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們三個一起睡,但是誰都睡不着。


白天的事情,只是勉強壓下去的,陰雲哪有那麼容易消散?只是大家都很有默契,誰也不去哪壺不開提哪壺罷了。

“我想換個環境。”

樂樂連忙問:“你想去哪兒?”

“去哪兒都好,只要是一個山明水秀、空氣清新、節奏慢一點的小地方就好。”

小桃眼睛一亮,說:“大理啊!風花雪月,舉世聞名, 萌寶來襲:媽咪給我找個爹 。”

風花雪月,光是聽的,都令人怦然心動。

樂樂毫不猶豫的點頭:“明天我就陪你去。”

“我也去!”小桃連忙舉手。

“你們倆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哪兒也不許去,我自己出去散散心就行。”

樂樂臉一板,斷然拒絕:“讓你一個人挺着大肚子去陌生的地方,你覺得我能答應?開玩笑!至於工作,那個王八蛋找的工作,老孃不稀罕!不幹了!”

小桃緊跟樂樂的步伐,毅然道:“那個王八蛋找的學校,本小姐不稀罕!不上了!”

我失笑,擡手敲了一下小桃的腦門子:“你別給我胡來,你現在都是高中生了,眼瞅着就要考大學了,可別瞎折騰。”

整整一個初三,小桃竭盡全力學習,尤其是臨近中考,更是熬夜學習累到發燒,還低血糖暈倒過一次,好不容易纔考上最好的高中,還是壓着最低分數線進去的,哪兒能說不念就不念了?

我答應過趙姐,一定會好好照顧小桃,陪着她考上好高中、好大學,我不能讓她因爲我的感情問題而自毀前途。

樂樂想了想說:“小桃現在反正已經讀高中了,高中是要住校的,小桃你繼續唸書,我陪苒苒去大理散散心。”

“那我怎麼辦?”小桃可憐兮兮的眨巴着眼睛,像只被拋棄的流浪狗。

“你就好好在學校裏待着,等到元旦和寒假,你就過來大理找我們。等你放寒假,你苒苒姐也快生了,說不定你還能趕在開學前見到小寶寶呢。”

小桃悶悶地點了點頭:“那好吧,也只能這樣了。”

我本來也只是隨口說說,就是想換個環境,調整一下心情而已,沒想到樂樂和小桃居然那麼積極,那麼短的時間就給我計劃好了一切。

既然已經計劃好了,那就行動吧。

我們立即查了機票,幸好有明天下午的直達機票,訂了兩張機票之後,樂樂和小桃覺也不睡了,立即起來收拾行李。

我躺在牀上,默默地看着她倆忙得熱火朝天。

可能我這一生的好運,都用來遇到這兩個好姐妹了吧!

不管發生什麼事,她倆都陪着我,伴着我,支撐着我。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來時,已經快中午了。

小桃煮了面,給我端到了牀邊。

小姑娘一張稚氣未脫的圓潤臉蛋,帶着明顯的嬰兒肥。 [綜]我想吃糧 ,日常吃吃吃個沒完,近來越發圓潤可愛了。

我掐了掐她的臉蛋,叮囑她以後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好好唸書,別辜負趙姐的遺願。


“錢的事情上,你儘管放心,該吃吃該喝喝,咱不跟人家攀比富貴,但也千萬別苛待自己。你姐好歹以前也是個大明星,供你讀三年書的能耐還是有的。我和你樂樂姐都去了大理。你一個人千萬要照顧好自己,有事一定要立即告訴我們,明白嗎?到了大理,我就辦張手機卡,把號碼給你。”

“好好好好,我知道了,苒苒姐,你就別操心了,樂樂姐已經交代過我了。”

我輕輕摩挲着她的腦門,真的挺欣慰。

希望我的孩子,也能像小桃這麼堅強懂事,善解人意。

吃過午飯,小桃送我們去機場,她一直紅着眼睛笑,明顯是想哭,但是怕我們擔心。

我抱了抱她,又不厭其煩的囑咐了一遍。

小桃哽咽着點頭,咬着嘴脣強忍着淚水。

樂樂嘆口氣,拉着我往裏走,沒回頭,朝後揮了揮手。

小桃兩手罩在嘴邊,捲成喇叭狀朝我們喊話:“樂樂姐,你一定要照顧好苒苒姐啊!等我放假了,我就去找你們!”

我潸然淚下,不敢回頭,怕狠不下心離開,只能加快腳步,混入人羣中。

樂樂攬着我的肩膀安慰:“別這樣,小桃要是看見你這個樣子,還不難受死啊? 復仇總裁請放手 ,能理解的,再說了,咱們就是去散散心而已,又不是丟下小桃不管了。”

我咬着嘴脣點頭,狠狠抽了抽鼻子,告訴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

過了這段時間,調整好心態,我冉苒又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

很順利的上了飛機,起飛,降落,然後打車去我們預定好的民宿。

一切都很順利,沒出任何岔子。

給小桃打了個電話報平安,休息過後,晚上我倆就在附近走了走,散散步。

這裏不是景區,但距離景區不遠,風景已經挺不錯了,吹着夜風,賞着夜景,挺愜意的。

次日睡到自然醒,樂樂陪我去買了一部手機,辦了一張電話卡,然後把號碼發給小桃,讓她保存下來,有事隨時跟我聯繫。

接下來的幾天,去著名的景點遊玩,賞風賞花,賞雪賞月,逍遙自在。

我儘量不去想有關於紀寒深的任何事,儘量讓自己像個沒事人一樣,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該睡睡,平心靜氣的養胎。 遠離了繁華的京城,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不用去擔心會被別人算計,也不用去管那個人什麼時候回來,可以什麼都不去想,靜靜地享受生活的美好。

剛開始,我還有些隱隱的擔憂,生怕這種平靜的美好會被打破,可是半個月後,我就放寬了心。

看樣子,那個人已經徹底放下了一切,包括我肚子裏的孩子。

我摩挲着日漸圓潤的肚子,不知道是該悲哀,還是該淡漠。

不過也好,至少他不會跟我搶孩子,我可以完整的擁有我的孩子。

當初走紅也有大半年,兩張專輯大賣,加上好幾支廣告代言,以及出席活動的出場費,雜七雜八的加起來,我的賬戶裏也有好幾千萬的存款。

有了這筆錢,我可以很好的撫養孩子,經濟方面沒有太大的壓力。

而且等孩子大點了,我可以復出,雖然未必能夠大紅大紫,但有之前的基礎在,維持生計應該不成問題。

想想以後,還是挺樂觀的。

不過有件事比較奇怪,這幾天樂樂好像有心事,我跟她說話的時候,她好幾次都晃神了,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苒苒,你喜歡這個地方嗎?”

“喜歡啊!”我閉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氣,“這裏的空氣特別好,風裏都帶着花香,甜絲絲的,聞着都醉了。”

“喜歡就好。”

我奇怪的看着樂樂,忍不住問:“怎麼突然這樣問?你不喜歡這裏嗎?”

樂樂搖頭,笑容有些勉強:“怎麼會?這裏風景又好,美食又多,我怎麼會不喜歡?”

“樂樂,我這幾天在想,要不我們在這兒買一套房子吧?再過四個月,我就該生寶寶了,總不能生了寶寶,還住在民宿吧?”

樂樂咬了咬嘴脣,遲疑了一下,才問:“苒苒,你真要在這兒生寶寶,在這裏長期定居啊?”

我越發納悶了,想了想,問道:“樂樂,你這幾天怪怪的,到底怎麼了?”

樂樂定定地看着我,半晌搖了搖頭:“沒什麼,就是問問你,是不是想清楚了。既然你那麼喜歡這裏,那我留意一下,早點選個地段好、戶型佳的房子。”

我還是覺得樂樂很不對勁,又追問了一聲,但樂樂只是笑着搖頭,讓我別多想。

“苒苒,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

她扶着我的肩膀,笑容溫煦。

樂樂其實是個暴脾氣的女孩子,但她對我是真的好,處處爲我着想,處處護着我讓着我。

“樂樂,我覺得我肯定是金蟬子轉世,十世修行的大好人,這輩子才能遇見你。”

樂樂哈哈大笑,輕輕擂了我肩膀一拳:“哪有!你真要是十世修行的大好人,這輩子你就不是女的了,你就該投胎成男的,然後來娶我。”


我被她逗樂了,忍不住調侃:“那我加把勁,以後日行一善,積善積德,爭取下輩子能投個男胎,娶你當老婆。”

樂樂望着我,眼裏的笑意漸漸淡了,浮起一層淡淡的擔憂。

我心一突,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只是樂樂一直在瞞着我。

會是什麼事呢?

夜裏下起了大雨,風裹着雨絲從窗子裏吹進來,把我凍醒了。

樂樂睡得很沉,我不想吵醒她,就自己摸索着開了燈,下牀去關窗戶。

走到窗戶前半米的距離,就能感受到陰風冷雨拂面而來的涼意了。

現在才十月天,並不多冷,我也沒當回事,走過去關上窗戶,感覺不怎麼困了,就撐着窗臺往外看。

外頭的路燈散發出一團團昏黃的光,從三樓往外看,視野並不廣,也就能看幾十米吧,再往遠處,就黑乎乎的看不清了。

燈光範圍內的雨絲能看清楚,斜斜的,細細的,又緊又密。

雨景並不如何美麗,我看了一會兒,就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往牀邊走。

一回頭,就見樂樂已經醒了,正靠坐在牀頭,直勾勾的看着我。

“醒了?下雨了,我起來關窗戶。”

樂樂長舒了一口氣,微帶埋怨:“怎麼不叫我?”

“看你睡的香,就沒叫你了。”我笑笑,不以爲然的走到牀邊,慢吞吞的往上爬。

樂樂又用那種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了,憂心忡忡的,似乎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我心裏一突一突的,莫名的有些慌亂。

靜謐的夜裏,我倆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突然,外頭傳來鬧吵吵的聲音,腳步聲,敲門聲,說話聲亂七八糟的。


“怎麼回事?”我心裏沒來由的更加慌亂了。

樂樂皺了皺眉,咕噥了一聲:“抓瓢嗎?這是民宿,又不是賓館,也搞這個啊?”

說話間,我們的房門突然被敲響了。


砰砰砰,砸門聲很急促很劇烈。

我嘆了口氣,衝樂樂努了努嘴,示意她去開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