總之裡面的藥材和獸等級都很低!

墨九狸想著要不要把小鳳弄出來代步,最後還是決定找個仙羽秘境內的獸族帶路比小鳳這個路痴要好很多!

空間裡面的路痴小鳳……

墨九狸神識散開,鎖定了前面密林中的某個位置,依舊是不忘留意著周圍的藥材,有想要的順手就摘了帶走!

很快,墨九狸出現在一個洞穴外面,看了眼裡面一人多高的洞口,墨九狸拿出之前獵的幾隻低階獸肉,丟在腳邊!

不多時,裡面慢慢的鑽出一條渾身如血,手腕粗細的紅蛇!

紅蛇吐著蛇信,警惕的看著墨九狸,還有她腳邊的獸肉!

墨九狸來的時候,它就察覺到了,只是它能感覺出來墨九狸的實力很危險,所以它才沒有出來,卻沒想到墨九狸拿出一堆獸肉丟在地上,這狡猾的人族,分明就是故意的!

可是,它確實很久沒有吃東西了啊!

剛好現在正餓著呢,墨九狸的獸肉對它來說太有誘.惑力了,不得不出來!

「小傢伙,你應該聽得懂我說話吧?聽懂了就點點頭!」墨九狸看著眼前的紅蛇問道。

「當然能聽懂!」紅蛇鄙視的看了眼墨九狸道。

「你會說話啊,那就好辦了,我問你對這秘境熟悉嗎?」墨九狸聞言心情不錯的問道。

「還行吧,你想做什麼?」紅蛇警惕的問道。

「看起來你對這裡很熟悉了,那就好辦了,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你答應未來一個月的時間裡面,給我帶路,你吃的東西我負責,第二,你可以拒絕我,但是我會把你打到同意的!」墨九狸看著紅蛇笑著說道。

紅蛇……

這還用選么?分明就是欺負蛇好吧!

「我憑什麼答應你?」紅蛇不滿的問道。

「你可以不答應啊,然後等我把你打到同意!」墨九狸笑眯眯的說道。

「你……你欺負蛇!」紅蛇不滿的說道。

「所以,請說出你的選擇!」墨九狸笑著道。

「你的意思你只在這裡待一個月?一個月後你就放了我?」紅蛇想了想盯著墨九狸問道。

「恩,一個月我就放了你!」墨九狸說道。

「你說話算話?」紅蛇懷疑的問道。

「算!」墨九狸道。

「好吧,我答應你就是了!」紅蛇說著,直接把墨九狸腳邊的獸肉尾巴一卷的卷過來了。

瞬間身體長大了一倍,直接把一堆獸肉給吞了下去! 看到種種畫面,方凱頓時明白了,翼龍迦釋奇口中的“惡龍”應該就是那條兇殘無比的霸王龍,而迦釋奇便是神泉的守護者了。不過那個促使瑪雅文明走向繁榮發達的神祕東西,究竟是什麼呢?

“等一下,我能問一個問題嗎?”突然,方凱邁步上前,直視迦釋奇。翼龍盯了眼方凱,緩緩點了點頭。

頓了頓,方凱纔開口道:“據我所知,早在幾千萬年前,恐龍在地球已經滅絕了,你跟那條惡龍一樣,都是機械做的嗎?”方凱心想,假如翼龍是真的恐龍,那該有多恐怖,至少活了兩三千年了!

翼龍面無表情,不置可否,只是凝視着方凱,弄得後者好不自然。就在這個時候,若子驚訝得聲音響起了:“凱子,翼龍不是機械做的。不過……”若子咬着嘴脣,有點茫然地看着威嚴的翼龍,沒有說下去。

“不過什麼?”這下,不但是方凱,就連胖東和喬姆斯都來了興趣。若子怔了怔,剛想回答,翼龍卻忽然從玉碑上掠了下來。

它收起雙翼,高傲地俯視着衆人,淡淡道:“不錯,我是偉大的神泉守護者,惡龍焉能與我相提並論?如果各位不介意,可以聽我說一個故事。”話畢,翼龍迦釋奇就將自己的來歷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大約在六千五百萬年前,一顆巨大的隕石撞擊地球。隕石跟大氣層摩擦之後,裂成無數碎片,分別轟落在地球各地。當時,大陸分裂速度尚不明顯,各大洲也初現雛形,整個大陸還算連在一起。

當時在地球統治的不是哺乳動物,而是巨型爬行動物——恐龍。那個時候,白令海峽還沒有形成,西伯利亞和北美洲是連在一起的,冰蓋佈滿極北大陸。

隕石墜落後,地震、火山噴發、劇烈的地殼運動隨着而來,氣候急劇變化,恐龍因適應不了環境的轉變紛紛死去。

在一個石穴中,一頭翼龍剛好誕下一個蛋。但它還來不及照顧恐龍蛋,就被洪水淹沒了。洪水一路往北推,將恐龍蛋推到極北大陸。風雪交加下,恐龍蛋被冰封了,變成一個冰球。地殼運動最終影響了極北大陸,西伯利亞陸塊開始往西傾斜,冰球就這樣被重力帶到了北美大陸。

當時的北美大陸也被一片十分巨大的冰蓋覆蓋着,冰球經過一番顛簸,最終在尤卡坦半島落了腳。在風雪埋沒下,冰球陷入了冰窟中,永久封存了。

直到瑪雅人開鑿魔井的時候,這枚恐龍蛋才重見天日。那時瑪雅人高層從那個神祕的東西中掌握了基因還原技術,雖然恐龍蛋裏已無生命跡象,但瑪雅人將裏面的基因提取出來,並且融入鱷魚的基因,最終培育出外貌奇特的翼龍——神泉守護者,迦釋奇出來。基因融合與突變,使迦釋奇能和人類溝通,壽命還延長了不知多少倍。

衆人聽得神情恍惚,這一切太離奇了,以至於他們臉上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要是翼龍沒有撒謊,那它的來歷也忒曲折了吧。這得多少個巧合,才能產生迦釋奇啊!

“這麼說,這世上只剩下你這一條恐龍?”方凱咬了咬下脣,擡起頭望向翼龍,此時迦釋奇在他眼中似乎沒有那麼令人討厭了,相反還有些可憐的意味。試想,要是你成爲你種羣最後一個生存的人,你會不會感到寂寞?

方凱原本以爲翼龍會說是,但它卻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或許我是個意外,可天知道那時會不會也有意外?實話說吧,這個星球並不完美,時空縫隙遍佈。而且,說不定在某些原始森林,或者地底深處,甚至海洋,還存在我的同伴呢?…….況且,我也不是純粹的恐龍。”翼龍有點落寞。

花間物語 方凱等人頓時怔了怔,隨後沉默了。迦釋奇說得不錯,它的基因中有一部分屬於鱷魚,並非完美的恐龍。不過,這又有什麼呢?

“要是你不介意,我想我們可以交個朋友。”方凱微笑着,向翼龍伸出手。見狀,其他人也急忙將手遞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