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龍女,只退了七步,就穩住了身子。

葉無敵見到這一幕,大喜過望:「龍女贏了?」

「看樣子,這一番交手下來,龍女更勝一籌。」影子說。

葉秋看了看宮本武藏,發現宮本武藏除了身上的衣服有點褶皺之外,並沒有明顯的傷痕。

他又看了看龍女。

雖然龍女的身上也沒有明顯的傷痕,但是葉秋注意到,龍女的眼神十分凝重,這不是一個勝利者該有的眼神。

葉秋心中一驚。

難道……

噗!

龍女嘴裏突然噴出一口血箭,與此同時,一道血線順着她右手衣袖流了下來。

【作者有話說】

今天還在上班,下班太晚了。

大家周末愉快。

感謝打賞和投票的兄弟姐妹。

。 Ps:本書內容純屬虛構,全是假的,假的,假的!

謝謝!

下一章內容有京師風雲,華清鎮三人接下來動向,江流山上捉靈仙

————————

因為那些能量需要積聚許多的個體積聚在一塊才能誕生出強大的靈仙,且靈魂能量維持存在都是有消耗的,個別單一或者說不怎麼強大靈魂能量,僅靠自身是無法長久存留在人世間,所以凝聚成體的靈仙不會遠離古驪山。

些許外逃的靈魂能量,也漸漸就會消耗殆盡,使得人們剷除乾淨古驪山這鬼域的可行辦法,倒是有的。

一是,在一定時間內,把古驪山上的遊離靈魂能量,全部抹殺了個乾淨。

也就是說,要短時間內,將古驪山上的靈氣,全部轟滅。

沒了靈氣存在,那些遊離能量也無法長期生存了。

可,古往今來的歷代強者,沒有一個人能做到。

另一個辦法就是,將古驪山上混合遊離靈魂能量的靈氣,全部吸收了乾淨,同樣也就徹底消滅了那些靈仙。

只是問題又來了。

修鍊武道功法的強者,根本無法煉化那些靈魂能量,且那些能量還帶著邪惡的怨氣,強行吸收到體內,久而久之,便很可能淪為嗜好殺戮的妖魔。

而妖魔於此方世界,乃為天下生靈的公敵,人人得而誅之那種。

……

如此的循環往複,慢慢,天下形成了一個共識。

若是古驪山上有強大靈魂存在誕生,歷代帝國的頂尖強者,便會親自出手蕩平,而平時那些弱小的靈魂能量體,則會有帝國出面懸賞,天下武人去裡面一點點剷除。

雖說是治標不治本,卻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而後的時間中,因為天下正氣長存人們心中,更有朝廷的賞金,不乏一些強大的武者自恃修為高深,進入了其中,為民除害。

只不過,隨著進入的人越來越多,那些遊離的靈魂能量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

甚至還出現許多被邪惡怨氣所致使的入魔者。

無奈之下,人們又阻止了不少強者組成的隊伍,將那些入魔者撲殺了乾淨。

待事後,人們反思其中隱秘,這才發現,武者在撲殺遊離的靈魂能量時,體內靈力會有所消耗。

為了補充靈力,便會不覺中吸收煉化古驪山上的靈氣,從而將夾雜在其中的邪惡的靈魂能量吸收入丹田之內。

世間的武道功法又無法煉化那邪惡的靈魂能量,由此隨著古驪山上的靈氣吸收越多,進入其中的武者的體內,那邪惡的靈魂能量也就越多了。

直至武者再也壓制不住體內的邪惡能量,淪為妖魔。

有這驚奇的發現,天下百姓更對古驪山畏之如虎了,去其中為民除害的武者,也幾乎絕了跡。

但在無數人都為古驪山上那些邪惡靈魂能量被感頭疼之際,修佛道兩種奇特功法的武者及一些靈魂力量強大的武者,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原來:

修鍊佛道兩種功法的武者,雖然也沒法將其在體內煉化,但他們因為那兩種奇特的功法,可以把丹田與根骨修鍊地無比純凈。

使之進入體內的靈魂能量,無法侵害到他們的身體。

甚至一些修為頗高的高僧、道長,可以以功法內祥和的屬性,把邪惡靈魂能量在體內直接抹殺了乾淨。

從而不會被邪惡能量奪取身體,輕易入魔。

並且,他們以那種純凈的、祥和的功法,輔助本門獨特的武技,對外抹殺邪惡能量的效力,比尋常武者,更強上許多。

世人對此,稱之為——超度亡魂。

至於另一自身靈魂能量強大的武者,皆比較意志堅定,有更好的抵禦能力。

他們身處古驪山之中,短時間內,可以抵禦邪惡能量的侵蝕,而後,待他們出了古驪山,再尋一些高僧、道士或者修為高深的武者,便能將那些能量或在體內抹殺,或排出到體外。

正因這驚喜的發現,古驪山上的遊離靈魂能量及凝聚出實力的靈仙,漸漸不被人們所深切擔憂了。

每年的一定時間內,無論是民間,還是官府,都會出動一批修為及靈魂能量強大的武者,及僧侶、道士,齊赴古驪山,清除靈仙與抹殺靈魂能量。

由此,古驪山上漸漸很少再誕生出了靈仙。

那些邪惡靈魂能量,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後來呢,僧侶與道士們總結經驗之餘,竟然與些高深的煉丹師,利用他們的長期持有法器(方外之人的武器),鼓搗出了一種名為——靜心丹的藥物。

服用此葯,便能在體內抹殺掉能量。

不管是什麼能量,只要是邪惡的,一枚服下,滅了乾淨。

再後來,商人們覺得其中有利可圖,根據《靜心丹》的效用,就專門找了不少煉丹師、和尚、道士,給《靜心丹》以效用能力,分了等級,來滿足各階段的武者。

甚至還開發出了許許多多的新奇藥物。

如極大避免走火入魔的丹藥——《守心丹》、滅殺十之八九靈魂能量的《靜心丹》升級版《靜心無憂丹》等等。

當然,這些藥物的價格,都是不菲的,一般武者,還沒多少買得起。

有一點值得一說,無論商人怎麼絞盡腦汁,那種可以煉化靈魂能量的丹藥,到了當下江流這年月,都沒搗鼓出來。

其中最大的緣故就是,問世的那些丹藥都要用有佛道特殊屬性的法器作為引子,才能產生特殊功效。

而那些法器,並不具備吸收煉化的能力,佛、道修士的功法武技,也不具備。

世間之事,卻又無絕對。

人們苦尋的煉化之法,江流意外地擁有了。

那就是《絕緣功》。

自妖洛與江流相識,《絕緣功》可以煉化世間一切能量為己用的神奇效用,他就清楚了。

這也正是他與妖洛在明知古驪山上存在無數遊離靈魂能量而欣喜前來的原因,與保護自身的依仗之處。

……

「洛姐,這山中果然如傳言那樣,有不少邪惡氣息的靈魂能量存在,要不是有你跟著我,我一定掉頭就下山了!」

「不過,我有點不明白,它們怎麼一見我們,就跑了呢?」

「真是可惜!」

此刻,江流與妖洛遠遠繞開了一些守衛在古驪山下的官兵,已經處于山中,正趕赴最有可能凝聚出靈仙存在的始武大帝的墓葬處。

而走在崎嶇的山道上,江流環顧四周望了圈,以靈魂能量探查過去,敏銳地感覺到了四周有不少乳白色的遊離靈魂能量在以極其迅猛的速度,遠離著他。

以至於,他想追過去俘獲了來煉化,都沒得機會,有些鬱悶。

妖洛就在江流身邊懸浮著,聽見後者不甘心地嘆氣,紅眸中流露出一絲得意,淡淡回道。

「它們當然得跑了!」

「我這種狀態,可以說與它們的本質差不多,我又比它們強大的不知多少了,不跑,我是完全可以把它們抓住,再吸收掉的!」

「不過,也沒啥緊要的!」

「此處我感覺蘊含的靈魂能量極其之多,定有靈仙那等存在,走,跟我去裡頭,我們去干票大的!」

妖洛說著,不經意間瞅向了遠處幽深昏暗的山林,玉手輕拍了下江流的肩膀,去前頭帶路去了。

聽見美人如此解釋了一通,江流明悟了,水藍色的眸子凝視了下美人的背影,小嘴一咧,小跑著跟了上去。

「夠貪心的啊,不過……哈啊哈,我喜歡!」

……

隨後,江流又遇到一些遊離的靈魂能量,只不過其太過稀薄弱小,妖洛根本看不上眼,不想在其身上,浪費功夫。

故而,兩人步伐絲毫沒停滯,急匆匆往古驪山的深處,猛扎了進去。

而就在江流與妖洛滿懷希望地在古驪山中亂撞之時,山下的《有鳳來儀》里,又熱鬧了起來。

有一花白鬍子的老漢,正被兩大絕色的美人,狂罵著。

……

。 呂布是相信自己的乾兒子們是有這樣的能力的。

於是他讓韓裘帶隊,領着五千輕騎朝着南匈奴而去。

他們回去的計劃,基本上也就是保證南匈奴不丟,當然主要還是這塊地對於來不來說太過於重要了一些。

至於具體的操作完全的就是靠着韓裘幾人去做。

剩下的事情呂布不去多加管束。

這就是讓他們幾個快速的成長起來。

韓裘等人走了之後,呂布看着白正和韓威幾個人,然後說道:「下一次攻關,基本上是我們全力以赴的時候,所以你們五個先跟着高順一起,熟悉攻關的手段。」

「諾!」

上一次,韓威幾個人都是激動的厲害,但是他們卻沒有機會上。

現在聽到了呂布這麼說之後,他們也知道這一次是必須要拿下箕關的。

只有這樣,才能夠給後方解壓。

因為整個天下所有的人都會朝着大家看過來,支持自己的乾爹。

呂佈點了一下頭,然後並沒有給高順說什麼。

這件事高順自然是知道怎麼做的。

他知道呂布是練兵,那他肯定是要讓這練兵有效果。

這邊的計劃都定好,而之前所遇到的各種問題也是有辦法去應對的。

如此的話也就是做好了足夠多的準備。

這一次的進攻是準備非常齊全的。

所以準備的時間會長一點,但是也會定在三天左右的時間。

畢竟這五萬大軍每一天的消耗都是非常的恐怖,如果不是因為早在北地準備了很多年,恐怕呂布都不敢帶真么多的人來。

現在為了能夠有效果,也只能是這樣直接進攻了。

在呂布這邊積極的準備着攻城的器械的時候,在洛陽這裏也是出現了很多的問題。

一直生活在西北的董卓軍哪裏見過洛陽的花花世界,一些驕兵悍將在這個時候也是表現出來了他們的不堪一面。

然後在洛陽城中是燒殺劫掠。

無惡不作。

以至於人心惶惶。

如果不是因為董卓軍把守住了城門,那麼大家恐怕早就是要逃跑了。

按時就算是這樣,各種不滿的聲音傳來,董卓卻依舊沒有理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