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她說錯了什麼嗎?

他明明就是一點兒都不想結婚,否則怎麼可能遲到,等到民政局快要下班了才來?

他不是說她是利用緋聞設計他逼婚嗎?

她現在表明了,她願意等到緋聞風波平息后離婚,他還這麼生氣?

戰御宸的神色越來越冷,他勾著唇,眼底卻沒有半點笑意:「封嬈,我可是商人,既然要我在封家投資,難道你就不打算付出一點利息嗎?」

「什麼意思?」封嬈睜著茫然的眼睛,望著他。

戰御宸忽然拽著她的手臂,把她往房間里扯。

在封嬈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她就已經被粗暴地扔在了床上。

封嬈驚恐地支起身子,看著眼前面無表情解開皮帶的男人。

戰御宸就像是一隻兇猛的野獸,粗魯地侵佔著她。

他的肌膚炙熱滾燙,貼在封嬈的身上,卻讓她一路涼到了心底。

她想要逃走,卻被他死死掐著腰,無處可逃。

他每一下的動作都很粗魯,如同這世上最銳利的刀子,一下一下凌遲著她的身體。

疼痛難忍。

和上一次他們做的感覺不同,那時候的戰御宸雖然也很強勢,但是至少動作是溫柔的。

在佔有她的時候,還會一直細細密密的吻著她,安慰她。

可此刻,他卻只有身體上的發泄,僅此而已。

一結束,戰御宸就毫不猶豫的抽身而出,留下封嬈半死不活地癱在床上,連呼吸彷彿都失去了力氣。 戰御宸去浴室沖洗乾淨,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衣冠楚楚地立在床邊。

他動作優雅地扣著襯衣的袖扣,掃了一眼床上的封嬈。

她頭髮凌亂,有幾縷還因為汗水粘在臉上,裸露在被子外的肌膚,布滿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戰御宸臉上的神情卻沒有半點動容,他拿起了放在床頭的電話,聲線凌厲:「給封氏的投資做成分期付款,第一筆錢可以打過去了!」

封嬈瞪大了眸子,獃獃地看著他,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戰御宸開口的聲音波瀾不驚:「我是商人,不會做賠本的買賣。你既然想在我這裡拿到錢,那就拿你的身體來換。陪我一次,我就給封氏一次錢!」

封嬈的眼底,泛起了無路可走的頹廢悲涼。不過戰御宸此刻正在氣頭上,刻意忽視了她眼底那抹哀傷的情緒。

戰御宸勾了勾唇,聲音不帶半分溫度:「下一次,你最好認真點,如果你不肯主動取悅我,我也不會白白拿錢出來的!」

丟下這句話,他就轉身,把門摔得「呯」的一聲。

半分鐘后,院子里傳來發動汽車的聲音,然後漸漸遠去。

封嬈綳得緊緊的身體,這才驟然鬆懈了下來。

剛才戰御宸那麼粗暴的對待她,她都沒有哭,現在更加不會哭了。

她睜著大眼睛,定定地望著天花板,可是眼睛還是不爭氣地紅了。

封嬈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直到電話響起,是封老太太打來的。

「奶奶。」

「封嬈,你和戰御宸領證了沒有?」

封嬈垂眸,掩去了眸子里的失落:「已經領了。」

「你現在在戰御宸家?」

「是。」

「你問問戰御宸,他不是說好了給我們投資的嗎?銀行轉賬的數目怎麼不對?」封老太太問。

封嬈握住電話的手指緊了緊,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她該怎麼說,戰御宸是打算分期付款,睡她一次給一次錢?

電話那頭的封老太太似乎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聲音帶著責備:「是不是你做了什麼,惹得戰御宸不高興了?」

官場先鋒 封嬈動了動唇瓣,很想說她已經儘力了!

她真的已經小心翼翼的去揣摩戰御宸的心思,可是她還是全部猜錯了。

戰御宸那麼討厭她,她做什麼又能讓他高興了?

可是在封家委曲求全的這幾年,早就讓封嬈學會了低眉順眼。

因為只要她不聽話,秦麗就會代她受罰,受盡封老太太的臉色。

封嬈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下情緒,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怎麼會呢?戰御宸工作比較忙,我們又剛剛結婚,他可能忘記了吧?等他晚上回來,我會問問他的。」

封老太太這才滿意:「你既然已經和戰御宸結婚了,就要好好伺候他,把他哄高興了,戰家那麼多錢,投資的事情還不是小事一樁?」

封嬈用力咽下口中的苦澀,等待著封老太太教訓完。

掛了電話,她支起身體,勉強起身。

在浴室洗澡的時候,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嚇了一大跳。

特別是腰間和大腿上,全都是青紫色的掐痕。

戰御宸大概真的很討厭她吧?

否則怎麼會這麼粗暴的對待她?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

封嬈洗完澡,打算先回封家一趟。

戰御宸說讓她搬到帝苑來,她不敢違逆他的意思,她想先回家收拾行李。

走出帝苑,封嬈走了很遠,才找到公交車站牌。

等公交車的間隙,封嬈拿出了手機,翻看著微博。

她發現娛樂頭條,竟然是方梅雨住院的消息!

她急忙點開瀏覽,標題是「小花旦住院,千億總裁愛心溫暖病房。」

新聞沒有提方梅雨自殺的事情,只是捕風捉影的說方梅雨因為拍戲工作太累住院,戰氏集團總裁戰御宸急匆匆趕去探視。

看那字裡行間曖昧的字眼,恨不得寫成是戰御宸「寬衣解帶」的在照顧方梅雨。

封嬈掩去眼底不易察覺的一抹失落,原來戰御宸遲到,是為了去看方梅雨。

他們結婚這樣一輩子一次的大事,竟然都抵不過方梅雨……

也難怪,小時候他們的關係就很親近。

戰御宸出國的時候,方梅雨不是也一起去了嗎?

他們在國外八年,恐怕感情早就突飛猛進了吧?

封嬈不敢再想下去,因為她怕那結果,是她始料未及的。

回到了封家,封老太太見她一個人回來,頓時臉沉了下來:「你一個人回來的?戰御宸到底是有多忙,連陪新婚妻子回家的時間都沒有?」

封嬈以戰御宸工作忙搪塞了過去。

因為怕封老太太問多了露餡,封嬈匆匆收拾了行李,便又返回了帝苑。

望著漆黑的別墅,封嬈苦笑,這下可糟糕了,戰御宸沒有給她鑰匙。

封嬈又不敢打電話問戰御宸,只好拖著她的小皮箱,蹲在帝苑的門口等著。

天漸漸黑了,封嬈累了一天,全身又累又痛又餓,還被無數蚊子咬。

一直到了晚上十點,帝苑門口才看到汽車的大燈。

封嬈急忙站了起來,因為起得太急,差點摔倒。

她踉蹌著腳步站好,就看到戰御宸緊抿著薄唇站在她面前。

「你回來了?」她仰頭。

步步逼婚:黑帝的契約情人 戰御宸眉頭蹙起:「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封嬈解釋:「我沒有鑰匙,進不去。」

戰御宸的視線越過她,落在她身後的小皮箱上。

「我回家去拿行李了。」封嬈急忙說。

就這麼小個皮箱,能裝什麼行李?

她是在當住酒店么?

呵呵,也對。

她反正一開始就打算好了要離婚,帶那麼多行李來做什麼!

戰御宸的臉色越發難看,封嬈完全摸不著頭腦,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又不高興了。

戰御宸不動聲色地往大門走去,在和她擦肩而過的時候,扔下了一句:「玄關的抽屜有備用鑰匙。」

封嬈拖著小皮箱進屋,戰御宸理也沒有理她,徑直就上了樓。

封嬈嘆了口氣,既來之則安之。

只希望緋聞風波能儘早過去,到那個時候,如果戰御宸要她離開,她會走的。

封嬈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這時候正好戰御宸洗完澡出來。

浴巾鬆鬆垮垮地圍在腰間,性感的腹肌加上人魚線,氣氛頓時曖昧了起來…… 封嬈小臉滾燙,連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裡看才好。

戰御宸拿毛巾隨意地擦拭著帥氣短髮,看到封嬈臉蛋紅撲撲的,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他突然就惡劣地開口:「還不過來給我吹頭髮?」

封嬈愣了一下,不敢違逆他的意思,拿了吹風筒過來,乖乖給他吹頭。

他頭髮短,不到一分鐘就吹好了。

重生之軍嫂有空間 可是這短短的一分鐘,卻讓封嬈覺得艱難無比。

戰御宸赤著上身,下身僅僅圍著一條浴巾,身上才洗過澡,他們用的是同一款的沐浴露,讓兩人身上的香氣都是一樣的。

封嬈覺得煎熬,對戰御宸來說就更是折磨了。

封嬈就站在他的身邊,她穿著睡裙,兩條又細又直的長腿,勻稱分明,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戰御宸的腦子裡,忍不住浮想聯翩,如果這兩條長腿纏繞在他的腰間……

戰御宸猛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燃起了一團大火,從身體深處迅速燃燒起來,讓他忍不住喉結滾動了下。

「好了。」

封嬈終於把他的頭髮吹乾了,她剛剛放下吹風筒,整個人還沒有回過神來,戰御宸的胳膊就伸了過來,一把把她扯入懷中。

他低下頭,埋頭在她纖細優美的脖頸上,一陣按耐不住的親吻。

滾燙的唇從她的脖頸,沿著她臉部的輪廓,一路吻到了她的耳根,吻住了她柔軟的耳垂,纏綿悱惻了好一陣,他才停了下來。

他的氣息很燙,說不出的磨人。

封嬈一想到之前那一次戰御宸那麼粗暴,心裡就忍不住的害怕。

可是他們是夫妻,做這種事情是再正常不過的,而且她也希望戰御宸能夠早點把答應投資的錢,全都打給封氏。

這樣的話,她就再也不用刻意的取悅戰御宸。

一番權衡之後,封嬈便暗自深吸了一口氣,問道:「要做嗎?」

說完之後,封嬈心底都暗暗鄙視自己,她這算是邀請嗎?

戰御宸慢慢地從她的頸窩抬起頭,深不見底的黑眸靜靜地盯著封嬈看了好一會兒,嘴角一勾,說出的話要多惡劣就有多惡劣。

「雖然我有錢,可是賺錢也不容易,今天就不用你伺候了,省一點錢。」

封嬈愣了愣,堂堂戰氏集團總裁,竟然會說出省錢的話,簡直就是在故意嘲諷她。

她耐著性子緩緩地吸了兩口氣,裝作若無其事的,聲音軟軟地說:「肚子餓了嗎?要不要幫你煮點宵夜?」

「不用。」戰御宸直接了當地拒絕。

他推開了她,朝著床上走去。

封嬈猶豫了一下,還是爬了上去。

關上燈,他躺在另一端,和她之間有一段距離。

封嬈直挺挺地躺在那裡,等了一會兒,發現一旁的戰御宸並沒有半點的動靜。

她忍不住睜開了眼睛,偷偷打量著。

戰御宸微閉著眼睛躺在她的身邊。

窗外的夜景很美,唯一亮著的路燈,光暈白淡。

透過窗帘投在他的側臉上,襯得他原本就很立體的側臉輪廓愈發的完美了。

黑髮有些凌亂,下面兩排長而密的的睫毛帶了一些微卷的弧度,在眼窩下打下了一圈漂亮的陰影,挺拔的鼻尖下是潤澤的雙唇。

這樣的容顏,俊美得讓人驚艷。

儘管封嬈已經認識戰御宸十幾年了,但是每一次看他,還是忍不住驚嘆造物者的偏心。

寂靜的屋內,有著男子平穩的呼吸聲傳來。

今天是他們的新婚之夜,他們竟然真的結婚了。

封嬈心裡又是甜蜜又是難過。

甜蜜的是,她終於嫁給了自己這輩子唯一愛過的男人。

難過的卻是,他們的婚姻身不由己。

封嬈抿了抿唇,開始悄悄地朝著戰御宸靠近,一點點的挪動,一點點的靠近。

林家嬌女種田忙 一直到她的胳膊貼住戰御宸的胳膊時,她才停了下來。

她閉著眼睛,小臉通紅,心跳速度快得驚人。

男子身上的溫度炙熱,封嬈覺得像是隨時可能燙傷了她。

封嬈緊緊依偎著他,然後幸福地閉上了眼睛。

戰御宸緩緩地睜開了雙眸,慢慢地看向了懷中的女子。

如果只是假裝的,為什麼要靠他這麼近?

他真的……真的會越陷越深的。



第二天早上,封嬈醒來,戰御宸已經走了。

她伸了個懶腰,她的身體滾到了戰御宸睡過的那一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