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了,我的斂息訣對絡腮鬍一行人沒用,可是對這嗜血魔豹還是非常有效的,只要我一直保持斂息訣的運行狀態,這嗜血魔豹短時間內就找不到我的蹤跡!」剛剛一瞬間雲殊心情大起大落,到此時才想到此節。

「只要能撐過數息時間,等到絡腮鬍大漢一行人到來,那麼……」雲殊眼中神光大放,他的心也微微有些激動了起來:「生機,這就是那一線生機啊!這隻嗜血魔豹還真是我的福星!」

一旦絡腮鬍大漢一行人趕到,與這嗜血魔豹突然遭遇,必定會產生混戰,到時候就是他渾水摸魚,逃到數百米之外湖泊中的機會。

雲殊心中激動,可是身體越發謹慎了起來,不敢有絲毫動作,唯恐驚擾到嗜血魔豹。

就在這時,透過稀疏的樹叢縫隙,雲殊看到嗜血魔豹那碩大的頭顱猛的一轉,朝著雲殊來時的方向看去,他頓時知道,時機將至!

雲殊悄悄將體內劍氣運起,同時雙手雙腳的肌肉也都繃緊了起來,隨時準備沖向數百米外的湖泊。

這嗜血魔豹雖然是三階上級玄獸,可並不是絡腮鬍大漢一行人的對手,更何況上一次它還吃過大虧,所以雙方一旦交戰,時間定然不長,他必須趁著這短暫的時間,衝到湖泊之中。

腳步聲漸漸清晰了起來,而那頭嗜血魔豹又回到了之前所在的位置,四肢微微緊繃,顯然還想採取偷襲之策。

「奇怪,那個小子忽然停著不動了,莫非他放棄了?」與此同時,一個疑惑的聲音響了起來。

「管他娘的,只要能抓到那個小子就好!這一個月來,老子受夠了,等抓到那個小子,老子一定要讓他嘗嘗我的手段!」另一個粗豪的聲音滿不在乎的說。

繼而,雲殊就看到數個身影出現在了眼中。

而就在這時,那隻嗜血魔豹四肢猛然蹬地,龐大的身軀如同小山一般,朝著那數個人影撲擊了過去。

「就是這個時候!」

雲殊心中一動,渾身劍氣頓時狂暴了起來,整個人猛的彈射而起,朝著數百米之外的湖泊激射而去。

「該死的,又是這隻死豹子!」

「快躲開……」

那數個人影剛剛轉過樹叢,頓時看到一個黑影撲來,完全沒有任何心裡準備,頓時亂作一團。

嗜血魔豹可是相當於劍氣九層境界的玄獸,實力比絡腮鬍大漢還要強上半籌,哪裡是他們能夠硬抗的,因此只能慌亂的朝四周閃躲。

不過,那絡腮鬍大漢卻並沒有閃躲,嗜血魔豹實力也僅僅只比他高上半籌罷了,就算硬碰硬他也不會吃多大虧。

因此,絡腮鬍大漢手中長劍一轉,就指向了嗜血魔豹柔弱的腹部。

腹部是嗜血魔豹的要害之一,那裡的防禦可及不上其他地方,一旦被絡腮鬍大漢刺中,嗜血魔豹不死也是重傷。

嗜血魔豹身在空中,無法進行閃躲,不過它也不慌,那雙蒲扇大小的利爪微微一個晃動,頓時后發先至,拍在了絡腮鬍大漢的長劍劍身之上。

借著碰撞產生的力量,嗜血魔豹輕盈的一個縱越,落在了距離絡腮鬍大漢約五丈遠的位置。

由於嗜血魔豹蓄勢已久,再加上身在空中,借了龐大身軀的威勢,因此這一撲的威力遠超尋常,讓絡腮鬍大漢連退了十多步方才卸去這股力道。

不過,縱然如此,他還是受了點小傷,一絲血跡從他嘴角流出。

嗜血魔豹此時也認出了絡腮鬍大漢一行人,知道他們不好對付,只是在原地來回盤桓著,同時拳頭大小的眼睛緊緊盯著絡腮鬍大漢一行人,卻並沒有立刻攻擊。

「老大,那小子在那裡!」就在這時,場中傳來一聲驚呼,終於有人發現了疾奔向湖泊的雲殊。


「老大,怎麼辦?」不少人看向那絡腮鬍大漢,等待著他的決定。

此時,這嗜血魔豹虎視一旁,威脅實在太大,一旦他們動身追向雲殊,將後背交給這嗜血魔豹,恐怕嗜血魔豹會毫不猶豫的對他們進行攻擊。

畢竟,上一次他們可是將這嗜血魔豹傷的不輕。

玄獸,比人類還要記仇!

「若飛,你去追那個小子,記住,不要離開太遠,那個小子極為狡猾!」絡腮鬍大漢思慮片刻,隨即眼光看向了一個瘦削的中年漢子,隨後,他的目光又轉向嗜血魔豹,冷冷的說道:「至於剩下的人,就隨我圍攻這嗜血魔豹!看來上一次給它的教訓還不夠,讓我們再給它漲漲記性!」


「是,老大!」其餘眾人一聲大吼,隨即那位叫做若飛的瘦削中年漢子越眾而出,朝著雲殊急速追擊了過去。

而剩下的五人,則與絡腮鬍一起,朝著嗜血魔豹緩緩包圍了過去。

雲殊疾馳之中,也聽到了絡腮鬍大漢的命令,他腳下絲毫不停,頭卻微微轉過來瞟了一眼,果然看到一個瘦削的中年漢子追了過來。

這瘦削中年漢子云殊也認識,正是當初雲無涯提醒他注意的,那兩位劍氣八層強者之一。

不過,雲殊卻並沒有太過擔心。

借著剛剛的混亂,他已經衝出了大半的距離,此時與湖泊僅僅只剩百餘米左右。而這瘦削中年漢子距離他卻足足有三百多米,他應該有足夠的時間逃進湖泊之中。

不過,雲殊卻也不敢大意,目光每過片刻都會轉過來,注意瘦削中年男人的動向。

「這小子,怎麼往湖裡面跑?」瘦削中年男人眉頭一皺,一旦讓雲殊進了湖泊,他還真不敢孤身一人追進去,思慮片刻,瘦削男子冷笑一聲:「想借湖泊逃離?做夢!」


「風卷殘步!」

瘦削漢子心中一聲低喝,隨即他身上的氣勢猛然一變,變得有些飄渺虛無了起來,就彷彿化成了一陣風一般。

與此同時,這瘦削男子的速度也陡然大增一倍,彷彿真的化作了一陣狂風,急速朝著雲殊席捲而來。

由於速度太快,甚至將地上不少碎石子也帶了起來,漫天亂舞!

風卷殘步是他所得意的一門劍技,憑藉這門劍技,他的速度能夠陡然增加一倍,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可不管是用來逃命,還是用來追擊,都算的上極為實用了。

而這,也是為什麼,絡腮鬍大漢偏偏讓他來追擊雲殊的原因!

雲殊的目光時刻注意著身後瘦削男子的動靜,自然也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這般變化,他的心中頓時一驚。

「怎麼會?速度怎麼增加這麼多?」雲殊心中震驚,下意識問出聲來:「就算劍氣九層強者,爆發劍火的狀態下,速度也沒有這麼快吧!」

速度的提升不像力量,越往上速度的提升難度越大,雲殊爆發雙重劍火的情況下,速度也不過堪堪能夠提升近倍,可是這瘦削男子還未使用劍火,竟然就能讓速度提升一倍,這實在是……

忽然,雲殊意識到了什麼。

「不對,這瘦削中年男子身上多了一種縹緲如風的味道,莫非他的速度提升,是因為使用了劍技?」

不過,雲殊此時也沒心思細想,此刻這瘦削中年男子的速度提升一倍之後,已經是雲殊此時速度的四倍,完全能夠在他逃進湖泊之前截住他。

「不行,一定不能讓這瘦削男子在我逃進湖泊之前截住我!」想到這裡,雲殊心中頓時急迫了起來。

此刻,那嗜血魔豹見勢不妙,已經有了逃離的跡象,一旦讓絡腮鬍大漢一行人趕到,那他就將徹底沒有了逃生的可能。

而且,單隻是這瘦削男子,一旦被他趕上,自己恐怕連一招能難以接住。

(求收藏,求推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沒辦法了,只能再次拼了!」雲殊咬了咬牙,臉上再次閃過一道紅潮,他整個人的速度也陡然提升了接近兩成,朝著百米距離不到的湖泊疾沖而去。

這種以自殘筋脈來提升能力的行為,他之前就做過一回,雖然僅僅持續了不到半息的時間,可是體內經脈已經有多處破損。

而此刻,為了贏得時間,雲殊只能再次不顧後果的施展了。

好在,他如今距離湖泊僅僅只剩不到百米的距離,這種狀態也不需要持續太久。

可雲殊與瘦削男子的速度相差實在太大,足足有三倍的速度差距,縱然雲殊靠著自殘經脈提升了些速度,二人之間的距離依舊在快速接近著。

終於,在雲殊距離湖泊還剩十餘米的時候,這瘦削男子就追到了雲殊身後一丈之外。

一丈,這是標準的攻擊距離。

「小子,給我留下吧!」瘦削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嗜血的光芒,整個人氣勢大漲,手中長劍如同閃電般朝著雲殊的腦後劈了過來。

長劍未至,劍芒已然及身,落在雲殊的肌膚上,刺得他一陣生疼。

可雲殊的面龐卻顯得極為平靜、沉著,原本還有著一絲慌亂的他,此刻徹底平靜了下來。

雲殊知道,越是這樣關鍵的時刻,越是不能著急。

「還有十多米的距離,若是能夠硬抗這瘦削中年男人這一擊,或許可以藉助這力道,順利逃進湖泊之中!」雲殊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他知道這極為危險,此刻的他與瘦削男子整整相差了兩個境界,一旦沒能抗住,到時不要說借力逃脫了,恐怕瞬息之間就會失去性命。

不過,他此時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行險一擊!

「呼呼!」

腦後勁風激射,鋒銳的劍光如同閃電一般急速劈下。

雲殊陡然一個轉身,同時手中長劍也是微微一轉,朝著那急速劈下的劍光撩了上去。

「鏗鏘!」

一聲激烈的撞擊聲響起,雲殊頓時感覺手中劍柄彷彿被千斤巨錘砸中,猛烈地抖動了一下。

就這一下抖動,讓他的手掌微微一麻,都差點握不住手中長劍。

而一旦長劍離身,雲殊就是身死魂消的下場。


好在,雲殊之前早有準備,另一隻手掌及時的搭上劍柄,合雙手之力,終於將手中長劍穩住。

可是,危機並沒有解除!

一股渾厚的劍氣,順著雲殊的長劍,朝著他的全身衝擊了過來,而他附著在長劍之上的劍氣,竟然彷彿朽木一般,絲毫難以抵抗。

「既然你想進,那我就讓你進!」雲殊心中一聲怒喝,體內劍氣再不做絲毫防禦,直接將這股渾厚劍氣放進了體內經脈之中。

與此同時,雲殊心念一動,那盤踞在丹田劍海最中央,色澤暗淡的三葉劍火也動了起來,沿著體內經脈,迅速朝著那湧進身體的渾厚劍氣迎了過去。

「啊!」

劍氣入體,雲殊忍不住慘叫出聲,自己蘊養出的劍氣不會對自身經脈造成絲毫損傷,可是別人的劍氣卻不一樣。

雲殊此刻,感覺自己就彷彿被千刀萬剮,受到凌遲之行一般,一陣陣難以形容的疼痛被清晰地傳達到他的靈魂深處。

「不行,我要堅持下去!」雲殊緊咬牙關,感受著長劍上傳來的那股巨力,整個人借勢騰空而起,朝著身後十米之外的湖泊縱越了過去。

這是他行此險招的目的,就算再痛苦,也必須堅持下去!

雲殊身體在半空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朝著十米之外的湖泊落去,而他的體內卻在進行著另外一場戰鬥。

那道渾厚劍氣入體之後,頓時沿著雲殊的經脈橫衝直撞了起來,所過之處如同犁庭掃穴,所有經脈盡皆破敗不堪。

不過,好在那碧綠色的三葉劍火,此時也受到雲殊的指令,游弋到了此處。

「給我吞噬!」

雲殊心中一聲冷喝,同時那碧綠色的三葉劍火火光大漲,朝著囂張至極的劍氣包裹了過去。

而雲殊的注意力此時也高度集中了起來。

這是平時用來凝聚體內劍氣的方法,卻被雲殊此刻用來對付這外來劍氣,他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三葉劍火有著極強的排他性,若吞噬的是雲殊體內的劍氣,則會幫助這些劍氣進行凝聚,而如若吞噬的是外來劍氣,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抹去這股劍氣身上其他人的標誌。

而一旦這股劍氣被抹去那瘦削男子的標誌,那麼就會失去大部分的侵略性,不會對雲殊的經脈造成之前那麼大的傷害。

不過,這都是雲殊根據自己的了解所做的猜想,他也不知道可不可行。

那股渾厚的劍氣此時彷彿也察覺到危機的降臨,有些畏懼的四散開來,想要躲過三葉劍火的吞噬。

可是,雲殊怎會讓它逃掉?

「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