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一把將跑在最後的寒煙抱住:「今晚你陪我!」

寒煙大叫:「憑什麼是我,贏了的又不是我一個!」

郝仁壞笑道:「要不是你哥哥打來電話,我也不會相公,我的損失你來補!」

這時,樓上傳來宣萱和夏子的聲音:「你一直都是我們的相公好不好!」 野心十足!

林風的計劃讓的南方域眾強者為之震驚,包括父親林嘯天,包括千戀皇,方寧等人。並非林風比他們更聰明,更懂得把握時機,而是林風更清楚知道自身實力,人類實力,以及……小型聚靈陣的重要性。


倘若幾十年幾百年後,人類發展進入穩定期,小型聚靈陣固然有巨大效果,但卻沒有如今這般奇效。

但眼下,一旦取得小型聚靈陣,人類的實力將在短時間內飛躍提升!要知道,人類還有一個巫族和妖族均沒有的『神器』,那便是星寶『圂』,每有一個人類強者晉陞聖級,便意味著有數個不死之身的『神獸』;而一旦出現一個聖王級強者,那便是數量繁多的聖級巔峰凶獸!

實力提升,豈能不快?

戰爭,聖級以下基本都是炮灰,人海戰術配合陣法確有奇效,但真正具有壓倒性優勢的還是各族聖級強者,聖王級強者,及巔峰戰力!人類固然天資有限,單兵作戰能力不強,僅有方寧,萬莫愁等有限幾個強者能與妖族強者一對一廝殺,但……天之異寶的存在,儘管如今未恢復,但在真實之地中的修鍊卻讓人類強者學到了『合擊之術』,配合之道。尤其是操控星寶圂的神獸凶獸配合,因為都是心念所操控,配合更是天生默契,無可匹敵。

真要論戰鬥力。單個人類武者的平均戰鬥力,只怕更在妖族甚至巫族之上!

戰!

林風並未說太多的話,也未動員勸說。南方域眾強者雖不明所以,但卻依然士氣高昂,絲毫不懼。知恩圖報,造神計劃的執行不止讓人類多了無數新生代強者,更讓林風的威名攀至最高峰。

他就是所有新生代強者的偶像,伯樂!

他的一句話,能讓整個人類強者們為其拋頭顱。灑熱血。

這就是皇者的魅力!

林風,如今已是貨真價實的『人皇』!



然。世事往往出乎意料。

之前林風認為古族會低下頭顱,與人類結盟,拚死與妖族一搏,結果卻吃了個閉門羹。一番誠意付諸流水;如今林風已是放棄與古族同盟,做了最壞打算準備與妖族大戰一場,誰知……而且是登門拜訪,反倒做足誠意。

「別來無恙,古兄。」林風淡然而笑,熱情接待眾古神。

來者是客,不管當日彼此是否撕破臉皮,林風斷然不會如此小氣。況且古神是古神,神殿之主是神殿之主,自己與古笙不打不相識。私交卻是相當不錯,自不會將其拒之門外。


「哪能無恙。」古笙苦笑而應,面色微顯幾分蒼白。

林風微微點頭,那日一戰自己也是聽說,古笙頗是神勇,結果卻還是敗在了大聖手裡。如今的古笙實力雖不如當日的巫皇帝江。但相差不遠,照自己看來應該與暗黑大聖實力相差無幾。然……


按信息報告來看,兩者實力還是有相當差距,若不然古笙也不會敗的如此慘,差點身隕。

之前自己還是有少許疑問,但今日親眼所見卻是不假。

古笙,的確受傷頗重。

「令尊….沒事吧?」林風問道,信息所傳神殿之主古正為救古笙,不惜與大聖玉石俱焚,拚死斷後,卻不知眼下情況如何。

古笙眉頭擰起,眼中露出一分傷感,搖頭道:「不是很好,父親為救我施展禁招元氣大傷,性命雖無憂,然傷勢極重再無戰力,便連神殿日常事務都無法再處理,暫由我代理。」…

「是么。」林風輕輕點頭,心中隨即明白。

也是,倘若古正仍是神殿掌權之人,今日眾古神也不會駕臨到訪。古正此人雖非大奸大惡,但對古族的尊嚴和驕傲看的很重,寧可戰死也不願苟且偷生,在古族來說確是錚錚鐵骨,能力亦足以坐上神殿之主之位。

然,其對人類的不屑,鄙視卻同樣根深蒂固,要改變他的想法?

不可能。

「那妖族統領的實力…..相當可怕。」古笙眼中流露出一分忌憚和難以察覺的恐懼,沉聲道:「之前我曾與巫皇帝江並肩作戰,對其實力心中有數,誰知…..此次再遇其實力遠比當日與巫皇帝江對戰時強十倍不止!」

緊咬牙關,古笙緊握雙拳,眼瞳紅色血絲交雜,毫不掩飾的情緒流露。

林風看在眼裡,心中有數。

這一戰,對古笙的打擊真的很大,眼中都已能看出懼色,不過……

暗黑大聖的實力,真的變強了?

按古笙所言,顯然暗黑大聖的實力更要在之前巫皇帝江之上!想到這,林風眉頭不禁微微擰起,心中重視起來。之前自己與暗黑大聖也同樣碰撞過,其實力比完美時期的大聖還要弱一分,如此短的時間有巨大突破,除非……

「灰色能量!」

「還有那個神秘的……祂!」

林風心之暗凜,感到一分深深忌憚。


如今斗靈世界自己唯一忌憚的,便是妖族禁地之中那深不可測的『惡魔』,自己完全看不透祂的實力,甚至不知祂是死是活。但顯然,如今灰色能量橫行,若說這一切與祂無關自己怎麼也不信。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日相遇,林兄千萬要小心。」古笙望向林風,彷彿想到與林風那一戰,微微猶豫開口:「並非我危言聳聽,誇大其詞,但……以我個人感覺,林兄你的實力可能…會稍稍遜色其一籌。」

言罷,古笙微微而笑:「當然,林兄你真正實力如何,我也不知,只是……憑感覺吧。」

憑感覺?

林風笑了笑。

實力如古笙,與巫皇帝江相接近,其感覺自然不會有錯。

當日與他切磋時的自己,實力應該稍稍超出巫皇帝江一層,而暗黑大聖能輕鬆擊敗古笙,顯然實力也超出了巫皇帝江的層次。他的感覺十之*不會錯,暗黑大聖很可能真的……比自己要強!

但,是比之前的自己強。

今時今日的自己,不止意志力更強,盤古決的修為更深,甚至連『七寸拳』都有少許領悟進步。實力進步,一日千里,自不能與那時相提並論,尤其是『七寸拳』的存在,可以說將盤古決真正發揮出了應有威力。

誰強誰弱,尚是未知之數。

「多謝古兄提醒。」林風清然而笑,眾古神此時已是一一落位,林風目光掃過,除古笙外,來的還有金戮古神,大地神母及蒼木古神三人,氣色都不是很好,不過傷勢輕微只是耗力頗大。

「靖隱古神和鯨吞古神聽說也是重傷。」林風心之輕忖。

兩者分別掌管東北域及西北域,之前那一役必定竭盡全力,戰敗后只傷未死已經算是不錯。至於還有一個『蔄鷂古神』,對人類甚是反感,對自己更是吹毛求疵,當日恨不得雞蛋里挑出骨頭來。

來者僅四人,而且顯然是以古笙為首。

林風看在眼裡,心中已是明白。

當日自己做足誠意,古族一方視之如無物,今日看來……是互換了角色。

「不知古兄弟及諸位古神到訪,所為何事?」林風微笑道。

三個古神互望一眼,眼神交流中帶著分猶豫,目光最後落向古笙,後者面色雖顯蒼白,然聲音卻是鏗鏘:「不瞞林兄,此次我等前來一則是為之前的不愉快賠禮,還望林兄既往不咎;二則……」

「我古族希望能與人類摒棄前嫌,締結同盟之約,共同進退。」古笙言辭鑿鑿,不卑不亢。

一片寂靜。

林風並未開口,舜和千戀皇等人也未出聲。

包括三個古神在內,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林風身上,看著那張平靜的臉龐,卻看不出心中所想。氣氛彷彿陷入僵局,眾古神面色亦是越來越難看,卻是心中也有所準備。

畢竟當日他們怎麼對林風,仍歷歷在目。

今日雖厚著臉皮而來,卻是為了唯一的一絲希望,因為他們對於巫族已是完全絕望。

人類,是他們能抓住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知林兄意下如何?」古笙再度開口,聲音略顯嘶啞。

林風微微一笑,旋即起身:「同盟一事茲事體大,有待商榷,並不急於一時,諸位不妨在南方域暫住一陣,我會認真考慮古族的建議,但同盟與否……我人類還需仔細研究一番。」

什麼!眾古神面色頓變。

「這,這……」蒼木古神漲紅了臉。

「人皇!」大地神母亦是變的焦急,站起身來。

「諸位不必再說。」 無限位面的日常 ,揮手打斷眾人話語,「舜,麻煩幫我設宴款待客人,莫要怠慢了。」

「是,林帝。」舜應聲。

眾古神還想要再開口,古笙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微是點頭:「那我等就打擾了。」

「古兄客氣。」林風淡笑而應。

四目相對,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對自己而言,與古笙的關係好是一回事,然牽扯到種族利益,私人感情必須放在一邊。

一切,以人類福祉為先。

… 「相公,你就讓我歇一會兒吧!」

分不清是第幾場狂風暴雨之後,寒煙伏在郝仁的懷裡。她感覺郝仁的魔爪又要向珠穆朗瑪峰上攀登,急忙把他的手移開。

「又叫我相公!我豈能饒你,一定得再來一次!」郝仁附在寒煙的耳邊嚇唬她。因為昨晚輸得太慘,郝仁以至於郝仁覺得相公這個詞有貶義。

「好,好,我改口還不行嗎!好人哥,你就饒我這一回!」寒煙嬌滴滴地求饒,「天都亮了,小萱已經在外面練瑜伽了,我要跟她一起練,你要不要來參加!」

「你們練瑜伽,我得去看看!」窗外晨曦已露,郝仁也沒了睡意。

在郝仁看來,宣萱不只是練瑜伽,還是練技擊,雖然很慢,但是對於「天魔舞」很有促進。更要郝仁命的是,宣萱每一次的動作展示,恰到好處地體現出自己火辣的身材。

客廳里,不光是宣萱,就連夏子也在,兩人不光是交流瑜伽動作,還把各自的武功中最精妙的地方拿出來互相參詳。

郝仁覺得,忍術中的一些招式和「天魔舞」互相印證,取長補短,絕對能讓二人的戰鬥力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台階。

「我也學,我也學!」寒煙換了一身瑜伽服就跑了出來。

客廳里鶯鶯燕燕的,讓郝仁看了心中難免上火。可是大早晨的還是少想這些事為好。他自己一個人來到院里,對著晨曦練了一趟太極拳。

吃完早飯,郝仁就直接去了金碧輝煌找霍寒山,去為那個省委領導看病。

金碧輝煌的生意真好啊!大早晨的門前都停了這麼多車。郝仁簡直找不到停車的地方,只好把他的奧迪Q7遠遠地停在最外圍。

郝仁進了霍寒山的股東私間時,霍寒山已經在裡面等著他了。

「兄弟,來這麼早!」霍寒山沒想到郝仁能來這麼早。郝仁怎麼也要處理點私人事務,最起碼他還是個院長呢。醫院裡的細務多如牛毛,他能推開,可不容易。郝仁能這麼早就來,就說明他心裡有自己這個朋友,也說明他是把寒煙放在心上的。想到這一層,霍寒山就對妹妹將來的幸福放心了。

「你不是比我還早嗎?」郝仁笑道。

霍寒山苦笑:「最近一段時間,很多外地的朋友聽說龍城的平原區要開發,都想過來投一股。這事我說了又不算,但是人家來了,我總得招待,所以就每天喝啊喝的,你嫂子都生氣了!」

郝仁見霍寒山眼圈發青,「印堂」發暗,明顯是縱情酒色加熬夜熬的。他說:「來,山哥,我來給你揉揉!」

霍寒山知道郝仁的醫術高明,能給他揉揉那是看得起他,於是他就老老實實地坐到郝仁的身邊。

郝仁將雙手大拇指按在霍寒山兩邊的「太陽」穴上,催動真氣將霍寒山頭部的經絡疏通一遍,然後部道:「感覺怎麼樣了?」

「四個字,神清氣爽!」霍寒山笑著一挑大拇指,「兄弟的醫術似乎越來越高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