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老太太看到她隨手做出來的成品,信了。

封華把煙塞到樑青山手上:“找人辦事,出手就要大方。該省的不省,不該省的更不能省。蔡奶奶家還有幾瓶酒,我明天早上給你送去,對方要是有什麼要求,你回來跟我說。”


樑青山木木地點點頭。怎麼跟上面人打交道,他摸爬滾打幾十歲了才懂,她這麼點就懂了。他家四毛現在整天還只想着逃學抓鳥……

樑青山走了,封華回了蔡家,吃過晚飯,處理好拿回來的肉,就去了後院,看看新出生的小兔子……

當初她從翠花家拿回來一對小兔子,現在小兔子已經當了父母了,生了十來只小兔子。

封華看了一會就開始動手做籠子,相信不久的將來,就能用上了。

運氣不錯,十隻小兔子裏有八隻是母的,四五個月之後,這後院裏將會有100只兔子……

封華打算讓大隊辦個養兔場,這樣家家日子都能好過些。

個人辦廠當然是不允許的,但是集體辦廠就沒問題了。故家屯條件優越,有吃不完的野草,之前就辦過養兔場,但是後來兔子生病,全死了……

一下子把村裏人嚇住了,沒有再養。

而封華除了跟馬家有仇,跟封家不對付,對於其他人家,沒什麼意見。動動手,能讓身邊人日子好些,笑容多些,沒什麼不好的。


……

封家此時氣氛有些詭異。

封老頭取代封老太,管起家裏孫女的親事已經讓他們很驚訝,封老太太對這件事一言不發,更讓他們驚訝,但是最讓人驚訝的,卻是劉小麗敢提出反對意見了!

從來打不還口罵不還口的劉小麗,竟然敢跟封老頭說不!不許他把封華嫁到馬家。

劉小麗自然不想封華嫁到馬家,馬大炮就是個廢物,好吃懶做,奸懶饞滑,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那夥的。

她家封華可是她現在最出息的女兒,也是對她最上心的,敢爲了她管封老頭要錢!這樣的女兒自然不能毀在馬大炮手裏,那樣豈不是悔了封華一輩子?也順便毀了她沾光的路……

第一次享受衆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劉小麗有些上癮了,而這些眼神都是封華帶給她的,都是出息的兒女帶給她的,封華要是嫁給馬大炮,那這些眼神都會變成嘲笑!

再說,封華說到底是她的女兒!憑什麼她女兒的彩禮都要交給封老頭呢?!

劉小麗已經開始想着反抗,試圖反抗了。

“閉嘴!”封老頭吼了一句:“老孃們兒家家的,哪裏有你說話的份!不想吃飯就滾!讓你家…..”封老頭頓了一下,這纔想起封華是她女兒,跟她還挺親,還知道送她去醫院。

實在是平時對這幾個孫女不在意,封家七仙女,他甚至都有些對不上號,特別是幾個小的。

老大家和老二家的幾個女兒又不出挑,他更分不清誰家是誰家的。

現在還指望着封華回家,那就不能太得罪劉小麗。


但是封老頭在家強橫一輩子,放不下臉,自然不會給劉小麗道歉,在他看來,沒揍她一頓就是放過她了。

“又沒說一定是馬家。”封老頭很給面子地說一句,又強硬吩咐道:“封華現在住哪呢?讓她回家來住。”

劉小麗心裏撇了撇嘴,又沒一定?那是錢不夠!馬老太太今天要是出100,封老頭肯定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但是她今天已經挑戰過封老頭了,所有勇氣都用完了,現在封老頭這麼說,她再不敢說別的,只是小聲說道:“她住宿舍呢,人家在城裏上工,住家裏不方便。”來回幾十里路呢。

“又不是讓她總住,她沒休息日嗎?休息日回來住吧。”封老頭道。只有回家住,纔是封家人啊,他說話才更有底氣。

今天圍觀的人有不少人都問她封華走了之後回來沒,暗暗嘲笑他的意思,都被他自動屏蔽了。

之前劉小麗病危,封美華滿村子找人,村裏人也是那時候才知道封華自從被馬大炮按在草甸子裏那回,就再也沒回封家。

當時還有不少人奇怪封華到哪裏去了,還有人猜測封華出去要飯了……

劉小麗點點頭答應了,她也想讓封華住回來,跟她親近親近,順便給她撐撐腰。

劉小麗穩穩當當地坐那裏吃飯,封老頭也沒再讓她滾。

眼看一場暴風雨就如此戛然而止,錢立梅和宋芳容對視一眼,以後這個家裏,劉小麗的地位就不一樣了。

……

馬大炮聽說30塊錢封老頭都沒同意,氣得捶了捶牀,掉錢眼裏淹死他算了!現在哪個姑娘值30?封華那樣的……好像也值……

想起封華那天的樣子,這才12呢,長大了得什麼樣?

“奶,我就相中封華了!我就要她!多少錢都要!”馬大炮跟奶奶撒嬌。

馬老太太心裏頓時不樂意了,多少錢都要?那錢可是她兒子的買命錢!

“封老頭要100呢,除非把咱家房子賣了,不然可沒有這些錢。”

馬大炮一聽也愁了,家裏有多少錢他是知道的。“他那就是漫天要價呢,誰家能出100塊?等過兩天他就降下來了。”馬大炮自我安慰着。

馬老太太沒吱聲,她是看出封老頭打算觀望的意思了,她也要觀望觀望了。這要真是當工人,有工資的,多少錢都行!這要是最後沒當成,還回來種地,那她可就虧大了!

第二天,馬老太太又回了村裏。一整天,村裏都很安靜,沒有看見誰去封家提親。

馬老太太的心定了定,臨走時特意去封老頭面前晃了一圈,嘲笑地看了他一眼。

第三天,依然沒有人來提親。

馬老太太連跑幾天,人都累瘦了一圈,但是心裏很舒坦。

封老頭有些坐不住了,不應該啊,現在封華的大名應該傳遍十里八村了,怎麼沒人來? 封華現在確實出名了,十里八村都在討論這個進城當學徒的女孩。進城當學徒,就像魚躍龍門一樣,躍過去,就是城裏人了;躍不過去,就“啪嘰”一下摔地上唄~

爲了這麼個機會就堵上好幾十,100塊錢?很多人都不能接受,想接受的又沒錢,所以大家聽聽就算了,沒人真的來封家提親。

最重要的是,封華畢竟還小,打聽了一下,虛歲才12,美名也沒傳出去,想下手的人家就更少了,12歲,一個小丫頭片子,娶回來幹啥?

現在人的婚姻目的都是很實在,傳宗接代,操持家務,過日子。12歲幹啥都不行。

封老頭有些猶豫了,是再跟馬家談談價錢,還是再等等看?

就在他猶豫的當口,馬大炮回了村子。醫院也不是想住多久住多久的,現在糧食多麼金貴,免費給病人吃,當然不能無限吃,不然能有人把自己腿打折!就爲了住院吃飯。

“奶,我要吃雞蛋。”馬大炮說道,醫生說他要好好養養的!養不好就得瘸,可是在醫院的時候,馬老太太也沒地方給他淘雞蛋吃。

“行,我去老孫家看看去。”村裏就三戶人家養雞,孫家是其中雞最多的人家。

馬老太太到了孫家,說要買幾個雞蛋,很大方地給了6分錢一個。公社收才5分錢那!

孫家大媳婦心裏不屑,臉上卻笑呵呵地道:“大娘,不是我不賣給你,別看我家雞多,下蛋的才1個!正抱窩呢,其他小雞才兩三個月,還沒到下蛋的時候。”

孫家大媳婦,是全村公認的最能幹的女人,就因爲她去年一整年,成功養活了一對雞~沒讓村裏的雞絕種。另外兩家的雞都是從別的村子換來的。

這對雞挺過了冬天,開始下蛋抱窩,孵出了許多小雞。因爲現在是夏天,蟲子、草籽多的是,雞散養出去就能活,之前孵出來那一窩她就忍着沒賣。

剩下的正在抱窩的小雞,都已經預定出去了。真不是她故意不賣給馬老太太,當然,如果沒有這些客觀理由,她就只能故意不賣了~

真當別人都傻,天下就她一個聰明人呢,現在雞蛋都什麼價了?6分錢一個?6毛錢她都不賣!

就預定出去的這些小雞,公的一塊,母的兩塊!

這種農民之間的買賣,上面也是不允許的,但是換可以,用糧食或者其他東西,或者,私下進行,不要明目張膽地嚷嚷出去。

沒人硬往槍口上撞,上面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的。

也是這裏管的太嚴了,南方都有專門倒騰小雞小鴨的小商販呢。

馬老太太一聽不賣給她,不管啥理由就是不信。她也知道6分錢是忽悠人,雖然不知道現在的黑市物價,但是當初她去賣雞蛋的時候,都是八九分,1毛多一個。這是沒忽悠住人家不願意了。

馬老太太沖到幾窩,把正在抱窩的母雞拎起來,抓出幾個蛋。

氣得孫家大媳婦不要不要的,這母雞一旦受了驚不抱窩了,這窩雞蛋就廢了,再說這蛋都預定出去了,她是很講究的人,怎麼能毀約。

“當家的!當家的!”孫家大媳婦拽住馬老太太就開始喊。

聽她聲音不對,屋裏的孫家人都出來了,看到馬老太太這架勢就知道怎麼回事,孫家幾個男人過來,三兩下就把雞蛋奪了過來,順便把馬老太太扔出院子。

馬老太太坐在院子外罵了一陣,恨恨地起身,去了另外兩個養雞的人家。自然是同樣的結局。

去年的饑荒實在是措手不及,今年大家緩過勁來了,日子都往正軌上靠攏,豬啊狗啊,這些需要吃糧食的牲口現在還養不起,雞啊鴨啊,都要養起來了。

他們村地裏條件實在優越,那麼多的草地,蟲子,足夠養雞,那麼多河溝池塘,也足夠養鴨。

所以村裏這幾隻老母雞現在都很忙,都忙着抱窩。

馬老太太沒買到雞蛋,氣哼哼地回家了。馬大炮聽說沒有雞蛋吃,躺在牀上開始撒氣。馬老太太爲了哄孫子,拎着個魚簍下河摸魚去了,就是這麼寵愛~

封華此時也在草甸子裏,抓野雞,當然只是爲了做做樣子,她空間裏的野雞野鴨都要氾濫成災了。

封華轉了一圈就回到了蔡家,手裏拎着一隻野雞。

“奶奶!你看我抓到了什麼?”封華舉着手裏的野雞炫耀道。

“這野雞真漂亮!”蔡老太太讚道。

那是,空間出品,絕對精品,這野雞吃空間作物長大的,毛色鮮亮,色彩繽紛,看得封華都想養只孔雀試試了,不知道能漂亮成什麼樣。

封華把野雞放到了雞圈裏,這樣蔡奶奶每天就可以吃到雞蛋了。

蔡老太太原來也養過雞鴨鵝狗貓的,一樣不少。但是最近幾年沒心思了,每天只想着發呆,什麼都不想幹,家裏就空了。

封華找出跟繩子,栓在了雞腿上,這畢竟是隻野雞,會飛的~這個雞圈可沒有棚。封華看了看空置的豬圈,搖了搖頭,養豬就太累了,她又不在家,還是不要給蔡奶奶找活了。

安置好野雞,吃過午飯,封華就去了張勇家。她要打聽打聽劉小麗的近況,高齡產婦,營養不良,大病初癒,她也不知道那一個星期補得怎麼樣。

即便補得再好,在封家磕了碰了,累了餓了,照樣能折騰沒。

她不想回封家,看見一大羣自己不想看見的人,所以只好來找封美華。她現在看封美華還是比較順眼的。

封華兩輩子加起來都沒去過張家,還是用精神力掃了一遍,才找到地方。


張家的小院不大,但是井井有條,菜園子裏一棵雜草都沒有,院牆外也種了幾顆榆樹,楊樹,投下一大片樹蔭,封美華正一臉微笑地和一個小姑子在樹蔭下縫衣服。

封華在院子裏喊了一聲大姐。

封美華驚訝地擡起頭站起來,第二個反應就是把手裏的衣服往身後一藏。

封華本來沒在意,她這動作反而引起了她的注意,封華用精神力朝她手上看去。

……一件小嬰兒的棉襖。 封華看看封美華,再看看她的小姑子,一個沒出嫁的小女孩。再看看封美華紅得要滴血的臉,這肯定是她給自己縫的。

天啊,她纔多大啊!週歲剛剛14……她媽三十出頭,就要當姥姥了……

封華心裏咆哮了一句,也就放開了,現在就是這個環境,別說14了,13,12,只要嫁人了,哪裏跑得了懷孕生子。

還好她這輩子遇見的是張勇,目前看來,對她還不錯。

封美華的小姑子張雲走過來,給封華開了柵欄門,有些驚豔不確定地問道:“你是封華吧?”

封華微笑着點點頭。


張雲心裏驚呼一聲,這纔多久沒見啊,怎麼變成這樣了?要不是村裏這幾天都在傳言封華怎麼怎麼大變樣,剛纔又叫了大嫂一聲姐,她根本不敢把眼前這個精緻秀雅的女孩往封華身上猜。

封華她當然是認識的,大哥喜歡封美華的事,心思剔透的她早就看出來幾分,所以對封美華比較關注,順便也認識了封華,那個超級沉悶,超級沒有存在感的封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