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你堂堂神劍局,在組織內呼風喚雨,排名前五的勢力,沒事有事跑到這裡來幹什麼?你真以為你們對付的了我們人王殿,你把我們人王殿當做什麼了。」

「這裡可都是你們神劍局的精銳,全軍覆滅的後果你想過沒有。」

姜天的話,猶如一句魔咒一樣,硬生生的讓威爾抓狂。

一旁的米克和唐隨緣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唐隨雲倒是想讓威爾拒絕,一旦這些人死光,他的情報部門,等級立馬提高一個等級,現如今,神劍局赫然是整個人組織排名第二的組織,超自然協會第三,紳士協會第四,他們情報系統第五。

一旦神劍局沒落,他們一躍成為第四,得到的資源和經費直接提升一個等級。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一旦開口,自己就跟神劍局的關係變得齷齪起來。

時間流逝。

一秒,兩秒,三秒。

每一秒在威爾看來就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一樣,他一咬牙說道:「好,我答應了,我答應了。」

隨著威爾妥協,此時的戰場熱武過後,奧丁森親自帶著天王,諸侯們,在做最後的清洗。

這一場大清洗,讓剛剛經過熱武洗禮的組織大軍毫無還手之力。

一面倒的屠殺。

聽到威爾答應,姜天這才轉身對著奧丁森等人說道:「停止追殺,圍起來,不準逃走一人。」

聲音雖輕,但是卻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

殿主親自下令,他們不敢大意,紛紛朝著組織大軍圍了起來,也不動手。

「右相大人,人王殿主這是什麼意思?這可是全殲敵人的最好的時機,為什麼停下來。」

幾個天王和諸侯心有不甘的說道。

這多好的機會啊。

奧丁森說道:「殿主自然有自己的考慮,你們只管聽命就是了,話又說回來,你們看看我們的殿主什麼時候做出過錯誤的決定過,既然他要求我們停手,自然有他的道理就是了。」

。 一天後,曾頭市外七十里,一處人跡罕至的深山密林中。

日頭西沉,穹頂上朔雲密布,回蕩的風中醞釀著一絲淡淡的熱氣,蟬鳴聲和微弱的燥熱告訴著所有人,初夏,已經到來。

而這一行人眉頭緊鎖,面色凝重,明顯已經有了些許的不耐煩。

「岳飛兄弟,你這到底怎麼帶的路啊!」

又走了一陣,石秀不耐煩地將帽子往附近一甩,表情誇張地喊道:「怎麼越走越不對勁了,你沒發現這裡已經看不到一個人了嗎?」

「不要急,耐心。」

緊皺的眉頭盯著手上的地圖,岳飛深思了片刻,又說道:「根據這地圖走,不會錯的。」

「是嗎,我來看看。」南宮未一把拿過了地圖,很快嘴角已經微微抖動了起來,眼神也有些無語。

「怎麼了,我看看……」

石秀剛搶過那張地圖,頓時就覺得一團黑線:「大哥,這是軍事布防圖啊,還是我們梁山附近的,你看不出來地形嗎?」

「嗯?這是我從曾頭市那個領頭的身上搜出來的,還以為會是這附近的地圖呢。」岳飛愣了愣,勉強笑了笑說:「那……要不打道回府吧?」

「能別這麼輕描淡寫嗎?我說你,怎麼當大宋元帥的啊,連這也能搞錯嗎??」石秀和南宮未二人捂著臉,神情痛苦地說著。

還不是你那木鳥壞了,壓根飛不起來啊,要不用得著耽誤這麼久,岳飛心裡吐槽道,臉上卻只是尷尬地笑了笑。

「真是,怎麼這次事這麼多!」石秀罵了句,走到一邊踢了附近的柳樹一腳。

「各位官人,老……老身有事相求。」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打破了僵局。

岳飛回頭一看,凌楓的老母親正用瞎了的雙眼看向這邊,聲音細微地說著:「我……我孩兒如何了,他在何處?」

突然只覺得鼻子一酸,岳飛似乎想起了什麼,喉嚨像是被梗塞住了一般,怎麼都說不出話來。

「大娘,您放心,凌兄弟他去當今聖上那裡執行任務了,用不了幾年就能回來。」燕青勉強笑著說:「我們先回梁山,到時候,我就讓他給您寫信。」

「好,好……那老身就放心了……」凌母笑了起來,拄著拐杖緩緩地走到一邊去坐了下來。

又想起了之前的事,眾人都是重重地嘆了口氣,燕青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只是沉聲說道:「兄弟,你放心好了,我們會給你報仇的。」

「黑暗,必將被驅散,人間,唯有正道亘古長存!」

說完,燕青也坐到一旁的大樹下,取下帽子扇了扇,又把衣服鬆了松,才覺得稍微涼快了一點。

「我說,岳飛兄弟。」

沒過多久,燕青還是開口了:「你拿到了丟失的布防圖也好,如今這主動權便落在了我們手上,聞煥章也沒了我們梁山的把柄,不過……」

「哦,謝了。」

微微地愣了愣,燕青連忙從眼前的南宮未手裡,取過了那一杯她不知道從哪找來的山泉水,喝了一大口之後放了下來,才繼續開口說。

「現在最重要的,是跳出包圍圈。」

沉默了片刻,燕青的語氣也漸漸沉了下來:「我們現在帶著周老和凌峰兄弟的老娘,還有羅文兄弟,就先去和盧員外會和。」

「石秀兄弟,你去附近找百姓打聽下!」燕青正了正衣領,拿出弩箭在手沉聲說道:「各位,沒有意見的話,我們現在就走如何?」

「我想,我有意見。」

岳飛一副強顏歡笑的模樣,小心翼翼地指了指附近的狀況,苦笑著說:「恐怕,這些猛獸不會放我們離開的。」

他話音剛落,附近已經響起了一陣狼嚎聲,在這寂靜的夜空里格外瘮人。

眾人環視而去,呼嘯的燥熱夜風吹拂中,附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出了許多狼群,還有……老虎和巨猿!

即使是粗略地看上去,那些猛獸也是數以百計。

畢竟,這裡是沒人來的原始叢林啊。

「怕什麼,殺就是了!」石秀罵道:「這種畜生還想跟人斗不成?」

「那個,我們的武器已經全部遺失在密道里了,而且……」

岳飛幾乎是捂著臉說道:「這個林子里都是些有毒植物,一旦我們打鬥中擦破樹皮,沾上汁液,說不定就會上西天了……」

「岳——飛,都怪你這死路痴帶錯路!」眾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大喊了出來,咬牙切齒時,又覺得有點哭笑不得。

「現在怎麼辦啊。」南宮未焦急地直跺腳。

「還能怎麼辦,死翹翹唄。」石秀翹著二郎腿躺在樹下,乾脆動也不動了,一副悠然自得地神情。

而燕青則在四處觀望著,只希望,能發現什麼獸群的破綻。

然而,就在眾人無計可施的時候,外面響起了大片的腳步聲。

「唰唰唰唰唰——」

不到片刻,隨著大片箭矢劃破空間的呼嘯聲,火焰也已經隨著射出的箭而到處蔓延。

驚嚇之下,那些猛獸還來不及反擊,已經下意識地四散逃亡了,畢竟這突如其來的死亡,令這些常年廝殺的猛獸也難免感到恐懼。

又過了一會兒,確認獸群已經全部散去之後,那些人才趕過來滅了火,又準備把燕青他們給接出去。

燕青看清楚他們穿的是董雙特製的鎧甲時,才半信半疑地跟了出去。

到了一片平原后,那數百人將黑衣一脫,看到為首那個人時,燕青頓時就喊了出來:「主人,你如何在此?」

不料,盧俊義明顯焦急萬分,他幾乎是吼了出來:「現在沒空談這個,主公他在哪裡?」

「大哥他已經……你還是自己看看吧。」燕青無奈地搖了搖頭,讓南宮未把董雙給放到了地上。

「可惜,安神醫在林沖兄弟那邊。」

盧俊義蹲下身子看了看董雙的模樣,語氣沉重地說道:「當初我是怕林沖兄弟堅守不易任務最重,才這麼決定,如今要是主公出了什麼事就完了!」

「對了,師兄,你如何在此?」一旁的岳飛眉頭皺了皺說道:「你們不是按照計劃駐守在原地么,現在這樣若是聞煥章來襲可如何是好?」

「是啊,就算你擔心董大哥和我們幾個人,但去請安神醫來一趟,或者我們去跟林沖大哥會和不就好了?」美眸眨了眨,南宮未只是不解地問道。

「會和不了了。」

「什麼?」

剎那間,全場的氣氛凝結了起來,所有人都盯著盧俊義的臉,一句話也不說。

盧俊義站了起來,只是微微搖頭苦笑一聲:「我們的主力,已經被聞煥章打散了。」

「現在,我身邊就只有龍戰營這五百人馬了,恐怕,這一次我們能保住性命才是萬幸吧。」

幾乎是盧俊義這話落地的一剎那,所有人的情緒,都已經降到了冰點,沒有一個人敢哪怕呼吸一下,或者是大口喘個氣。

而岳飛的眼中,那一抹驚疑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是長久的堅定和沉思。

就在尷尬的局面要被打破,岳飛想開口說話的同時,一道高亢的聲音再一次,打斷了所有人的思緒。

「報,杜……杜嶨將軍的部隊已經全軍覆滅,杜……杜將軍本人也不知生死,聞煥章的十萬大軍,已經包圍我們了!」《仙古武神》第二卷初涉仙道第一百九十章降服赤紅巨蟒 「吼!」

林凡與古狂戰到狂爆!

雙方根本不防禦了,直接對轟,各種絕殺技不絕,全都擊打在對方身上,帶起片片血霧與殘股,很是慘烈與血腥

「林凡,與我古鱷一族比拼肉身,你是活膩歪了嗎?」古狂哈哈大笑。

這就是脫胎於朱厭法的古法的恐怖處,迷亂中有一絲清醒,狂暴中保持一點真靈。

「是嗎?」

突然,有爆吼從古狂上空傳出,似驚雷炸響於午夜,接着『轟隆』一聲,一個人影從天而降,似驚雷閃電一般,雙腳直接嵌入古狂巨大的鱷背上,沒入小腿處。

古狂痛苦嘶嚎,他感覺像是有一座太古神山從天而降,要將他鎮壓般,太沉重。

「吼!」

他怒了,知道自己又上當,剛剛與自己對殺的那人,根本不是林凡真身,而是其道身,現在真身欺近它了,就站在他的背上。

「啊……」

古狂慘叫不絕,感覺自己像是在被凌遲。

林凡發狂,手中的大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用魂力凝練出的剔骨刀,他像是在剁肉餡一般,不管不顧,在古狂的背上一通狂砍。

肉屑紛飛,血珠四濺,只是短短片刻,林凡狂劈三千刀,這幾十丈長的古鱷身差點被剁碎!

「你以為你很強嗎?一個為進化完全的大蜥蜴而已!」林凡冷斥,當然手中不停,依舊在橫劈豎斬,每砍出一刀,都有電芒侵入古鱷體內,讓古狂渾身發麻與顫抖。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