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要攔着我嗎?”葉荒問道。

“我沒想到,你居然可以請出如此人物。”姜琴往一邊走着說道:“他是誰?你們少林寺的那位前輩?”

剛纔在大門處所發生的一切,都有人第一時間告知了姜琴,房屋裏面的喬祺也知道了全部過程。

“他是我師祖。”葉荒如實說道,反正師祖也沒有打算隱瞞自己的身份。

“你的師祖!?”姜琴很是震驚。

葉荒的師父是達摩院的大禪師普念,這一點衆所周知。而普唸的師父,又是曾經叱吒武林縱橫無敵的了凡大師,這一點一些稍微對少林有所瞭解的人都不難知曉,姜琴很顯然就屬於對少林十分了解的人。


只不過……了凡大師,不是十年前就已經圓寂了嗎?這位身份,輩分都高的有些嚇人的老前輩,爲什麼會不惜自降身份爲何會突然出世,還插手到這種足以引起少林和喬家之間矛盾的事情中來?

“既然了凡大師都已經來了,我也無法再阻擋你。”姜琴打開了房門說道:“你進去吧,你要見的人就在裏面。”

葉荒與李靈連忙走進院門。


進入其中後,看到的第一個人,卻不是喬喬而是喬祺。

此時,喬祺望向葉荒的一雙眸子中,幾乎快要冒出火來。經過昨天的勸說,喬喬的心意已經有所鬆動,只是還有一絲放不下的執念,讓她不願意輕易的離開煙月庵,如果不是這個男人搗亂,她或許早就可以將喬喬帶回喬家了。

都是因爲這個男人,才使得喬喬不願離去。

被喬祺盯着,葉荒感覺有些瘮得慌,雖然喬祺和喬喬在容貌上十分的相似。

而李靈則躲到了葉荒的身後,悄聲說道:“喂,你和這女人有什麼深仇大恨的?你拋棄過人家?”

“別瞎說,我第一次見她。”

“算你有本事!但喬喬,無論如何也要跟我會喬家。”喬祺說罷,也離開了院子。

院子裏只剩下了葉荒和李靈兩個人,他們這纔算鬆了一口氣。

“臥槽,那個女人太他媽嚇人了,我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漂亮又嚇人的小姐姐,都不敢上去撩。”李靈心有餘悸的說道。

“撩,撩撩!撩個球,你是泰迪上身嗎?遇着誰都想去撩,那種可是藏獒級別的人物。”

“你特麼纔是泰迪精!”李靈瞪眼說道。

兩人走到了院子內的房門前,喬喬,就在裏面。

葉荒深吸了一口氣,到了這裏的時候,他反倒而緊張了起來。

“好,好緊張啊,好緊張啊!”李靈在一旁搓着手說道。

葉荒瞥了她一眼,說道:“你緊張什麼?”

“還不是你害的,你不緊張我能夠緊張?”李靈說道。

“不緊張!”

從小到大,一直和喬喬混在一起,又什麼好緊張的。

葉荒推開了房門,隨着“吱呀”的聲音,陽光從打開的門縫中,照射進房間裏面。


正對着房門的是一張屏風,透過屏風依稀可以看到有一個人影在書桌前看書。聽到動靜,看書的人頭也不擡,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有聲音從屏風後邊傳來問道:“喬小姐,我說了,再見到葉荒之前,我不會與你前往喬家的。”

是喬喬的聲音,一如既往更多溫柔甜美,僅僅是聽着她的聲音,葉荒就感覺到了內心無與倫比的平靜。

葉荒感覺到挽着自己手臂的李靈開始顫抖了起來,這顫抖並不是李靈自己想要的,而是受到了他的影響。

“喬……喬喬……”葉荒張了張嘴,說出來的聲音,既然有些破音,聽上去十分的怪異,因爲太過激動了嗎?

剎那間,屏風後低頭看書的人影擡起了頭,手中的書也落在了桌面上。

“喬喬,是我……我來了。”葉荒壓制着心中的異樣情緒,說道。

嘩啦!

椅子挪動的聲音,屏風後的人影“刷”的一下站起身來。

眨眼間,人影已經繞過了屏風,從旁邊衝了出來。

時隔三個月,葉荒終於再一次的見到了喬喬。

她一如既往的美麗,一雙如水般溫柔的眸子,凝望着葉荒,那之中是說不盡的思。

“葉荒……葉荒!”

“喬喬。”

兩人呼喚着彼此的名字,相互上前擁抱在了一起。

看着這幅畫面,李靈打了一個冷顫,磨平了身上的雞皮疙瘩,說道:“臥槽,這是……給老子喂狗糧了?” 葉荒擁抱着喬喬,熟悉的觸感,熟悉的味道近在咫尺。這一瞬間,葉荒心中所有的雜念都煙消雲散,下山之後經歷的種種,讓他不再純淨的內心瞬間又變得純粹起來。

喬喬就是葉荒的禪,他可以參悟一輩子。

“葉荒,你終於回來了,你不在山上的這段時間,我很想你。”沒有絲毫的羞澀,喬喬說道。

“我也超級想你的,你還好嗎。一個人在山上會不會太無聊?”

自己下山之後,遇到了很多人,很多的事情,雖然也有經歷危險,卻絲毫也沒有覺得無趣,可喬喬在山上就不同了,沒有了自己陪她, 她一定無聊透頂。

想到這裏,葉荒就一陣內疚,說道:“早知道我就不下山了。”

“說的什麼話,你早晚是要下山的,怎麼能夠因爲我說不下山呢。”

“就可以因爲你,一輩子不下山,喬喬在哪裏,我就可以一輩子待在哪裏。”

“三個月不見,別的沒有長進,嘴巴倒是越來越油嘴滑舌了。”

“我實話實說呀,喬喬知道的,我絕對不會騙你。”

看着兩人擁抱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李靈身上的雞皮疙瘩是平了又起,起了又平。輕聲嘀咕道:“臥槽,有必要這麼膩歪的嗎!怎麼感覺一遇到喬喬,葉荒的智商都掉光了。”

相擁了良久之火,兩人默契的鬆開了彼此。

喬喬開始上下打量起了葉荒,這一看,喬喬的臉色頓時間就變得好似天塌下來了一般。

“葉荒你的身上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傷口……是不是喬家的那些人對你動手了,你有沒有事情!”

因爲太過着急見喬喬,葉荒還是穿着那一身破破爛爛的衣裳,身上的一些傷口也還沒有癒合。

葉荒連忙安慰道:“沒事,我沒事的,這些都是小傷,一會兒就能好了。”

“什麼小傷!”喬喬的眼中,已經瀰漫上了一層晶瑩的淚光,就連聲音都已經帶上了一些哭腔,她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就是葉荒受到傷害,哪怕這些傷口是發生在她自己身上,也好過看着葉荒滿目瘡痍。“從小到大,你又受過幾次這樣的傷!”

從小到大,葉荒除了偶爾挨師傅普唸的揍之外,倒真的沒有受過幾次傷。但這是在下山之前,下山之後,葉荒受傷的次數已經數不勝數。

葉荒有些訕然的說道:“真的沒事,你看我現在不是活奔亂跳的嗎,你不用這麼擔心的。”

“不擔心?你看到我這樣,你會不擔心嗎?”喬喬反問。

“你當然不準受傷!”葉荒很是篤定的說道。

也就是他進來之後,看到喬喬雖然被軟禁着,但是神情氣色都十分健康,喬家的人沒有爲難喬喬,倘若是進來之後發現喬喬身上哪怕有一星半點遭受到委屈的模樣,葉荒估計都得發狂。

“快過來,我這邊有金瘡藥,我給你包紮一下。”喬喬拉着葉荒往屏風後走過去。

“真的沒有事的,不用管它過幾個小時他就自己好了。”

“不準敷衍了事,我來給你包紮快過來。”

兩人走進了屏風後,將李靈落下了一旁。

李靈愣然的看着屏風後的兩個人影,指着自己說道:“臥槽,我這麼大個活人跟在葉荒身邊一起進來的,難不成就看不到我嗎?”

喬喬將葉荒帶到了自己的牀上,上下其手的將葉荒身上已經破爛不堪的衣裳給脫了下來,並用乾淨的溼毛巾給葉荒擦拭了身子,將身上殘留的血跡都擦洗乾淨。

葉荒就坐在椅子上,任由喬喬擺佈。對喬喬坦誠相待,任由她在自己身上撫摸着,葉荒卻沒有絲毫的不適應或者羞澀。

拿來了金瘡藥,小心翼翼的給葉荒在傷口上將藥塗抹均勻,也就是喬喬心靈手巧,完成的速度很快,不然估摸着再等一會,葉荒身上的傷口就已經痊癒了。

塗完了金瘡藥之後,喬喬又用紗布給葉荒包紮了起來。所有的傷口都裹上了一層紗布之後,葉荒看上去就像一個木乃伊,在牀邊都不好動彈。

“沒必要這樣大驚小怪吧?本來沒什麼事情的,被你這麼一包紮,我感覺自己都快要殘廢了。”葉荒也就只有一張嘴巴還能夠自如的活動了。

“不準多說廢話!你是傷員,好好養傷!”喬喬神情嚴肅,不容任何質疑的說道。

“好,好吧……就當我是傷員。”

“那你先躺在我牀上休息一會。”喬喬攙扶着葉荒,讓他慢慢的平躺在自己的牀上。

若是換做在其他女生的閨房,躺在其他女人每夜都要酣睡的香牀上,葉荒此刻只怕已經心猿意馬起來,但此刻他的內心卻一點波動都沒有,十分的平靜,甚至覺得躺在喬喬的牀上是一件十分習以爲常的事情。

畢竟他們兩人連同牀共枕的次數不在少數了,有時候兩人跑到外邊瘋玩,沒能夠及時趕回各自家中的時候,就會一起前往祕密基地,在那石牀上並肩而躺,說着悄悄話共度一晚上,有時候天氣冷還會抱在一起取暖。

躺下之後,鼻尖傳來的是喬喬身上特有的味道,淡淡的清香,讓人的內心都爲之平靜了下來,葉荒只感覺自己整個人好似都被喬喬給包圍了一般,無比的安詳和寧靜,所有的緊張和防備都在這一瞬間放下,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

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他緊繃着精神和身體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到睏倦,此刻一放鬆下來,睡意便如同潮水一般席捲而來,讓他的上下眼皮開始緊緊的閉合在一起。

喬喬輕輕的在他的頭髮上撫摸了一會兒,輕聲說道:“困了的話,就睡一覺吧,睡一覺就好了。”

“恩,那我先……先睡一覺了。”

很快,葉荒就陷入了黑甜的睡夢之中。

喬喬從牀邊站起身來,繞過屏風走到了李靈面前,她注視了李靈片刻,隨後朝李靈行了一個禮,微笑着說道:“你好,初次見面,我叫喬喬。” “你好,初次見面,我叫喬喬。”

喬喬穿着樸素的白色內襯,三千青絲披散在腦後,透露出一種慵懶的美感。

李靈心中有些小感動,眼中閃爍着光芒望向喬喬,要不是喬喬這會兒來和她打招呼,李靈都快要感覺自己是不是要變成透明人了,這種被人直接無視的感覺,可不怎麼好受。她一溜煙的走到了喬喬身邊,露出嬌憨的笑容說道:“喬喬姐姐你好,我是李靈。”

不管從男性的角度還是女性的角度來看,喬喬都是毋庸置疑的大美人。若是在尋常的時候,遇到這種極品的美女,李靈定然是餓狼屬性全開,依靠着自己身爲女性的特權和優勢,迅速的與之打好關係。但是在喬喬面前,李靈卻感覺自己生不起絲毫的覬覦之心來。

因爲喬喬給她的感覺就如同母親一般,沒錯就是如同母親一般的感覺,明明是差不多年紀的同齡人,可是在她的身上,李靈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孩子,而她則是成熟穩重溫柔賢惠的長輩。

試問,如果不是心理有些特殊的癖好,有怎麼會對長輩有所想法?

“你是葉荒的朋友對嗎?”喬喬問道。

李靈忙不得的點頭,就像是特意的討她的喜歡一般,但很快她又搖頭說道:“不對,不是好朋友,是兄弟。”


喬喬掩嘴輕輕一笑說道:“你一個女孩子家的,怎麼能夠和他稱兄道弟?”

“我只是性別生錯了而已啊,其實我也可以當他的兄弟的。”李靈很是認真的說道。

“好吧,就當你是他的兄弟。”喬喬用一種寵溺又無奈的眼神看着李靈,她走到一邊給李靈倒了一杯茶說道:“請喝茶。”

李靈接過喬喬遞過來的茶杯,看着水中呈現着淡青色的茶水,上面還漂浮着一根茶梗,看上去就像一片湖泊中心的小島一般。她並未第一時間喝茶,而是自言自語嘀咕着說道:“這就是葉荒一直唸叨着的喬喬泡的世界上最好喝的茶水嗎?沒想到我也能夠品茶到。”

前天夜裏的時候,葉荒和李靈嘮叨了很多喬喬的事情,其中就又說道喬喬泡的茶水,葉荒很是慎重,就差對天發誓了,他說喬喬泡的茶天下第一好喝。

“噗……”李靈說話的聲音雖然很輕,但喬喬還是聽到了,她輕笑了一聲說道:“粗茶而已,你別信他胡說,若這茶真好喝,也是這山間的泉水清冽。”


李靈滿懷期待的端起杯子,眨眼間就將一杯茶全部飲入了腹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