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那道身形詭異的人形陰影,猛的向前刺出,正中沐青青的后心位置。

「哈哈,果然是不堪一擊!」

正在此時,在離沐青青不遠處的一道石柱之後,卻是緩步走出了一個人,此人一襲藏青色長袍,手持一把玉扇,只是那臉龐上有著一種病態般的慘白之色,雙唇也是毫無血色可言,只是那一雙狹長的眼睛之中,卻是眨著一抹詭異的青白之色。

「果然是你,影子人吳剛!」

話音未落,在那吳剛身後不遠的地方,一道雪白色的人影走了出來。

「什麼?你怎麼在這裡?」

吳剛當下大驚,而後驟然轉身,剛剛站在那裡的沐青青哪裡還有半分影子。

「哦,我又怎麼不能在這裡?」

沐青青輕輕的攤開雙手,表示自己也是很不願意!

而此時練武場上的眾人看到沐青青與那吳剛相遇,更是爆發了極為熱烈的討論。

「沒想到在這一輪兩人便相遇了,這吳剛可是宗內強人榜前三名的選手,這一次定然會有一場極為激烈的爭鬥。」

「是啊,據說這吳剛所擅長的一種幻影之術,可以說是極少遇到對手,就是不知道這個沐青青到底能不能將他那幻影術所破?」

「無論怎麼樣,這一場,值得一看!」

雲嵐宗內的練武場上,坐著近幾萬人,幾乎所有的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沐青青與吳剛的身上。

吳剛盯著沐青青瞧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剛才自己刺中的只不過是一道殘影罷了,他沒有想到沐青青的速度會如此之快,若是換成其他人,只怕是自己剛剛那一擊,已經要了他的小命。

「不錯,速度很快,到也算得上我吳剛的一名對手!」

吳剛緩緩向前,站在沐青青對面不遠的地方淡淡的開口,其眉眼之間的那一抹傲然之色,卻是絲毫不加掩飾。

「吳師兄你的幻影術已經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正好今日青青也想討教一翻!」說罷,沐青青沖著吳剛微微抱拳。

「好,既然如此,那便要獻醜了!」

吳剛卻沒有任何憐香惜玉之心,話音落下之後,其身體也隨之緩緩移動,片刻之後,卻是直接詭異的消失了,彷彿他真的可以隱身一般!! 沐青青眼見那吳剛的身形已經消失不見,其身體內的靈力便也同樣開始了緩緩的運行,一雙美目迅速的在整個大殿之內掃過。

隨著吳剛身形的消失,整個大殿之內也變得寂靜不已,落針可聞。似乎只剩下了沐青青微微弱的呼吸之聲,而王絡強大的精神力也隨之擴散而出,對著大殿內最為陰暗的角落探查而去。

「青青,注意你身後的那根黑色柱子,在其上我感覺到了一抹似有似無的能量波動,甚是詭異!」

嘭!

王絡話音剛剛落下,沐青青已經揮動屠靈棍,對著那柱通體漆黑的柱子怒砸而去,一道泛著漆黑如墨般的能量霎時間破棍而出,翻騰呼嘯間便爆射到了那根柱子之上,發出了一道巨大的撞擊之聲。

被打到的那道黑影,瞬間又變成了數十道,眨眼之間,又落到了大殿內的各個角落。

九轉帝尊 沐青青站在大殿的正中央,眼見那分散到四周的無數道黑影,其體內的靈力頓時翻滾起來,一股濃郁的靈力瞬間穿透皮膚,蕩漾在了周身。

與此同時,那隱藏起來的數十道黑影,貼著牆壁以一種及其詭異的蠕動方式對著沐青青的方向閃掠而來。

而這些黑影蠕動的同時,竟是逐漸變成了一道人形的身影,每一道身影上雖說無任何靈力波動,但其上所蘊含的陰森殺意,卻又讓人遍體生寒。

沐青青站在原地,目光死死的盯著向自己閃掠而來的人影,手中的屠靈棍上更是翻滾著無數的漆黑色靈力。

嘭嘭嘭!

眨眼之間,那些人形黑影已經近在咫尺,沐青青揮動起手中的屠靈棍對著那其中的幾道黑影,驟然揮出幾棍,隨著幾道低沉的破風之聲響起,被打中的黑影霎時間變成了點點能量星光,消散在了大殿之中。

但即便是如此,餘下的黑影依舊還有十數道之多,沐青青當下不敢耽誤,將身形施展到了極致,躲開了其中幾道的攻擊,回頭又是揮出幾棍,又有幾道人影頓時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果然是不好對付!」

沐青青輕喝一聲,又是接連揮出無數棍,場中僅僅只餘下三隻黑影。

「看來這三人之中,定然有一個是真身了?」沐青青輕笑一聲,而後又是一掌揮出。強橫的能量對著兩道身影同時爆沖而出。

嘭嘭!

低沉的音爆之聲響起。那兩道人影也終於是緩緩消散了。

「吳師兄,你要小心了!」話音落下,沐青青手掌一翻,屠靈棍便消失在了手中,而自己那一雙白皙的小手卻是緊握成拳,對著那最後一道人影猛然大力轟砸而下。

嘭!

無任何意外,那道身影似乎連躲避的動作都未曾有,只是保持著進攻的姿勢,被沐青青一拳轟爆了頭顱。

可沐青青詫異的是,那道人影竟是沒有流下一滴鮮血。

「又是幻影?」

看著那最後緩緩消失的人形黑影,沐青青驚訝道。

可就在這時,在沐青青的頭頂之上,突然一道濃郁的寒意驟然凝聚,陡然抬頭,卻看到那吳剛的身形正緩緩的出現在她的頭頂之上。

「你輸了!」

吳剛淡淡開口,而後伸出一隻手掌,對著沐青青的頭頂大力拍下。

哼!

沐青青冷哼一聲,似乎並未將這吳剛的攻擊放在眼中,旋即抬起手掌,迎著那吳剛那強橫無比的一擊,轟然對撞。

轟!

整個大殿似是顫抖了一下,而後在沐青青的腳下,那些不知名的黑色地面也同樣是轟然碎裂,整個地面竟是被硬生生壓塌了近一寸左右的距離。

在她頭頂的吳剛其身形也是在半空之中翻騰了盡十數圈后才落地,其身形也是踉蹌了幾步后才緩緩站穩。

伸手擦去那溢出嘴角的一絲鮮血后,吳剛緩緩抬眸,「不愧是這次大比的黑馬,其手段確實不錯,只是我還不想認輸!」

說罷,吳剛腳掌猛的一踏地面,陰暗的大殿之中頓時便是陰風陣陣,而後一道道碩大無比的陰影貼著地面緩緩而起,竟是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道龐大無比的黑色巨網,對著沐青青所在的方向閃掠而來。

「雖然你不想認輸,但你卻不是我的對手!」

面對著那黑色巨網,沐青青白皙的手掌中翻騰的濃郁靈力,頓時化做了一把銀色的長劍,其劍身之上,隱隱的有著一絲絲跳動的電弧。

隨後沐青青腳尖輕點地面,劍指天空,對著那向自己閃掠而來的黑色巨網迎頭而上。

刺啦!

一道銀色的劍光過後,那道看似龐大無比的黑色巨網,竟是在剎那間被那那跳躍的電弧所腐,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過後,那黑色的巨網被銀色的電弧寸寸包裹,不出片刻,那黑色的巨網卻是變成了一張跳躍的銀色電網。

「去吧,讓吳師兄你也嘗嘗這巨網的厲害!」

沐青青玉手一揮,那本是受吳剛所控的龐大黑網,卻是調轉方向,對著吳剛爆射而去。

嘭!

一聲巨響之後,那龐大的銀色電網轟然落地,整個大殿內的黑色地面全都在這一瞬間變成了一片廢墟,吳剛身形狼狽的從那巨網所罩之下,閃掠而出,一襲藏藍色衣衫,此時也是變得青灰一片,就連那梳得一絲不苟的長發也是布滿了灰塵。

「吳師兄可是還要再戰?」

沐青青一把靈力之劍遙指對面的吳剛,淡淡的開口。

「哈!」

聽沐青青有此一問,吳剛低喝一聲,伸手虛空一抓,一把黑色的長槍赫然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上,旋即挽出無數個黑色槍花對著沐青青周身要害爆刺而去。

叮叮叮!

沐青青揮舞著手中的長劍與那黑槍不斷的相接,點點火星四濺而出,吳剛的每一次進攻都被沐青青毫無破綻的阻擋而下,那長槍竟然連沐青青周身三尺遠的距離都未能接近。

鐺!

再一次相交,兩人的身形驟然分開,吳剛手中的槍頭竟是在此時突然墜落,發出了一道清脆的響聲,隨後便融入到了地面上的一片黑暗之中。 吳剛槍頭墜落,臉色也頓時變得陰沉不已。

「吳師兄,你的功法雖說詭異,但是與我,卻是用處不大!」

沐青青緩緩抬眸,看著臉色陰沉的吳剛,淡淡的開口道。

「嗯,沐青青,今日你想要我主動認輸,怕是你打錯了主意!」吳剛陰森沙啞的聲緩緩響起,隨後他猛然一動,再次消失在了這個陰暗的大殿之中。

華爾街傳奇 「想和我玩捉迷藏么?」沐青青冷笑一聲,一雙美目在其大殿之中緩緩掃過。

吳剛的做法不可謂不夠陰毒,若是兩人之間的勝負一時間難以分出,那最後的兩道出口又有了其他人走出,那麼他們二人都已經失去了這最後的機會。

「吳剛所依賴無非不是那大殿之中的無數陰影,若是沒有了陰影,他的功法自然便被破除!」

王絡的聲音緩緩的在沐青青的腦海之中響起。

「可是我們有什麼辦法將這處陰暗的大殿,變得光明一片呢?」沐青青的美眸掃過大殿,似乎沒有任何辦法能夠驅除其中的黑暗。

「我們是沒有辦法,你別忘記了你的小金!」王絡輕笑一聲。

「對啊!」

沐青青聽到王絡的話,手掌一翻,一隻泛著金色光芒的小小靈寵蛋便是出現在了她的手掌之中。

「小金,今天就要看你的了,發揮出你的威力出來瞧瞧吧!」

沐青青微微一笑,而後將那靈寵蛋猛的向半空之中一拋,那金色的靈寵蛋便懸浮在了大殿的殿頂之上。

沒想到沐青青此蛋一出,正在練武場中關注著戰況的所有弟子全都瞪大了眼睛,眾人只知道這靈寵有百般的好處,但實際的戰鬥卻是從未見過,所以眾人也忍不住低聲的議論了起來。

「快看,那是不是靈寵蛋?沐青青此時將它祭了出來,到底有什麼用處?」

「是啊,只知道那靈寵要孵化出來才會對主人的戰鬥力有著驚人的提升,可現在這種狀態,卻是助力不大啊!」

「靈寵蛋,一隻蛋而已…….這種場合拿出來豈不是兒戲!」

就在眾人議論之時,那枚被大家不看好的小小靈寵蛋竟是在剎那間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將整個大殿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

沒有了陰影做為防禦的吳剛,其身形頓時便出現在了沐青青的視野之中。

看著那一道不斷蠕動的黑色陰影,沐青青冷哼一聲,手掌一翻,屠靈棍便是出現在了手中。

「結束了!」

沐青青紅唇微掀,微微一笑,隨後身形施展到了極致,到著那不斷後退的吳剛爆閃而去。

幾乎只是一息之間,沐青青的身形已然出現在了吳剛的身前,而手中的屠靈棍也是對著吳剛猛的怒砸而下。

吳剛見此,其身形陡然變化,雙掌揮舞之間,一道防禦結界驟然形成。

嘭!

在沐青青如此大力的一擊之下,那吳剛身前的結界瞬間被破,那屠靈棍上裹挾著強大的能量穿透過結界之後,勁氣不減,砸到了吳剛的肩膀之上。

面對如此重擊,吳剛的眼中閃過一抹驚駭,隨後整個人便是倒飛而去,一口鮮血也是同時飆射而出,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道血色的拋物線,最後轟然落地,氣息也是在這一瞬變得萎靡不已。

在吳剛的身體剛剛落地的一瞬,沐青青的身形也是隨之閃掠而來,而後舉起手中的屠靈棍,對著吳剛的腦袋爆砸而去。

「別別!我認輸!」

在沐青青的屠靈棍離吳剛的腦袋僅有幾寸遠的時候,吳剛終於艱難的開口。

「那多謝吳師兄承讓!」

沐青青微微揖手,與此同時,那下一個入的通道也是赫然開啟,沐青青轉過頭,對著那半空之中的那枚金色靈寵蛋一伸手,那枚靈寵蛋卻是乖乖的落在了她的掌心之中,隨後沐青青也是不再停留,對著那緩緩開啟的大門走去。

望著沐青青離去的背影,吳剛略有些艱難的從地上緩緩爬起,這一戰對於他來說,或許失去了晉級的機會,但也從中得到了許多,不過他看向沐青青的目光依舊陰沉,或許日後沐青青又會多出一名潛在的敵人,可沐青青對此卻是毫不在意,正如有句話所說:討厭我的人多了,不再乎在多加一個!

陣法之外的眾人卻是面色各異,誰也未曾想到一隻小小的靈寵蛋居然有如此之大的本事,若是沒有了它,此一戰真正的結果還有未可知,又或許,如此拖拉下去,兩人都會失去最後的機會。

可就是一隻小小的金蛋,改變了整個結局,怪不得這靈寵千百年以來,所有的人都對此趨之若鶩,原來它真正的作用卻是如此的強大。

見到沐青青又戰勝一局,莫天的眼中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因為雲婉蓉此次也頗為順利,連續戰敗兩人,向下一道大殿內出發而去。

可趙長看在看到沐青青的那枚靈寵蛋時,眼中的陰鬱之色卻又是加重了幾分,因為在他看來,那枚靈寵蛋明明應該是歸趙天泓所有,卻被這沐青青搶佔了先機,如果今趙天泓能與她相遇,必然打到她跪地求饒。

眾人各懷心思,但比賽卻是依然繼續,如今二十三人的隊伍,只剩下了七人,若是不出任何意外,每人再戰一場之後,怕要就要進入到最後的決賽了。

讓眾人更加意外的是,趙勾前兩局的戰鬥竟然是以一種摧枯拉朽之態,打敗了兩名種子選手,其二人雖說修為不算是最高,但最少也已經達到了氣輪境八品與九品的修為,但就敗在了趙勾那近乎變態的速度以及一把極為鋒利的短刀之下,不禁又惹得滿場的嘩然,誰又能想到幾個月前的一名雜役,他們眼中最為低賤的奴隸,竟然能走到如今的地步。

不得不說沐青青的運氣確實是不錯,在進入到下一個大殿之後,卻是直接進入了最後的決賽,因為這一關並沒有人與自己走到一起,所以她也自然省了不少的力氣。 走在寂靜的通道之內,沐青青體內的靈力已經運行到了巔峰的狀態,因為她的心裡無比的清楚,真正的戰鬥這才要剛剛開始,只要勝了接下來的這場戰鬥,那麼自己才能成真正的贏家。

大約一炷香過後,那通道的盡頭已經出現在了沐青青的眼前,隱隱的,她卻是也聽到了大殿之內傳出了低低的爭吵之聲,聽其聲音倒是像雲婉蓉與趙勾的聲音,當下,沐青青腳下的速度卻是加快了許多,幾息之間,便已經來到了那最後一間大殿的門口。

只見其中已經有三個人站立於此,其中兩人她聽得沒錯,也正是趙勾與雲婉蓉,而另外一人卻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趙天泓。

「哼哼,沐青青,時至今日,我看你還有何說法不親自與我一戰,我定要親手奪回我的靈寵蛋!」

趙天泓看向沐青青的目光中,充滿了濃濃的殺意。

「不行,這一場我來與你打!」

趙天泓的話音剛落,雲婉蓉卻是突然上前一步,而後嬌喝道。

「大師姐,都說了由我來!」一旁的趙勾卻是焦急的回道。

沐青青聽到兩人的爭論,頓時明白了之前自己在通道之中所聽到的聲音,原來是兩人因為自己,沐青青的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暖流。

「哼,你們兩人也不必著急,我先了結了沐青青之後,自然也不會便宜了你們!不過雲師妹,你若是能在此時示好,我也定然可以不計前嫌,與你雙宿雙棲,最後參加這七宗大比的名額,必然是我們二人的!」趙天泓奸笑一聲,而後轉過頭對著雲婉蓉說道。

「趙天泓,你不要太過份了!」

雲婉蓉怒叱一聲,而後徑直走到了沐青青的身前,而後低聲開口:「青青,一會兒你不用動手,若是我敗了他,趙勾定然也是會與之打鬥,只要這大殿之中最後剩下兩人,他便不敢與你怎麼樣,宗主他們都在外面看著呢!」

而趙勾也在此時走了過來,聽到雲婉蓉的話,輕輕的點了點頭。

「雲姐姐,趙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