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等到危安的情緒終於穩定之後,樂正野才離開。

“好的。”

躺在病牀的危安看着樂正野起身離開,關門。他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沉沉的睡去。過了很久,門外才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聽着腳步聲漸響漸遠,危安這才重新睜開眼睛,從牀上下來,危安把房門打開一條縫隙,他從縫隙裏看到樂正野才離開的背影,這才又一次的把病房門關上。

“小米明天發新聞吧。”他給米念之發送了信息。

“收到,大叔。”米念之很快就恢復了信息。


第二天,米念之又一次追蹤報道了蔣雙雙媽媽的新聞,並且這次米念之在新聞中放出了那個土壤污染的報道,和曾經她救助的那個老人的醫療單據,直指兩者之間存在一定的關係。

原本樂正野以爲只要把viper拉下馬,關於蔣雙雙媽媽,關於鑫源化工的新聞就沒有人會去關注了,但是他卻忽略了米念之。他沒有想到米念之會是一個狗皮膏藥一旦被她盯上還真的不容易脫身。

就在樂正野瀏覽着新聞的時候,一通電話打斷了他正在看的新聞頁面。看着手機上那一串的電話號碼,樂正野接通了這通電話。

“新聞在線的新聞是怎麼回事?”電話中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我怎麼知道?”樂正野反問,“你們不是已經把蔣雙雙家所有複印件全部拿走了嗎?”

“那天晚上就全部拿走了。”電話那邊的男聲又一次傳來。 “不管她手裏還有那些資料,你趕緊想辦法處理了那個新聞。”

想辦法處理。危安不由的冷笑,他們真的以爲他樂正野是隻手遮天了,不管網絡上什麼樣的新聞都是他能夠處理的?“這個有些麻煩?”樂正野如實說道。

“老規矩,價錢你開。”

“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米念之這個人的問題。她不單單只是新聞在線的主編,她還是一個電腦高手,如果我們真的做了什麼,恐怕很快就會被她查到。”

“那你說怎麼辦?別忘了現在我們是在同一條船上,這條船翻了,恐怕你也是不能倖免的。”

聽出那人威脅的意味,樂正野眉頭不由的皺起。還真以爲他還是八年前那個任由他們威脅的樂正野?“放心吧,就憑現在的新聞在線翻不起什麼水花的。” 現在的新聞在線是翻不出什麼水花,然而米念之也沒有指望着這個新聞翻出什麼水花。所以看着剛剛發佈出去的新聞被淹沒在浩瀚的網絡中,米念之顯得十分的淡定,只要這個新聞被他們想要看見的人看見就可以了。

“小米,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看着新聞在線又一次墊底的pv指數,杞子憂心忡忡的問米念之。

“用最短的時間,最快的速度讓新聞在線重新被大衆注意到。並且我們最重要是調高新聞在線的公信度,我希望以後只要是我們新聞在線報道的新聞,大衆一定是相信的。”

“可是,這些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杞子聽完米念之說的,更加擔憂。


“所以,我們就需要更加的努力了。”米念之拍着杞子的肩膀給她加油打氣,但是她沒有告訴杞子她之所以沒有太過擔心這個問題,是因爲她身後還隱藏着兩個大神,有危安和viper在她身後偷偷的幫助她,還有什麼是不可能完成的?

現在的新聞在線又一次回到之前面臨倒閉的窘境,甚至這次更慘。至少之前,新聞在線還有一羣人在苦苦支撐,但是現在真個新聞在線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所以此時樂正野並沒有把新網在線,把米念之放在眼中。

但是依舊懷疑米念之是否手中還有別的資料,爲了確定,樂正野決定再次去探探危安的口風。

“你怎麼來了?師兄我已經沒有事情了。”聽見門鈴響,危安打開門,看見門口的樂正野,危安表現的十分吃驚。

“不放心你,就過來看看。”

“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已經想明白了。”危安自嘲的一笑,側身把樂正野讓進來。

“你這是在幹什麼?”樂正野放下手中的東西,就看見一旁打開的電腦網頁上出現的招聘啓事。

“既然要重新開始,我還是要工作的。”危安順着樂正野的目光看着網頁上的招聘信息,對樂正野說道“真好你來了,幫我參考參考,那家條件比較好?”

“不準備在新網在線了?”樂正野問危安。

“新聞在線?”聽見這個名字危安笑了,“它已經成了那樣,估計也馬上不行了。我去幹嘛?”

“不是還有米念之在嗎?”樂正野試探的問道。

“就她那個小暴脾氣,也是早晚玩玩。”危安不以爲然的聳聳肩。“別說那些有的沒的了,師兄你看看這些網絡媒體,那個待遇什麼不錯,幫我參考參考唄。”

樂正野被危安按在電腦旁,幫他看着那些照片信息。樂正野一邊心不在焉的看着那些招聘信息,一邊觀察着危安。突然他試探的問危安“小安,你看見今天新聞在線的報道沒有?”

“哪個?我今天還沒有查看新聞吶。你等等,我現在看看咦我的手機吶?”危安在身上沒有摸到手機,開始了在房間胡亂的翻找。

如果現在這個房間裏還有熟識八年前的那個危安的人在的話,一定會十分的驚訝。當年的危安有多麼的儒雅,有多麼的井井有條。現在的危安就有多麼的頹廢,有多麼的邋遢。而因爲viper,曾經短暫的變回八年前的危安,現在又一次回到了原點。

樂正野看着在四處尋找手機的危安,拿出了手機撥打了危安的電話。很快,在沙發旁的一堆雜物裏,有手機鈴聲傳來。循着鈴聲,危安終於在一條換下來的褲子裏找到了他的手機。

“找到了。”危安拿着手機走到樂正野的身邊,一邊查看一邊問樂正野“你說的是什麼新聞啊?”

“哎呀,這個新聞啊。”危安大概的瞄了一眼新聞內容,就把手機扔到一旁,他枕着雙手,看在沙發背上說“這個米念之好真是和viper槓上了。”

“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吧,師兄。這個米念之從viper來到新聞在線,兩個人就針尖對麥芒,互不相讓。這個所有新聞在線的人都知道。當初還因爲怕她倆打起來,我和景逸澤找了大半天吶?”

“那和這個新聞有什麼關係?”聽着危安說着viper和米念之兩個人的恩怨,樂正野開口問。

“這個新聞啊,當初viper是不準備要米念之報道的。原本viper是把這個新聞交給我的,只是我還在調查之中,米念之就因爲不服viper,偷偷的報道了出去。你看,現在把所有的調查內容全部放了出去,不正是因爲還和viper鬥着一口氣嗎?”

“你說是你調查的?”樂正野問道。

“是啊,只不過剛調查完,還沒有開始報道吶,就被米念之搶先了。”

“我能不能看看你調查的東西?”樂正野問危安。

“看那些東西幹嘛?這不都已經報道了嗎?”危安指着手機上的新聞,不解的問樂正野。

“其實,我是想要繼續跟蹤報道這個新聞,畢竟這個新聞還是有些牽扯東方報道的。如果真查實,是我們之前的報道存在失誤,我也好整肅,也好道歉啊。”樂正野一臉謙遜的說着。

“這樣啊,明白了。你去書房看看吧。我所有調查的東西都在那裏放着吶。”危安指着書房的方向,沒有一點的隱藏。

“我一個人去,你不來嗎?”走到書房的門口,樂正野問危安。

“我去幹嘛?你自己在裏面找吧。所有的東西都在裏面。”危安毫無防備的說。

推開書房的門,不出所料,這裏也是一片的雜亂。樂正野回頭看了眼正在玩手機的危安走了進去。

“師兄,你怎麼不經過我的允許就進來了?”樂正野想到了在這個書房,危安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怎麼了,這裏還有是我不能知道的?”當時樂正野打趣的問危安。


“也不是。”危安不好意思的撓了下頭,他接着說道“因爲這裏放的都是我新聞選題的資料,還有一些別人舉報的資料。我怕你給我翻亂了,我不好找。”

“好了好了,我不亂翻可以了吧。”樂正野把他手中正拿着的那疊資料放回原位,說道。

“哎呀,師兄不要生氣。以後只要我在這裏,你隨意看。”危安趕緊上前摟着樂正野的脖子,“走,我們喝酒去。”

曾經的危安把這裏看的是那樣的重要,甚至連打掃都不讓家政插手,都是他一個人親力親爲。而如今吶。樂正野看着一團雜亂的房間,看着書桌上堆積的灰塵,覺得真的恍若隔世。

一陣翻找,樂正野終於找到了寫着蔣雙雙的文件夾。樂正野拿出這個文件夾,知道他已經找到了。他知道危安從來就有一個習慣,就是把他所有正在調查的新聞分門別類的放在一起,從一開始的選題,筆記,到後來的調查資料,他都會放在一個文件夾中,一個不夠兩個,但是這些文件夾都會歸在一起,知道這個新聞結束,他就會把所有的文件夾放到一個盒子了,收起。所以當你看到了那個文件夾,你就知道了危安所有的調查,甚至他下一步的計劃……

當樂正野拿起那個文件夾準備出去的時候,他看到了一旁角落的箱子裏剛剛被他翻出的一個盒子,盒子上面赫然寫着——村民患病,四個大字。 拿起那個盒子,樂正野吹散了盒子上面的一層浮灰。盒子上標註的那個日期,是八年前的日期。不用打開這個盒子,樂正野也知道這個盒子裏全部的內容。當年,就是他無意在這裏發現危安的這些調查資料,而也是因爲他的這些發現改變了他和危安的一生。

“師兄,知道沒有?”門外突然傳來危安的一聲問話。樂正野手一抖,盒子又一次掉入箱子中,激起一層浮灰……

“找到了。”又看了一眼那個盒子,樂正野從書房出來,關上了房門。

“對,就是這個,所有的東西都在這裏了,你要是覺得有用就拿走吧。”危安坐在電腦旁依舊在查着招聘信息。

樂正野大概的看了一下文件夾中那些資料,沒有任何有用的價值。他擡頭看着眼前電腦上不斷出現的招聘信息,他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小安,你真的想要重新工作嗎?”樂正野問危安。

“當然了,我還要養活我自己吶。”危安依舊在查看着招聘信息,隨口回答着。“這個不錯啊,師兄,你覺得我給這家投個簡歷怎麼樣?”危安指着一家新聞網站對危安說。

樂正野看着危安準備投簡歷的新聞網站,眉頭一皺,這個網站這幾年的趨勢不容小覷,假以時日它就有能力和東方報道競爭了。危安的真正實力,樂正野還是知道的,如果危安真的放下了過去,從新開始,那麼一旦危安去了那家新聞網站。那麼樂正野相信不久之後,他們東方報道就會有一個強勁的對手。

想到這裏,樂正野苦笑。都已經八年了,危安即便已經廢了八年,他還是會對他有所忌憚。所以,不管危安是不是真的打算重新開始,樂正野覺的還是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心。

想到這裏,樂正野按住了危安真在編輯簡歷的手,他對危安說“小安,如果你真的想要工作了,就來幫助我吧。”

“師兄……”危安還在猶豫,他爲難的看着樂正野“我覺得我沒有什麼能夠幫助到你的?”

“得了吧,你的能力別人不知道,我還不清楚?還記得,你曾經答應過我什麼嗎?”樂正野對危安說“你曾經答應過我,只要我開口,你就會無條件的幫助我。”

“我誰說過。”危安點頭,“但是當時說這句話的是那個天才記者,所以他有那個資格說這樣的話,但是如今的我,只是滿身污點的無良記者。”

“小安,這些不是你的錯。我相信現在的你還是有那個實力的。”

“不是我的錯,那麼師兄你說是誰的錯?”突然,危安轉身,眼睛死死的盯着樂正野的眼睛,問他。

是誰的錯?突然看到危安盯着自己問出這樣的話,樂正野手心開始有些出汗了,他不知道危安爲什麼要突然問他。

“哎呀,都說了不提過去了,我要重新開始的。”還沒等樂正野反應過來,危安大手一揮,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既然你不怕現在的我給你帶來麻煩,那麼我就去。”

“好。”樂正野點頭,“你明天就來上班吧。”然後樂正野上下打量了下危安,接着說道“把自己好好收拾收拾,不要去了丟我的人。”

低頭看了一眼腳上的人字拖,皺巴巴的T恤還有大褲衩,危安點頭“知道了,保證明天的你看到的是一個人摸狗樣的我。”

打量着重新出現在他面前的危安,樂正野不由得感慨真是人靠衣裝啊。此時站在他面前的危安已經全然沒有之前他看見的邋遢模樣。合身的西服把危安修長的身型襯的更加挺拔,雖然臉上依舊瘦的顴骨有些凸出,但是卻顯得危安五官格外的深邃,短短的栗子頭顯得這個人格外的清爽,乾淨。恍惚間,樂正野似乎又看到了八年前的那個少年模樣……

“怎麼樣,沒有給你丟人吧。”危安摸着他短短的栗子頭,得意的笑。


“還記得這裏各個部門的位置嗎?”樂正野問危安。

“好像是應該記得。”危安說道。

“那我帶去?”

“好的。”

跟着樂正野從總裁辦公室下來,眼前的環境越來越熟悉。這些環境開始慢慢的和危安記憶中的場景交融,直至最後變成他腦海最深處的那個記憶……

其實這裏的環境,危安怎麼可能忘記?那些無數次爲了夢想拼搏的深夜,那些無數次爲了正義真相奮鬥的時光,這些都是危安每次午夜夢迴之時會不受控制涌現在他腦海中的景象。這些都是他最深切的眷戀,是他無法忘記的夢想,他怎麼會忘記,又怎麼敢忘記?

終於樂正野的腳步停止了,危安擡頭看見了那個熟悉的環境,甚至還有一些熟悉的面龐。

看到樂正野的到來,原本還是一片忙碌的東方報道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樂正野和他身邊的危安身上。

“這個是危安。”樂正野指着身邊的危安對大家介紹。“這裏的一些同事應該都是認識的。具體我就不多介紹了,我希望之後,你們能夠相處愉快。”說完,樂正野轉身看了眼危安,輕輕的拍了下他的肩膀,離開。

等到樂正野離開,原本安靜的辦公室才又一次開始熱鬧。

“危安,好久不見了。”曾經熟識的同事走到他的身邊和他寒暄着。

“好久不見。”

“危安,工位已經給你收拾過了,在這邊。”一個曾經的同事招呼危安過去。

“這個人是誰啊?”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同事悄悄的詢問一個剛剛和危安打過招呼的同事。

“危安,你不知道嗎?”同事顯然對於他問出這樣的問題覺得有些白癡。

“我知道是危安,不就是這兒一陣傳的沸沸揚揚的那個危安嗎?但是爲什麼會有總裁親自帶過來啊。”

“這你就不清楚了吧。他們兩個關係可不一般。”

“什麼關係啊?”年輕的同事好奇的問道。

“他們可是師兄弟,一前一後進的東方報道。”

“真的,那麼說之前危安就是在東方報道的,兩個人關係這麼好,總裁肯定沒少照顧他吧。”年輕同事突然開始八卦起來。

“照顧?”似乎是聽到了什麼笑話,白了一眼八卦的同事,那個和危安曾經認識的人開口說“還真是年輕啊,什麼都不知道。你上網上看看之前東方報道的新聞,或者查查之前危安這個人,你就知道你說的話有多可笑了。” “危安是誰?那可是當時的天才記者。那纔是真的年少有爲,二十幾歲的年紀就獲得新聞大獎,每次只要是他的新聞選題就是極高的收視率。所以當時整個東方報道只有危安有特權去報道任何他想要報道的新聞。他的新聞選題都是他自己做主的,任何人都無權干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