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不禁好笑,但是還是忍住笑容,寫上:一共租十年,每年交四萬塊錢。

寫完后,給王亮看了一眼,王亮覺得很滿意,說道:「好,行,這下你想反悔都不行了!」

接著說道:「在這,按個手印!」

羅小冬做了個無奈的手勢,在上面,按個手印。

接下來,羅小冬說道:「這下王會計你放心了吧?」

王亮點頭,說道:「這下俺放心了,你們呀,別怪俺啰嗦,這是為了咱們村子整體的利益啊!」

當天,羅小冬出了門,他們還在討論著得與失。

村長劉廣才和書籍牛開山,都認為村裡的這點資產,不值每年四萬塊,村長說道:「你真是拿羅小冬當大頭耍,給你家,你每年不要求多了,每年出兩萬塊,你出不出?」 王亮被說的蒙了,過了一會兒,耍賴皮,說道:「但是他羅小冬比我有錢啊,我家裡哪有十萬塊錢啊。」

其實,王亮一年的工資是四萬塊錢,加上農活賺的錢,家裡也有十幾萬的,只是他這麼說罷了。

羅小冬這時候,已經十分高興的走在大街上。

他開始打電話給劉建。

劉建住在鎮上的小旅館里,還在找工作,羅小冬說道:「我已經把村北的海岸線,包括村子南部小南山下面的水庫,都給包下來了,你看?」

劉建大驚,說道:「我當你是說說玩的,沒想到,多少錢啊?」

羅小冬說道:「我當然不是說說玩的,錢嘛,還行,四萬塊錢。」

劉建驚道:「四萬塊,這也太,太便宜了吧?」

羅小冬說道:「你是不知道,那海濱怪石頭很多,並不是黃沙漫漫的海灘的,人家別的海灘,都是金色海灘,我們村呢,是石頭海灘,海灘邊跟戈壁似得。」

劉建說道:「那你還要招聘人啊,我雖然能指揮,但是體力活方面,我也不是一頭蠻牛,你想想看。」

羅小冬說道:「我懂,這樣吧,明天你來我們村,我帶你考察一下,順便,你可以住我家,或者住鎮上也行,我出錢給你買個三輪車,你來回車程也就十五分鐘。」

羅小冬所在的小龍村,距離平安鎮鎮中心農貿市場,就十五到二十分鐘的車程。

很近。

羅小冬說道:「你明天來,我和胖子,還有郭大路,一起領著你去看看,看看海邊和水庫邊,看看能養殖點什麼,村裡的這些東西都被我包下來了。」

劉建說道:「行,那明天早上我吃過飯就過去。」

羅小冬笑道:「行吧,中午在我這吃就行了,以後我們共同創業,共同發財。」

劉建沒想到羅小冬這還是個行動派,因為他見過太多吹牛而不肯付諸行動的人,平時說話什麼都好,天上地下無所不知,到真正掏錢動手的時候就各種理由了,而羅小冬顯然不是這種人,劉建誤會他了。

第二天劉建一早,就步行去了羅小冬所在的小龍村。

步行,一方面看看田野風光,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另一方面,也是看看小龍村和附近幾個村子的地勢。

羅小冬的小龍村,海岸線十分的短,不但是短,而且怪異!

比如平安鎮別的村子吧,尤其是有一個村子,有三百米的海岸線,這三百米的海岸線十分的柔和,應該說,如果稍加改造,就是一個好的旅遊區,旅遊風景區,但是羅小冬所在的小龍村呢,海岸線跟戈壁灘似得,都是怪石頭,還不是鵝卵石,泥土是灰黑色的,而不是金色的。

羅小冬早上起來,和胖子、郭大路吃了點東西,小寡婦李麗香沒來,因為一般他是來給他們做中飯和晚飯的,早飯胖子會做,胖子早上,吃了點豬頭肉,美滋滋的。

胖子最愛吃的肉,是豬頭肉。

所謂的豬頭肉,是一種熟肉,用老抽蒸出來的肉,十分的香,但是也十分的油膩,脂肪含量很高,胖子卻完全不在意,上一次趕大集,買了一堆豬頭肉。當然,豬頭肉做成回鍋肉,也是好吃的。

羅小冬看著他們吃,不禁也想吃了。因為胖子這人,讓人看了就食慾大增。

這很奇怪。

不一會兒,劉建來了。

說道:「我去海岸線看了一下,是聽怪異的。」

羅小冬還沒說話,胖子說道:「怎麼樣,有搞頭沒?」

羅小冬也跟著笑道:「怎麼樣,你覺得那裡能建立一個養殖場嗎?」

劉建說道:「我有兩個方案。」

郭大路說道:「你看,人家專業人才就是專業人才,這麼短的時間,就有兩個方案了,這不是,這不是,打我們的臉嗎?」

胖子做了個手勢,說道:「怎麼說的你!」

劉建笑道:「我也是隨便說說,第一個方案,就是順勢而為,在海岸邊做網箱養殖法!」

胖子問道:「這何為網箱養殖法?」

劉建說道:「簡單的說,就是用網箱,幾米深的箱子,養殖大黃魚的魚苗!」

羅小冬說道:「那網箱養殖法的網箱,放海里嗎?」

劉建點頭,說道:「當然了,大黃魚是鹹水魚,當然是放海里,難道要放池塘里嗎?你這問題問的!」

羅小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俺們不懂嘛,有你在!」

劉建笑道:「你們也太信任我了,我實話說,我弄這個,還沒賠過,你一年別說租金四萬塊,就是十萬塊,我一樣能給你賺回來,我當時最大的時候,規模在兩千萬以上,但是問題是,怕有惡勢力干擾,你們明白嗎?那天我在你們鎮上,差點被揍死,幸虧你來幫忙,可見人心險惡,不是嗎?現在老太太過馬路摔倒了都不敢去扶了,不是嗎?」

羅小冬笑道:「對啊,人心變壞了,應該說,時代變好了,但是人心變壞了!」

劉建點頭,說道:「就是這個道理,我怕,到時候有人來破壞!」

沉塘畸戀:冤女逆襲 羅小冬說道:「那就多招收幾個保安吧。」

劉建說道:「但是,我只有十幾萬塊,我得留幾萬塊錢養老,我只能出十萬塊錢,你出多少?我們的錢夠招保安嗎?」

郭大路說道:「這樣吧,我回去,把我爺爺那邊的三萬塊要出來!」

胖子也點頭,說道:「我捎給我爸爸幾萬塊錢,我也可以要出來!」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這倒不必。」

借據新娘 接著,羅小冬說道:「我想去銀行貸款,貸二十萬。」

羅小冬做了個手勢,說道:「加上我手上的不到三十萬,湊一起是五十四萬多,加上你的錢,一共是六十四萬多,按六十五萬塊錢算吧,應該可以撐一段日子吧?」

劉建說道:「行,既然你這麼說,那咱們就干吧。」

胖子問道:「這真不用俺跟俺爹要回來那幾個錢?」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真不用了。」

現在社會好了,時代變好了,創業有政策補助了,貸款利率稍微低一點,當天說干就干,羅小冬和胖子等人,跑了五個銀行,終於在農村信用社銀行,成功貸到了二十萬的款項。

這二十萬,羅小冬說道:「老天保佑,我羅小冬一定一年之內,把它還上!」

劉建在旁邊,說道:「看你如此信任我,我也說一下,將來成功了之後,我要完成我的夢想!」

羅小冬奇道:「你的夢想是啥?」 胖子苦笑不得,說道:「他的夢想是做仿野生大黃魚的養殖啊,你笨啊!」

羅小冬說道:「可是,咱們這隻有兩個淡水池塘啊!」

劉建說道:「地勢我都考察清楚了,這池塘嘛,可以把淡水去掉,灌入海水,然後經常換水,總之,到時候資金充裕了,我要在你們村開干!」

羅小冬說道:「行,到時候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就這樣,幾個人一起去金海市,準備去註冊一個公司,由於羅小冬出資最多,所以自然是以羅小冬為主,羅小冬將公司命名為羅小冬水產公司!

而胖子,郭大路,劉建,都成了羅小冬公司的副總經理,羅小冬任總經理。

這回來的路上,正巧,村裡的大喇叭在公布,說村裡的海灘和水庫,承包給羅小冬了,村裡一片嘩然。不少人集中注意力,等著聽價格。果然,接下來,村長劉廣才點燃一支煙,慢悠悠的在喇叭里宣布,每年的租金是四萬塊錢,用來補貼村委的消費,還有給村民發放福利!

村民們炸開了鍋,都知道,羅小冬牛氣了,要干大事業了。

但是,村民也都知道,村北的海岸線,好地方都讓國麟集團給佔了,就剩下可憐的那麼一點,再加上兩個池塘,一個水庫,加上一個荒蕪的南山,就這點地方,就值四萬塊一年?

大家都以為羅小冬瘋了!

雖然聽說羅小冬發了點小財,但是也不至於這麼個折騰法?

大家都說了,這羅小冬不是發了瘋,就是被錢燒的,怎麼能包下那麼一個荒蕪的海岸線呢?

而且,那邊都是怪石頭,都是戈壁灘似得地方。連國麟集團都特意避開那個地方。

馬國麟回京都了,在平安鎮的建設,主要交給了林建明秘書,林建民秘書和黃河明珠集團的黃向陽總經理,每隔一段日子,都會去海邊視察,看情況。

這次視察,吳鎮長提起,說羅小冬包下了這邊的一小片海灘,要搞養殖,林建明也大為驚訝,在一次例會裡,無意中提及,馬國麟大吃一驚,說道:「這小子,說自己創業,現在不到半年時間,就已經真的開始創業了!不可小覷啊!」

林建明覺得沒啥,不就一個土包子小農民養幾條魚嗎?

但是馬國麟覺得,風雲際會,這小夥子一定會有朝一日一飛衝天的!

馬國麟接著發下話來,讓林建明定期彙報小農民羅小冬動靜!

林建明覺得馬國麟是小題大做,但是不敢違抗旨意,於是想了個辦法,那就是讓自己的其中一個助手,定期彙報羅小冬的動靜,你派我干,我可以派其他人幹活嘛,一樣的。

另一邊,羅小冬已經開始貼出告示,說明:羅小冬集團,招募養殖實習生,要求,四十歲以下,無疾病,身強體壯者優先!

然後,羅小冬讓村長劉廣才在大喇叭里召喚一下,說明情況。

村裡立馬炸開了鍋,大家都得知了情況,立馬等待著聽工資情況,村長跟上一次一樣,點燃一口煙,然後慢條斯理的說道:「這工資嘛,四千塊一個月,包一頓中飯!」

四千塊!

大家立馬沸騰起來,不少的村民都在想,羅小冬這一個月給發四千塊工資,能是真的嗎?要知道,一個月四千塊,一年就五萬塊錢啊!

而且要求不嚴格,四十歲以下就行!

這四十歲以下,去鎮上當小工,一個月才三千來塊錢,甚至兩千二三百塊錢的工作有的是人干,現在就在村裡干,一個月就能拿四千塊錢!

這不是做夢嗎?

甚至,會計王亮,也開始動心了,說道:「王海,你那點出息,整天在村裡溜達,你看看人家羅小冬!」

王海不言語,過了一會兒,說道:「爹啊,我覺得這羅小冬的錢似乎是偷來的呀,他哪來那麼多錢?」

王亮氣瘋了,說道:「你個娘個西皮,你咋就這麼沒出息呢?你可知道,羅小冬有好幾個朋友,都是海猛子,下海撈海參,然後拿去農貿市場上賣,另外,我聽說他還貸款貸了二十萬!」

王海做了個無奈的手勢,說道:「爹,你早說啊,我也能當海猛子,再說了,拿錢買個船啊,沒船,當啥海猛子!」

王亮氣壞了,又不好說啥。

王亮想讓兒子去給羅小冬打工,但是這樣以來,就明擺著低人一頭,低人一等了!

王亮在猶豫,說道:「這樣吧,我去問問,他們招不招管理人員,聽說他那兩個朋友,還有小寡婦李麗香,都混上管理崗位了!」

王海這點到不笨,說道:「他自封的么?」

王亮說道:「應該是了!」

除了王海和王亮,其他人不少人開始想報名。

整個村裡,大概是八百戶人家,勞動力有四百多名在家的,其他人有去金海市打工的,有是兩個女孩沒繼續生的,等等!

上一次,羅小冬領著整治環境,當大隊長,然後,不少人跟著羅小冬,得到了一百塊錢,和半隻烤鴨。所以羅小冬在無形中建立了威信。

大家,農民工,最怕啥,最怕欠薪不給。但是羅小冬是本村人,如果欠薪不給,直接能鬧騰到羅小冬家裡去。

所以大家都有點放心,報名的人還真不少。

村裡的幾個毛頭小子,吳有為,吳大磊和郭曉冬,都報名了。

羅小冬也當場錄取了他們。

羅小冬說道:「你們幾個跟著我好好乾,我保證將來一起發財,你們將來,等咱們公司發達了,你們都是有公司股份的人,嗯嗯!」

無上殺神 雖然大家不知道這股份是個啥玩意兒,但是知道這肯定是好東西,現在的大公司不都上市撈錢嗎?

再說了,比如馬國麟的國麟集團,都搞的什麼上市。

羅小冬對上市一竅不通,吹牛是吹出去了,但是羅小冬一直不太懂公司為啥要上市,融資就融資,為啥要上市呢?上市了,賣出去股票,別人買了,就能當股東了,當了大股東,就能干涉你治理公司了,也就是公司不完全屬於你了,這咋辦呢?羅小冬一直想不通這個事兒。

羅小冬看了看網上的資料,說是公司一般分兩種,一種是正兒八經的經營的,為的是獲取利潤,每年的利潤;另一個,是騙投資人的錢的! 胖子他爹,是隔壁清河市大江村的村長,大江村是個小村子,小到啥程度?

只有一百八十戶人家。

也就是說,胖子現在在的這個小龍村,是大江村的四倍那麼大。

越是小的村子,村民之間越愛比較,胖子畢業后,為了追女朋友張瑩瑩,去了金海市,從而遇到了郭大路,而後又遇到了羅小冬,胖子的老爸許三友,一直以來對胖子這種追女朋友不務正業的路子十分不喜歡,不齒。

但是胖子上一次,給了家裡幾萬塊錢,立馬改變了胖子他爹許三友對胖子的印象。他爹老淚縱橫,對老伴說道:「兒子有出息了,頭一次往家裡捎錢了。」

老伴也點頭,說道:「是啊,不過,你沒打聽一下,你兒子在幹啥?」

許三友說道:「我問過了,說是在外打工,但是打工半年,能存下這麼多錢,也是不容易啊!」

胖子的媽媽心疼,打電話給胖子,說道:「你給家裡捎了這麼多錢,家裡很滿意,但是你也別虧待了自己啊,多吃點好東西,吃的穿的,別太節儉了!」

胖子說道:「你放心吧,媽,你可以告訴老爸一聲,我現在創業了,是自己的公司的副總呢。」

許三友在旁邊,聽著呢。

大為吃驚,說道:「啥?創業?你個混賬東西,你咋創業?你哪來的錢?」

胖子急忙說道:「爹,你不必擔心,我沒出一分錢,我跟著朋友創業的,朋友貸款出的錢!」

這下,許三友才放心,說道:「你千萬別貸款,知道嗎?現在什麼校園貸,什麼高利貸的,很誇張的,知道嗎?」

胖子說道:「放心吧,放心吧,我朋友貸得款,貸了二十萬,再加上他原來的錢,他們幾個湊一起,一共是五六十萬呢,搞養殖!我快發財了老爹!」

許三友眼眶濕潤了,說道:「你這小子,總算有點出息了,搞養殖……不對啊,等等,金海市不是聽說有黑勢力嗎?搞養殖,你可別挨個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