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喏,今天沒帶學生證,不打折。”一張十塊錢遞了過來。

秦陽接過:“嘖嘖,今天晚飯可以吃肉了。謝了。”

隨手塞褲袋裏,慢慢走遠。

肩膀處。

“那個美女還在原地看着你,她肯定是看上你了。”小鬼頭拽着他的頭髮,穩穩當當地坐在肩膀上朝後看,然後偷笑着說着。

秦陽一記挑眉:“那是,也不看哥什麼魅力,只要接近哥,就會被哥的魅力吸引得無法自拔~”

“你真自戀。”小鬼頭都忍不住鄙視。

秦陽看了眼時間,十二點半,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他撥通了姜浩澤的電話。

“耗子,你們現在還在吃飯麼?在哪兒?先別走,再給我加一碗飯,我過來蹭口吃的。等着我啊,十分鐘之後到。”

匆匆趕到姜浩澤電話裏說的那個店,一眼就看到蘇婭。

蘇婭也第一時間發現了他,淡淡跟旁邊的姜浩澤說:“他來了。”

姜浩澤這才轉過頭來:“你小子,幹嘛去了?”

“幫學霸解決了點麻煩。”秦陽走過來,坐在空位上,端起飯碗,扒了幾口飯。

“喂,那個女人好像也看得到我。”小鬼頭小聲湊在他耳邊說道。

秦陽擡頭,衝蘇婭笑了笑:“可愛吧,剛抓的。”

“這是什麼?”

秦陽看了看店裏其他人,做出了一個口型:山鬼。

姜浩澤一臉懵逼:“你們在說什麼?陽哥,你又去抓……鬮啦?”

秦陽一個眼神給他,他當即把“鬼”硬生生改成了“鬮”。

“嗯。這次最主要的收穫就是,我知道了一個八卦。關於我的。”

姜浩澤當即眼睛發亮:“什麼八卦?”

“沈佳琪在跟別人說我是她男朋友。”他是真心費解,“可在我面前,她從來沒有表現出任何喜歡我的樣子。這讓我有點困惑,待會兒打算去問一下。”

“特地去找她幹嘛,我跟你說,女生也是要面子的,你要是當衆把這事說穿了,她會很尷尬的。沈佳琪……就是那個學生會的,上次社團活動的女主持也是她對吧?”

“嗯,就是她。”

“臥槽,這麼漂亮的美女,你乾脆就從了人家吧。她名聲不錯的,我經管系也有不少同學認識她,說她平時成績也很好,性格也很好……說真的,不如試一試。”

姜浩澤雖然遠離了富二代那個圈子,可有些習慣還是改不過來,這種事情能隨便試的麼。

秦陽看了眼蘇婭:“你要看看我們學校麼?”

姜浩澤好像自己明白了很多的樣子,當即改了口風:“陽哥,我錯了。論嫂子,我覺得還是蘇大美女比較適合。”

秦陽繼續看着蘇婭:“下次我帶你去他家,當着他的面,你再做一次今天早上的雞蛋。”

蘇婭臉一僵,低頭吃飯。

姜浩澤不懂這是什麼梗,湊上來問。

“她今天早上把微波爐炸了,用雞蛋。”

蘇婭扒飯的速度更快了。

姜浩澤和肩頭的小鬼頭同時笑了出來。

“可以啊!陽哥,我覺得蘇婭適合你,你做飯不是很好吃麼,正好也不用她做飯。”

秦陽實在懶得跟姜浩澤繼續下去。

匆匆扒完飯,時間也差不多了。

“我現在要去體育館,你們沒事的話可以來看看。對了,耗子,這禮拜院系之間有籃球賽,你知道麼?”

“不是吧,你也要參加?”姜浩澤長大了嘴,“我要去我要去,如果運氣好的話,我們很有可能在球場上對決。嘿,看我不碾壓你。”

秦陽挑眉:“你小子也要上場?可以啊,不腎虛了?”

“去你的腎虛,你才腎虛。蘇婭,多勾引勾引他,把他榨乾,讓他站都站不起來。”

蘇婭冷眸一閃,姜浩澤頓時乖乖閉嘴,做了一個拉上嘴上拉鍊的動作。

秦陽帶着兩人來到體育館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沈佳琪。

“秦陽……”沈佳琪看到他出現很開心,剛要說什麼,卻突然停住了,看向他身後的兩人,“他們是誰?”

“啊,這是我……”

“我是他兄弟姜浩澤,這是他女朋友蘇婭。”姜浩澤搶先一步,做了介紹。

秦陽注意到,沈佳琪的臉色頓時僵了一下。

看到秦陽在看自己,她又馬上恢復平時的樣子:“你們都是我們外語系的麼?如果不是的話,恐怕還是得先出去一下。我們這可是外語系的祕密訓練。”

沈佳琪又看向秦陽:“你也真是的,什麼時候有的女朋友,我聽都沒聽說過。保密工作做得這麼好,太賊了。”

她說話的時候臉上帶着笑容,很明媚的樣子,好像一點都沒有在意。

要不是秦陽提前有了準備,特地去觀察,根本不會發現她的一些細微異樣。

蘇婭皺了皺眉,本來想說什麼,但最終沒有開口。

“既然是外語系的祕密訓練,那我這個經管系的還是暫時避嫌吧。不過嫂子沒事,她不是咱們學校的。陽哥剛纔還說了,要帶她逛咱們學校,她看着總沒關係吧。”

秦陽算是看出來了,姜浩澤這貨看上去笨,其實比誰都機靈。他注意到秦陽對沈佳琪沒感覺,但是有些話當事人說不合適,容易傷感情,所以纔會主動說出來。以這種方式保存所有人的顏面。

“喲,秦陽,你來了。”球場上,一個男生朝着這邊走了過來,“剛交的女朋友?”

秦陽沒有直接說是也沒有直接說不是。他看向來人。

那是劉卓,大一大二跟他還有沈佳琪是一個班的,大三之後,他選擇了貿易方向,二外也選的跟他不一樣,所以平時很少見面。 劉卓是本地人,也算是剛上大學時候,秦陽他們班裏爲數不多的男生中的領頭人。

之所以被稱爲是領頭人,並不是因爲他長得最帥、個子最高、成績最好或者其他,只是因爲他主動承包了班裏學習委員一職。要知道,到了大學裏面,以前那些什麼課代表啊都成了浮雲,最主要的三個職位:班長、團支書、學習委員。

所有的任課老師都會把佈置了什麼作業統一發給學習委員,然後由學習委員發佈到班級羣。

大學生,對於作業這種東西是真的非常不上心,有時候老師剛上完課佈置完,出教室門就給忘了。這個時候,學委的存在就成了下一次上課前必須得聯繫的人。

再加上班裏總共也才五個男生,有些男生平時沒有理由可以主動搭訕,也就只有學委可以藉此機會多聊聊天了。

秦陽跟劉卓關係一般,只能算是點頭之交。因爲剛開始的時候,劉卓有邀請過他一起吃飯、打球什麼,可那時候正是姜浩澤忙着抱他大腿的時候。再加上那時候秦陽還沒有穩定的客戶,月租都捉急,所以沒有答應跟他一起打球什麼。

一次兩次的拒絕之後,劉卓也就不再邀請他了。

既然劉卓在了,秦陽看向球場上幾個身影,不出所料,都是一些風雲人物。

外語系沒有太多的男生,平時劉卓約球的那幾個肯定在。趙立偉、孫洋、王珂東,不知道是不是英語專業的,反正跟秦陽他們不是一個班的。

劉卓手腕一抖,手中的球朝着秦陽疾速飛了過來。

“啪——”一下,秦陽穩穩接住。

不知道爲什麼,秦陽覺得這劉卓傳過來的球力道有點大。

“我們幾個平時都在打球,都知根知底的,秦陽你小子,平時叫你不來,咱們沈小姐一叫就來,區別待遇,今天不會放過你。”

劉卓笑着,過來一把摟住了秦陽的脖子,把他帶了過去。

沈佳琪跟劉卓關係看樣子挺好,劉卓這麼說,沈佳琪都是開朗地笑着,然後催促他們熱身一下。她轉身看向姜浩澤,眨了眨眼:“經管系的就只能暫時離開咯。你是……蘇雅?來,到我這兒一起看他們訓練吧。”

姜浩澤跟秦陽打了聲招呼就走了,蘇婭原本也想離開,但姜浩澤衝她擠眉弄眼,她就順着沈佳琪的手,站在了她的旁邊。

球場上,秦陽明顯感覺到劉卓等人對他的看輕。

明明說好是先隨便打打,彼此熟悉一下球路和風格,最後來決定誰去當前鋒、誰來當後衛、誰成爲中鋒搶籃板。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他故意想知道的。

“他們在你後面使眼色!”

“又看了看你。”

“打算針對你了。”

……

頭頂上飄着的那個小鬼頭跟姜浩澤一樣,也是一個標準的話癆。在他看不到的背後那些小動作,他一一說了出來。

秦陽感覺有他在,自己相當於背後長了雙眼睛。

不管怎麼樣,反正如果打不起來他也不強求。球一到手,他就往三分線外跑。

平時打籃球確實不多,可身爲陰陽世家的優秀血脈,從小捉鬼也是得鍛煉出一副強健的體魄。別說這小小的籃球,就連鉛球他也得毫不費力地扔個校記錄。

秦陽不算宅男,對這些熱血運動項目平時也有關注,規則什麼當然不在話下。

三人圍上來想要截斷他的球路,秦陽連續兩個假動作,流暢地轉身,速度避開三人,來到三分線外。轉身再看四人都衝着他跑過來,想要蓋帽。

起跳,投球,球進,一氣呵成。

“好球!”沈佳琪激動地喊了出來,“秦陽,真沒看出來啊,你剛纔那動作實在是太帥了!劉卓,怎麼樣,我請來的人不錯吧?”

秦陽看向沈佳琪那邊,看了看蘇婭,見她也正看着自己,順勢挑了挑眉。

那個人形武器,連做飯都不知道,肯定也不會懂籃球這種消遣娛樂用的體育運動。

“旁邊那個女生臉色都變了!嘿嘿嘿……”小鬼頭幸災樂禍一把好手。

孫洋擦了把汗,喊道:“不錯,再來。”

王珂東把球傳給劉卓,五人再次開始了對抗。

打了十多分鐘,秦陽把其他四人的球路都摸得差不多了。

劉卓球風比較猛。說好聽點是猛,說難聽點就是莽撞。只要球到了他的手中,他頭腦簡單地就會直接想要投籃得分。不過,他的投中率還算不錯,八個球裏有五個中的,其中有兩個還是三分球。

王珂東是很標準的得分後衛。他對三分球的熱衷度太高了,加上本身一米八多的個子,身高優勢,手臂也長,遠投空心球的機率很高。但是他的全局意識太薄弱,球到了他的手上基本上都投向籃筐了。有幾次,明明應該傳球更適合的,他非要投籃,結果被秦陽蓋了帽。

趙立偉是控球后衛,跟王珂東相反,他對於全局的把握還是有點水準,就是投籃太弱。

而那個孫洋,名字聽上去很體育國家隊的樣子,但勉勉強強只能算箇中鋒。他的狀態非常不穩定,就是彈跳力不錯,搶籃板比較適合。

這樣算下來,秦陽也明白了自己的站位。整支隊伍裏面還缺一個大前鋒。

頭頂的小鬼頭在明白了籃球大概怎麼玩之後,就對它失去了興趣。他開始不停地播報球場旁邊,沈佳琪和蘇婭之間的實時對話。

球場邊上。

“蘇雅,剛纔聽說你不是我們學校的人,你是哪個學校的呀?”

蘇婭:“我不是學生。”

“哦……那你跟秦陽怎麼認識的?說說唄。說實話,剛聽到說秦陽竟然有女朋友了,我特別驚訝。他平時經常跟女生聊天,對每個女生都很好,很難想像他會有固定下來的女朋友。啊……不過你放心,我們專業就是女多男少,他周圍都是女生,聊幾句很正常。”

小鬼頭評價:“這個女人太壞了,故意說你花心吶,跟誰都有一腿。”

秦陽很想讓他閉嘴。

蘇婭很平靜地開口:“自從我有意識以來,每天都能看到他。”

“青梅竹馬啊,真好。” 從小鬼頭那裏聽到蘇婭的話,秦陽心裏微微疑惑。

他可不記得自己有個青梅竹馬。蘇婭這話明顯瞎編的。可她不像是那種會騙人的人啊……

稍一分心,手中的球就被人截斷了。

劉卓抓準時機,搶了球就上籃,又被他順利拿到兩分。他回過頭來,看向秦陽,笑着說:“你小子,球場上分心可不行啊,這纔打了多久就不行了,得多練練。”

秦陽的心思已經不在球上了。跟籃球相比,他對蘇婭的真實身份更加感興趣。

蘇婭是生化人,出場的方式也那麼獵奇,對於生活常識一片空白,剛纔又說了那樣的話。秦陽怎麼都想不明白。如果是國家祕密製造的生化人,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那裏?又爲什麼從一開始就表現出認識自己的樣子?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個巨大的謎團。

秦陽恍然間又想到了方爺爺對他說的話。

禍命孤星入,亂世百鬼出。陰山千載裏,陽門守心處。

禍亂陰陽麼?

總感覺有一雙大手在無形中推動着整個局,而他作爲局中一人,對於一切謎團卻無從查起。

蘇婭是一個不怎麼說話的人,特別她光站在那裏,渾身就釋放着冷氣。熱情如沈佳琪,在跟她聊了幾句之後也沒有再繼續,把注意力轉移到了球場這邊。

“大家也都熟悉了點吧,對於各自分工也應該明確一下了。我不怎麼懂籃球,你們自己分配一下。咱們外語系男生少,只有兩個替補,上完課就過來。”

根據秦陽的瞭解,應該讓趙立偉當隊長,他的全局意識最好。可是真正分配起來,卻是讓劉卓當隊長。

對此,秦陽也沒什麼好說的,畢竟自己只是個外人,劉卓很明顯在裏面當慣了說話的人,有點下意識的東道主之態。

這隊長誰來當秦陽無所謂,可是分工問題秦陽不得不開口了。

“劉卓,孫洋彈跳力強,應該更加適合搶籃板吧。你球風猛,下盤不太穩,起跳多了容易受傷,還是前鋒更適合你。”

他的話一出,趙立偉也點頭:“我也覺得孫洋適合搶籃板,剛纔好幾個籃板都是他搶到的,這小子別的時好時壞,就搶籃板穩點。”

“快看劉卓的臉,哈哈,他生氣了。”小鬼頭在頭頂抓着秦陽的頭髮飄來飄去,時不時摸一摸自己黃符製作的“衣服”,很是得意自在。

秦陽聽了他的話,稍微留心了一點。

劉卓若無其事的樣子,看向其他幾人:“你們覺得呢?”

孫洋比較馬大哈,什麼也沒感覺到,撓了撓頭髮,也覺得自己比較適合搶籃板。

“劉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平時最愛的就是搶籃板了,讓我去打前鋒,我自己都沒什麼底氣。”

“那行,你搶籃板,我來進攻,秦陽你負責防守,老王三分球,偉哥傳球加防守。我們按照各自的分工再來打打看……”

趙立偉打斷了他的話:“劉卓,我看秦陽打球很穩,讓他防守有點大材小用了。他跟你一樣,也當前鋒,這樣比較好。你們兩個打配合,老王也要注意團隊意識,別球一到手就想着三分,我們現在是代表外語系出賽,不能按着我們的性子隨便來……”

秦陽在一邊聽得直暗中點頭。

果然他沒看錯人,趙立偉的想法跟他是一樣的。

但是被指出來的劉卓和王珂東臉色有點不是很好看。

王珂東也就算了,他自己也有感覺,有幾個球其實非常不適合投籃,可他太急躁了,根本沒手感的情況下就投了出去,結果自然是沒進。

但是,劉卓連續被人駁了面子,原本好脾氣的模樣終於還是原形畢露了。

“秦陽注意力不夠集中,在球場上這是致命的。要不是現在沒什麼替補可以選,我甚至覺得還不如狗哥上呢。”

狗哥全名鄭佳亮,也是跟秦陽他們大一大二一個班的。他是一個胖子,跑幾步就喘的那種虛胖。因爲喜歡吃狗肉,所以大家戲稱他爲狗哥。

這裏說秦陽不如狗哥,這話重了,在場所有人都意識到氣氛的不對勁了。

“劉卓,你這話說得也太扯淡了吧。狗哥跟秦陽差遠了好麼。說句難聽的,你這既侮辱了狗哥,又侮辱了秦陽。”趙立偉的臉色也明顯變了。

劉卓的臉色也一下子耷拉下來了,上前兩步,直接推了趙立偉一把:“我說趙立偉你什麼意思啊。咱打球打了這麼多年了,人秦陽剛來你就胳膊肘往外拐是吧。是不是覺得他跟富二代混特牛逼,拍他馬屁對你有好處啊。”

聽到這裏,秦陽有點意外。

他看了看其他人,也注意到他們很意外。

姜浩澤是富二代不假,但是平時都跟着秦陽,沒有一點架子,走在路上根本看不出富二代的樣子。劉卓怎麼一眼就看出他是富二代了?看他這態度,說不定還知道姜浩澤究竟什麼身份。

不過,這也很扯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