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下面安靜下來,秦雄滿意的點點頭,收起臉上的厲色,繼續道:“接下來,我就和大家說說試練應該注意的事項!

雖然,執法殿不限制你們獲取獸核的辦法,但是同一個外殿的不得自相殘殺,因爲試練,是十八個執法外殿同時進行!

另外應該注意的是就是荒獸了,雖然試煉之地的荒獸,都是低階的,但是也不能確定是不是有進階到中階的,若是你們運氣不好的話遇到,也不要怨天尤人!

所以,怕死的可以趁早退出!

當然,試煉之地也有些靈藥之類的,若是得到也是運氣,執法殿不會收取!

何去何從,你們自己考慮,給你們十息時間做決定!”

隨後秦雄自顧自的數起數來:“一!”

聽到秦雄的話,廣場上再次混亂起來,但是時間一息息過去,卻沒有人退出,雖然試練會有危險,但是同樣的也有着機會,而且他們早在加入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十息已過,告訴我你們的答案,若要退出的,走到右側!”秦雄一直關注着廣場的情況,知道念出十息的時候,纔再次開口!

“沒有!”

廣場上響起了一口同聲的高喝,而且聲音中透漏着,一往無前的氣勢,破釜沉舟一戰,不成功便成仁!

置之死地而後生,所有的人都有了這樣的心態,他們加入執法殿就是爲了出人頭地,而且罪域中也只有加入執法殿這一條路,能夠讓平凡的他們脫離,原本的心酸艱辛的生活,如果,因爲未知的危險,就退縮,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由此,這些少年,也顯露出來,罪域少年的堅持,艱難的環境,睏乏的靈氣,讓他們的心智,更加堅韌,更不畏懼苦難和危險!

“好,既然沒有,那麼大家就隨我出發,前往試練之地!”秦雄高喝一聲,然後向着隱月躬身彙報一聲:“殿主,我帶他們過去了!”

“好!”隱月點點頭,隨後看着臺下的少年們說道:“少年們加油吧,另外打出隱月執法殿的氣勢!”

“是!”

聽到隱月的話,一羣少年頓時高喝,隱月的話,他們又怎麼不明白呢?而且剛纔秦雄也說了,試煉之地不得自相殘殺,但是還有其他外殿的試練者,所以隱月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走吧,少年們!”隨後秦雄帶着七夜,向着廣場外走去!

廣場上這些就要面臨試練的少年們,隨後跟上,無極和星寒,也跟隨人羣一起離開!

隱月看着人羣離開,然後招招手,一個殿衛打扮的少年,來到他身邊,叫了一聲:“父親!”正是明覺!

“你跟過去吧,記得我之前交代你的,這身衣服不要忘了換掉!”隱月低聲交代一聲,向大殿方向走去,絕命點頭應下,也離開了!

“到了地方千萬不要和我走散了!”人羣中,星寒低聲對無極道!

“星寒大哥放心!”之前剛認識星寒的時候,無極的確有這個打算,但是,如今修爲大增,無極反倒將這個想法打消了!

如今他們在一起反而可以相互照應,若是走散了,任何一個人遇到意外,都沒辦法幫助!

而且,在得知了試練的時候,還有別的執法殿,無極更是不準備和星寒分散了,因爲有了別的執法殿,那麼相對的變數也就更多了!

兩人一起才能更好的相互照應,而且獵殺荒獸,兩個人會更加輕鬆!

“那就好,我就怕你到時候,怕連累我自己單獨行動!”星寒看着無極,眼睛中露出一個笑容,雖然和無極接觸,只有幾天,但是他對無極的性格也有了些瞭解,因爲秦雄的事情,無極肯定會怕連累自己,到時候偷偷離開,單獨行動,這樣的事情,無極絕對做的出來!

所以,他在三強調,心中更是打定主意,一定要看好無極!

聽到他的話,無極露出誠摯的笑容,報以一笑,然後認真道:“星寒大哥放心,我明白的,雖然之前我有過這個想法,但是現在,我想好了,一定不會和星寒大哥分散的!”

“哈哈,我看你是修爲大進,纔想好的!”星寒哈哈一笑,得到無極的保證,也就放心下來,心情自然極好!

“星寒大哥睿智!”無極笑着拍了個馬屁!

“你這小子,我可不吃你這一套!”星寒笑罵一聲!

隨後兩人有鬧有笑的跟着隊伍,離開了隱月之法外殿的山谷,向着嘯月峯的方向行去!

試練之地,在嘯月峯的後面,那裏也是整個嘯月山脈的禁地,原因不單是因爲那裏是試煉之地,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在試煉之地更深入,卻是一個荒獸的聚集地,更有進階到蠻獸級的存在!

沿着嘯月峯的山腳向着後山行去,以秦雄爲首一行近千人的隊伍,足足經歷了一個小時的功夫,才達到了試煉之地的外圍!

“前面就是試練之地,等下會有內殿的總管給你們等級註冊,並給你們一個身份牌,這個身份牌可以證明你們的身份,本殿的弟子不至於認不出,當然這也會暴漏你們的身份給其他外殿試練者!”就在這時,秦雄的聲音再次響起!

無極一邊認真的聽着,一邊透過人羣,向着前方看去,在人羣的前方是一片森林,在森林的邊緣,擺了一個觀禮臺一樣的高臺!

周圍佔滿了拜月殿的月衛,月衛的等級高於殿衛的存在,守護內殿!

月衛,不同與殿衛的藍色裝束,他們的一副同意黑色,左胸繡着一彎明月!

這些月衛,比起殿衛氣勢更加強大,在高臺之上,一個鬚髮皆白,但是卻不失威嚴的老者!

這個老者面容空潤,眼神如利刃一般凌厲,表情很是嚴肅!

秦雄帶着隱月殿的試練者,來到進前,向着老者抱拳行禮:“總管大人,秦雄帶隱月殿試練者前來!”

“嗯!登記人數,領取身份令牌!”老者應了一聲,不符年齡的聲音很是洪亮!

說着,眼神看向試練者的方向,只是一掃,總管對着,一旁一箇中年男子道:“隱月殿,一千零二十五人,給他們令牌!”


“是,師尊!”這中年中,左手一番,手上就多出一個和書本大小的玉片,右手揮動,一杆筆出現,然後記載些什麼之後,再次收起!

隨後,雙手掐動印訣,一塊塊如同彎月一般,不知什麼材質制明黃色的令牌,就飛向隱月殿的試練者!

一塊塊令牌憑空飛出,然後準確的落入無極這些試練者的手中!

這一切只是片刻就完成了,無極打量着手中的令牌只見其上,一面刻着隱月二字,一面刻着587的數字!

“這些數字什麼意思?難道是編號?”無極猜測着,看了眼星寒手中的令牌上也刻着數字,588!

“看來的確是編號!”無極低吟一聲,沒有在多想,就隨手掛在腰間!

“好了,令牌發下去了,秦雄讓你們的人可以進去了,你們有三天的時間,三天後必須出來,然後在這裏統計收穫!”那個分派令牌的中年男子把令牌發完,對着秦雄說道!

“是!”秦雄神態恭敬的抱拳回了一禮,然後轉身對着身隱月殿的試練者道:“接下來的三天,就是你們證明自己的時候,記得三日之內必須返回,另外,你們最好不要太深入,越深處的荒獸實力越強,甚至可能會出現蠻獸!

所以,你們的活動範圍最好保持在十里之內,這個範圍內的荒獸,大多都是低階,也是你們這個層次內,可以應對的範圍!

好了,比的不多說了,你們進去吧!

哦!對了,最後給你們個奉勸,你們最好抱團,這樣會讓你們活的更長!”

秦雄說罷,就帶着七夜向着一側走去,隱月殿的試練者,沒有絲毫猶豫向着,這個名爲試練之地的幽森森林中行去,無極和星寒對視一眼,給了對方一個鼓勵的眼神,跟隨隊伍向着試煉之地走去!

“看那兩個混蛋的眼神,恐怕真會對你不利啊!”就要進入試練之地的時候,星寒突然撇道秦雄和七夜兩人陰沉的神色,低聲對無極道!

聞言,無極輕輕搖頭,嘴角掛起一聲冷笑,恨聲道:“他們恐怕就像我死在裏面!”

無極何嘗沒有注意到呢?只是,早就想到這一點了,就算看到了又能怎麼樣呢?過去挖掉他們的眼珠子?殺掉他們?


這些都太不實際了!

不過無極並沒有放鬆警惕,又道:“進去以後,咱們一定要加倍小心?雖然有規定不得自相殘殺,但是,即便動手了又有誰知道呢?

所以,咱們不僅要預防荒獸,別的殿的試練者,還有隱月殿的試練者!”

無極如此說着,心中更是一陣慚愧,隨後有些底氣不足的道:“所以,星寒大哥,是不是考慮一下?”

“混蛋小子,你還是想讓我離開啊,若是這樣,我以後還怎麼混,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怕個球,記住以後要是再說這樣的話,我揍死你!”星寒聽出無極的意思,臉上閃過怒容,狠聲對無極道!

“星寒大哥,我知道了,但是以後,星寒大哥遇到困難也不要讓我離開!”無極眼神中露出感動,除了穀雨外,無極終於又得到了另外一個人,無償的關懷!

“這就對了麼!都是爺們,千萬不能婆婆媽媽的,當然以後我若有困難了,一定要拉上你墊背!”星寒故作豪爽的說道,但是聽到無極的話,他眼睛卻有種溫潤的感覺!

隨後,二人相視一眼,露出一個堅定的神色一起走進了試煉之地中!

“吱吱!”

就在此時,小火的叫聲從無極的懷中傳來,然後小火就蠕動着,將小腦袋從無極的懷中伸了出來!

“這是?這是噬靈鼠!”看到無極懷中的小火,星寒驚呼一聲,隨後掃了眼周圍,發現其他的試練者都三三兩兩的向着別的方向行去,這才又對無極道:“你怎麼會有這東西,可千萬別被外人發現了!”

聞言,無極認真的點點頭,隨後發現小火的動作,道:“它的事情以後在和你說!”

然後看向小火,就看到小火,鼻尖正不斷的蠕動着,彷彿在嗅什麼,眼睛更是滴溜溜轉個不停!

“難道小火發現了什麼?”無極心中沉吟着,自從上次從地下世界出來,小火就像休眠一樣,睡了起來,一直到現在!

“這個小傢伙,難道發現寶貝了!”星寒也看到了小火的動作,輕身對無極說道,他的表現,顯然說明,很瞭解噬靈鼠!

“或許吧!”無極應了一聲,並不是很確定,就在無極話音落下,小火突然從無極的懷中跳到地面之上,瞅着一個方向,扯着無極褲腳吱吱叫起來… 小火不斷的扯着無極的褲腳,小爪子指着方向,想到上次被小火拉下地下世界的情形,戲謔道:“小火,這次不會再像上次那樣玩刺激了吧?”

“吱吱!”

聽到無極的話,小火眼睛裏閃過人性化的惱怒,小腦袋一個勁的猛搖,然後在重複着之前的動作!

“好了,逗你的!”無極說着,將小火抓着放到肩上對星寒道:“星寒大哥,咱們就去那邊看看吧,這個小傢伙,還是比較靠譜的!”

無極說着,還特意加重了最後五個字,小火聽到頓時不願意了,揪着無極的頭髮,亂扯!

無極趕緊求饒,小火這才氣呼呼的,放過無極!

“哈哈!”星寒看着這一幕,被小火逗笑了!

“這小傢伙,挺有意思,走吧,就照它引的方向去看看,噬靈鼠對靈氣最爲敏感,說不定前面真有寶貝呢!”

“嗯!”無極應了一聲,同時還安撫着小火,和星寒向着小火指引的方向走去!

試煉之地作爲禁忌之地的外圍,雖然沒有深處那麼兇險,但也不是那麼平靜的,越是往林中移動,草叢越是茂密,荊棘遍地!

兩人行走間,卻沒有發現,他們走過的地方,一些雜草之上,都會有露水一般的水珠粘到雙腿之上!

在兩人身影漸漸消失之後,無極他們進來不遠處的一片齊腰高的草叢之中,四個人影慢慢站了起來,正是楚生,杜子騰還有另外兩個同伴!

看着無極和星寒深入,杜子騰陰陰一笑:“他們果然去了那邊,看來他們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哼,是他活該,竟然得罪了夜月師兄,這不是作死麼?”楚生冷笑一聲,鄙夷的說着:“咱們也過去吧,那隻噬靈鼠,可是夜月師兄之命要的東西,咱們一定要把這個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要是讓夜月師兄滿意,咱們前途就是一片光明瞭!”

“楚大哥說的對,還是楚大哥想的是!”其他三人練練開口奉承,他們四個人本就是以楚生爲首,當然這也是因爲楚生實力最強的緣故!

他們四個就楚生達到了淬鍊筋脈的階段,杜子騰他們三個都是淬鍊內臟的層次!

隨後,四人以楚生爲首,悄然的吊在無極星寒的背後,並且保持着足夠的距離,不被無極發現!

無極和星寒兩人,也的確沒有發現身後的情況,行了大多十分鐘,兩人的草木更加濃郁,而這時候,趴着無極肩頭的小火,卻從無極的肩頭跳了下來,然後轉入一簇草叢中,不過很快就出來了,雙爪抓着一個小玉瓶,緊靠後肢,蹦蹦跳跳的來到無極身前!

“咦?這是什麼?”星寒看到小火拿着的玉瓶,好奇的嘀咕出聲!

無極同樣有些驚疑不定的看着小火拿着的玉瓶,疑惑道:“小火,你就是發現了這個東西麼?”

聽到無極的話,小火眼睛突然露出一絲警惕之色看着無極,並將抓着玉瓶,向着懷中摟了摟,然後才遲疑的點點頭!


“這裏咱們會有個玉瓶?難道是別人遺失的?莫非裏面裝了什麼寶貝不成?”看到小火緊張的模樣,星寒越發好奇,不由猜疑!

聽到這話,小火更緊張了,對着星寒齜牙咧嘴,不過卻一個勁的搖着腦袋!

“小火,可否給我看看?”見狀無極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來了,用商量的語氣對小火道!

“吱吱!”

小火有些不情願的叫着,眼神確實不斷的閃爍,最後彷彿下了什麼決定一般,眼睛裏閃過一絲堅定,將玉瓶遞給無極,還露出一個心疼的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