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迪表現了願聞其詳的表情。孫馳勇止住了笑說道:“從單一的歷史位面來看,我們是這個位面和我們思維相近文明的救世主,但你可知道救世主從和而來。”

任迪聽到這一問,試探地說道:“我們的文明?”孫馳勇說道:“對,就是我們的文明,你所在歷史線上的文明,我所在歷史線上的文明,在高維世界中只是我們這個叫做中華文明的一個細胞,在我們文明出現幾千年時間段,各種各樣分叉歷史線上,一個個不同位面上的細胞在高維度上構建了一個文明體。而我們只是健康細胞上的一個單一體,當其他細胞,也就是其他歷史線上我們的文明出現了衰敗和死亡的跡象,演變就將我們投到這個歷史線上去。

從大概率上來看,演變如此干涉,讓各個歷史線上的文明因爲意外中斷或者沉淪的概率大大縮減。我們就是單一歷史線上的救世主,文明安排了我們這個角色。”

孫馳勇站了起來指着屏幕上的毀滅的畫面說道:“萬明斯坦的毀滅是很正常的,你在演變空間中所能看到的演變軍官,能走到將官並且屬於中東文明的演變軍官,已經沒有了。我們比中東文明的演變軍官更努力。在徵召過程中進入演變的中東文明勢力演變新兵並不比東亞文明圈的和西方文明圈的新兵要少,在541298戰區中。也有過中東文明勢力的演變軍官踏入將官階段,但是總體來說,在將官階段,是西方和東方的主場,我努力,你也努力,我們一個個單體的努力,導致了我們的強勢,而你我在進入演變空間前有受到的是同樣文明思想概念的啓蒙影響。我們本來就應該強。

在演變空間中不會因爲一個演變軍官晉級不了高等時代,而高等時代的戰場就不存在的,一個文明的演變軍官越強,就越能決定更加多的歷史線戰場。”

“所以……”孫馳勇拍了拍任迪的肩膀說道:“現在這條歷史線上,文明需要重啓,需要新城代謝。我們到來,我們決定。”孫馳勇說完笑着不屑的瞥了一眼在光幕上毀滅的畫面。具體來說,這應該是睥睨。

消化了孫馳勇所說的內容,任迪有些恍然,緩緩說道:“如果我們不夠強。”孫馳勇冷冷地說道:“那麼這個戰場就由別人決定。541298戰區中拿不出合格的參戰者,別指望演變會等這片戰區出演變軍官後再開啓任務。就像現在,這片戰場萬明斯坦沒有中東陣營的演變軍官卻來了其他勢力的演變軍官。

我們這些本場作戰的佔據主場優勢,呵呵,這種主場優勢我不知道還能保持多長時間。”

房客別這樣~ 孫馳勇這時候笑了笑對任迪說道:“這個任務很難,但是有能力進場,你我註定就是救世主。如果你我不當救世主,這世界的文明重啓的權利,這個世界當家做主的位置,就讓給別人了。”

孫馳勇給任迪絮叨的這一大堆話,讓任迪感慨良多。任迪在演變空間這種經歷的任務不算多,卻挺進到了這裏。相比之下孫馳勇經歷的任務更多,接觸的更多,這一番談話,讓任迪對演變空間有了更深的感觸。

本質上,演變空間和第一代穿越系統根本沒差別,都是冰冷冷的,而演變比第一代穿越系統更機械化的事情是,不會有人擁有氣運,即使這個演變軍官度過了重重戰役,但是不過是在井口中蹦躂的精彩,蹦躂完了,演變會將軍官送到下一個井口讓其繼續蹦躂,讓下一個井歷史線繼續活化,直到該演變軍官無力蹦躂,累了乏了,被淘汰了,演變就繼續用下一批活化位面文明的演變軍官繼續執行使命,任何一個單一的演變軍官在演變空間中死了活該。後面還有大把大把的生力軍源源不斷的進入。

這裏試煉的根本不是演變軍官,演變軍官只是畜力,演變真正服務的是文明。“而且……”任迪突然有些惶恐,“我們的文明恐怕在這裏並不是主角。更主要的是。按照演變展露的這樣如同冰冷機械的特性。”

任迪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可能。任迪搖了搖腦袋,笑了笑說道:“我只是541298戰區中的一個上尉,天塌下來有高個子撐着,先注重眼前吧。”

任迪甩開了過於遙遠的想法。

雖然現實很糟心,比如說演變不會把演變軍官當人看,各個招兵地帶的歷史線上的文明決定了演變新兵的啓蒙基礎。然而演變新兵經過作戰成長成將軍,將會在該段陷入停頓的歷史線上讓一大堆文明驅劣壯優。單個的演變軍官只能改變自己,給文明取得一點優勢,卻永遠無法取得全面優勢。

但是,任迪再次回想了剛剛萬明斯坦城市被毀滅的場景?笑了笑暗道道:“我會做好自己。儘可能的做好。”萬明斯坦的衰落對任迪看來是一本啓示錄。 非洲東岸的戰局已經確定,然而在非洲西海大量的巨鯨一樣的生物趴在沙灘上,一個個半機械的半生物甲殼狀態的生物作戰部隊從海岸上登陸,然後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奔向了內陸。 任性首席別亂愛 這些作戰的生物壽命上只有三年,現在這麼作戰也就是炮灰罷了。在非洲東部萬明斯坦崩潰已經成爲定局。在西海岸上,瓦特聯邦決定全力拖住,周天合盟北上向着非洲擴土。這將是一場漫長並且烈度較低的膠着戰鬥。

至於這種漫長的持久戰,任迪自然就不奉陪了。孫馳勇在印度洋上的軍事冒險大局已定,任迪該輔助的都輔助完畢了,剩下的交戰過程,任迪的幫助並無決定性戰略意義。秉承這個任務世界只做雪中送炭的盟友,不做添茶倒水小弟的原則,任迪拍拍屁股返回了。

確切的說任迪自己這邊事情更重要。孫馳勇處於自己的大局觀,也是贊成任迪回去的。無法否認在六十年前,這個世界是三足鼎立的格局,萬明斯坦在這個世界局勢中並不是可有可無。現在萬名斯坦崩塌式削弱。一塊至關重要的積木被抽出來了。

中亞地區的核爆震波,讓孫馳勇很警醒,雖然不知道里海區域的佔據,但是打開地圖看一看地緣戰略就可以知道,在萬明斯坦強盛的時候,是絕對不會允許歐洲地區的瓦特聯邦勢力在北方約過歐亞邊界的,一旦躍過,對萬明斯坦來說整個北方巨大的國土戰線就收到了威脅。將瓦特聯邦的勢力堵在歐洲,那麼萬明斯坦只要重點防禦西北一方。

所以滲透入瓦特聯邦歐洲部分的蘭特人想要向東,就被萬明斯坦擋住了,而現在,孫馳勇藉助了半個周天合盟的力量對萬明斯坦進行打擊,讓萬明斯坦進入了史無前例的衰弱階段,同樣也給了蘭特人一個機會,一個在裏海區域削弱萬明斯坦,解除向東絆腳石的機會。

在歐洲大陸上和毛子演變軍官米哈伊爾攪和在一起的蘭特人,如果繼續向東,約過烏拉爾山脈和烏拉爾河流組成的歐亞邊境。首先會影響到誰?這顯而易見的。

幾十年前南美的那幫雷姆特人放出的長生科技影響到了周天合盟的元老,周天合盟的元老不放權,影響到了孫馳勇,而孫馳勇迫不得已進行南下戰略,繞了一個大圈子,終究在現在給同在歐亞大陸上的黃土區造成了影響。

乘坐二十年前淘汰技術的螺旋槳高速直升機返回的任迪,在下飛機後,迅速朝着黃土區決策的堡壘區走去。

“情況怎麼樣了?”在趕往戰略決策大廳的路上,也就是走道中,任迪向一旁的李子明問道。李子明說道:“過去沒發現,但是現在不得不承認的一塊門板沒有了。現在在我們西部的不是防禦中東大陸區域心態的萬明斯坦。應該是對擴張有進取心的勢力。”

任迪:“周天合盟在次大陸上的新佔領區,是否有戰略緩衝的效果。”

李子明說道:“周天合盟在次大陸的佔領區與北方隔着荒漠區域,沒有經濟利益,他們沒有北上向內陸擴張的動力。”

說到這,李子明頓了頓說道:“現在也只有我們有經濟動力在大陸擴張,我們現在在中低等人力成本上,對周天合盟有在內陸發展的優勢!”

說到這,已經是到了,面對這個看起來似乎是自動開啓的大門,李子明拿出了不符合風格的鑰匙,掀開大門上的一個金屬板,朝着裏面的鑰匙孔插進去,進入鑰匙孔的鑰匙上金屬條上在鑰匙孔中放射激光訊號,咔嚓一聲,全金屬大門門縫中傳來了咔嚓咔嚓打開的聲音,金屬大門緩緩開啓。

一行人走進作戰大廳後。顯示亞洲的巨大光幕地圖,在通明的屏幕上顯示着。李子明拿起了桌子上的激光指揮棒,一道道光束點開了。地圖上幾個標示的紅點。

一段段鏡頭震盪十分嚴重的畫面出現在屏幕上,黑紅細長的蘑菇雲在地面上沈騰。在蘑菇雲四周,地面上圓形的衝擊波捲起大量的沙子以及被光輻射點燃的草木擴張着。在這個擴張的圈子中,可以看到地面上有作戰車輛,車輛輪子部位的冒出了大量的火苗。

一幅幅大同小異的畫面,以及戰役發生的時間順序,闡述了萬明斯坦在中東區域潰敗的事實。

任迪說道:“這個時間段兩線作戰,萬明斯坦撐不住了。”

李子明說道:“是否可以要求,我們的盟友那邊停止炮擊萬明斯坦最後的沿海工業區。”

任迪嗤笑了一聲說道:“孫馳勇停止炮擊,萬明斯坦也不會將力量放到內陸,繼續給我們當門板,現在海上的威脅已經堵在家門口,陸地上理論上會給自己造成半包圍的威脅,再怎麼也要向後排。現在盟友不會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

李子明抓了一下鼻子,嘆了口氣說道:“看來是不可避免了。”

任迪將目光從地圖上收回後緩緩地說道:“現在黃土區戰略上第一個敵人出現了。十年後,在這塊大陸上,我們和敵人的對抗也就要來了。”

李子明有些沉默,身爲尉官有自己獨立的戰略,那麼在這個世界上與其他將官演變軍官的遲早會到來,李子明有心裏準備,然而現在任迪將這種不可避免說出來,還是讓李子明感覺到一股驟雨將至的感覺。

任迪環顧了這個作戰大廳,所有的人都是徵召兵。任迪說道:“這裏應該吸納這個世界的主人,下一場大戰就要來了。黃土區的嚮往者需要知道爲何而戰。”

鏡頭切換。

裏海上,一場別開生面的海戰正在爆發。載着核彈頭重型火箭的地效飛行器在裏海破開飛行器長方形的火箭彈發射筒非常長,在裏海較爲平靜的水面上,帶起大片白色的碎裂的波痕,這些地效飛艇旋轉的火箭發射模塊,冒出了巨大的火柱,攜帶核武的火箭彈,拖着噴射出猛烈的尾焰朝着遠方斜射過去。

完成發射後,地效飛艇在裏海海面上,拉出了一個扭轉劇烈的弧線。開始離開發射陣列位置,約一百公里外裏海的附近一直機械化軍隊面對天空火箭彈下落的尖銳嘯聲,車隊開始慌亂了。

隨着火箭彈下落到一定高度,十幾個閃光在軍隊中出現,然後罡風,能將鋼鐵撕碎,如果時間夠慢,這些能用肉眼看到的透明衝擊波在朝着周圍橫掃。這樣的部隊在十秒鐘不到的時間,慘狀猶如遭到一個炮兵師的打擊。在爆炸後,翻滾的車輛半埋在沙土中車輪胎冒着火焰。

掌握了裏海海權的蘭特人,將力量輻射到裏海周圍區域中。同時將部隊在裏海邊緣任意一點登陸,整個裏海就像斜插匕首插入了萬明斯坦的控制區。

三天後,核爆的煙柱早已隨風散去,這片戰場上,一個燒着如同咖啡色的骷髏,躺在沙地上。一個金屬戰靴踏上了這片土地。熾羽看了看手腕上的輻射指示器,這裏的核輻射數值不能說是健康,但是可以說不致命了。中子彈爆炸後放射性迅速消失,並不意味着是環保。只是能讓士兵在覈爆的幾天後能夠佔領該區域。

看了看地面上一具具燒乾,燒枯的人體殘骸,演變軍官熾羽如同大理石般潔白冰冷麪龐上,閃過了一絲嘆息。作爲外來戰區的演變軍官,爲了發展爲了生存,有時候是必須要和本位面的土着強勢文明對抗的。在對抗的時候,也就是戰爭,往往並沒有什麼不適。然而當完成手刃一個文明的殺戮後,從毀滅的城市中翻看到這個文明留下的種種典籍上記載的智慧理性。作爲來自外戰區的演變軍官往往會覺得這個文明不該毀滅。

孫馳勇所說的救世主理論,演變軍官決定自己想要拯救的文明。在主場任務中,是可以找到自己義無反顧拯救的文明。但是在別的戰區作戰呢?

無論是雷姆特人還是蘭特人,他們在進入這個位面時,對本位面任何一個文明都不瞭解。站在敵對的角度觀察,往往看到是這些文明的凶神惡煞,只有這些文明沉淪,徹底能放在手上觀察的時候,面對現在的已經消逝的存在。是有些遺憾的。

看着遠處已經不設防的城市,熾羽臉上露出了躊躇,然而躊躇後,很快是確定。在熾羽的眼中,這個城市,城市中殘留的文明,現在看來已經沒必要摧毀了。蘭特人演變軍官所代表其他戰區獨特的文明干擾這個世界,應該有個可供移植蘭特人文明特色的宿主。

相通了此節的熾羽喃喃地說道:“不應該繼續毀滅了。我們用不着從起始塑造亞特蘭提斯。”熾羽返回了自己的碟狀飛行器。半個小時後,對裏海南段的萬明斯坦的主城市的核武攻擊計劃停止了。

裏海方面蘭特人的將決定對這個城市投入陸戰軍隊。在這個世界力量有所富足的蘭特人,開始回望自己的本來面目。 核元紀年1260年,周天合盟中以革新派爲勢力發動的新一輪戰爭已經落下帷幕。這場戰爭總體來說周天合盟勝利,印度洋上的威脅只存在於中東海灣的一角,萬明斯坦殘餘的艦隊龜縮在紅海中。 寵婚撩人:傅少,你老婆回來了 周天合盟掌握了大半個印度洋的同時,還將的力量徹底進入了非洲大陸。然而現在也就到此爲止了,在非洲大陸上瓦特聯邦的襲擾力量讓周天合盟無法北進了。而印度洋上,由於並沒有完全殲滅萬明斯坦的艦隊。主要是紅海海峽太難攻打。雖然佔據了大半個印度洋,但是這大半個印度洋中威脅並沒有消失。周天合盟需要至少三十艘戰列艦常駐在以馬達加斯加和印度次大陸東岸的區域對萬明斯坦可能出現的那小半個印度洋進行封鎖。

漫長的戰線,拖住了周天合盟目前的軍事力量。周天合盟現在已經打不下去了。進入了內部政治協商,雖然宣傳上,這波戰爭勝利了。但是整個周天合盟爲此付出的精力也多了。並且經此一役,元老們已經開始正視來自南方的新興力量,雖然革新派在大片新佔領區掌握了大量的資源產地。而現在元老們通過了新的法案,開始鼓勵核心區的工業生產,試圖控制流向新佔領區的人口。

博弈在周天合盟內部開始了,這是孫馳勇需要頭疼的事情,對任迪來說,周天合盟南北派紛紛擾擾的吵鬧比過去要好多了。果然只有中央權威被挑戰,下面的地方勢力才能做自己的小動作。無論是過去元老中央集權,還是孫馳勇一方的革新派繼承了法統進行中央集權,對地方勢力都沒有好處。

這個世界的周天合盟的中央集權原本是可以維繫的,可是這個長生科技斷掉了周天合盟高層新城代謝的過程。這個過程讓周天合盟的年輕並且有才幹一方無處引導。這才讓孫馳勇在現在弄出這麼大的規模。否則的話,周天合盟不出現裂痕,整個中天合盟的高層還是權利的中心,任迪還是要將主要注意力放在魯區等新人類羣體中,否則朝中無人,硬對抗將無法控制。

作爲現在能在內陸將勞動力化爲周天合盟生產體系動力的存在,現在黃土區有一定的話語權,現在黃土區是光明正大的從周天合盟採購。並且一些大型機械是以非常便宜的價格。

在黃土區的地圖上,一條線路被確定,這條線路是從陝西貫穿秦嶺,入荊州,將線路延伸到舊武漢所在。同時建設碼頭。這是一條鐵路。鐵路建設的意義是將資源點和人口聚集點聯繫在一起。在黃土區之前,這條鐵路建設是沒有意義的,因爲大規模勞動人口無法在內陸條件下生存,只能在沿海優越那種交通極端優異,所有的居住區依靠海運方便到極致的運輸體系下,才能發展出現代工業。

讓現在任迪來評價二十一世紀所謂的全國人均和別的發達國家比較,嗯任迪覺得比較之前要加上一個前提才比較客觀,那就是沿海五百公里以內區域,爲一個級別進行比較。超過五百公里後在一千公里內在劃定一個級別進行比較。

交通,尤其對實體物質運輸,運量龐大的水運交通對經濟影響的概率是非常大的,現在黃土區要修建這樣一個鐵路,首先蘇區的元老非常積極,鋼軌,自動化鑽機,抽水系統,是以無息貸款的形勢送過來的。

湖北這個地區的條件是得天獨厚的,首先它是靠近內陸的省份,其次他有一條黃金水道,通過這條黃金水道可以直達海洋海洋走向世界。這種物質上的交流便利,才構建了現實基礎的繁榮。別的內陸省份,武漢南北省份想要和世界貿易交流最便利的方法,就是鐵路延伸到武漢,將生產的產品和資源與外界交換除去,而不是自己修一條鐵路到海邊。湖北的繁榮誠然有一方面是自身衝擊平原肥沃,另一方面,其他內陸省份爲了發展,實體經濟交流必須要以湖北爲中央匯聚。在城市中地鐵站門口的房子價格貴是同樣的道理。如果要沒有這種匯聚,比如說安徽,北邊的山東本來就是沿海省份,南邊的江西,到長江邊的距離與到海邊的距離差不多。

安慶面臨着同類條件更好的南京,根本無法競爭。而安徽南北陸上交通又被寬兩三公里的長江水路交通分割,在南北無匯聚的情況下,在安徽修長江大橋根本划不來,橫跨兩三公里大江的大橋,可不是什麼小事。這情況就很尷尬了。

相比任迪歷史線上1840年,處於資本積累階段,列強動輒兇殘的要路權要駐軍,恨不得把中國鐵路附近土地宣誓爲領土的那種難看吃相。周天合盟蘇區的那幫有生意頭腦的新人類要文雅的多。

當然這和現在周天合盟強大的生產力有關,成本上修一條鐵路根本沒什麼,關鍵鐵路附近到底有沒有願意創造價值的人羣。就像二十世紀的非洲,中國掌握了全球最強的鋼鐵生產能力,鐵路什麼的修的很輕鬆,只要非洲的國家有能力保持穩定,有發展的意願,低價派人上來主動修一條鐵路都沒關係。

蘇區的前來考察的新人類在看到黃土區的工人,清理黃河的時候,向着黃河河道架設枕木鋪設鋼鐵軌道的時候,立刻意識到黃土區這個以前實驗室性質的組織,現在是有執行工程的能力的。所以硬生生的找到黃土區的負責採購的沈流雲。要求詢問黃土區向南的線路有沒有可能實行。

嗯在得到這個消息後,任迪是很意外,因爲按照黃土區現在的能力,原本南向到長江邊的鐵路線由於路線較長,而且穿過秦嶺,雖然在秦嶺上找到了核元紀年前部分塌陷的隧道,但是作業比較危險。任迪準備等個二十年後,有錢有力量再修。可是現在沒想到了周天合盟蘇區這個外部因素有一種迫切的願望。然後任迪反應過來,自己現在的舉動其實是在改變周天合盟的經濟版圖。按照GDP的數據,全國各省經濟排名,前三甲,是廣,蘇,魯三省,如果江蘇算上上海,廣州算上港澳,雙方都是差不多的屬於經濟上的第一梯隊。

而現在周天合盟中南方實力最強大的區是廣區,而且廣區對周天合盟南方的其他區,在經濟上處於壓倒性優勢,要不然孫馳勇作爲本任務亞洲一方少將,也不會安排身份安排在廣區執政官家族中。蘇區的元老很顯然想要看到長江黃金水道的復活。

其實任迪的猜測很含蓄,其實現在蘇區高層執政官家族展露的是野心,以元老爲代表的中央集權遭到,革新派的挑戰,帶來的效果是一系列的,過去元老們說的算,一個個區的元老只需要和元老相互討論。而現在元老們爲了鞏固自己的派系,所以轉向開始專注自己的家族了。作爲元老同時也是蘇區執政官錢家家主,現在要開始考慮自己所在小團體的利益,也就是家族的利益。在保守派中和廣區在話語權上分庭抗禮,是一種很誘惑的選擇。

沈流雲陪着錢夢(女)沿着施工的鐵路線,參觀,挖掘機巨大的機械臂,在地面上掏出土,嗯由於土塊中有硬塊有溼,地面也有凹凸不平。挖掘機在完成挖掘的過程中要注意平衡。所以自動化AI挖掘,還沒有設計出來。

錢夢和沈流雲走過了大概上百公里的施工段,臉上露出了疑惑,整個工程並沒有偷工減料,鐵路這東西,十九世紀的鐵路和二十一世紀的鐵路是不一樣的,十九世紀,是人用鐵鍬挖圖,然後鋪設枕木架設鋼軌,二十一世紀,鐵路的路基是用挖掘機挖出來的,然後灌入混凝土。形成堅實的路基,如果是高原區域永凍土之類的,地基要更牢固。有了蘇區土豪的無息貸款,任迪這邊好不客氣的要了大量的重型機器,然後進行爲期半年的培訓,投入到鐵路線的修築上。

黃土區這邊修建的是重載鐵路。周天合盟沿海標準的重載鐵路,六條鋼軌並聯,組成一個車道,古斯塔在上面走有點困難,但是巨大的一節車載重六百噸的東西還是可以的。這個世界之所以會發展出這麼極端的重載鐵路,嗯這個世界幾百年前的剛剛從核戰中復原進入黑鐵時代的時候,南北方均在沿海地區發展,那時候的戰略武器是列車炮,和海岸線平行的重載鐵路上。蒸汽轟鳴,載着上千噸的鋼鐵巨炮,實施炮轟,當然當年的黑鐵時代的蒸汽列車,到了現代已經變成了光滑白色外殼的列車,但是在這套鐵路標準還是這麼大,鐵路機動的超大電磁炮作爲岸防系統,是需要和海面上戰列艦對射的。

這一羣身穿紅色六芒星符號的參觀者,考察完畢施工進度後,錢夢對身邊的沈流雲說道:“你們選擇長江水道是非常正確的,雖然黃河水道施工路線較近。但是黃河水道水文條件不適合大規模水運,想要恢復黃河的運力,需要將黃河沿岸的水利體系建設起來。相比而言,走長江水道,需要考慮的問題就要少多了。”

沈流雲點了點頭笑着說道:“是的,和貴方合作是件很愉快的事情,要不是與你們合作,這條鐵路只是設想。”

錢夢露出了笑靨說道:“我們之間的友誼是無價的。”

說到這錢夢的臉上有些微紅。然後接着說道:“流雲,我想問一下,爲什麼你們選擇的鐵路是軍用標準,如果從成本上來看,按照資源線標準建造會很符合經濟利益,你們難道有什麼更深層次的考慮嗎?”

沈流雲笑了笑說道:“整個黃土區在過去只是一個實驗室,現在攤子鋪大了,整個內陸的面積巨大。爲了進一步的擴大,我們最初的創始集團,主要的幾個股東決定分開擴張。”

錢夢立刻豎起耳朵,漫不經心地問道:“分開擴張是什麼意思?”

沈流雲說道:“現在這片區域,從秦嶺山脈延伸到長江的這片區域,未來這裏並不只是一條鐵路,將有很多次人類聚集點在鐵路線兩側分佈,生產其他區域所需要的機械,以及在內陸生存的物資。”

錢夢說道:“如果你們缺乏機械的話,我想我們可以提供幫助。”

沈流雲笑了笑說道:“如果你們能幫忙就好了,要知道我們從你們那裏訂購的幾十臺大型載重直升機現在已經趴窩了。”

看着有些愕然的錢夢,沈流雲說道:“不是你們生產了不合格的次品,而是內陸,內陸風沙過大,直升機電動傳動結構的縫隙與風沙碰撞,裏面的磨損太大。這只是一部分,以後生產擴大需要更多的機器,不能要太複雜的,最好結構較爲簡單,我們的這裏的人力能夠進行維修。總不能我們這機器一出事,然後就運送到幾千公里外找你們維修吧。嗯你們那裏人也不夠啊。結構簡單,易出事的部位容易維修。我們要生產柴油機爲主的機器,嗯,這東西在四十年前,就已經在周天合盟淘汰了吧,現在你們會爲我們重開生產線嗎?要麼你們爲我們設計高科技且適合在內陸使用的先進機械系統,要麼我們直接玩結構簡單的。”

錢夢微微點了點頭明白了沈流雲所說的事情,處於人力資本困難,中天合盟蘇區不會浪費勞動力,爲黃土區設計新獨一無二的內陸生產模塊。

她笑了笑對沈流雲說道:“那麼在這裏恭喜你成爲這片區域的主管。”

沈流雲笑了笑說道:“我想我們以後會合作的很愉快的。”錢夢笑着點了點頭。

四個小時後,有關黃土區擴張並且幾十個最初創業股東將拆分產業進行區域分管的消息,傳回了周天合盟元老一方,嗯消息是往保守派那裏傳的,但是在傳遞的過程中,這則消息到達了孫馳勇的耳邊。

聽到這個消息後,孫馳勇會心一笑說道:“自我解散?這忽悠的不錯。” 黃土區分區,最先的三個區,對應着中國過去荊,豫,三晉,甘陝進行分區,總面積七十萬平方公里。黃土區的這種分區可以說官方也可以說不官方,不官方是因爲周天合盟法定分區中並不存在這四個區域。這是黃土區自己按照地域進行的業務劃分。

而說官方,是因爲黃土區現在東亞核心所有的沿海地區區域劃分承接與核元紀年之前中國大地的省份劃分,自始至終,兩個沿海區域的邊境劃分,是從核元紀年之前保留的資料中找依據的。當然這些邊境區的劃分都是有理由的大多是以山川河流自然地勢劃分,這些自然地勢也是軍事障礙。在大家都不想打同時又能給對方忌憚的情況下,大家非常重視法理。談談自古以來。

而核戰前東亞季風區的省份劃分中,古代省份的劃分,就是現在省份的劃分,而內陸區域在古代也是有省份劃分的,但是整個周天合盟時代,在此之前官方對於廣大內陸區域以廢土區域指代廣大的內陸,之所以這麼指代,沒有在內陸劃分,是因爲內陸條件無法支持勞動力發展。

在廢土區域的次人類只能原始刀耕火種的方式維持社會結構。想要維持更多的人口,就必須形成工業複合區。在過去幾十年中次人類的能力無法完成維持工業複合區的社會構建,學校,工廠,需要新人類組織領導,需要亞人類作爲骨幹,礦山開採需要軍隊能及時趕到鎮壓,而供給人類社會食物資源的農田,需要穩定且成本廉價的運輸線維持。

在覈元紀年之前,人類的人口素質可以在內陸維持這一切。但是在幾百年前只有沿海地區才能維持這一切。

而現在內陸開始維持生產體系,廢土區不能定義這裏了。或許應該用和海外佔領地帶所劃的區相等的地位定義這裏。

不過實際上,周天合盟對黃土區這種劃分僅僅是默認。不公開表態。周天合盟的這種態度很顯然是不想得罪革新派的年輕人。海外佔領區在周天合盟的經濟版圖上,每一個區域比東亞核心區弱,但是經濟總量不是黃土區現在劃分的四個區能比較的。目前爲止整個黃土區的人口總量爲六百萬,合格成年嚮往者只有三十六萬人。創造的經濟價值不足,如果單獨佔據一個區的名義,在合盟內有一個區的話語權。很顯然是不合時宜的。

尤其現在黃土區站在保守派這一方,元老們現在這段時間,不想刺激革新派。任何政治體制上的權力變動,無論是保守派還是革新派,現在都有默契的相互剋制。也就是說元老們現在不發話,而革新派這裏也沒有理由指責。黃土區在自己玩自己的。

但是實際上,整個黃土區分區後,哪些權利紛爭場上的弄潮兒如同鬣狗問道腐肉的味道一樣,迅速趕過來。分區後的股東成爲了元老家族派系拉攏的新貴。比如說蘇區,最近派遣一位女性趕來接觸湖北區的分管者,這劇情很熟悉。同樣的劇情,魯區也在做。

至少趙瑾雯很熟。作爲一個黃土區的老牌成員,趙瑾雯已經現在對任迪這幫人瞭解的很透徹了,這幫人如果在周天合盟新人類的眼光中來看,壓根就是瘋子。雙方的目的根本就是不一樣的。哪些保守派送過來試圖用聯姻以及經濟權力拴住黃土區甚至將黃土區控制住的打算根本就是妄想。

作爲一個整體,黃土區業務如果擴展到內陸所有區域,一定會讓周天合盟的元老們心生忌憚。畢竟內陸這麼一大塊整體,在自己背後。雖然發展受限於沒有出海口,經濟上必須依靠自己,但是軍事上的威脅是肯定有的。現在黃土區分區了,一條條軍事用途的重載鐵路是幹什麼的?周天合盟元老們心理有答案,那就是黃土區在分區後試圖用軍事鐵路將所有的區域聯合起來。武力直達。

但是鐵路這種東西,元老們內部設置的幾個干涉黃土區的預案中這些鐵路是可以在戰爭期間斷掉的。拉攏,政治聯姻上拉攏各個黃土區分化出來新區的主管者,經濟上結合黃土區的各個拉攏着,只要沿海的保守派維持的這種經濟政治上結合力,大於黃土區實驗室最初一個個新人類之間合作起步時的向心結合力,那麼保守派就能擁有必要時刻,拆散黃土區這個在內陸的組織。

這種政治手段並不鮮見,在任迪位面上,中國所謂的與歐盟合作,或者是與東盟合作,從來都不是和他們主負責人談,而是多用電飛機燃油,到幾個主要國家都跑一趟,分開談,有時候先到英國,再去歐洲法德兩國,法德兩國的訪問次序行程安排也不是按照哪國總統當了歐盟主席的次序來,有時候訪問順序,在法德兩個國家之間選擇,有點挑撥教唆的味道。

局外人不清楚,而趙瑾雯作爲黃土區內部高層非常清楚,整個黃土區的最大結合力壓根就不是什麼經濟上的結合力,整個權力階層也根本不是什麼上層新人類聯姻可以相互分離的。黃土區最大的結合力是血脈的結合力。

血脈,在黃土區裏面的意義是三百六十七姓氏經過一代代是實驗數據的積累,殘酷無比數據積累發展到今的。每一個姓氏之間都能通婚,高概率的誕生次品率較小的男孩。每一個姓氏的嚮往者,在黃土區的基因數據庫中都有以一代代血親爲線條脈絡的基因人工演化數據。每一個姓氏由於相互通婚,相互的基因都是相關聯的。大家早已經糾纏起來。

經濟的分化,但是未來命運線無法分化,嚮往者演化的速度要取決於走的人,越多的嚮往者向前走,就越有概率找到向前的路。每一個黃土區的嚮往者都需要區域中其他人活下去。給自己未來的基因帶來希望。

整個黃土區這一個集體現在這個趨勢不可逆轉。而這時候揹負家族使命的女孩,懷着朦朧的愛情,和主導這樣黃土區的新人類年輕人接觸。趙瑾雯突然感覺到有種莫大的悲哀。

趙瑾雯看了看坐在同一做飛機上的任迪,心裏涌起了一陣怨恨。 霸妻成癮:深吻總裁老公 似乎感受到了趙瑾雯異樣的眼光,任迪轉過頭來。

看着任迪看着自己,趙瑾雯想要躲避,似乎從一開始見面的時候,趙瑾雯就一直沒有在與任迪面對面的時候處於上風。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出現。

任迪說道:“最近根據最新的計劃,陝西區名義上的分管者將由你來接任。你應該準備一下該如何回家。”

任迪這句話說完後,趙瑾雯呆滯了好一會,然後呵呵似乎三分苦笑,三分無耐,四分你到底想怎樣的疑問。

任迪繼續說道:“你是元老,整個黃土區的建設早期,你的地位與沈飛的地位是相同的。而且……”

任迪嘆了一口氣微笑說道:“這些年,辛苦你了。”

趙瑾雯仔細的打量了一下任迪說道:“你態度的轉變令我很意外,我以爲,你最終會以保險的態度處理我。”

任迪說道:“黃土區已經無需新人類全方位的引導了。某種程度上,我和沈飛最初的規劃實現了一小半。”

趙瑾雯臉上有些黯然,嘆息說道:“現在的情況他沒有看到。”

任迪說道:“人的一生太短,是因爲要做的事情太多。壽命終結前還做不完,只能將希望寄託給別人。”

察覺到任迪語氣中淡淡的遺憾,趙瑾雯問道:“你怎了?”

任迪說道:“核戰前人類的壽命一般只有百年。我即將進入衰老期。”

趙瑾雯看到面容依然年輕的任迪,說道:“我看不出來。”

任迪笑了笑說道:“七年,最多七年,你將看到我的額頭上會出現皺紋,十年後,你會發現我的頭髮會出現大量的白髮,十五年後頭髮會脫落。”

任迪所說,是演變給任迪做的提示,演變軍官的衰老由於身軀有演變的維持,在五十歲甚至六十歲七十歲都看不出來,但是細胞分裂次數終究會耗盡。衰老將不可避免的在這個世界出現。這種衰老迴歸,在以前二十年時間限制的任務中看不出來,而現在這個任務,衰老迴歸是很正常的事情。

任迪的遺憾是,李子明必須離開了,而這個任務任迪將通過榮光,換一個身份繼續在這個世界獨自戰鬥。

演變空間內不會死亡,所有的演變軍官將死在戰場上,比如說跟隨卡維斯的哪些預備役尉官,這個世界未取得勝利,這裏對於他們來說就是葬身的世界。

看到任迪平淡的闡述即將到來的事情。趙瑾雯很沉默。任迪說道:“我和沈飛在這個世界的所做的事情,將你牽扯進來,將我們認爲的事情強加於你數十年。”

趙瑾雯淡淡地說道:“如果我沒被牽扯,你們照樣會這麼做,和你共同在一起這麼多年,我對你很瞭解了。你們啊,我明白,即使我回到過去,也沒法阻止你們。你們就是想要給這個世界帶來改變。我說的是不是?”

任迪點了點頭。趙瑾雯說道:“所以,我無論藏到哪裏,最終會面對這個世界的變化。被積雪壓碎溫室的從而凍死的公主花,沒理由怨恨嚴冬,只能怪她們沒有得到秋露淬鍊。” 現階段黃土區唯一進步的科技,就是基因技術,僅僅是這一項技術,這一項技術帶來的成果,就是人力成本的降低,然而這個世界的科技,正在高速突飛猛進。

現在這個世界科技創新能力最強的是周天合盟孫馳勇所掌控的集團,大量的亞人類進入了基礎行業,大量的資源工業條件供給了年輕新人類們的研究,現在周天合盟的革新派很對得起革新這個名字。

一項新的技術正在,東南亞的實驗室裏面研究,該項科技來源於非洲蘭特人殘留的能量水晶原形。按照確切的科技描述應該是納米電池技術種類。該項技術在周天合盟中存在很久了。大名鼎鼎的石墨烯電池就是這種。

也就是非常細微的金屬層之間由鍍膜作爲絕緣層,當充電的時候絕緣層兩邊出現正負電電量絕緣層兩端形成電位差。電容器的原理。彈簧儲存的能量爲彈性勢能,配重投石機配重石頭落下釋放的是重力勢能,而納米電池分屬絕緣層兩側的儲存的是電勢能,如果沒有絕緣層阻隔兩面的電子會迅速結合。

然而納米電池在充電後,只是兩個帶電面,如果帶電的能量更高一點會如何,如果絕緣層兩面帶電物質高能躍遷電子的離子態呢。從非洲戰場發掘的殘骸來看,蘭特人使用的納米電池發展到了這一步,是非常高能的電池。相當於在自然界中只能持續幾秒,最多幾分鐘的球狀閃電。在一個穩定的磁籠中固定磁籠中的約束着離子體。

孫冰慧現在穿着一身緊身服質地像是塑料的防電子輻射服,頭套眼睛部位是墨鏡材料。她面前雙手靠着的欄杆前是一個巨大的玻璃房,玻璃房中實驗研究員正在調試這一個菱形水晶模樣的東西。水晶菱形兩兩端疑似尖銳的部分插在金屬圓柱形圓盤中。兩個圓盤有玻璃封閉,構成了一個圓柱體。水晶就封在圓柱體中。

這個實驗室爲了這個項目死了不少人,如果氦氣降溫系統運作失誤或者是溫度隔絕層出現問題,低溫超導磁籠,就約束不了高壓等離子體。就相當一個特大號的球狀閃電,在實驗室中爆炸。

蘭特人的能量水晶技術,就是電磁技術,磁場控制電,而電又能加強磁場。讓電的高能有這麼在一個人造的循環下存在,需要能量的時候修改這個循環。通電實驗很快開始了。各個儀器的電流數據,顯示着這個結構正在快速充電。

這時候孫冰慧身邊彈出了投影,對就是立體投影,在過去周天合盟中通訊是一塊銀幕,然後變成了透明板的光幕,到了現在,變成了全息投影。技術在進步。

孫冰慧擡頭對自己哥哥笑了笑說道:“蓄能的能量棒有了。現在有待小型化實用化。”

孫馳勇說道:“能做多小。還有這玩意需要一直保持低溫隔絕。也需要耗電。”

孫冰慧說道:“現在這個裝置製冷功率白熾燈泡的電量(一百瓦,一度電千瓦每小時),和這裏面四十公斤標準煤(一度電0.1229公斤標準煤能量)的電量相比,大約近四千小時。如果是戰時夠用了。而且設計還可以更優化。”

孫馳勇說道:“可以武器化嗎?自然球狀閃電直徑二十釐米,爆炸當量可以到達十公斤,可以從靜止突然加速到兩百米每秒。低質量高能量。”

孫冰慧說道:“電離體很不穩定,如果沒有磁場約束的話,由於內部循環隨時容易破壞,爆炸不可控。如果用磁場引導。發射的過程,極容易暴露自己。能量武器不是不實際。”

孫馳勇說:“不是直接釋放球形閃電,而是將這個裝置當成爆炸物發射出去。這樣既有能量暴力釋放的殺傷同時還能造成電磁脈衝衝擊。不要單單想着發動機這一塊。”

孫冰慧抓了抓自己的青絲,臉色無奈地說道:“抱歉,搞這東西很費勁的,我沒往一次性用品這個方向想。”

孫馳勇說道:“隨着技術在自動化生產線上定型,成本會降下來的。”

孫冰慧說道:“天目技術運行的怎樣?”孫馳勇的投影從腰間拿出了一個東西,隨後另一道投影出現在大廳中。這是澳洲的地圖。所有高低不平的地圖。在這幅地圖上,分辨率是可以達到分米級別。

這些不是衛星拍攝的而是太陽能飛艇拍攝的。飛艇上搭載着鏡頭以地面發射塔確認座標,在天空中繞大圈子,攜帶樹脂材料的光學鏡頭,對大地進行拍攝。巨大的鏡頭在飛艇中央佈置,就像一個巨大的眼睛在靜靜地凝視大地。這就是取名爲天目計劃的由來。

孫馳勇說道:“技術上可行,但是元老會擋住了該技術在東亞大陸的運用。 系統之善行天下 否則的話。”

孫冰慧接過話茬說道:“我們的盟友與保守派的貿易往來非常熱。需要提醒他們一下嗎?”

孫馳勇搖了搖頭說道:“不要做沒用的事情。”

聽到自己哥哥這麼說,孫冰慧沒有繼續說。孫馳勇說道:“這四十年內應該是我們的黃金階段。迅速將科技力量轉化爲軍事力量,解決掉最有威脅的對手,快點結束掉這個任務。”

孫冰慧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這個任務太長了。”

孫馳勇偏了偏腦袋,看着自己妹妹有些感慨地說道:“這就是將官任務,不是將官的演變軍官,本沒有資格前來。”

鏡頭切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