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知道我是七殺,自然也知道我的另一個名字吧!在這裏很多人喜歡叫我的別名,不巧的是我另一個名字也叫死神。”七殺一副無辜的表情看着死神。

“那又怎樣,我今日不是來找你的,如果你不想死的話,那就滾遠點。”死神的聲音逐漸冰冷下來。

“呵,脾氣這麼暴躁,你怎麼做殺手啊,你想找龍主打架,先要把我們打到,不然你是沒有資格的,明白了嗎?殺手界的神話!”

貪狼一邊玩弄自己的指甲,一邊妖媚的說道,語氣中盡是嘲諷之意。

“一個名字如果太多人叫的話就不值錢了,今天這裏只能有一個死神,其實你應該聽葉無塵的話早點離開,可惜現在已經來不及了。”七殺臉上依舊帶着不變的笑容。

死神冷哼一聲,透過長髮,冰冷的眼神注視着眼前的兩位高手,道:“我死神要走,你們攔得住嗎?”

“你可以試試哦?”貪狼笑容嫵媚的衝他眨眨眼,看起來如同一個賣萌的女孩,但她身上的殺氣卻越來越重。


死神微微後撤一步,手中的鐮刀逐漸握緊,夜風吹過再次掀起他的長髮,可是嘴角卻是冰冷一片,沒有了一直存在的笑容。

一陣沙塵捲起,七殺和貪狼微微眯眼,就在這時,死神的鐮刀猛然甩出,藉着旋轉的力量,盤旋着刺向貪狼,與此同時死神的身影快速向後掠去。


作爲殺手,一擊必殺,不成則退,是一貫的原則,眼看今日無法與冥王一戰,那留在這裏也就毫無意義,而且他感受的到,七殺和貪狼都是高手,自己未必能以一敵二,所以死神果斷選擇了撤退。

七殺的眼睛始終落在死神的身上根本沒有去在意那把鐮刀,有貪狼在鐮刀是沒有機會碰到七殺的,眼見死神向後退去,七殺腳步一動,如同一陣風一般追了出去。

貪狼嘴角微微一撇,手腕翻轉,一把匕首出現在掌心,隨手一揮那把鐮刀便落在遠處的沙灘上,緊接着身體劃過一道殘影順着死神的方向追了過去。

他們之間必然是不死不休,因爲七殺的話原本就是出自本意,這個世界只能有一個死神。

龍蒼宇絲毫不爲他們擔心,死神實力的確很強,若是單挑七殺或許會有危險,但有貪狼相助,只能說死神大限已到了。

他們二人的實力雖然距離神榜還有不小的差距,但在仙榜上也能夠排進前三了,二人合力的話足以對戰一個神榜末尾的高手,若是在給他們十年,中國神榜就要換人了。

遠處傳來了打鬥與呵斥聲,顯然死神已經被他們追上,不過這裏已經沒人在意他們,因爲另一個人的出現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知何時,海邊的礁石上出現一個人影,一身黑衣,身材消瘦,臉色蠟黃,手握一把長刀,氣勢斐然,他的氣息竟然與唐澤玄鏡不相上下,又是一位巔峯強者,日本四大忍術宗師之一的柳生兵衛。

與此同時,在對面的礁石上出現兩名女子,一位白衣若雪,輕紗遮面,一位紅色綾羅,冷酷無情。

筑紫靈仙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十幾年,而真正面對仇人的時候心中反而坦蕩了,她傲立在礁石之上,眼神平淡的望着柳生兵衛,此時她的內心出奇的平靜。

這樣的場景不知在夢裏出現過多少次,每次都驚起一身冷汗,此時面對他,心裏竟然沒有了復仇的慾望,殺他,只因那個男人要他死,這個理由比仇恨更充分。

現在的筑紫靈仙不知道是比以前更仁慈還是更可怕,剛從仇恨的烈火中破繭而出,又掉入了愛情的漩渦,這樣的結果會讓她如何改變誰也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她不在像以前一樣冰冷,起碼對龍蒼宇是這樣。

獨孤火舞手拄妖刀,坐在筑紫靈仙的腳下,一頭黑色長髮在風中亂舞,冷酷到極致的眼神死死盯着前方的柳生兵衛。

她的內心從來都是平靜的如同一潭死水,眼中除了冥王哥哥在沒有其他人,一切與龍蒼宇作對的人都要死,這就是她的信條也是她唯一要做的事。

其實龍蒼宇最擔心的人就是獨孤火舞,正因爲她的世界沒有別人,所以她的感情全部給了龍蒼宇,如果真的有一天龍蒼宇出事了,獨孤火舞會怎樣,她會把世界變成什麼樣子,沒有人可以想象。

她的身體裏潛藏着一股巨大的能量,這種力量連龍蒼宇都望塵莫及,力量的源泉就是她的魔性,一旦真正入魔世界上將沒人可以阻止她。

即便是葉無塵身旁那位極其恐怖的中年人,也未必是入魔的火舞對手,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能夠讓她入魔的人只有一個,能夠阻止她入魔的也只有一個,那就是龍蒼宇。

這也是龍蒼宇最擔心她的原因,在今晚之前龍蒼宇偷偷告訴筑紫靈仙,若自己過不了今晚,一定要在火舞入魔之前殺了她,不然在場的人無論是敵是友誰也活不了。

對於柳生兵衛龍蒼宇的心裏除了恨就是恨,二十年前龍嘯天就是因爲他的偷襲失去了兩條雙腿,以至於殘廢半生,這筆血債就算他不來,龍蒼宇也會去找他算清楚。

此時見到他人摸狗樣的站在礁石上一副高手風範的樣子,龍蒼宇嘴角露出一抹濃重的不屑,冷聲道:“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竟然還敢踏入中國,我很想知道你是從哪裏來的勇氣?”

柳生兵衛消瘦乾枯的身體站在海風之中紋絲不動,聽到龍蒼宇的話大笑幾聲道:“黃口小兒,太過狂妄,二十年前龍嘯天尚且不是我的對手,留下一雙腿才得以保全性命,你這乳臭未乾的小子又能奈我何,你若現在下跪求饒,我或許還能看在龍嘯天的面子上給你一條生路,不然可就別怪我辣手無情了。”

聽到這番話,龍蒼宇愣在原地,半響沒說話,而遠處的葉無塵卻是有些受不了了,無語的站起身將手中的茶杯猛然甩向柳生兵衛。

這次攻擊葉無塵使出了全力,幾十米的距離眨眼即到,茶杯的速度絕對超過了子彈,柳生兵衛只感覺一陣風聲呼嘯而來,慌忙舉起雙手擋在身前。

“啪”的一聲脆響,茶杯在他手心碎裂,柳生兵衛感覺就像被火車撞了一下,整個人直接向後飛去,普通一聲落進海里,不過下一秒便騰身而起,再次站在礁石上,面色如常。

畢竟是巔峯高手,葉無塵一擊的力道已經被他在後退過程中卸去了,不過這麼遠的距離尚且將他擊飛,若是在近前柳生兵衛的雙手恐怕已經被廢掉了。

“你這老東西實在太不要臉,我看今天你是走不了了。”葉無塵說完便坐了回去,只是臉色不太好,想來是對柳生兵衛的無恥感到氣憤。

這時龍蒼宇終於說話了,他上前兩步對着柳生兵衛語氣冰冷的說道:“我本想親手殺你,爲我四爺爺報斷腿之仇,但我現在才發現,你這種無恥到極點的人,根本不配死在本少爺的手裏,殺你只會辱了我的威名。”

柳生兵衛剛要說話,一股極其冰冷的殺意瞬息而至,強烈的本能促使他閃向一旁,砰然一聲巨響,待他回頭看時發現一把閃爍着紫色光芒的神兵插在剛纔站立的地方,鋒利的妖刀深深刺在礁石裏面。

不知何時獨孤火舞已經站在他的對面,遠處那塊礁石上只剩筑紫靈仙一個人,那輕紗之後傳來一個聲音:“柳生兵衛你可還記得,十八年前一個被你屠殺的忍者村嗎?”

柳生兵衛面對獨孤火舞和筑紫靈仙臉上毫無懼色,大笑兩聲道:“我殺人太多,屠殺的村落也不止一個,早已記不清了。”

“既然這樣你也不需要想了,受死吧。”

筑紫靈仙騰身而起,仙兵村雨霍然出鞘,在空中形成一道璀璨的劍芒,撲向柳生兵衛。 激戰一觸即發,筑紫靈仙已然動手,獨孤火舞將妖刀從岩石中拔出,發出一聲厲嘯,帶着恐怖的紫芒,村正劃過一道弧光斬向柳生兵衛。

面對兩位高手的夾擊,柳生兵衛哈哈大笑,手腕一翻一把通體烏黑的長刀落入手中,縱身一躍跳入半空,笑道:“你們兩個狂妄小輩,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你們。”

長刀翻轉,隱隱出現一道氣流隨刀而走,氣流快速旋轉形成一個氣罩將柳生兵衛護在裏面。

身下的海水依舊洶涌,而海面之上出現一個小小的漩渦,毫不起眼,但那足以證明柳生兵衛這一刀所蘊含的威力,因爲漩渦就是那氣流造成的。

兩聲金屬交擊聲轟然炸響,紫色村正和白色村雨帶着無可匹敵的氣勢,迴盪四方的劍芒,同時斬在柳生兵衛的氣罩上,氣罩在兩把神兵的合力之下瞬間破碎。

強大的反震之力讓筑紫靈仙和獨孤火舞同時向後飛去,穩穩的落在兩方的礁石上,冰冷的眼神看向位於力量中心的柳生兵衛。

突破瓶頸之後的二人,現在的實力已經直逼神榜,達到這個境界就觸摸到了巔峯的邊緣,合力之下發出的一擊就算是到達巔峯多年的柳生兵衛硬拼之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此時他被這至強一擊震落到海面上,雖然沒有受傷卻是有些狼狽,堂堂四大忍術宗師之一竟然被兩個小輩一招擊退,柳生兵衛心中怒火中燒,氣勢不斷攀升,看起來是要全力出手了。

邪魅撒旦的逃婚妻 ,猛然跺腳,頓時海水飛濺而起,如同利劍一般射向獨孤火舞和筑紫靈仙,同時柳生兵衛飛身躍起,高舉長刀,強大的刀氣瞬間佈滿刀鋒,毫不留情的向筑紫靈仙狠狠劈去。

獨孤火舞冷哼一聲,妖刀揮動將激射而來的水珠盡數擋下,右腳猛然點地,縱身而起,妖刀紫芒繚繞直刺柳生兵衛的後心。

龍蒼宇看着他們之間的對決微微點頭,目前的情況二人合力能與柳生兵衛戰成平手,柳生兵衛也用出了全力,這樣一來勝負就看最後的絕招了。

他轉過身來目光凌厲的看向玄葉英明身後的虛空,冷笑一聲道:“日本的大幻術師百地丹野什麼時候變成縮頭烏龜了,老東西給我滾出來。”

龍蒼宇伸手指向天空,頓時在那片虛空的上方出現一塊巨石,在所有人驚愕的眼神中巨石就那般懸浮在半空。

“啪”龍蒼宇冷冷一笑打了個響指,巨石轟然砸下,隱隱帶着風雷之聲如同隕石落地一般,忽然下方的虛空中颳起一陣強烈的旋風。

風捲塵沙起,無數的沙粒匯聚在一起形成一塊同樣大小的砂石,迎向從空中掉下的巨石,兩股力量在半空相撞,意料之中那種石屑紛飛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兩塊巨石相撞之後雙雙消失。

如同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一切的一切都好像眼花了,看到的不過是一場海市蜃樓。

這時就在剛纔的旋風中心緩緩浮現一個人影,此人一身粗布麻衣,雖然面容略微憔悴和蒼老,但眼神卻異常妖豔,很難想象這樣一個男人竟然會有如此攝人心脾的眼睛。

“你終於肯出來了是嗎?百地丹野。”

龍蒼宇見到他,臉色不在向之前那麼鎮定,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涌上心頭,若不是他當年邀戰龍嘯天,四爺爺就不會殘廢,龍門也不會敗給天門,也就沒有所謂的二十年宿命。

同樣,若不是他龍蒼宇今日也許只是一個平凡的大學生,等待着家族的安排,也不會成爲名震世界的冥王,更不會成爲坐擁江山的龍主。

是該恨他還是該謝他,龍蒼宇心裏的答案很明確,他是所有痛苦的根源,自己的苦,四爺爺的仇,在加上踏入中國的罪,這一切都預示着今日一戰,既分勝敗,也判生死。

“不愧是龍嘯天一手培養的龍主,好厲害的幻術。”

百地丹野似乎有些遺憾,其實他心裏非常敬佩當年的龍嘯天,那本該是一場公平的對決,誰能想到柳生兵衛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會從中暗算呢。

“你不配提我四爺爺的名字,他是頂天立地的英雄,不屑與你爲伍。”

龍蒼宇雖然知道龍嘯天是柳生兵衛偷襲致殘,可誰又能保證不是他們合謀呢,事情過去了那麼久,這筆賬柳生兵衛一個人已經還不清了。

“當年的事我只能說聲抱歉,龍嘯天是英雄,若是沒有意外發生,敗的一定是我,本來我對你們龍家很愧疚,但是今天爲了日本我只能厚着臉皮在來挑戰了。”

百地丹野的語氣頗爲無奈,他的確不想來這裏,可正如他所說,爲了國家他必須再次披上戎裝。

龍蒼宇大笑一聲道:“既然來了,何必惺惺作態,放眼日本我最希望來的人就是你,如果你不來他日我也會登門拜訪,二十年的恩怨總有了結的一天,今日就在此處,龍家和你,龍門和山口組,中國和日本,做個了斷。”

百地丹野擡頭望着夜空輕輕嘆了口氣,道:“一段恩怨揹負的越久就越感到疲憊,我知道這一天早晚回來,從冥王出現在江湖上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這個日子不遠了,爲了卸下這個包袱,這次輪到我來中國赴約了。”

龍蒼宇右手緩緩擡起,在燈光的照耀下,一道寒光閃過衆人的眼睛,沒有光芒四射,沒有大氣磅礴,承影神劍安靜的出現在龍蒼宇的手上。

“還認得這把劍嗎?”龍蒼宇凝視着百地丹野問道。

“認識,精緻優雅,有影無形,承影劍,龍嘯天當年用的劍。”

時隔二十年,再次看到這把劍,百地丹野的心裏卻平靜如水,那時沒有與它分出勝負,今日自己已經不復當年的豪氣,而它卻更勝往昔。

“既然認得,今日我就以承影劍了你當年心願,繼續那場未完的比武。”

龍蒼宇的眼神變得深邃起來,彷彿看到了曾經的戰場,看到了英雄一世的龍嘯天,他身上的戰意逐漸攀升,承影劍也感受到了曾經的對決,劍鳴之聲嗡嗡作響。


遠處的葉無塵看到龍蒼宇亮出承影,知道這場決戰已經拉開了序幕,只是他卻微微搖頭,眼神注視着玄葉英明,似乎看出了什麼。

“少主爲何搖頭,難道你絕的龍蒼宇會輸給百地丹野那個老妖怪嗎?”一旁的鐘魁義不解的問道。

葉無塵拿着茶杯眼神死死的盯着玄葉英明淡淡道:“龍蒼宇要動手了,說明龍門的高手該出現的都出現了,可玄葉英明似乎還有一張底牌沒有亮出來。”

“日本的四大高手都來了,放眼日本好像沒什麼上得了檯面的人了,難道他們還有隱藏的高手?”



鍾魁義沒有發現四周還存在高手,卻不會去質疑葉無塵,雖然貴爲神榜高手,整個江湖都不放在眼裏,但對葉無塵卻是心服口服,不但實力超羣更是用計天下。

他的眼裏裝的是一個江湖,葉無塵的眼裏卻是整個天下。

葉無塵呵呵一笑道:“中國有一個神榜,難道所有的高手都在神榜上嗎?不說別人,罪叔就不在神榜之列,不過神榜之上又有誰是他的對手呢?”

“少主說的對,只是玄葉英明的底牌會是誰呢,如果在突然出現一個實力不下於唐澤玄鏡的高手,那龍門怕是吃不消啊!”鍾魁義注視着戰場淡淡道。

“雖然現在還看不出玄葉英明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不過龍蒼宇可不是那麼容易打敗的,他離的那麼近或許早就發現了也說不定,在說了,我們不是還在這裏嗎,難道真的要看熱鬧啊!”

葉無塵淡然的笑了笑,既然來了,自然不會只看熱鬧,他是梟雄不是英雄,在他眼裏和日本人本就沒什麼信譽可講。

“說的也是,看着這麼多高手打架,我的手早就癢癢了,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這麼多巔峯高手了,上一次還是在華山呢。”

鍾魁義搓了搓手,眼中帶着躍躍欲試的光芒。

“不急,這次算不上大場面,龍門的實力也沒有完全展現出來,現在看到的甚至連一半都不到,否則的話龍蒼宇憑什麼和天門作對,以後有你出手的時候。”

葉無塵眼中充滿了期待,這一戰之後就輪到天門和龍門了,此時不知爲何他心中所想不是將來的勝負,而是一個女人,如同公主一般的女人。

龍蒼宇拔出承影就相當於一個信號,就在此刻他的身後又走出兩人,赤龍使歐陽上邪,橙龍使上官紅雪。

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就是玄葉英明,而且很明顯就是要聯手幹掉他,玄葉英明雖然實力不錯,上次與龍蒼宇一戰還聰明的隱藏了實力,不過想要獨戰龍門兩大龍使卻是毫無勝算。

尤其是神祕的上官紅雪,她的來歷至今都是個謎,從她來到龍門到現在從來沒有展現過真正的實力,誰也不知道這個安靜的女人到底有多強。 歐陽上邪不止一次調查上官紅雪的身世,儘管歐陽家族的勢力遍佈世界可依然沒有絲毫線索。

她就像突然空降在龍門的橙龍使,沒人知道她的過去,更不知道她來自何方,只知道她實力強悍來到龍門之後還未逢敵手。

歐陽上邪好幾次找她比試,結果都被冷冷的拒絕,平日也不多話,龍主說幹什麼就幹什麼,從來不發表自己的意見,這樣充滿神祕色彩的女人註定成爲調查的對象。

玄葉英明背地裏查過多次,甚至連上官家族的族譜都查過了,可惜根本沒有上官紅雪這個人,他從沒有把歐陽上邪當成對手,但對於上官紅雪卻一直小心翼翼。

也許是上天的安排,今日他們終於碰到了一起,不過現在已經沒有必要知道上官紅雪的背景了,她如果死了知道背景又能怎樣,她如果不死,結局就是玄葉英明死,那就更沒有必要了。

此時玄葉英明面對兩大龍使突然有種失敗的感覺,曾幾何時一直以爲最後跟他對決的應該是龍蒼宇,可是如今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資格對戰龍主,這種諷刺似乎讓他稍有覺醒,整個人顯得十分落寞。

上官紅雪上前一步,右臂微晃,袖中短劍握在手中,她臉色淡漠,即便是黑道皇子也無法動搖平靜的心,此生只爲一人心顫,從此伴隨左右,那個人就是龍主。

仗劍直指玄葉英明淡然道:“拔劍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