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時他要力應付眼前的事情,便不去多想,《傲骨尊天訣》瞬間施展,罡氣貫注於聖骨權杖之中,紫金色的光華衝天而起,一道虛幻的人影突顯虛空,那傲然的氣息,讓天地都為之臣服。

宇文天是第一次使用聖骨權杖,大概猜到這道虛影大概傲骨天尊的虛相。

這道虛影一出現,那八道獸魂皆都退卻三百丈,匍匐在地,彷彿是在跪拜君王一般,而那昆吾玉鑒,則是釋放出九彩光華,全部向著聖骨權杖投去,瞬間隱入其中。

宇文天神色一愣,這突然出現的情況,讓他有些莫名其妙。

等到九彩光華隱去,又是紫色的氤氳之氣飄來,將宇文天連同聖骨權杖包裹起來,宇文天頓覺全身舒暢起來,感覺自己的修為突然間提升了許多,但是境界似乎並沒有多大變化。

而《傲骨尊天訣》的第一層傲氣凜然,那些無法領悟透徹的部分,此時卻是瞬間明了,彷彿頓悟一般,一身傲氣衝天而起,覆蓋百丈範圍。

顯然,這突然出現的異狀,將第一層傲氣凜然給提升過了大成之境,向著大圓滿進發。

這絕對是跨越式的進步,原本,他只將這第一層領悟到了小成之境過一點而已,這突然間的巨變,讓宇文天一時間難以接受。

漸漸的,紫色的氤氳之氣瞬間被聖骨權杖吸收,宇文天感覺到自己要突破了一般,全身的骨骼發生著恐怖的變化,似乎在鐫刻著道紋,整個人彷彿陷入了沉睡狀態。

只不過,瞬間的恍惚之後,宇文天立即清醒過來,發現自己還是虛靈四重天之境的初期,實力是提升了一些,但是境界並沒有變化,而手中的聖骨權杖,依然隱去了那璀璨的光華,虛空的那道恐怖的虛影,瞬間隱入了權杖之中。

紫金色的光華比其他的九道光華要耀眼很多,即便是聖骨權杖隱藏起氣息,也難以掩飾它的絕傲之姿。

眾人沉浸在剛才發生的一切中,驚呆了,直到十道光華聚齊,十絕大陣全部開啟,他們才醒轉過來,看著宇文天,一臉的不可思議。

不過,他們也不該多問,這種神器,不是此時的他們可以擁有的,這其中的秘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

然而,陰寒生蒼冥和白衣青年眼中卻是閃著貪婪的目光,彷彿是餓狼盯上了一塊香肉。

!! 宇文天看了三人一眼,冷哼一聲,三人立即收回了神識的探查,將目光看向了遠處又開始緩緩走來的獸魂。

這八道獸魂,剛才被聖骨權杖和傲骨天尊的一絲意念所震懾,退拜在地,此時,權杖隱去鋒芒,傲骨天尊的意念消失,它們又圍了過來,不過,看到其謹慎的腳步,顯然對剛才出現的恐怖景象還是有所畏懼的。

白少游看了幾眼宇文天,最後將目光移到緩緩靠近的獸魂身上,暗嘆道:「看來宇文天身上的秘密不少啊,可惜,還是無法將這八隻獸魂震退,希望上天庇佑我等!」

說完之後,他大聲喊道:「各位,大陣已開啟,希望大家全力以赴,擊退這些獸魂,離開這裡!」

眾人沒有說話,不過身上的氣勢在逐漸增強,當然,還有幾人心裡在盤算著宇文天的聖骨權杖。

十絕大陣正式開啟,十股恐怖的力量形成了一個百丈大小的八邊形能量大陣,隨著中心陣盤的不斷燃燒晶石,各種玄妙的符文迅速流轉,將八個位置封鎮。

不過,白少游雖然天賦異稟,但是布出的這個十絕大陣只能算是簡化陣法,威力遠遠不及其萬分之一,而十件兵刃的先天未能,也無法發揮出一二。

再加上此陣耗費能量極快,那如山的資源,看起來雖多,但實際上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如此的話,只能在極短的時間裡,將八道獸魂擊退,不然,他們就要被這八道獸魂給吞噬了。

數息之後,待眾人準備就緒之時,八道獸魂如約而至,首先是鯤鵬展翅,化作金翅大鵬,撲向了小和尚,沒有恐怖的能量碾壓,只有無盡的魂力威壓,作為一道相當於聖者的獸魂,金翅大鵬讓十人中實力最強的小和尚,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這種死亡,源於靈魂,一旦抵擋不住,永久消失。

小和尚頭頂的佛珠似乎感受到了這股威脅到生命的壓力,瞬間綻放出了摧殘的金光,將兇殘無比的金翅大鵬給生生地震退。

因為有陣法的加持,加之神器聖器主戰,小和尚的戰力都是增加到了他難以想象的地步。

當然,他不是主角,其他的九人也並不是主角,真正的十絕大陣的主角是十件高品階寶物。

它們才是此次戰鬥的執行者,而十個青年,只是輔助而已。

而這個時候,那隻將近三十丈高的狻猊神魂,咆哮一聲,撲向了冰蘭,身上散發出道道金光,真的十絕大陣的絕仙陣腳一陣顫慄。

只是這時候,冰蠶絲綾幻化出一道無比巨大的長綾虛影,瞬間飄向了狻猊,將其纏住,使其短時間內難以掙脫。


而這時候,狴犴撲向了宋致遠,萬聖扇在宋致遠的頭頂急速旋轉,幻化出一道道聖者虛影,那突然間釋放出來的恐怖氣勢,直逼得狴犴後退連連。

此時,其餘的神獸獸魂也都逼近了陣腳,與守陣的天才和兵器交戰起來了。

兀蚩極巨型神鼎大戰窮奇,白衣青年手中赤焰妖的激戰朱厭,蒼冥天冥魔圖硬抗饕餮,陰寒生幽冥鬼爪苦戰騰蛇,宇文天則是聖骨權杖猛戰渾沌。

這十絕大陣雖然只是簡化的,但是多少蘊含了原陣的一絲精華,又有十把頂級兵刃相助,短時間之內竟然與神獸獸魂難分勝負。


「各位,資源消耗極為快速,希望大家能在能量燃燒殆盡之前,將八道獸魂擊退!」白少游位於絕天之位,極業劍虛空刻陣,又是一道道玄奧的符文,將劇烈波動的十絕大陣平復下來。

他是主陣之人,這時候他的一言一行,影響著眾人的生死。


宇文天此時與渾沌激戰在一起,手中聖骨權杖釋放出淡淡地古老氣息,使得這隻六足四翼的無頭神獸幾乎匍匐跪拜。

不過,渾沌既為神獸,自然有著妖獸無法相比的神智,他感覺到那之前讓自己顫慄跪拜的存在應該消失了,這裡只留下了其一絲恐怖的氣息。

所以,只過了五息不到的時間,它又迅速沖向了宇文天,那恐怖的威勢,連手持聖骨權杖的宇文天都感覺到了一絲顫慄。

絕道之陣,似乎是場上十絕大陣最為恐怖的的陣腳,聖骨權杖的威能,使得整個大陣牢籠如神材般堅固。

若是絕道之陣被破, 劍道真解

這個時候,宇文天的神情頗為凝重,雖然白少游想的這個方法可行,但是主陣和守陣的諸人實力太差了,無法發揮陣法和各自手中兵刃的威力,長此以往,將會覆滅於此。

「宋兄,堅持住!」宋致遠在絕人之陣中,正在被狴犴獸魂壓得敗退連連,眼看這一方大陣將要被破,白少游及時發現了險情,當即大喊道:「絕地之陣岩殺部位,協同絕人之陣抗敵!」

隨著白少游一聲令下,位於陣心地面的岩殺一步三丈,幾息便到了宋致遠旁邊,人還未至之時,那一把大石斧卻是先到,朝著狴犴的一隻大腳劈下。

這一擊,氣勢無匹,威力自然不弱,瞬間便使得狴犴後退了一步,搖晃的陣腳終於穩定了下來。

可是,兩息之後,眾人還來不及喘口氣,那恐怖的狴犴獸魂再次攻來上來,那一隻巨大的蹄子嚇著萬聖扇踩下,整個絕人大陣劇烈搖晃起來,連同整個十絕大陣都十分不穩。

「殺!」

一向沉穩寡言的岩殺,此時卻暴戾起來,騰空而起,手中大斧對著狴犴的腦袋劈下。

但是,這一次,眾人料想中的狴犴後退連連的場面並沒有出現,它只是稍稍減緩了減緩了腳步,那隻前蹄再次踩了下來,這一次,他的目標並不是陣腳,而是阻擋它的岩殺。

就在岩殺和宋致遠聯手抗敵的緊急時刻,位於絕仙之陣的冰蘭由於實力是場上最低,無法長時間運轉冰蠶絲綾,即便擁有神器,也漸漸被狻猊逼得手忙腳亂,絕仙之陣開始搖晃起來。

「冰蘭仙子堅持住,岩殺歸位,出征絕仙之陣,援助冰蘭!」白少游一人鎮守陣心,全力運作,瞬間便發覺道冰蘭的情況,當即大驚,神情凝重,立即對著岩殺喝道。

可是此時,岩殺正欲狴犴纏鬥在一起,而且還處於劣勢,對於白少游的號令,卻是無法立即執行,他一旦離開,鎮守絕人之陣的宋致遠將會被狴犴重創,絕人之陣有可能被破。

情況十萬火急,冰蘭冰冷的絕美的容顏上,此時卻是香汗淋漓,她的戰鬥經驗是十人之中最少的,連陰寒生都不如,面對如此恐怖的狻猊獸魂,她如何抵擋得住,眼看就要被那恐怖的大口吞沒。

就在這時,天空劃過一道烏光,瞬間沖入狻猊的腦殼,一隱而沒。

「吼……」

在冰蘭銀牙緊咬,打算與狻猊同歸於盡之際,狻猊立即後退,對著天空慘叫一聲,使勁地晃著巨大的腦袋。

什麼情況?

冰蘭一愣,這一切發生的如此詭異,讓她一時間難以接受,不過,冰雪聰明的她,瞬間便想到了那道烏光。

「嗖!」

數息之後,在狻猊慘叫不斷,後退連連之極,那道烏光瞬間便離開了其巨大的腦袋,迅速飛回到了距離冰蘭最遠的人的手中。

她美眸隨著烏光遠望,發現那一道烏光回到了宇文天的手中,化作一把熟悉的長槍。

噬神槍!

冰蘭美眸中異彩連連,寒玉一般的臉上突然顯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讓焦急中注視她的白少游一瞬間的失神。

「謝謝!」

遠離激戰渾沌的宇文天腦海,突然傳來一道鶯啼之聲,婉轉清麗,聞者心情暢然。

「不客氣!」

宇文天只是簡簡單單地回應了三個字,依舊投身於激戰之中。

不過,對於噬神槍可以重創神獸獸魂,卻讓其他激戰的眾人神色大變,白少游更是大喜過望,他立即看向宇文天,道:「道友,你這件兵刃也是神器?」

「不是,噬神槍對神魂狀態的生靈都有一定的吞噬功能!」宇文天沒有隱瞞,此時情況緊急,一個重要的情報有可能關乎場上眾人的性命。

確實,在八道這樣的獸魂面前,與其給其壓力,倒不如使其創傷。

「太好了!道友, 深的愛,舊了時光 !」白少游當即說出了自己心裡的想法,宇文天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果然,熟息之後,其餘的陣腳均都出現了慌亂的跡象,宇文天控制著噬神槍,即是出現,攻擊著獸魂。

一炷香后,八道恐怖的獸魂皆都退離十絕大陣,遠離五十丈,虎視眈眈地盯著眾人。

此時,已經有不少人受傷了,陰寒生,白衣青年,宋致遠受的傷比較重。

十絕大陣雖強,但是此陣飛真正的十絕大陣,無法見你個十件聖器神器的威力展現出來,若非關鍵時刻噬神槍幫了大忙,十絕大陣恐怕已經被攻破了。

激戰了一炷香的時間,十人雖然並不是大陣的主角,可是輔助大陣運轉,卻是消耗了不少體力。

!! 維持大陣的能量資源,此時已經消耗巨大了,余者不足原先十之二三,這下,眾人搬回的優勢在下被不利的局勢踩在腳下。

每個人心裡非常清楚,接下來將是接受考驗的時刻,生死一線。

「嗡……」

數十息之後,整個大陣搖晃起來了,陣心的能量補給耗盡了,這裡的靈氣不足以維持陣法的運轉,即便是白少游瞬間刻出許多個聚靈陣,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這個十絕大陣,即將崩潰。

這時,十件寶器釋放出來的光芒漸漸隱去,十絕大陣劇烈搖晃,那十道光束瞬間隱沒,無影無蹤。

這個時候,十絕大陣完全潰散,十人神色劇變,立即挽回靠攏,急促的喘息聲,混合著急促的心跳聲,狠狠地撞擊著眾人的心理防線。

「麻煩了!」

白少游慨嘆一聲,遠處的獸魂似乎已經察覺了這裡的變化,匍匐的身子戰力起來,向著眾人緩緩靠近,不過,似乎對噬神槍的威力還心有餘悸,行走的時候十分謹慎。

宇文天此時鎮定異常,他已經做好了準備,關鍵時候,將自己的護身骨牌釋放出去,擊潰八道神獸獸魂。

「吼……」

窮奇最為好戰,似乎完全了解了十人的情況,的那攻擊怒吼一聲,狂奔而來。

「各自為戰!」

白少游大喊一聲,眾人神色再變,咬著牙,沖向了之前對立的各個神獸,大戰瞬間出發。

只不過,沒有陣法釋放神器的威力,這個時候的眾人,在恐怖大道獸魂面前,羸弱如同螻蟻一般,一個照面,便被神獸撞飛。

宇文天收起聖骨權杖,再次掌控著噬神槍,向著混沌殺去。

這個時候,他不能直接與之對抗,只能依靠著靈活的身法,與之纏鬥,趁機以噬神槍重創之。

果然,宇文天做到了,他的想法非常好。不過,這一次,情況卻出現了意外!

沒有了神器的威懾,渾沌受傷之後,並沒有後退,而是嘶吼著衝殺過來。

這下麻煩了!

這是其餘眾人的心思,噬神槍是他們的最後的希望,但卻沒有擊退獸魂,而是將之激怒,將戰鬥的結局推前了。

天意啊!

眾人心中感嘆連連,出師未捷身先死,這讓十個天才如何接受。

「拚死一戰!即便是死,也要噁心一下這八道雜碎!」兀蚩極大吼一聲,巨大的神鼎高舉,騰空而起,掄鼎砸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