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縱使一天不願意,一旦那種感覺複發起來,葉天也能就會失去控制。

所以這時候,葉天必須想辦法將這問題徹底解決,使自己恢復正常,不然要是再次失去控制,不知道又會禍害到了誰。

「半路出家就是半路出家,對於修真當中的種種詭異手段果然還是不了解。

南瓜車與水晶鞋 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容易就中招了,還得要請教這個坑爹系統,看有什麼辦法解決。」

暗自嘀咕了幾句,葉天便向系統詢問起來,如何徹底消除六欲之火的毒。

「叮!分析完畢,因為真龍元力的特性,具有吸收同化第一次接觸到的能量特性,所以宿主體內才會有六欲之火的火種。

只是六欲之火的原主夜破城所修鍊的功法仍是殘缺版,所以才會出現這樣影響巨大的缺陷。

目前解決問題最快捷的方法,使是像夜破城那樣自我閹割,從而不受那種衝動感影響。」

聽到這裡,葉天頓時恍然,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有六欲之火的火種了。

只是恍然過後,葉天便直接破口大罵。

「扯淡,丫的這是什麼餿主意,我才不要當太監呢!

既然你說是最快捷,那還有其他較慢的方法,快說是什麼?」

「叮!確切的說有好幾種,其中通過系統補完功法,將真龍元力和六欲之火結合,可以創出全新的獨門攻擊秘法。

這樣便可以解決影響宿主的缺陷了,只是這個辦法所需逼格太多,宿主目前沒有足夠的逼格支付。」

聽到這裡,葉天不禁翻了下白眼,吐槽道:「我的逼格不還是花在你這了嗎?少廢話,快說真的解決方法!」

「第二種解決方法是,宿主尋找到六欲之火的完整修鍊功法,用真龍元力重新將之吸收,就能徹底解決後遺症的問題。

完整版的六欲之火併沒有相關的缺陷,根據相關的信息分析,完整版的功法很可能便在夜破城的師父手上。」

葉天一怔,隨即便明白了過來,這夜破城便是跟隨那神秘道士學的本領。

他會的,那神秘道士自然也會。

可夜破城修鍊的卻是殘缺版,而完整版卻在神秘道士的手上,這其中自然有問題了,恐怕這是為了防止夜破城脫離掌控,才特意下的後手。

對於神秘道士的手段,葉天只是感嘆了下,便拋之腦後,轉而考慮如何對付那神秘道士。

只要與那神秘道士交手,依靠真龍元力的特性,葉天就能得到六欲之火,補全缺陷,徹底的將自身的衝動感消去。

「接下來的時日可要苦了嫣然姐了,這衝動一上來了,必須要發泄出來才行啊!」

感嘆著,葉天不禁回味起與姜嫣然纏綿時的火辣場面,只覺得呼吸加重,心裡的感覺又要燒起來了,連忙不敢多想。

就在這時,葉天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來一看,這是周天朔的電話,不禁滿心疑惑,這傢伙不是自己說還要一段時間才回來嗎?

疑惑歸疑惑,葉天還是接通了電話。

電話裡頭,周天朔的聲音帶著一點著急:「葉先生,您現在有空嗎?」

「怎麼了?」葉天更加疑惑了,「你回到江陵市了?」

「不是,現在我還在外地,是有人讓我問葉先生有沒有空過來一下?」周天朔在電話里恭敬的說道。

「什麼事?」葉天問道。

「是這樣的,葛三爺從葛老那聽了葉先生的事,又加之之前夜家拍賣會上,您一眼看出了夜家出的法器有缺陷。

所以葛三爺非常的好奇,想見您一面,便讓我問一下您有沒有空?」周天朔的語氣仍舊恭敬。

「葛三爺嗎?」

葉天微微皺眉,從周天朔的語氣中聽的出來,這去與不去的決定權在自己手上,那葛三爺也不敢強迫自己。

「不錯,葛三爺最近看中一件『真正的法器』,可卻拿捏不準,所以想請您過去幫忙掌掌眼!」周天朔連忙說道。

葉天本來想要拒絕,覺得和這葛老三沒什麼好談的,可周天朔這話卻引起了他的興趣。

之前葉家出示的法器只是殘缺品,已經引起那麼大的轟動,可見這法器的稀少珍貴,所以也好奇那葛三爺手上的東西會不會是真的法器。

按道理說,葉天之前用從白家姐妹手中得到的熒光石頭,也是煉製出了幾件下品的護身法器。

但你手上的那些嚴格說起來,這並不算是真正的法器,只能是符籙而已。

只因熒光石頭的奇異特性,符籙才能夠做到自動恢復,才變成了下品法器,真正的法器還是有些差異的。

除此之外,葉天昨天晚上才從寧家那裡得知了獨上,仍舊有著修真者的存在,同時分別於帝國與海外。

既然葛三爺找上的自己,會不會也找來了其他的修真者,自己只要裝作內氣宗師,過去套套那些修真者的信息,遠比如今問道於盲要好。

更何況那些修真者能流傳到現在,不定,還有什麼稀奇古怪的好東西,只是他們已經用不了,但我有系統能用啊!

想到這裡,葉天當即回道:「也好,那就去見一見吧!」

周天朔頓時高興起來,連聲說道:「那行,我馬上叫趙羽開車過去接您,請葉先生稍待!」

葉天應了一聲,將自己所在的地點告訴了周天朔,便將電話掛斷了。

沒過多久,便有一輛價值百萬的麒麟轎車停在路邊,車的正是之前見過兩面的趙羽,周天朔手下頭號打手。

「葉先生,我來接您了!」

趙羽連忙下車,將車後座的門拉開,恭敬的作出了個請的動作。

葉天點了點頭,坐進了車裡。

趙羽隨即將車門關上,轉身坐回駕駛座,發動汽車,開了出去。

很快,過一個多小時,便已經開到了目的地。

這裡是一處山區,風景無比秀麗,葛三爺便坐鎮這裡,遙控著他的勢力。

這時,周天朔已經恭敬的等在邊上,葉天下了車,連忙迎了上來,問候了一聲后,這才詳細解釋起來。

「帝都有的一位行家帶了件法器過來叫賣,前些天葛三爺見過了。

從那以後就魂不守舍,說自己之前的收藏全是垃圾,然後就讓人賣了。」

葉天點了點頭,說道:「然後呢?」

周天朔繼續說道:「您也知道,我家三爺在江陵市乃至周邊縣市都比較有影響力,可也還是有人和他相當。

所以自然有了圈子,在他們這些人中,對那種能調和風水、趨吉避禍、安心寧神的寶物最為推崇。

不止江陵市,周邊的縣市的大佬都來了不止一位,大家已經是第三次聚在一起要買這寶貝了,估計這次就要落槌了!

像這種法器,沒幾個億以上,根本不可能搶到手,所以三爺想請您最後去掌下眼,如果是真的,那自然砸鍋賣鐵也要買下。」

葉天聽到這話,無奈搖搖頭,他前世事業達到巔峰,也曾和那些富豪大商打過交道。

知道這些人為了追求所謂的風水法器之類的,那可真是捨得砸下金山銀山。

之前夜家拍賣會上壓軸的法器,能賣出這個價,除了法器本身的效用,和其趨吉避害的功效也不是沒關係。

這葛三爺在江陵市,恐怕也就是憑著家世抖抖威風,論真正的財富實力,在江陵市未必能進前十,不用說放眼江陵市周邊了。

很快,周天碩的帶領下,兩人便來到了一個郊區幽靜的小院。

這小院僻靜,隱藏在湖畔邊,從外表看普普通通,誰能想到一走進去,卻到處亭台樓閣,小橋流水,有如古時王候大院。

進了去,到得大堂,其間擺放了兩排太師椅,一群人正分位坐好。

其中,主位的一個中年人看到周天朔引著人來,便笑道:「可是中先生來了?」

這葛老三臉色慘白,眼泡濃重,眼神虛弱無神,舉止輕佻,身體氣血空虛,雖然穿著一身名牌,卻給人一種猴子穿錦衣的感覺。

葉天暗自搖了下頭,難怪之前林東提到這人時,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連葛老都少有提及。

很明顯,這人比起他家老爺子葛老,可是差得太遠了。

葛老哪怕身體有傷,可葉天能就記得初次見面時,他身上數十年戎馬所自然而然擁有的氣勢。

兩相比較,當真是虎父犬子! 「嗯。」

對此,葉天點了下頭,應了一聲,並沒有太過特別的反應,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確實不需要對這葛三爺如何特別對待。

說起來要不是昨天晚上,從寧家那裡知道的關於地球上修真者的種種信息,今天又正好得知了這裡有所謂真正的法器出現。

正好可以進一步了解修真者的種種信息,否則葉天連過來的想法都不會有。

可沒等葛三爺說話,坐在旁邊太師椅上的一個人就嗤笑道:「葛老三,你難道沒人了嗎?

嘖,找了這麼個毛頭小子來當掌眼?你要沒人,我可以借給你啊!總不至於讓你這麼窘迫!」

葛老三臉色一拉,冷哼道:「荊忠,這裡可是江陵市,不是你們河東市,沒你撒野的地方,你再多嘴,我現在就將你攆出去。」

「呵呵,這話要是二哥說的,我自然立馬閉嘴。

又或者是你家老大在,我二話不說,現在就滾回河東去!

不過你嘛……」邢忠不屑一笑,「還不夠這個資格!」

這叫荊忠的人,滿臉兇悍之氣,背後站著一排黑衣大漢,那鼓鼓的肌肉將那些衣服都撐得緊繃繃的,顯然都是好手。

而坐在這人旁邊的,是一位穿白色長衫的老者,只見其滿頭銀髮,似有仙氣,雙目半眯半合,給人寒氣逼迫之感。

連葉天到來,他都沒有睜開過眼,姿態非常大。

「你!」

快穿之反派總是不聽話 荊忠的話太過刺耳,葛老三怎麼可能忍得下來,當下拍案而起,怒視荊忠。

面對憤怒的葛老三,邢忠卻穩坐釣魚台,滿臉輕蔑,滿不在乎的樣子。

「好了,都各讓一步!」坐在左排首位的唐裝老者皺眉道,「三爺,你也別太介意。

荊忠這人就是嘴太賤,大家都幾十年交情,你還不知道他?」

說著,唐裝老者又看向葉天,態度溫和的說道:「還有這位掌眼的小先生,既然來了,那就請找個地坐下吧!」

葛老三哼了一聲,緩緩坐下,顯然這說話的人分量不小。

這時,周天朔趕緊湊到葉天耳邊,給他解釋起剛才的幾人。

其實不用周天朔解釋,重生的葉天同樣認得在場的幾人,前世事業巔峰的時候,他可和這些人打過交道。

在座這些人各個勢力非凡,最次的也是一個市的大佬,很多更是已經不止局限一個市了,在海西省都說得上有頭有臉。

像剛才出言不遜的荊忠,是『河東市』那邊的大佬,手中有一個海貿集團,常年做海外生意。

葉天前世的時候,生意上和他有些來往,知道他在河東市,說是呼風喚雨一點也不為過,在海西也是數得上號的人物。

這葛三爺聽說也是搞外貿為主,自然和邢忠衝突大,兩人早就結下很大怨仇。

至於旁邊的那個仙風道骨的老者,顯然是荊忠請來掌眼的。

至於最後出聲的唐裝老者,名叫沈有齡,一生更是堪稱傳奇。

雖然出身海西十三家之一的沈家,但卻白手起家,成為海西省鼎鼎有名的大富豪。

旗下資產涉及酒店、建築、醫院、運輸、交通、連鎖超市等等,僅次於海西首富鄭榮華,大家都尊稱他『沈老』。

相比起沈有齡,葛老三那點資產就不算什麼了,若沒有葛家撐腰,他連和沈有齡平起平坐的資格都沒有。

只是在場的這些人雖然有錢有勢,但卻沒有一個是海西十三家的核心人物,根本不知道關於修真者的事,大部分都還停留在風水方面。

最接近家族核心的的也就葛三爺了,可因為他的行為輕挑,也同樣不知道關於修真者的事。

所以這時候,這些人雖然聚在這裡,但對修真者的了解都是一無所知了,更不用說是法器一類的,才需要請人過來掌眼。

想明白這點,葉天頓時有些意興闌珊,知道,想在這裡了解到更多的修真者信息,恐怕是不可能的。

當下,他隨意的點頭,找了個位置坐下,目光越過荊忠,若有所思的看著那位銀髮老者。

沈有齡見大家坐定,便說道:「人都來齊了,請古老闆讓我們看看貨吧!」

坐在主位一側,一個胖子皺眉道:「你們已經看了三次了,到底買不買,給個準話!

這樣翻來覆去的看,我哪有空陪你們在這裡玩啊!」

「古老闆放心,這是最後一次,只要那東西是真的,咱們必然要拿下的。」

在座的一位大老闆,拍著胸脯保證,看著他的穿著打扮富貴逼人,顯然也是一位非常有實力的大佬。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沒錯,我們又不是閑人,這樣連續三次過來,總不能是吃飽了沒事幹吧?」

有人附和。

「那好,你們要看就看,不過說好了,這是最後一次,如果你們下定決心買,我可要去其他地方了。」

古老闆無奈,只能點頭,示意手下將一個箱子拿來桌上。

那箱子看著古樸,頗有些年代,裡頭是張太極圖,痕迹斑駁。

這太極圖一經拿出,又有靈驗一般,整個大廳彷彿都涼爽了下來,引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過去。

「咦?」

葉天看到那太極圖時,不由發出一聲輕呼。

「葉先生,你看這東西怎麼樣?」

葛老三臉色還是不好看,語氣有些不耐,之前便聽自己的父親提起過這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