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來回的閃動着身形近半個時辰後,林越終於是停了下來,略作休息,“第一重雷動,大概再有兩日時間便是能夠徹底的將其掌握了。”突然,林越長劍閃出,窩在手中,腳掌青光一閃,眸子的主人只感覺眼前一花,而後一把閃着寒光的劍鋒便是放大在其視野中。

就在長劍快要刺中之時,林越看清躲藏之人,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旋即身形強行的偏轉,手中長劍也是在距離林青兒只有一指距離時偏了開來。

一股劍氣便是從劍鋒之上射在了地面上,地面頓時被炸開了一個大坑。

林越帶着一絲怒氣的看向面容呆滯的林青兒,喝到,“你怎麼在這裏,你知不知道,剛剛若是我反映慢了一點,你現在就已經躺在這裏了。你.”看着林青兒雙目之中漸漸的有些溼潤,林越接下來的話也是沒有說出來了,收起長劍,走向一臉委屈的林青兒,心中輕嘆一聲,臉色也是溫和了幾分,將做到在地的林青兒輕輕拉起,拍去身上的泥土,

柔聲道,“別委屈了,怎麼樣,剛剛傷到沒有?”看着一臉關心神色的林越,林青兒伸手抹了一下臉龐,低聲道,“我沒事,我只是想要看看你而已。可是…”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

聽着林青兒的話,林越眼中心中閃過一絲暖意,拉過林青兒,兩人靠着樹背坐了下來,

“起這麼早,就是想來看看我?”林越話中帶着一絲戲謔,而林青兒此刻也是俏臉微紅的點點頭。

“走吧,我們先去吃些東西,”林越剛剛突破至八階武者,當下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在有所進步,所以,就先放鬆一下吧。

清澈的湖面,微風拂過時,微微的蕩起一絲波瀾,配上天空的藍雲,到也有幾分浪漫的感覺。

兩人坐在草地上,林青兒斜靠着林越的肩上,目光斜了一眼林越的側臉,臉上盪漾着幸福的笑容。

“叮….”

一聲鐘響突然在這片草地上響起,林越聽到這聲音,眉頭微皺着看向內院。

林青兒聽見這聲音也是急忙的起身,有些焦慮的看向內院。

“這是戒備的鐘聲,看來前面出事了。”林越回頭看了一眼林青兒,道,“你在這裏等着,我過去看看。”也不等林青兒回答,林越腳下便是青光一閃,身形便是消失在了原地。看着遠處的內院,林青兒輕咬下脣,眼中盡是擔憂的神色,也不管林越走之前所說之話,快步的對着內院跑去。

倒也不是林越兩人大題小做,這鐘聲一般來說只有在林家面臨大敵或是有人攻擊林家之時纔會敲響的,而今天,這鐘聲卻是突兀的響了起來。而這時間剛好是林蕭等人遠行的時間。

林家前院內,衆人之前的大長老林南面色冷肅的看着眼前的一羣人,而領頭一名頭上有着刀疤的光團男子,則是一臉微笑的看着林南,只是那抹微笑在林南身後的林家族人眼中確實顯得那般的猙獰,

“老頭,將林越交出來,我可以讓你們少受點皮肉之苦。”刀疤男子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脣道,

面對刀疤男子的話,林南面色並沒有任何的波動,冷聲道,“莫要以爲你們這樣打扮老夫便認不出你們,一羣周家的渣滓。”面對刀疤男子以及其身後的數百名男子,林南依舊是無所畏懼。

今日一早,這羣人便是突然的闖進了林家,並且打傷了林家的一些族人,剛好林南路過,制止住了刀疤男子,旋即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這些不速之客,赫然發現,其中一人竟然是周家之人,隨即林南有是仔細的看了幾眼,確認無誤後,心中升起一絲怒意,這些人定然是周家之人,而乘現在林蕭不在林家,公然的來林家鬧事,這等事情,也只有周天那個混蛋做的出來。

心中大概的分析了一下,林南便是對着身旁的一名族人,讓他快速的請來吳家之人前來幫助,並且敲響家族警鐘,將族人全部的聚集在一起。周家既然如此的不顧臉皮,那周天必然也是來到了,只是不知道藏身何處而已。

見到林南竟然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後,刀疤男子也是不由的露出一抹詫異神色,但是旋即又道,“呵呵,既然被發現了,那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沒錯,我周家這次前來便是想要將林越抓回去,原因很簡單,我們家主想要見見這位林家的天才。”

“哼,一羣垃圾,當真以爲我林家是什麼好捏的軟柿子不成,家主不在,可是我還沒死了。”林南面色有些鐵青,雙目之中有着一團怒火在涌動着。

就在林南準備出手時,突然感到身旁拂過一道清風,旋即轉頭一看,林越便是出現在了林南的眼中。

見到林越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自己的身旁,林南目光中有些擔憂的將林越向身後拉去,道,“你怎麼來了,給我回去,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許出來。”但是,誰知道,林越竟然一把甩開了林南的手掌,向前踏一步,雙目之中含着一絲冷意的看着刀疤男子,道,“我就是林越,怎麼,你找我?”

身後的林家族人在見到林越突然之間出現,又聽見林越說出的這些話,心中都是不禁有些熱血了起來,衆族人從那個刀疤男子身上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一股血腥之氣,這股血腥之氣可是真正的經歷過沙場,不知道踩過多少屍體的人方纔能擁有的。

而林越在面對這刀疤男子時,卻是沒有一絲的膽怯,相反,還一馬當先的與之對視着。

但是這份勇氣,衆族人自問做不到。

一雙佈滿了血絲的雙眼冒着寒光的盯視着林越,背在身後的手掌微微握緊,道,“你就是林越,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不過,英雄可不是那麼的好做的,想做英雄就必須要有所覺悟。”

刀疤男子話音剛落,背在身後的右手便是閃電般的對着林越甩去,一陣寒光從刀疤男子手中被甩出,在衆族人驚駭的視線中射向了林越。 面對刀疤男子的突然的攻擊,林南也是大驚失色,在他心中,林越的重要性可不是那些普通族人可以相比的,不說他是林蕭之子,但是他那妖孽般的天賦便足以使林家傾盡全族之力培養,可眼下,林越的生命卻是受到了嚴重的威脅。林南距離林越也就一米的距離,但是誰能夠先得到這刀疤男子卻是說出手就出手,根本不大一聲招呼,在刀疤男子出手的那一剎,林南也是伸出手掌擋在林越的面前,一股強橫的靈力波動都是在此刻爆發了出來,

“叮,叮,叮,….”一陣金屬落地的聲音響起,林南有些憤怒的凝視着出手的刀疤男子。渾身氣息都是因爲心頭的憤怒而有些不穩定。

而一旁正準備出手的林越此時也是收起了閃耀着白光的右手,看着替自己擋住一擊的林南。

見到自己的偷襲竟然被擋了下來,刀疤男子心中也是暗叫一聲可惜。踏前一步,雙手報於胸前,臉上帶着一絲可惜神色的道,“呵呵,林家大長老實力果然強悍啊,依然是老當益壯啊。”

後面的林家族人此刻都是因爲刀疤男子的偷襲而有些憤怒,甚至有些族人更是直接的罵了出來。

而對於這些罵聲,刀疤男子也並未有所臉紅,相反,而是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

對着林南道,“林大長老,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還是快些將林越交出來吧,若不然,到時候就不止是失去林越一人咯。”說道最後,刀疤男子的臉上有些不耐煩。

聽着這有些脅迫的話語,林南倒是一反常態的平靜了下來,面對這種威脅,最好的方法便是用武力將他屈服。

看到林南的臉色,刀疤男子還以爲他是在考慮,心中有些驚喜,隨即又道,“怎麼樣?”

見刀疤男子的模樣,林南並未答覆,而是在衆人眨眼之間抽出一把大刀,快速的劈向了刀疤男子。

刀疤男子實力也就在初級師者左右,面對林南這皇者強的蓄勢一擊,哪裏能夠躲得開,

待得反映過來時,林南的身影已是出現在了刀疤男子身前,而起手中的大刀則是刺進了刀疤男子的腹中。

刀疤男子雙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艱難的低下頭看向那獻血狂流的腹部,聲音中充滿了不甘的道,“周家不會放過你們的.”

“噌.”一聲,林南抽出大刀,刀身之上佈滿了猩紅的鮮血,順着刀劍緩緩地滴下,這一片土地都是被染紅了許多。

“我林家的事情還用不着你這等人來關心。”刀疤男子雙眼瞳孔渙散,生命氣息也是迅速的流失。氣息消失後,刀疤男子終於是砰的一聲應聲倒地。

站於刀疤男子身後的一羣人哪裏想得到林南會突然出手,並且一擊便是將刀疤男子擊殺,在林南抽出大刀之時,便是齊齊的向後退去。而見到這些人,林南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戾氣,蒼老的聲音中帶着一絲憤怒的喊道,“闖入林家之人,一個不留。”

隨着聲音落下,身後的林家衆人也是紛紛操起武器,運氣自身靈力,帶着憤怒的衝向周家之人。

剛剛林南的果斷出手已經激起了林家族人的血氣,當下聽見林南發話,不在壓制的衝向周家之人。

反觀周家之人,林南的那一手已經將他們的士氣完全的打壓了下去,在看見林家族人的洶涌氣勢和那沖天的靈力波動,竟然是直接的調轉身形朝着大門跑去。

林南哪裏會給他們逃跑的機會,手中大刀揮舞間便是直接的殺開一跳血路,而後手中靈力運轉間便是將大門關了起來。

“真是一羣沒用的廢物,”突然,一道挺拔的身形詭異般的出現在了周家之人的前方,而林家族人在見到這人影后,也是停了下來,因爲從這個男人身上他們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原本逃跑的周家之人在見到這道人影后,都是停下了腳步雙眼之中帶着喜意的望向男人。

就在男人出現的那一剎,林南也是心有所感,旋即身形飄動,回到了林越的身旁。在看見身體完好的林越後,他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這才擡頭將目光落在面前的男人身上。

可是,就在林南看見男人的第一眼,身體不可察覺的輕顫了一下,聲音中充滿了憤怒的道,“周天。”

而一旁的林越在見到竟然是周天時,心頭也是微微一顫,旋即腦海中不斷的想着,聯想起之前的刀疤男子所說之話,他的心中也是一片瞭然,他知道,周天此行目的正是自己。

林家衆族人聽見大長老的稱呼,都是有些疑惑,周天,周家族長,這對於林家族人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祕密,可是,這本應該呆在周家的周天,此刻竟然跑到了林家來,而且還帶着一羣族人,看這樣子,難不成想要滅了林家不成,一想到此處,衆族人便是心頭一震。紛紛將目光投向面色陰沉的林南。

周天微微一笑,目光從林越身上掃過,聲音平靜的道,“你是自己跟我走,還是讓我動手。”

林越有些想不明白爲什麼這周天非要將自己帶走,難道就是因爲自己在排名賽上獲得第一使得他失去了賭注。若是真這樣的話,林越倒是有些無語。

“哼,周天,你這話說的也太猖狂了些吧,你可要弄清楚狀況,現在是在我林家,不是你周家。”林南有些嘲諷的說道。

“林蕭不在此,你林家又有什麼資格與我這般說話。”一股比之林南強橫不知道多少倍的氣息瞬間從周天的身上爆發而出。對着林家族人籠罩去。

感受着周天的強大氣息,林南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雖然同是皇者的實力,但是一個二階,一個卻是七階,這之間可是相差了整整五階。要知道,實力越往上,等級的差距也就越大,以周天此時的實力就算是同時面對三個林南也是完全的沒有問題。

“越兒,待會我會盡量拖住周天,你乘機躲起來,看來我派出去找吳家的族人應該是被周天發現。”林南有些淒涼的話語傳進了林越的耳中。

後者目光有些複雜的看向林南,微微搖了搖頭,見到林越動作,林南又道,“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記住,你不是一個人,還有青兒,你一定要將他安全的保護好,否則我定不會饒過你的。快走!”林南喊出最後一句時,身上氣息也是開始暴漲,伸手抓住林越,將之拋向了後山處。

林南此舉周天並未阻止,而是靜靜的看着他,待他做完這一切後,周天有些感慨的搖了搖頭,道,“真是頑固不靈,既然如此,你林家也就沒有必要存在了。密衛,動手吧。”

林南有些不安的看着周天招手的動作,心中也是有些擔心,但是接下來的場面便是使得林南以及衆族人臉色大變。

“噠噠噠噠…”的聲音突然響起,在衆族人的驚駭的眼神下,兩列全身黑色緊身衣打扮的正從林家周邊的房頂上踩着矯健的步伐快速的落下,不過片刻便是有着近五十人整齊的站在周天兩旁。

林南眼中毫不掩飾的驚駭的神色,在這些黑衣人身上,他可以感覺到,實力最差的也是師者。

“殺,一個不留。”隨着這道聲音的落下,這些黑衣人在林家族人驚恐的眼神下閃動着身形,抽出腰間彎刃,帶起一道道破風之聲,衝了過去。身後的周家之人也是跟隨着黑衣人的腳步一同衝了上去。

間如此,林南也是快速的喊道,“林家子弟,給我殺。”

頓時,一聲聲分不清是哪一方人馬的慘叫聲不斷的響起。場面充滿了血腥之氣。 耳邊不斷的有着慘叫之聲響起,林南的面色直接是陰沉到了極點,這些林家族人雖然說都是武者,但是不論整體實力還是個人實力都比不上那訓練有素的黑衣人。在加上先前逃跑的周家族人,勝利的天枰明顯的朝着周家偏倒。

可是面對這種情況,林南卻是有些手足無措,周家的襲擊來的太過突然了,畢竟,誰能夠料到,周天竟然會乘着林蕭出行的這段時間偷襲林家,本就處於被動的林家,根本不是早有準備的周家之對手。


微涼的目光掃過院落,一名名神情激憤的林家族人,握着長槍或是拿着大刀,拼命的阻擋着周家的侵襲。

而就在林南心中悲涼之時,卻突然感到一陣涼風從前方吹來,心中危機突生,身形自然的閃躲開來。而就在林南閃開身形後,一把閃耀着暗紅色的槍尖卻是突兀的刺了出來,順着長槍看去,只見到周天眼中帶着一絲可惜的神色,微微的搖着頭。

“本想少費些功夫的,如今看來又是要花上一些時間了。還真是有些麻煩。”

林南蒼老的面龐微微抽搐,眼角餘光快速的蔽了一眼場中的局勢,知道不能夠在這麼拖下去了,時間拖得越長,林家的損傷就越是大,相通這點,他也是正視周天,手中光芒微閃,一把大刀便是再度窩在了手中。通體閃耀着黑光的大刀,在林南靈力的輸入下,竟然是放着絲絲的光彩,閃着動人心魄的妖異寒光。

“人刀合一!”望着林南手中發光的大刀,周天有些詫異的說道。

林南眼中閃過一抹寒光,身形竟是直接的閃動,手中厚重的大刀在林南的靈巧的手中變幻出陣陣刀影,落向愣神的周天。

“噌..”有些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響起,周天長槍甩起,身形微微退後,

而見到周天竟然是擋住了自己的攻擊,林南閃過一絲詫異,而後又是快速的衝向周天,只是手中的大刀卻是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充滿了靈力的肉掌,掌心之中靈力凝聚,身體有些詭異的停滯在半空中,而後快速的一掌拍出。


見狀,周天單手持槍,不斷的揮舞着,槍尖每一次點出便會挽出一朵槍花,就在周天第九次點出時,九朵槍花突然的朝着一處合集,瞬間變幻成了一朵巨大無比的槍花,然後槍尖快速挑起,單手斜舉那道鋪面而來的掌印,嘴中輕喝出聲,“無影。”

巨大無比的槍花脫離槍尖,緩慢的在半空中旋轉着,對着掌印射去。

“砰!”就在兩者相碰之點,一股強大的靈力亂流從中爆發開來,隨後便是卷向四面八方。

兩人之間的交手,直接的便是將正在打鬥的衆人目光聚集了過來,一道道含着驚駭的眼睛在看見被破壞的不成樣子的那片空地後,都是忍不住的顫了一下,這纔是真正的強者交手啊。動輒便是驚天動地。

見到林南竟是擋住了自己的攻擊,周天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意外之色,隨即長槍點地,身形藉助着這股衝力直接的衝向了半空,衝入最高點後,看準林南的方位,周天直接的將手中長槍對着林南甩去,從槍身上發出一道刺耳的破空之聲。感受着空中蘊含着強大靈力的暗紅色長槍,林南面色凝重的擡頭看着,深吸口氣,林南緩緩躬身,就在長槍即將落下的一刻,迅速的彈身而起,同時右手握拳一拳對着槍尖告訴旋轉着的長槍轟去。


這片場地此刻只有周天林南兩人,而另一處,林家族人的數量也是減少了將近一半,整個林家院內,都是被鮮血染紅了地面,空氣中飄蕩着令人心嘔的氣味。

長槍輕鬆的破開兇猛的拳風,而後勁力不減,依舊對着林南射去,此時的林南正處於新力未生之時,哪裏有多餘的時間去抵擋這如同利箭一般的長槍呢。

只聽得噗的一聲,長槍便是射進林南右胸,連帶着他的身體都是被長槍之上所帶的勁力射進了林家的大門之上。

一些眼尖之人在見到林南被打傷後,當下便是叫出聲來,“林南已經落敗。”

林家族人聽見這話目光齊齊的看向大門出,果然看見被釘在門上垂着腦袋的林南。

周天緩步走上前去,帶着一絲嘲笑的道,“大長老,你輸了。”

林南艱難的擡起頭,右手握着胸前的冰冷的槍身,想要將之拔出,但是卻提不起一絲的力氣,運轉丹田,卻悲哀的發現,自己與身體丹田之間的聯繫似乎是被切斷了。


猛地擡起頭,怨毒的看向含着笑容的周天。不甘的道,“我周天就算是化作厲鬼也不會放過你周家一人。”

聞言,周天卻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道,“你化作厲鬼與否這個我不知道,但是林家即將變爲我的附屬家族,這點我可以肯定。”

聽到周天說出這話時,林南卻是哈哈大笑道 ,“成爲你的附屬家族,你做夢,憑你一個外人也想要命令林家族人。我林家沒有貪生怕死之輩。”

衆族人身上都是一身的鮮血,氣喘的看着吼叫的林南,眼中都是有着屈辱的淚水在涌動。


“哦,是嗎?”周天目光慢慢的掃過有些狼狽的林家族人,而後對着一處房頂招了招手,旋即在衆多林家族人和林南的不相信的目光下走出了一道曼妙的窈窕身影。

林南死死的瞪着雙目,眼中盡是不相信的神色。“林秋水。”

林秋水眼神有些躲閃的看了一眼生機逐漸流失的林南,快步的走至周天身旁,低着頭一言不發。

看着林南的表情,周天哈哈一笑,然後在衆多驚訝的目光下,伸手攬過林秋水柔潤的腰肢。

“林秋水,你這個林家的叛徒,若是我不死,必將你永鎮於林家族潭。讓你生生世世不得超生。”隨着林秋水的出現,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要怪你就怪林蕭,如果不是他將白雪帶回來,我根本不會做出如此選擇,這一切都是那個女人。”林秋水此刻也是有些激動的嘶喊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