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在搜查一課頭頂喘不過氣無疑嫌犯是自己上司,大家不敢輕舉妄動調查,畢竟關於他們以後升職問題,還能不能在警界混是個問題。

查到兇手真的是上司還好吧!查錯不是的話,那麼就呵呵噠………

所以當目暮警官聽到這個消息時,心中擔心事終於放下了。

「宮野警官,我們現在去找小田切部長彙報情況吧!」

宮野悠聞言,臉色瞬間拉下。

卧槽!目暮胖子!你的節操呢!說好你來扛呢?

幸好燈光昏暗,目暮胖子看不清宮野悠臉色變化,催促宮野悠跟上。

小田切敏郎此時正在和某位財團大佬談笑風生,看到目暮警官帶著宮野悠走來微微楞一下,然後微笑對某位財團大佬致歉失陪,來到目暮警官面前。。 「沒事了。」林昊楓輕聲說,慢慢鬆開尤葉。

蜷縮著的尤葉終於抬起頭,凄楚得喊了一聲:「昊楓!都是我不好!」

都是她的錯,輕信董娜晴那個賤女人的話,沒想到董娜晴的壞已經根植於骨子裡,是那種寧可自己死,也要拉別人下地獄的壞!

今天如果不是林昊楓在,她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想到這裡,尤葉仍是后怕,哭個不停。

「別哭了,快去醫院吧!」白斯明和石玉清勸著。

地上的血跡令人心慌意亂,對一個孕婦來說,流血意味著什麼,誰都清楚。

剛才持刀的男子正痛苦地躺在地上,一旁的水果刀尖上,沾了點點血跡。

尤葉被刺中了!

夏恆反應過來,衝到尤葉的面前,帶了哭腔:「姐,快去醫院吧,都怪我沒有保護好你!」

林昊楓把他推到一旁:「保護尤葉,還輪不到你。」

夏恆瘋了:「林昊楓,你是不是看我姐的孩子沒了,就不管她了!」

林昊楓正滿腔怒火沒地方釋放,突然抓住夏恆的手腕向後掰去:「閉嘴!」

他正在氣頭上,力氣又大,夏恆頓時疼得喊也喊不出,豆大的汗珠滴落下來。

「昊楓,放開夏恆吧。」尤葉緩緩地站了起來。

林昊楓將夏恆推到一旁,扶起尤葉,盯著尤葉的手背,倏然痛楚:「是右手?」

「孩子沒事就好。」尤葉的左手死死地按住右手手背。

但是眼尖的人們,還是看到她的右手手背往外冒著血跡,林昊楓掏出手帕,按到尤葉右手上,幫她止血。

「救護車怎麼還沒到!」他又吼了一嗓子。

「快了快了,已經到路口了!」超市的經理用對講機詢問保安,一頭的汗。

刀子刺到了尤葉的右手上。

她在那一瞬間雙手護住肚子,林昊楓又直衝了過來,將那男人踹倒,刀子並沒能紮下來,而是划傷了尤葉的右手。

雖然只是划傷,刀尖太過鋒利,傷口又深又長,皮開肉綻,幾乎劃開了整個手背!

在場的人,只有林昊楓知道,剛才並沒有傷到孩子,他以為手背的划傷並不嚴重,見尤葉被嚇得不輕,才沒有立刻帶她去醫院,讓她緩過神再說。

沒想到傷勢如此嚴重,林昊楓臉色鐵青,按緊出血的位置,焦躁得等待著救護車的到來。

雖然尤葉傷得不輕,但沒有傷到肚子,圍觀的人群還是集體鬆了一口氣。

白斯明剛才一直自責,尤葉明明將暗中保護的任務交給了他,他卻大意了,沒想到對方是連環殺,兩個女人的手推車只是煙幕彈!

幸好孩子沒事,不然白斯明不知道要怎麼補償尤葉,更對不起林昊楓。

夏恆看到尤葉的肚子沒事,手卻傷得嚴重,一樣心痛。

不管他有多麼想得到尤葉,都不願意見她傷到半分。

救護車終於來了,醫生給尤葉的手做了緊急處理,林昊楓陪著她,一起上了救護車。

石玉清坐白斯明的車,跟在救護車後面去往醫院。

「伯母,你別擔心,尤葉的傷只是皮外傷,沒事的。」白斯明見石玉清不說話,忍著焦躁,開口安慰道。

傷的偏偏是右手,而且傷口那麼深,一直到手指,不知會不會影響尤葉化妝,要知道,尤葉的看家本領,可是靠手吃飯的。

雖然她現在嫁入林家,已經不愁吃穿,可是尤葉有多喜歡化妝,多愛惜自己的手,白斯明再清楚不過。

「斯明,當初我拿了美國垃圾給我的撫養補償金,其實也可以去念大學,申請助學貸款就是,但我真的很喜歡化妝,所以用這個錢去學了美妝。」尤葉曾這樣驕傲地對他說過。

如今傷了右手,白斯明只能祈禱真地只是皮外傷,很快會恢復的。

「孩子沒事就好。」石玉清望著窗外濃重的夜色,回應了一句。

車窗上,映出一張在冷笑的臉。

尤葉果然是她的魔咒,她想逃,是逃不掉的。

。 接着,讓所有人驚掉下巴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主持人小姐姐笑眯眯的拉過來一個孩子,問她剛剛的書本內容有沒有記住。

被選中的小朋友,看上去不過七八歲,當即笑眯眯地點頭道。

「當然記住了!不信我現在就背給你們聽!」

說完,小朋友一咕嚕的背誦了一片不知道什麼的課文。

而主持人,則拿着書,看上去一臉的驚嘆!

就……挺無語的。

書裏面是什麼內容啊,你倒是翻給我看一下他背得對不對哦。

還有,這麼大點的孩子,認識那麼多字,本身就是神童了吧……

這玩意兒還需要你教什麼?

然後,小朋友一臉嘰里呱啦,主持人繼續驚嘆。

而那位油膩的導師,則不滿意地看了學生一眼,一臉「無奈」道。

「害!這個孩子只是我們的新成員,才學了一個星期,能力只算一般。

但是只要有小孩跟我們的導師學一年以上,別說剛剛的迅速翻書記憶了,你矇著面也能學習哦!」

接着,畫面一轉。

只見,一個小朋友頭戴眼罩,居然在……炒菜?

肖灑:「……」

不是學習嗎?你蒙面炒菜是幾個意思?你報考的學校是新西方不成?

還有,一個小女孩在睡覺。

但是監控下,她居然在一邊睡覺,一邊朗讀課文。

徹底把肖灑給整無語了。

這個培訓,你不應該推銷給孩子家長,而是應該推銷給那些996、007的老闆們。

這樣,員工們休息的時候也能遠程在家工作,雙倍時間打工發普通工資,豈不是美汁汁?

這筍都給你奪完了!

這不是智商稅,什麼是智商稅?

只是……雖然對普通人來說是智商稅,但是對肖灑來說,正好能解決他迫在眉睫的問題!

於是,他二話不說直接撥通了電話。

「喂!教練!我想學量子波動速記法!」

聽到肖灑有些激動的聲音,此刻,量子波動培訓班的小姐姐微微一愣。

「那個先生,您是給您孩子報名的嗎?現在報名還有優惠……」

只是,還不等客服把話說完,肖灑直接打斷。

「不是,我給我自己報名的,我今年21,能報名不?」

客服:「……」

都21歲了,還信這個?!

小哥哥,這智商到頭了你造嗎?

微微無語,客服略微有些扶額。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培訓班主要針對的是5-12歲的小朋友,這個時候腦域正處於可開發階段,過了這個年紀,再學習就沒什麼效果了。」

這也正是這群培訓教育人員壞的地方。

只找小孩子騙,因為每個家長都望子成龍。

給孩子報完名,小孩來了一段時間,每天讀一樣的東西,小朋友們的記憶力肯定有了啊。

到時候,再表演一手背書的絕活,家長們不就信了嗎?

小孩子懂什麼?他們什麼都不懂。

但是大人不一樣,大人有心眼兒,所以這些培訓班,對於肖灑這麼大年紀的報名學員,能拒絕就拒絕。

而肖灑,根本就不在乎這些,直接道。

「客服小姐姐,我是真心想學,您這樣,問問你們導師,我出雙倍……不,三倍學費,你看他收不收我!」 「叮!宿主現在的修為境界是武師(初級)……」

「然後呢?」

系統大佬說到一半,突然就停住了,葉秋忍不住追問道。

「叮!本系統嚴重懷疑宿主的智商,既然有了修為,那就有了靈氣,宿主可以利用靈氣治療自己體內的傷勢!」

「用靈氣治療,我不會啊!」

系統大佬說的很有到底,葉秋無法反駁,但是他聽完之後,徹底懵了。

雖然得到修為有段時間了,但是一直都是隨便使用,根本不懂得開發。

就連利用靈氣錘鍊身體,也是今天系統大佬的提醒,他才開始嘗試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