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他接到的是鍾毓的電話?

鍾毓男神有她的電話號碼?

妖王的絕寵 啊啊啊……

沉悶一早上的馨馨,一掃陰霾,心情突然舒暢無比。

天好藍,草好青,墳包上的花兒開的真豔!

君凌不留痕跡的掃視一眼馨馨,銳利眸色將她臉上變化多端的表情撲捉到。

他的小媳婦很不安心呢,有了他居然還窺視鍾毓。

鍾毓也到了該交女朋友的年紀了。

人魔之路 即將能見到鍾毓男神,馨馨腳下有風,心情舒暢。

哪怕身邊是個鬼,還牽着自己的手,她的心情美美噠。

走了半個小時後,二人站到小道旁,這條小道跟公交師傅開的那小道是一樣的。

單行道的黃泥路,坑坑窪窪,碎石鋪地,車子很不好走。

一分鐘後,鍾毓開着一輛越野車停在他們面前。

他搖下車窗,目光落在兩人牽着的手上,眼神意味深遠。

而後,向君凌解釋:“早到了,這條路單行道,沒地方調頭,我開了好遠有快地調頭。”

君凌並沒有說上面,幫馨馨打開車門:“上車。”

二人上車後,鍾毓發動車子,問君凌:“去哪兒?”

“我上次要你找的房子找到了嗎?”君凌問。

鍾毓開車,,聲音清透動聽:“找了三處風水極佳的房子,都付了訂金,你確定要住在外面?”

言畢,鍾毓透過車鏡,眸色不留痕跡的掃了眼馨馨。

馨馨目光直落在鍾毓身上,雖然是個背影,可她比較第一次如此和男神接近。

他握方向盤的手指好白皙修長。

他坐姿好端正。

他的皮膚和身邊的這隻鬼一樣好。

呸呸呸……什麼鬼,比君凌還好。

男神啊!校草啊!

君凌見到馨馨如此花癡的盯鍾毓的背影,將她扯進懷裏抱,不知按了一下哪兒,後座和駕駛室中間升起一道黑色隔板,將男神和她隔離開。

馨馨從君凌懷中掙脫,反抗道:“喂,好歹也是個有身份的人。”

鍾毓和他相處的模式來看,他的背景凌駕在鍾毓之上。

可是,有時候馨馨真懷疑……

他特麼的真是鬼王,像人一樣的鬼王?

“當着本殿,一副色迷迷的樣子盯着鍾毓,林馨馨,你想在本殿面前出軌嗎?”

“……”馨馨無語至極!

…………

一路無話,終於到了市區,車子停在學校附近一處高級學區房內,鍾毓下車後給一串鑰匙給君凌,說:“八棟801房。”

君凌沒接過鑰匙,從下面往上看了一眼,直接拒絕:“不要。”

“爲什麼?”

君凌轉身上車,在後座上雙腿交疊,漫不經心道:“房東出過軌,桃花位太旺。”

馨馨:“……”

風水他都看的出來?

鍾毓上車,對他說:“還有兩處!”

馨馨跟着他們轉悠,第二處,君凌拒絕的藉口,牆紙是粉色系。不要!

第三處是棟別墅,就他一個人住,馨馨心想着應該能滿足這個大少爺了。

但,又被拒絕了。

緣由……

房子太大了,怕裏面鬧鬼,嚇了他心愛的女朋友!

這拒絕的藉口是什麼鬼?

他不就是最大的那隻?

這時,馨馨終於看明白了,君凌這是變着法子折磨鍾毓。

也不知鍾毓哪裏招惹他了。

難得鍾毓一路上開車介紹,沒發一點脾氣,簡直比起他,好的不能在好。

鍾毓,果然是暖男啊,她最喜歡的那款類型。

馨馨想起牀頭那封還沒送出去的告白書…… 算了,還是不要送出去了。

除非擺脫君凌這纏人的鬼。

就在君凌像個闊家大少在車內,翹起二郎腿對樓盤指指點點時,馨馨下了車,一聲不吭的離開,準備回學校。

她剛走幾步,君凌邪魅懶庸的聲音從車內傳來。

“馨兒,把東西收拾好,晚些本殿來接你。”

悍妃追夫記 馨馨猛地回頭,看了車窗方向一眼,剛想回嘴反駁。

君凌又出聲道:“不用收拾了,本殿會爲你準備全新的。”

馨馨:“……”

馨馨扭頭,直接不理他,轉頭往學校方向走。

此地倒是離學校不太遠,幾分鐘就到了。

馨馨快到校門口時,被一輛豪華超跑給堵住去路,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

她往左,這輛車就偏左。

她往右,這輛車就轉頭向右。

像在炫耀自己的新車,更像炫耀自己的車技,把馨馨死死堵住。

車子不是其他,稍有不慎就會發生車禍,撞出人命。

馨馨被惹怒了,雙手叉腰朝駕駛室大罵:“給我下來,想攔路是嗎?”

而後,馨馨轉看路面,看見一塊磚頭,想去撿起來的砸車時……

車窗被搖下,一個完美的臉蛋從車內伸出來,對馨馨譏諷的笑着。

一看這張臉,馨馨就更憤怒了。

要說馨馨從小到大,有什麼仇人,唯一一個便是車上的女生,吳麗娜。

吳麗娜和她恩怨已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結怨?

對,小學……

馨馨小時家境不錯的,父母在老家瀝水市是名人,企業上的稅也排的上名次,屢屢獲得全市優秀企業的殊榮,口碑效益兼得。

瀝水市兩大企業當時頗有名氣,另一家就是吳麗娜父母的企業。

而吳家企業,處處受父母各方面的打壓,只能屈尊在林家之後。從馨馨記憶起,吳麗娜就莫名其妙的嫉恨上馨馨。

小學校慶表演,吳麗娜用剪刀剪壞馨馨的表演服,讓她無法上臺演出。

初中,二人又在一個學校上學,學校運動會吳麗娜就絆倒馨馨。

甜蜜禁書 高中,當時學校風頭最勁,品學兼優的校草,叫盛佑,對馨馨告白了。

可告白不到一個星期,盛佑莫名其妙的成了吳麗娜的男朋友!

馨馨和吳麗娜的恩怨,小學初中高中……足以寫部血淚史。

馨馨牟足勁考進全國最著名的大學,擺脫夢魔一樣的吳麗娜時,沒想到,開學第一天,她就撞到在校園門口牽手的盛佑和吳麗娜。

當時,晴天霹靂形容。

吳麗娜應該是買了新車,在馨馨面前擺闊,攔住她的去路。

反正,她沒少幹這種無聊的事,幾萬一套的包包,十幾萬的新衣服,還有幾百上千萬的新車……

她都會拿到馨馨面前炫耀,而且會說同樣一句的臺詞。

“林馨馨,看見了嗎? 冷妻歸來,boss小心寵 這是我男朋友給我買的,三百萬的瑪莎拉蒂。”

我草,她男朋友給她買的,關自己什麼事,還攔她的路顯擺。

馨馨真想告訴她,三年前盛佑跟她告白,她原本想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盛佑打斷她的話,說不急,讓她考慮一個星期,接着沒影了。

一個星期之後,一切都變的莫名其妙了。

馨馨想告訴她,別這麼自我感覺良好時,吳麗娜把車窗搖上,揚長而去,甩馨馨一臉塵土。

馨馨默!

…………

進校門口,遇到寧寧,寧寧挽着馨馨胳膊說:“是不是那個二百五又噁心你了?”

連寧寧都知吳麗娜這廝的存在,馨馨默默說:“我習慣了。”

寧寧看馨馨臉色憔悴不少,關心道:“這兩天,你都上哪兒去了,晚上不回宿舍,白天見不到人。”

馨馨一想到這兩天的遭遇,連忙搖頭:“我在分店的樓上住了,下班太晚,都沒公交車了。”

“就知道你不捨得花錢打的士,行了,我要去圖書館,你去嗎?”

“不,我回宿舍。”

寧寧放開馨馨:“那我去會圖書館,中午一起吃飯。”

“嗯!”

寧寧離去後,馨馨電話響了,昨天晚上一宿沒信號的手機,變正常了。

馨馨看屏幕,上面備註是田老闆,而只有田老闆卻沒號碼。

馨馨接通電話後,手機傳來田老闆焦急的聲音:“小姑奶奶,昨天晚上是經歷打劫了啊,店子怎麼會破成這樣,妍妍都跟我說了!”

馨馨很生氣道:“田老闆,我辭職,你給我一個賬號,你多發給我的工資,我一分不動還給你。”

“唉唉唉,姑奶奶,你別這樣,有話好好商量,店子毀壞我讓人裝修一下就好了。你別辭職啊,你讓我一時半會兒上哪兒找人去?”

呵,裝修,鬼裝修嗎?

有人敢上北音街嗎?

“田老闆,你別給我裝蒜了,一個月六千塊錢就想買我這條命?我這命也太不值錢了,把你賬號發來,我不打算去上班了。”

“姑奶奶,算我求你了,你別這樣動不動就不幹,要不然這樣,我每個月給你一萬的工資?”

“呸……我不幹,給多少都不幹。”

田老闆聲音更急了,連忙對我說:“要不這樣,兩萬一個月……不不,三萬怎麼樣?每個星期雙休日不用上班。你就上星期一到星期五,店子壞了要裝修,歇業三天,這三天你好好休息。”

我拒絕了田老闆:“不行,我還有弟弟要養活,我不能把自己生命當成賭注揮霍。這班沒法上了。”

“沒辦法啊姑奶奶,我叫你祖宗行了吧!那家店子要是不開業,會有更多人的死去,我盤下店子的時候就不信邪,沒當回事,結果我的一號店,也就是最大的總店,幾層樓高的一加商業大廈,上夜班的兩百個員工,莫名其妙一夜之間暴斃。”

“走路被車子壓死的,晚上睡覺煤氣爆炸,莫名其妙走到房頂上跳下來,還有的半夜三更爬到高壓電線上,被電死了,最離奇的一個被雷劈死的……太邪門了,你知道我爲了哪家店子花了多少錢,請了多少人都無濟於事。”

“不管請多少作法的都說,只要北音街的店,正常營業就不會在有人死去,爲了大家姓名,你幸虧一下,我承諾你弟弟大學四年的學費生活費,我全包了,行嗎?” 馨馨握着電話陷入沉默,沒回田老闆的話。

這工作明顯就不好接,是要人命的。

早上十點,初夏陽光照在她身上,拉長她身上的影子。

地上,久違影子又回來,正是握着電話的姿勢。

田老闆沒聽見馨馨回話,更焦急了:“哎喲,我的姑奶奶,成不成你倒是說句話啊,三萬不行五萬,五萬成嗎?我馬上就把錢打開你,放心,你都上了兩三天班,要是真沒事就會一直沒事下去,你弟弟大學學費,包在我身上。”

馨馨沉靜許久,開口說道:“田老闆,你早上我去哪兒上班,是不是看在我是孤兒,只有一個弟弟要養活,刻意選中我的?”

田老闆頓了下,過了三秒鐘後纔回答,聲音頗無奈道:“是,我爲賠償夜班員工不正常死亡,已經快賠的傾家蕩產快坐牢了,只有那個店正常營業,我還有一家超市才能撐下去,誰也沒辦法……你別往心裏去,也別埋怨我,是我對不起你!”

馨馨做不到很絕如斯。

田老闆繼續說:“我和老婆都是獨子,下面還有兩孩子,大的七歲,小的三歲,上次的事,我爸中風住院,是腦溢血,老丈人又有高血壓,受不了刺激,老婆爲了這件事都累癱了,病了十天,兩孩子一天到晚的哭,在這樣下去……”

田老闆巴拉巴拉的說着自己這邊的情況,有多慘,說他要是倒了,家就散了。

馨馨禁不住磨,狠不下心,要不然君凌三番兩次的纏她,也沒能把他趕走。

馨馨一咬牙,答應了:“好。”

田老闆聽她答應下來,終於鬆了一口氣,忙說:“馨馨,你弟弟要上大學的事全包在我身上。”

馨馨沒說話,反正她一定能照顧好弟弟,負擔起他上學。

“我給你打錢過去,你休息三天,等店裝修好在上班。”

掛掉電話,馨馨上宿舍。

週末,她回到宿舍裏卻發現一個人都不在,全都出去了。

進浴室洗頭洗澡,把身上污垢沖洗乾淨,收拾好便倒頭牀上休息。

大概這幾天精神壓力太大,頭一沾枕頭便睡着了。

混混沌沌中,她睡的極不清醒,陷入夢境,

夢見一處黑漆漆,伸手不見五指餛飩中,有一個孩童萌萌的聲音,呼喊她的名字。

聲音很軟,聽着很乖,有點熟悉,可馨馨記不起在那裏聽過。

他說:

“馨兒,你長大以後要嫁給我,不許喜歡上別人!”

“馨兒妹妹,媽媽不許我去找你,說我不能干涉你凡間自由生活。可是,你本來就是我媳婦的啊。”

“馨兒,我交代孟婆了,不許給你喝孟婆湯,你千萬不要喝哦,不可以忘記我,否者我會生氣的!”

這聲音有童音的天真,很好聽,即便沒有看見人,聽聲音就能想到對方是一個極其天真可愛的孩子。

突然,餛飩中出現一個小光點,小光點越顯越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