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經告誡過我,如果我有幸找到第三朵無根之花,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回去找他。

我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回去,是因爲害怕他會害我,他既然能暗中讓上官塵用如此陰狠的辦法害我,我想我回去的話,他一定會用別的辦法來對付我。

龍小蠻也說過,史南北師父用自己的身體封印住地獄入口,也許並不是出於他的本意,說不定一切都是假象,他的目的,也許和樹妖老祖等人是一樣的,都是想利用完全進化以後的我,來幫助他們完成自己的某種目的。

對於剛纔真真假假的那一幕,我們暫時沒時間去研究這件事,只是把之前各自的經歷說了一遍。

她們三個的經歷和我差不多,也是各自追擊黑衣人,然後被引到一處偏僻的地方而遭到伏擊。

好在三女的修爲都不弱,一番苦戰之後,算是毫髮無損的突圍了出去,張雅和小啞巴還是在公司樓下碰見的。

當她們問道我是怎麼逃脫的時候,我這纔想起,我當時幾乎快要放棄,如果不是那個鐵塔一般的黑衣人出現的話,我現在恐怕已經不能站在這裏說話了。

三女聽完之後集體露出一個錯愕的表情。

“你看清楚那人長什麼樣沒?”張雅問道。

我搖搖頭,“他蒙着面,我看不清他的長相,而且整個過程他也沒出聲,救了我之後,便迅速離開了。”

思索一陣後,龍小蠻突然開口道,“我想起一個人。”

我看着龍小蠻,也緩緩道,“我也想起一個人,只不過,我覺得可能性不大,他們當初處心積慮的想要害我,可是現在卻出手救我,這有點說不過去,而且如果是他的話,大可不必蒙着面。”

張雅和小啞巴面面相覷,不知道我和龍小蠻說的是誰。

志剛!

這是我和龍小蠻一起想到的那個人,雖然當時我看不清那人的長相,不過從體態上和出手的招式來看,和志剛非常相似,只不過如果是他的話,他幹嘛要救我,而且還可以隱瞞身份?

琢磨一陣後,

我們索性暫時不去想這些問題,只要大家沒事就好。

現在我們面對的首要問題,還是那個令人膽寒的唐七。

現在已經可以確定,當初被我們擊殺的那個唐七是假的,唐七從頭到尾,就一直在給我們設了個圈套,如果不是那個鐵塔一般的黑衣人突然出現的話,我可能已經喪命。

按照唐七的性格,一擊不中,肯定不會放棄,接下來還會對我們發起更加猛烈的進攻。

雖然若是光明正大的打一場的話,龍小蠻她們三人聯手,唐七未必能佔得多少便宜。

但是唐七在這裏已經發展了接近一年多,而且後邊又有北派唐門支撐着,他來雲南到底帶了多少唐氏家族門徒我們也不知曉。

然而我們就不一樣了,龍小蠻和龍致遠算是斷絕了關係,而萬靈聖教也已經化整爲零,我們僅僅只有四個人,卻要面對唐七這麼一個龐然大物。

雖然我們幾個目前安然無恙,但還有一個不可忽略的問題。

按照唐七的行事作風,只要出手,必定是衝着要我們的命來的,剛纔的遭遇雖然兇險,但唐七卻從頭到尾都沒有親自出現。

我們幾個都被黑衣人引散,唐七無論出現在哪裏,我們幾個當中必定有一個人毫無生還的可能,可是,他爲什麼沒有那樣做呢?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幾個依然吃住都在一起,神經崩得緊緊的,隨時防範着唐七的進攻。

然而令我們沒想到的是,這幾天風平浪靜,一點動靜也沒有。

又過了大概一個星期,也依然如此,我們幾個終於坐不住了,決定出面向地產圈內的同行打聽一下唐氏地產的動靜。

可是我卻得到一個讓我感覺有些不太現實的消息:唐七死了!

而且幾天前就死了,也就是我們遭到攻擊的同一天晚上!

根據那名地產圈的同行所說,唐七是死在自己辦公室裏的,身上傷痕無數,像是被好幾種冷兵器同時攻擊。

我驚訝無比的掛掉電話,龍小蠻她們聽了這事兒以後,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爲了驗證真相,張雅找了許多關係,最終打探到一個消息,死的那個人的確是唐七!

只不過我們並沒有因此而感到高興,神經反而崩得更緊了,有兩個嚴峻的問題擺在我們面前。

第一,殺死唐七的誰?能夠一夜之間將唐七擊殺在他自己的辦公室,這種實力簡直非同小可。而且張雅通過一些特殊渠道,親眼看見了唐七的屍體,發現他身上傷痕累累,的確像是被好幾種冷兵器同時傷害,這就說明對付唐七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好幾個人。

第二,唐七一死,北派唐門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而且會理所當然的把我們當成是殺害唐七的真兇,並一定會派出更多的高手前來報復。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就在我們緊鑼密鼓的商討着接下來該如何應對時,某一天,我的辦公室突然來了個人。

冬瓜肚,頗具喜感的小分頭,永遠一副沒睡醒的模樣。

我一看見此人,頓時欣喜無比,“史東西,你大爺的,你怎麼來了!”

小胖子睡眼惺忪的看着我道,“你大爺的,說了多少次,我叫史南北,不是東西。”

(本章完) 史南北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確是個意外,因爲之前龍小蠻已經將它送回了餓鬼道,重新進入輪迴,我以爲以後再也見不到它了,沒想到它竟然又出現了。

我看見它倍感親切,連忙衝過去和它來了個大大的擁抱,“你大爺的,老子想死你了!”

一陣寒暄過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現在已經改變了容貌,他怎麼會認出我是張展寧?

小胖子坐在我的老闆椅上把腳敲在桌子上,一面打盹一面道,“我不僅知道你改變了容貌,還知道你前幾天差點掛了。”

我聽完就更加納悶兒了,連忙讓他把事情給我講一遍。

小胖子特別急人,非得讓我弄了一大堆吃的東西,他才肯說,許久不見,這小子還是跟餓鬼投胎似的……哦,不對,它本來就是一隻永遠吃不飽的餓鬼。

小胖子說他本來在餓鬼道呆得好好的,眼看都要可以繼續輪迴投胎轉世離開餓鬼道受苦,可是有一天它睡覺的時候,突然被一股力量把它從餓鬼道拉了出去。

他再次來到人間,看見把它從餓鬼道弄出來的是一個非常漂亮的阿姨,告訴了許多關於我的事,然後讓它立刻來雲南找我,並讓它一直呆在我身邊保護我,只要在我身邊呆滿十年,那個漂亮的阿姨就許諾到時候直接讓它功德圓滿,前往修羅道修成正果。

我聽得暗暗驚訝,就問它那個漂亮阿姨是什麼人,長什麼樣?

小胖子一面啃着雞腿一面道,“不知道,她沒說,不過我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能夠把我從餓鬼道拉回陽間的人,必定是將玄術煉道了登峯造極,而接近於神力的人物,否則的話,不可能有這個本事。”

我對小胖子口裏的那個阿姨充滿了好奇,不過也有一個疑問,她既然想幫我,爲什麼不親自前來,而要讓小胖子過來。

不過我也沒有多想,現在事情已經夠多了,得先把眼目前的事解決掉,然後才慢慢去想別的事。

龍小蠻等人看見小胖子也非常驚訝,小胖子又把剛纔的話對她們說了一遍,她們聽完也對那個漂亮阿姨充滿了好奇。

她們三人也算見多識廣,不過還是每人能夠猜出那漂亮阿姨的身份。

龍小蠻說能將玄術修煉至能夠將餓鬼從餓鬼道里拉到人間的人物,起玄術修爲已經無法想象,他所知道能夠有這個本事的,目前也就三個人,分別是曾經的龍致遠,教主,還有崑崙山隱匿多年的劍聖。

龍致遠和教主可以直接排除,而那個劍聖的可能性就更小了,龍小蠻說此人早已隱匿江湖幾十年,且還是個男的。

張雅和小啞巴也只知道這三個人有這個本事,卻從沒聽說過,有個什麼漂亮阿姨也有如此修爲。

接着,我們再次進入了正題,把這些事暫時拋之腦後,得先把擺在我們面前的兩個問題先解決掉。

我們首先要做好北派唐門報復的準備,這是個非常棘手的難題,就算小胖子來了,我們現在也是區區五人,唐七在北派玄門中的地位非同小可,是北派唐門掌門人的小兒子,這種仇恨必定會讓其震怒,而派的人過來,肯定也不是泛泛之輩。

小胖子在一旁聽着我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此事時,突然打着呵欠衝我道,“張展寧……”

“我靠,叫我張哲寧!”

我聽見他叫我的真名,頓時驚了一條,現在麻煩事兒已

經夠多了,要是再不小心把我真實身份透露出去,指不定還能掀起什麼軒然大波來。

“噢噢,張哲寧,你要是再給我弄些吃的,我就告訴你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小胖子不到片刻功夫,就把我剛纔弄來的一大桌子菜吃得精光,真不愧是餓鬼道里出來的。

我說你想吃就吃,不用跟我玩什麼套路。

說着,我又打了外賣的電話,叫了一大堆東西。

小胖子樂呵呵的一面吃一面道,“北派唐門你們可以不用操心了,他們現在自身難保,沒工夫和你們瞎折騰。”

我聽完一愣,連忙看着他道,“這話怎麼講?”

小胖子啃得滿嘴都是油膩,砸吧着嘴道,“他們的老窩給人一夜之間端掉了,唐氏家族死了好幾個頂尖高手,其手下的子弟更不用說,現在元氣大傷,正把全國的唐氏子弟全都調回了北方總部,怎麼可能還會派人過來對付你們。”

我越聽越糊塗,北派唐門的老巢被人一鍋端了?這有點不大現實啊,整個北方都是他們的天下,誰有這個本事能讓他們受到如此重創?

“不可能,你哪兒來的消息,是假的吧!”

張雅一臉不信的擺擺手道,“北派唐門再怎麼說,也是四大玄門家族的其中一員,要是別處的分舵之類的被端掉我還相信,可是要說他們北方總部被端掉,而且還是一夜之間,就算是萬靈聖教也做不到啊!”

“你們愛信不信,反正我覺得漂亮阿姨是不會說謊的。”小胖子滿不在乎道。

我聽完一愣,“這個消息是那個漂亮阿姨告訴你的?”

小胖子點點頭道,“她還說襲擊北派唐門的是拜月壇的人。”

“拜月壇主?”

我聽了大吃一驚,怎麼又是拜月壇?自我抓玄冰蟬開始,就感覺這個拜月壇主像是隨時隨地都在盯着我一樣,幫我抓玄冰蟬,還下藥讓我和小啞巴與龍小蠻那個,現在又莫名其妙的襲擊北派唐門。

而且無論是什麼原因導致拜月壇襲擊北派唐門,都無疑是幫了我一個天大的忙。

“奇怪!”

龍小蠻聽完後接過話道,“拜月壇怎麼會突然襲擊北派唐門,據我所知,這兩股勢力完全扯不上關係,而且拜月壇在玄術界中向來低調,從來不會插手玄術界中的紛爭,這次卻一反常態,竟然大舉進攻唐門,而且還公然留下名號,像是北派唐門和他們結下了多大的仇怨似的。”

張雅和小啞巴也是面面相覷,想不出個什麼緣由來。

我直接給想得腦仁兒都疼了,剛來雲南不久,就碰上這麼多事,巷子裏鐵塔一樣的黑影,三個和龍小蠻她們極其相似的人,唐七的死,還有拜月壇對北派唐門發起的攻擊。

這些事情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沒有關係,但我卻隱隱覺得其中有着什麼必然聯繫。

把所有事情捋了一遍之後,我突然發現這些奇怪事件的共同點:那就是全都對我有利。

鐵塔般的黑影救了我,唐七的死無疑於幫了我們一個天大的忙,而北派唐門突然被襲擊,等於是直接避免了唐門對我們的報復。

至於那三個和龍小蠻她們一模一樣的“人”,雖然詭異了點,但也沒有傷害我。

難道,在我的背後,有一隻手一直在操控着這一切?

會不會是拜月壇主一直在暗中幫我?



狠狠甩了甩頭,企圖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思緒從我腦子裏甩出去,不管這一切的真相是什麼,我們的首要任務,還是在雲南站穩腳跟。

雖然還有許多事情搞不清楚,但現在既然唐七已死,而且暫時不會遭到唐門的報復,我索性決定先不管那麼多,管它三七二十一,先借着股東風,把我們的實力在雲南做大!

當即我就給公司幾個主要負責人打電話,讓他們各自通知下去,三天後假期結束,繼續上班。

公司恢復正常營業的那一天,我辦公室的門檻差點都被人踏破了。

一天下來,至少有幾十個大大小小地產圈的公司派人過來表示今後要加強與我們公司的合作,而且來的人職位都不低,在我面前畢恭畢敬的。

電話就更不用說了,一整天幾乎就沒斷過,接得我耳朵都快腫了,都是地產圈老總什麼的,全都表示要請我吃飯。

連續幾天都是這樣的,直接把我給弄得有點飄飄然了。

我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享受這種待遇,那些以前在我眼裏高不可攀的人物,一個個在我面前點頭哈腰。

其中的原因我自然再明白不過,雖然警方沒有任何證據指明殺害唐七的兇手,但整個地產圈的人都認爲唐七一定是我幹掉的。

唐七這個名字早已讓他們心驚膽寒,最後卻栽在我的手裏,所以他們對邊更加忌憚,第一時間想方設法的拉攏關係。

對此我還沒傻到站出來向他們澄清唐七不是我滅的,我的態度是既不否認也不肯定,反正在他們心裏,唐七一定是我做掉的。

這也正符合我的心意,現在我怕的不是樹大招風,反而這顆樹越大越好,只要長得足夠粗足夠大,再大的風也不怕。

我的應酬排得滿滿當當,從早到晚喝不完的茶吃不完的飯,我從剛開始的飄飄然,到後邊的力不從心。

春芽的七零年代 不過張雅卻讓我必須參加這些應酬,請我吃飯的都是地產圈內有一定地位的人,雖然我現在風頭正勁,但我們的目的不是嚇唬和打壓他們,而是把公司做大、賺錢,便免不了和這些人打交道,而且圈子越大越好。

張雅作爲公司的公關部長,每次應酬都和我一起,在酒桌上替我擋下不少酒,經常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讓我心裏邊感動不已。

這一天,和當地一個比較有名氣的開發商吃過飯後,已經是深夜了,我喝了不少酒,感覺腦袋暈乎乎的。

張雅就更不用說了,整個飯局都在幫我擋酒,已經喝得連走路的力氣都沒了。

那開發商特別會“做人”,看着我倆這副模樣,直接幫我們在市區最高級的一家酒店開了房,並吩咐人我把我倆送進房間。

我一路上都在解釋我倆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可那開發商卻根本不聽,只說我們喝多了,非得要找個地方讓我們好好休息。

看着他如此堅持,我不好繼續推辭,而且看張雅這副模樣,的確該找個地方好好睡一覺了。

別看張雅身材挺好,可是喝醉了同樣挺沉的,我費了一番力氣才把她扔在牀上。

剛準備給龍小蠻打電話說明情況,突然看見有人從門縫下邊塞了張字條進來,我好奇的撿起一看,當場嚇得一哆嗦。

紙條上邊寫着:奉拜月壇主之命,讓二位完成夫妻之實……

接着,房間裏便緩緩飄進一股異香……

(本章完) 我靠!

我暗罵一聲,連忙捂着鼻子,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只是輕輕聞了幾口,身上便立刻有了反應。

我對這個劇情和這種味道太熟悉了,每一次出現字條上面的那句話,都必定會不受控制的幹出那種事情。

小啞巴說合歡散的藥力非常強勁,就算是天階高手也難以抵擋,我就更不用說了,短短十幾秒的時間,我感覺小腹燙得不行,完全在用意志力支撐着自己。

張雅在睡夢中也吸進了合歡散的香氣,面頰緋紅,不經意間翻了個身,由於她今天穿的是一條粉色的職業小短裙,所以我很輕易的就看見了裙下風光。

這一下,我更加控制不住我自己了,在最後關頭,我咬牙拿出手機,給龍小蠻打了個電話過去,“快來救我,我快撐不住了……”

說完之後,我感覺腦子一熱,完全靠意志力強行組成的最後一條防線也在合歡散的強勁藥力下潰敗,我如同一隻野獸一樣,朝着牀上的張雅就猛撲了過去……

當龍小蠻和小啞巴一腳把門踹開衝進來的時候,我正和張雅赤身裸體的摟抱在一起翻滾着……

藥力散去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天亮了。

我朦朦朧朧的醒來,發現張雅已經不見了,我的衣服被疊得整整齊齊放在一邊,桌子上還留着一張字條,上面是張雅清秀整齊的字體:這件事我當做沒發生過。

我蹲坐在牀上,用力敲着自己的腦袋,一根接一根的抽完了一整包煙。

合歡散的藥力雖強,但只是那方面讓人把持不住,意識還是非常清醒的,對於昨晚的每個細節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修羅神帝 當時龍小蠻和小啞巴衝進來之後先是一愣,接着便緩緩退了出去,還幫我們把房門關上,只不過當時我在合歡散藥力的催動下,根本管不了那麼多,慾望已經佔領了我的靈魂,繼續和張雅一次次的進入風口浪尖。

加上小啞巴,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出軌了,而且這次還是直接被龍小蠻看見的。

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面對龍小蠻,心裏邊恨極了那個拜月壇主,也不知道它腦子裏哪根弦兒搭錯了,彷彿對我的這種事特別上心,我要和誰完成夫妻之實,關它屁事啊!

而且它就跟幽靈一樣,無論我走到哪裏,它都會如影隨形,似乎一隻看不見的眼睛,一直跟着我,注視着我的一舉一動……

就在我苦惱萬分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來電顯示着龍小蠻三個字。

我拿起電話,不知道接還是不接,最後還是鼓足了勇氣,摁下了接聽鍵。

“小蠻你聽我解釋……”

“你什麼都不用說,我給你打電話,是讓你快點回來上班,一大堆資料還等着你回來簽字,早餐你在路上隨便吃點,吃完了直接來公司。”

說完後,龍小蠻就掛斷了電話,我呆呆的聽着電話裏的嘟嘟聲,好半天,才狠狠一拳錘在自己腦門上。

張展寧,你這是造的哪門子孽啊!

回到公司以後,在門口碰見穿着一套粉紅職業套裙,正準備出門的張雅。

我看見她,迅速將頭低下,恨不得地上裂條縫我鑽進去。

“我去見個客戶,桌子上有份文件你看一下,如果沒問題的話就把字簽了。”

張雅的語氣平靜而幹練,就跟平日裏的工作狀態一樣,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說完之後,她就和我擦肩而過。

我暗歎一口氣,還是鼓足了勇氣走進公司,不論如何,事情已經發生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我本來想找龍小蠻把這事兒解釋一下的,可是龍小蠻看見我一張口就是工作上的事,小啞巴也一樣,對昨晚的事隻字不提。

這三女雖然長相都屬於傾國傾城那一類,可是氣質和性格卻大相徑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