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霸想到這裏嘆了一口氣,雙眼注視着國王,想跟他說一說子涵的事情,但是又怕國王傷心。

畢竟國王就子涵一個孩子了,如果子涵出點什麼事情,他肯定受不了。

如果不說出來,子涵以後犯了大的錯誤,那麼國王唯一的一點血脈可就沒有了。

李天霸一直看着國王,國王此時也覺得有些奇怪,見李天霸不回話,他不甘心的繼續問:“怎麼了?李將軍,出什麼事情了嗎?”

“我也不知道該說不該說,子涵在人類世界做生意據說做的非常的好,只不過他在自己感情方面處理的不是很好!”李天霸皺着眉頭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他怕日後國王找他的後賬,他覺得現在還是說出來比較好。

“他在人類世界找女朋友了嗎?”國王還以爲子涵在人類世界始亂終棄呢,根本想不到他會有害人的心。

畢竟子涵從小一直在生病,同時他也沒有給生病的子涵進行心理疏導。

導致子涵做事情不計後果,容易走極端。

花精肯定是不會再理子涵了,很有可能子涵跟花精從此以後不再聯繫,如果子涵依舊想不開的話,最後受傷害的就是子涵了。

“他一直喜歡花精姑娘,但是花精姑娘喜歡一位人類,兩人關係非常的好,子涵因爲嫉妒,差點害了人家的性命,不光這一件事,他還做了其他的事情去陷害花精的男朋友!”李天霸把自己知道的如實告訴了國王。

“這個孩子怎麼這麼糊塗呢,李將軍,勞煩您跟花精姑娘道歉,還有就是你去了人類世界一定不要跟子涵一般見識,你對他說我病危了,讓他回來,我一定好好的看管他,不讓他再害人。”國王傷心的說道。

“國王你好好的,我過去傳達您病危了,有些不好吧!”李天霸自己都有些懵了,他沒想到竟然有自己咒自己的人。

子涵的事情對他來說是非常好解決的,他去人類世界,把所有的人全部召集在一起,把事情說清楚了就好了。

總裁之豪門啞妻 當然不管是國王還是李天霸等人,他們都沒有把握能夠管住子涵,同時他們也很困惑,不知道哪裏出問題了,子涵爲什麼會變得這麼的殘酷跟冷血。

“沒什麼好不好的,與其看着他跟花精姑娘起了衝突,還不如騙他回來,我自己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國王生氣的說道,自己的兒子在外做了那樣的事情,國王都感到羞愧。

“好吧,那我去了人類世界,跟他說一下。”李天霸雖然不情願,但是他也想國王能夠勸一下子涵,這樣子涵就不會越走越偏了。

“有勞李將軍了!”

巫師從魚人世界走了以後,直接來到了人類世界,畢竟二十四守護之首出世了,爲了她的安全,他必須要來一趟。

巫師到周小雨家的時候,周小雨家沒有人。

畢竟周小雨此時是沒有法力的凡人,巫師沒有辦法追蹤到周小雨在哪家醫院出生的。

只好在周小雨家附近先住下來了,他不想讓九窈等人知道他在人類世界的消息,所以他來人類世界沒有告訴過任何人。 “周小雨”的母親趙會平女士生了她很久,一直沒有生出來,最後不得不進行了剖腹產,所以在醫院住的時間有點長。

巫師能夠算出,周小雨已經出世了,只是他不明白爲什麼生了孩子的倪家人會不在家裏。

九窈公主在得到周小雨要出世的消息後,立馬跟倪家人扯上了關係,兩人畢竟是老師,生了小孩子後肯定會有負擔,所以九窈公主通過李曉曉同學的家長認識了倪老師,也就是“周小雨”的爸爸。

雖然李曉曉學習成績非常的好,但是爲了跟他們家扯上關係,九窈公主是謊話說盡了。

好在倪老師同意給李曉曉補課了,當然了九窈公主給出的價位也非常高。

每天一小時家教比自己在單位上班的工資要高兩倍,如果有人拒絕那真是傻子了。

倪家人的情況一直在九窈公主的掌握之中,在倪老師的老婆生產那天,倪老師給九窈公主打電話請假了,並且告知了醫院的名字。

李曉曉本來在學校住宿的,自己媽媽非讓她在家裏住幾天,說給她補課,剛開始她是拒絕的,在她的意識裏,補課的孩子都是學習不好的。

當九窈公主告訴她原由後,她開心極了,也就答應了媽媽的請求,每天放學直接回家補課,自己還要裝作不懂的樣子,好在這樣的生活沒有持續多久,周小雨就出生了。

李曉曉發誓以後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她也不補課了,每天裝成白癡的樣子,她真的很難受。

“周小雨”出生的當天真正的周小雨也在同一家醫院出生了,兩人前後腳被醫生抱出手術室的。

真正的周小雨出生非常的順利,她媽媽畢竟還很年輕,生她的時候產程非常短,跟她平日經常幹活有很大的關係。

真正的周小雨在九窈公主身邊過的時候,對着九窈公主笑了,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是九窈公主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種感覺一剎那間就閃過了,畢竟她此時是非常激動地。

“周小雨”被護士抱出來後給了倪老師,此時九窈公主也特別的想抱一下“周小雨”。

不過爲了不讓倪家人懷疑,她只好忍住自己想親近“周小雨”的樣子。

“好可愛啊這個小美女!” 火影神樹之果在異界 九窈公主笑着說道。

護士驚訝的問:“你怎麼知道是小女孩呢!”

“我是猜測的,看着這麼漂亮!”九窈公主尷尬的說道。

九窈肯定不能說自己認識這個小孩子吧,估計她說了也沒有人會相信的。到時候人們只會把她當精神病。

“女兒好啊! 最佳特攝時代 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啊!”倪老師笑着說道。

“護士啊!趙會平此時怎麼樣了!”趙會平的婆婆雖然看到孩子了心裏高興,但是畢竟自己的兒媳婦還沒有出來呢。

“您放心吧,手術很順利,她很快就出來了!”護士笑着說道。

倪老師跟自己母親聽到護士的話非常的開心,“小調皮,媽媽生了你那麼久居然不肯出來,非讓你媽媽挨一刀是不是?”倪老師半嚴肅半玩笑的對不諳世事的“周小雨”說道。

只見在倪老師說完後,周小雨哇哇的大哭了起來!

“怎麼哭了,小寶!”倪老師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應該是餓了!帶她先回病房吧,給她衝點奶粉!”九窈公主微笑着說道。

此時有護士過來提醒,“抱着孩子進病房內吧,外面人來人往的對孩子不好。”

說完兩人說說笑笑的走了,“今天還真是奇怪,今天生的全部都是女孩,一個小男孩都沒有,還真是奇怪了!”

“誰說不是呢,我工作都八年了,這樣的情況還是頭一次遇到!”

趙會平的婆婆是聽在心裏的,“是不是今天的風水不好啊!生的都是女孩子!”

“媽,你別這麼迷信了好不好!”倪老師抱着孩子向病房走去。

九窈公主緊緊的跟在身後。

“曉曉媽媽還真是謝謝你了,我都沒有看孩子經驗。”倪老師此時非常的感動,覺得自己遇到了一位善良熱心的家長。

“哪裏的話,您幫我們家曉曉補課,雖然才幾天,但是她的成績進步非常的快,我還要謝謝您呢,這點小事不足掛齒。”九窈公主笑着說道。

進入病房後,九窈公主熟練的給“周小雨”衝奶粉。

在喂孩子的時候,倪老師說:“曉曉媽媽,我媳婦應該快出來了,您幫忙照看下孩子,我們一會就回來。”

“你去忙吧,這裏有我放心吧!”九窈公主可高興壞了,終於有機會抱一下“周小雨”了。

九窈公主抱着“周小雨”餵奶的時候,隔壁牀的產婦被推了進來,牀上還有剛出生的孩子。

“你生孩子,怎麼能一個人來呢,這也太危險了!”醫生既關心又責備的說道。

只見女子一句話都不說,緊緊地摟着自己的孩子,這個孩子一直睜着眼睛盯着所有的人,感覺特別的有靈氣。

見女子不說話,護士跟醫生也不好說什麼了,畢竟女人剛生了孩子需要好好的休息。

“我們問了好多次了,就是不聯繫自己的家人,她身邊也沒有人照顧,還有個孩子可怎麼辦啊!”護士對醫生說道。

女子此時眼角含着淚,目光中是那麼的不知所措。

九窈公主看了一眼“周小雨”,又看了一眼另一個孩子,心想還是秦巖選的好,如果周小雨出生在那個女人的肚子裏,周小雨這輩子可苦死了。

“先救治吧,她是順產明天就能出院了,咱們醫院不是有奶粉廠商給送的試用裝嗎?多拿點過來,再去買個奶瓶,先讓孩子喝點奶吧!”剛生完孩子的女人,奶水不是那麼快下來。

需要兩三天時間才能夠下奶,這個時候,孩子餓了只能喝奶粉了。

“好的,我這就去拿!”

護士走後,醫生對女人說:“好好的休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及時的跟我們溝通。”

女子感動的衝着醫生點了點頭,九窈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個女人自己在醫院生孩子,連個家人都沒有,這麼可憐的女人她是第一次遇到。 “這麼快出來了!”見很多護士推着“周小雨”媽媽過來,九窈公主開心的問道。

“多謝你了,曉曉媽媽,要是沒有你,我真忙不過來!”由於趙會平是剖腹產,不能動,她上牀的時候,是護士跟倪老師一起合作把她擡到牀上的。

九窈公主趕緊把“周小雨”抱到趙會平的身邊放下,孩子挨着媽媽比較好!

趙會平此時麻藥勁還沒有過,加上肚子上的傷口,整個人顯得特別的脆弱,但是當自己孩子緊緊挨着自己的時候,自己感覺自己有很大的力量。

一羣人照顧趙會平,跟另一邊沒有人照顧的年輕女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如果九窈公主知道身邊的孩子就是周小雨,她肯定會好好的照顧周小雨,並且親自把她撫養成人的。

他們太相信秦巖了,也堅信倪家就是周小雨的家庭,他們根本想不到投胎的順序錯了,周小雨的命運也改了。

由於第二天女子抱着孩子就出院了,九窈公主也不知道她們去了哪裏,在她看來女子在怎樣也會有親人在的。

自己生的孩子總不能扔了吧,女子抱着周小雨來到了出租屋,這個房子還是李天霸出的錢,不過此時她身上只有一百多塊錢了,她很慶幸自己沒有剖腹產。

如果剖腹產自己的錢根本就不夠,此時女子覺得自己的運氣非常的好。

畢竟是自己生的孩子,自從孩子落地開始,她的心都融化了,接下來,她面對的問題是如何養育自己的孩子。

她如果工作了,就照顧不了孩子,如果不工作自己跟孩子就會餓死。

有生以來最大的困難擺在了她的眼前,她幻想着自己能夠遇到很多李天霸那樣的人,那樣她就可以養育自己的孩子了。

“謝謝你啊,曉曉媽媽,你每天都來幫我們照顧孩子,我們心裏真的過意不去!”倪老師不好意思的說道。

“倪老師您這麼說見外了,以後曉曉的成績可要仰仗您呢!再說了我們認識也算是朋友了,相互幫忙是應該的。”九窈公主怕引起懷疑笑着說道。

“曉曉媽媽你放心,以後我一定好好的輔導曉曉!”倪家人此時非常感謝九窈公主。

在九窈公主的照料下,很快趙會平就出院了,巫師也等了好幾天,看到九窈公主在忙上忙下時,巫師立馬笑了,心想:看樣子人類世界還有比他上心的人。

當然了這個跟倪家人認識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呢。

“九窈你怎麼在這裏啊!這是誰家的小孩子啊,長得可真可愛啊!”

巫師突然出現,九窈公主整個人還沒緩過神來,不過巫師跟周小雨的感情也很好,到這裏來看她也是應該的。

“巫師大哥,你怎麼在這裏啊!”九窈公主如果此時稱呼巫師肯定不妥,但是人類世界有巫這個姓。

“我來親戚家串門,剛好看到你了就過來跟你打聲招呼!”巫師笑着說道。

“你在這裏稍等我一會,我把孩子送進去就出來!”九窈公主知道巫師來這裏肯定是爲了看周小雨的,他在人類世界哪裏有親戚啊!

“好的!”巫師看着九窈公主跟着倪家人進了單元的門口。

“曉曉媽媽,我媳婦也出院了,也沒什麼事了,你要是有事情就去忙吧!”巫師跟九窈說話的時候,倪老師正扶着趙會平回房間。

但是兩人說話他是看到的,因爲不認識他也就沒有出門,孩子在九窈公主的手裏他是放心的。

“那好,等我有時間了再來看望她們母女兩。”九窈公主把“周小雨”交到倪老師的手中後直接出門跟巫師匯合了。

“巫師你怎麼來了?其他人也跟你一起來了嗎?”九窈公主好奇的說道。

“我自己就不能來了啊!你怎麼跟這家人認識的?”巫師好奇的問道。

“既然是周小雨家裏,當然要想辦法跟他們認識了,以後周小雨有什麼事情我也能第一時間知道啊!”九窈公主笑着說

她知道秦巖默許她們在人類世界是有原因的,大家能夠照顧周小雨。

“還是你們女人心思細膩,我本想過來看看,只要她平安出生我就走了,沒想到等了這麼多天!”巫師有些好奇的問道。

“剖腹產出來的,怎麼可能那麼早就出院!”九窈公主撇了撇嘴說道。

“剖腹產!不可能吧!周小雨怎麼可能會剖腹產出來呢?”巫師有些懷疑了,畢竟周小雨不是普通的人,她要是出生肯定會遵循正常的生產規律的。

“現在的人能夠把孩子順出來的人太少了,剖腹產出來的怎麼了!”九窈公主覺得巫師思想有些老化了。

巫師雖然覺得哪裏不妥,但是又算不出來,周小雨此時就是凡人一個,加上巫師對她的前世今生了解的非常清楚,他也就沒有給此時的周小雨算上一卦。

如果此時巫師能夠算上一卦的話,此時的“周小雨”並不是周小雨,他們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後來巫師也非常的後悔,沒有給周小雨占卜,否則真正的周小雨也就不會受那麼多的苦了。

“現在生孩子方式都是這樣子嗎?”巫師有些疑惑的問道。

“對啊,你不在這裏,對這裏的事情肯定不熟悉,這個孩子還真是聰明,經常對着我笑!”笑是每個人生下來就會的本領,但此時九窈公主把這個笑容當作對她的偏愛了。

她相信緣分,覺得周小雨對她跟對其他人不一樣,雖然現在周小雨只是個嬰兒,但是她相信周小雨大了以後,跟她的緣分肯定更深。

“周小雨順利出生就好了,我來就是不放心她。”周小雨可是二十四守護之首,所有的人員能不能到齊跟周小雨有很大的關係。

巫師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找齊二十四守護,那樣他也算完成任務了。

“你過來也不跟我們聯繫有些過分了!”九窈公主不滿的說道。

“我這不是怕打擾你們的生活嗎?”巫師笑呵呵的說道。

“藉口!魚人世界的事情解決了麼?慕容雪菡她們此時怎麼樣了?” 李天霸來的時候告訴她,慕容雪菡、狐小仙、詩詩三人在仙帝府的消息了。

也告訴她,她們三人受傷的事情了,但是後來慕容雪菡失憶的事情,九窈公主不知道。

“她們三人很好,不用擔心,你們在人類世界生活的怎麼樣?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嗎?”巫師反問道。

“我們很好什麼事情都沒有!”九窈公主笑着說道。

“以後周小雨交給你們照顧了,有什麼事情就去樹人世界找我!”巫師看着九窈公主說道。

“你這麼快就走嗎?你不跟其他的人見面了?子涵開的酒店飯菜可好吃了,你不打算嘗一下再走嗎?”九窈公主拿美食誘惑巫師。

“不吃了,貪吃太耽誤事了!” 八尺之門 巫師從魚人世界直接來的人類世界,樹人國王讓他辦完魚人世界的事情就回去,他在人類世界的時間沒有在計劃內,現在他沒有多餘的時間。

“那邊有什麼事情嗎?”九窈公主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事情,是我個人的私心而已!”巫師不好意思的說道。

“既然你有事情我也不挽留你了!”

“我來人類世界的事情能不能替我保密啊,不要說出去!”巫師不好意思的請求道。

“爲什麼?你來人類世界難道誰都不知道嗎?”九窈公主此時覺得巫師非常的怪異,不管是行爲還是說話。

“不知道,我不想其他的人知道,遇到你我也是感到很驚訝!”巫師把實話一不留神的說了出來。

“我就知道你不想讓我們知道,你放心既然你不想其他的人知道,我是不會說出去的!”九窈公主白了他一眼說道。

巫師看着九窈公主樂呵呵的說:“九窈公主果然爽快,我先告辭了,有時間我們再見!”

九窈公主看着巫師離開的背影搖了搖頭,在她看來巫師肯定有什麼事情瞞着他們,不想讓大家知道。

不過既然已經答應了巫師,她肯定要替巫師保密的。

木景年回到四象以後,先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從他進府邸大門開始,府邸的傭人們看到他不是問候的話,而是恭喜的話。

木景年非常的奇怪,自己沒有去金家下聘,府中的人怎麼全部在恭喜他啊!

直到看到了楊坤楊旭兩姐妹,“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成了富一代 “三王子你不在四象,下聘的日子也到了,爲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是木王派人頂替您去金家下聘的,我們兩個也被木王安排,跟着那個冒牌貨一起去的。”

木景年聽了楊旭的話,整個人變得非常的頭大,他沒想到這樣的事情竟然也能替代。

本以爲他不在四象,錯過了日子,他的婚事就能作廢了,沒想到自己的父王這麼坑他。

“是誰頂替我去下聘禮的!”木景年此時氣的牙癢癢了,想知道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冒名頂替他。

“是藥材鋪那個蠢貨秦巖!”楊旭楊坤兩姐妹說道。

“什麼?秦巖?”木景年立馬氣的坐在了椅子上,他辛辛苦苦的幫秦巖守住了大世界,沒想到這個秦巖竟然這麼害他。

“三王子,你跟這個秦巖也認識嗎?”楊旭好奇的問道,看來這個秦巖還真不是普通的人啊,能夠代替木景年去下聘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當然了下聘的事情也只有她們這些送聘禮的人知道,兩姐妹私底下也猜測過秦巖的真實身份。

她們兩人也認爲,秦巖是木王私生子的機率很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