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對。」陳珥夜第一出聲說道。

陳珥夜的聲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長老們的目光,然而陳珥夜還未拿出解釋,一下子地面開始劇烈震動起來,在他們旁邊的大樹竟然開始紛紛倒下。

… 凌風雲心中一驚,而周圍的人臉上紛紛展露出無比驚訝的神情,很顯然,地精們是想將六大門派弟子棲息的大樹全部摧毀,這樣,所有的人又將重新回到地面上任由他們擺布。

凌風雲見此情景,連忙說道,「諸位,今天就暫不討論了,先安排好門派的弟子,待一切安穩之後我們再做打算。」

即便凌風雲不說,其他的人這個時候也無法在安然的討論,因此,當凌風雲話音一落,其他人紛紛朝著自己門派劃分地奔去,雖說此刻發生危險事件的幾率不大,但是誰都不能保證地精們是不是會發狂,而不顧一切進行進攻。

凌風雲待眾人離開之後縱身一躍,站在樹枝的最高端,俯視下方的一切,此時,原本隱藏在地底深處的地精隧道現在竟然已經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地表淺層,也就是說明,六大門派的撤退反而是滋長了他們的信心。

「大師兄,我們的受損區域十分嚴重,還請大師兄下令更換地點。」一個弟子上前說道。此時,雖然之前凌風雲沒在時候是由方世銘來行駛大師兄職權,但是如今凌風雲回來了,自然這個身份以及權力都將重回凌風雲身上。

「將師弟們分為三部分,實力偏弱的最先撤離,特別行動小組人員全都留下。」

「是。」很快這名不周山的弟子便將命令傳達了出去。

而此時站在凌風雲身旁的劉御伏則是有些擔憂的看著凌風雲,此時的他完全猜不到凌風雲的想法,此刻雖然說撤離不能解決問題,但絕對可以暫時緩解這個危機,但是將特別行動小組十五人留下用意為何?他猜不到。

「劉長老,待會你們能留下兩名長老配合我們嗎?還有兩名長老隨那些弟子撤退。」凌道。

「嗯,你是不周山的大弟子,我們都聽你的。」劉御伏開口說道。

此時,特別行動小組的人員已經全部聚集在凌風雲身旁,而其他的弟子則是在長老的帶領下有序離開。

「跟我來。」凌風雲緩緩的躍下樹榦,落到地面上。

其他十六人雖然疑惑,但也是紛紛跟上。

這個舉動雖然並不冒險,但是也是讓眾人有些無法理解,因為此刻眾人依舊還在陽光之下,所以根本不懼怕地精族的攻擊,但是這樣做又是為了什麼?

凌風雲輕聲說道,「以我為中心,你們退後二十丈,連成一個圓圈,然後聽我口令,一同向地下施壓。」

凌完,眾人頓時明白了過來,然後立刻開始按照凌的去做。

見眾人就位之後,凌風雲身體周圍覆蓋了一層金色的武氣,然後大吼一聲,頓時一十八人同時朝著地面發力,剎那間十八人圍成圓的範圍發生了劇烈的抖動。

然後便是凌風雲熟悉的地精族刺耳的尖叫聲。

然而這一切並還未玩,十八人的武氣在地底快速結合,竟然形成了一張網一般,然後快速網上抬。

在這股武氣的逼迫下,隱藏在地底的地精們全部被衝上了地表露在了陽光之中。

眾人心中一驚之後便是一喜,隨後更是變成了憤怒,早前地精族所做的一切讓他們本來就懷恨在心,如今這般復仇的機會他們如何會放過,當下,十八人快速行動,竟然是在頃刻之間便將露出地表的所有地精屠殺乾淨。

凌風雲示意眾人保留屍體的完整性,在結束之後,大概的清點了一下數量,當然不是為了記功,只是為了根據這一塊範圍的地精來推算出整體地精的數量,當然雖然這並不精確,但是也比盲目的時候好的多。

「大師兄,一共三千六百餘具。」最後匯總的人跑過來對著凌道。

此時,凌風雲與劉御伏兩人正看著已經滿目瘡痍的大地。

「嗯,我知道了。」凌風雲皺著眉頭在心中估算,這樣來看的話,地精的數量遠遠超於他們之前的預估。

「看來他們數量很龐大,這樣的話,即便我們佔據了試煉之地的天時,但是也無法與他們抗衡。」劉御伏輕聲說道。

「嗯。」凌風雲點了點頭,依舊在思索著問題。

「風雲, 千萬大獎 ,只要擊破結界,到時候集我們六大門派之力,滅掉他們地精族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劉御伏說道。

凌風雲轉過頭看著劉御伏,一臉慎重的說道,「劉長老,有一事,晚輩覺得還是不能瞞著你。」

「什麼事情?」劉御伏神色十分平淡。

「其實,這一次試煉並非簡單的試煉,而是,關於人類的存亡。」凌風雲猶豫片刻還是說了出來,而且當初六大長老似乎也沒有要求他們不能將這件事情告訴試煉之地的長老,況且此刻情況危急,容不得再有其他的想法。

「什麼意思?」劉御伏雖然也是隱約之中感覺這場試煉不簡單,畢竟他也是不周山的長老,也是參與了這個試煉之地前期的準備工作,所以可以說從某方面來說的話,他比凌風雲更了解試煉之地的情況,不過他從來沒有想過問題竟然會是如此的沉重。

「這一次,六大門派長老皆認為我們人族勝算不大,與其用人類的存亡去搏一線生機,還不如轉移一部分天賦極高的弟子,等待九九歸一結束之後,重頭再來,奪回天允大陸,而我們,就是被選中的人,這裡就是我們以後一直生活的地方。」凌完看向一旁,似乎有些不敢與劉御伏對視。

劉御伏沉默了片刻之後,說道,「沒想到是這樣,不過如果我是他們,我也會做出同樣的抉擇,畢竟這一次進入試煉之地的弟子雖然都是武者,但是你們都還太小,現在的你們根本無法發揮出你們自己的力量,所以將你們轉移留存是最好的方法。」

凌風雲點了點頭,並不反駁這個觀點,但是每個人的觀點都不一樣,他凌風雲也有自己的觀點,要知道當初他已經做了選擇,只不過是被天牛強行改變而已。

「所以,劉長老,現在你還會支持我的觀點嗎?」凌風雲訕訕的問道。

劉御伏微微一愣,片刻之後看著凌道,「風雲,既然你都知道這些,還要做出那個決定,那麼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嗎?」

「我認為,憑藉我們的力量根本無法與地精們抗衡,所以即便我們留在這裡也是一死,還不如打開結界,然後六大門派聯手先滅到地精族這樣也算是為將來減少壓力,多一絲勝算。」

「但是,如果我們這樣做了的話,等於是違背了門規,而且……不過你說的也對,留在這裡也是死,那麼還不如與自己的同門師兄弟一同抗戰。」

「這麼說,劉長老你也同意我的觀點了?」凌風雲有些激動的說道。

「是,我同意,但是準確來說,我同意是沒有用的,總之,那是最後的打算,我們現在還沒有到那一步,在那之前,我們應該好好想想如何對付地精,如果能夠滅掉他們的話,那麼那一步就不用再走了。」劉御伏看到凌風雲臉上的失落之後隱約之中猜測到了一些東西,畢竟當天今日試煉之地凌風雲可是陷入昏迷后被天牛扛進來的,不過他並未點破這些,只是拍了拍凌風雲的肩膀,然後朝著眾人走去。

凌風雲一愣,立刻追上劉御伏,不過他倒也不心急,因為在凌風雲看來,離開這裡是最好的方法,至於對抗地精的方法,不是他不相信眾人的能力,而是地精族不管是從數量還是從他們與生俱來的特殊能力都是遠遠壓制這裡所有人的。

然而,他們似乎忘記了一點,直到他們再次遇到其他人的時候他們才發現,現在的情況遠比他們預料的要艱難的多。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劉御伏看了一眼朝著帶頭的張安在問道。

張安在攤了攤手道,「這下面都是那噁心的東西,不管我們走到哪裡,哪裡的樹木都會全部倒下,所以,我們只好與你們匯合。」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與其他門派也匯合后再一同行動吧。」凌道。

雖然沒有了大樹庇佑,但是並不代表他們會有危險,因為試煉之地只有白天沒有黑夜,所以當地精族任何一個部位離開大地的時候,他就完全失去了隱身功能,所以說,只要眾人保持足夠的警戒的話,問題不會特別大,當然這只是在地精族沒有其他進攻手段的前提下的猜測,而如果地精族還有什麼隱瞞的話,那麼那個時候才是最大的危機時刻。

顯然其他的門派弟子也遇到了與不周山同樣的問題,所以沒過多久,六大門派的弟子再次全都聚集了起來。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如果我們長時間不靜修的話……」魚慶年開口說道,對於武者而言,靜修與普通人睡覺是一樣的。

然而,這一次,眾人還未開口說話的時候,再次從密集的弟子之中傳來一聲尖叫。

… 眾人心中一驚,雖然眾人對突然事件有所防備,但是就這樣突然發生眾人還是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隨後事故突發地的人群一下子散開了,而反應最快的不是那些長老,而是凌風雲,可以說在眾人散開的那一瞬間,凌風雲以及到達了事發現場。

這一次與其他時候情況都不相同,地面上沒有屍體,沒有血跡,當然,這並不代表著剛才那一聲尖叫只是惡作劇,地面上留下的差不多一個人-大小的洞穴告訴著所有人剛才發生的事情與地精有關。

「凌師兄,趙師弟他被抓進去了。」看到凌風雲之後站在一旁的一個人回過神之後緊張的說道。

原本,凌風雲只是以為那個地精想要偷襲沒有成功,完全沒有想到地精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成功的擄走了一個人,看來地精絕非他們之前想的那麼的膽怯,甚至可以說,在推倒那些巨樹,將所有的人全部逼回地面就是地精宣戰的開始。


凌風雲此刻顧不得其他,當下縱身往洞穴中跳去,這個洞穴並不深,簡單來說直線高度不長,因為陽光的關係,很快便是彎彎曲曲的其他隧道。

凌風雲心中一驚,知道如果自己不快點追上的話,那麼那名師弟肯定逃不過一劫。

凌風雲順著隧道往前追,此時的橫向隧道遠比之前的縱向要狹窄,因此可以清楚的看到隧道兩旁的兩三道常常的指甲留下的痕迹,而越往後走,那些痕迹之中竟然帶著絲絲血跡,顯然,這名師弟在極力反抗,但是在這深邃的隧道之中,他又如何是一名地精的對手。

凌風雲一咬牙,再次加快速度沿著隧道往前追,不多時后,隧道開始由一條分叉為三條,隨後越來越多。

不過好在還有師弟掙扎留下的指甲痕迹為凌風雲指明方向,不過越往後追,指甲印卻越來越淺,顯然那名師弟已經到了極限。

凌風雲此刻已經顧不得其他,直接彙集武氣朝著隧道深處噴射而去,使用這一招雖然可以快速的追擊,但是卻也會對那名師弟造成傷害,不過此時情況已經沒有其他辦法,而且他還在這股武氣之中融入了自己的精神力,會盡量避開那名師弟。

然而,就在武氣噴射出去沒有多久的時候,凌風雲突然腳下一滑,不對,應該是腳下一空,整個人都掉了下去,之前因為他在快速的運動,所以地精根本無法掌握他準確的位置對他發動進攻,但是他剛才在釋放武氣的時候停了下來,所以讓更深層的地精抓住了機會。

凌風雲一愣之後,立刻穩住身形,用武氣穩住自己的身形,不讓自己繼續下滑,然而只是一瞬間的一愣,竟然已經是掉下去了數丈。

凌風雲立刻檢查周圍的情況,然而並未發現地精,當然他不會以為剛才那個空洞是之前就存在的,這個洞穴是剛才才出現的,那麼一定就是地精挖出來的,而至於那隻地精在哪裡,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肯定是在自己的周圍,而且顯然不是只有一隻。

想起上次在通道處的情景,凌風雲頓時感覺後背一片冰涼,額頭上面也是冒出了一層細微的汗漬。

凌風雲幾乎是沒有隱藏自己的任何實力,然而,他所預料的情景並未發生,周圍依然是一片安靜,沒有地精的攻擊反而讓他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地面就是地精宣戰的開始。

凌風雲此刻顧不得其他,當下縱身往洞穴中跳去,這個洞穴並不深,簡單來說直線高度不長,因為陽光的關係,很快便是彎彎曲曲的其他隧道。

凌風雲心中一驚,知道如果自己不快點追上的話,那麼那名師弟肯定逃不過一劫。

凌風雲順著隧道往前追,此時的橫向隧道遠比之前的縱向要狹窄,因此可以清楚的看到隧道兩旁的兩三道常常的指甲留下的痕迹,而越往後走,那些痕迹之中竟然帶著絲絲血跡,顯然,這名師弟在極力反抗,但是在這深邃的隧道之中,他又如何是一名地精的對手。

凌風雲一咬牙,再次加快速度沿著隧道往前追,不多時后,隧道開始由一條分叉為三條,隨後越來越多。

不過好在還有師弟掙扎留下的指甲痕迹為凌風雲指明方向,不過越往後追,指甲印卻越來越淺,顯然那名師弟已經到了極限。

凌風雲此刻已經顧不得其他,直接彙集武氣朝著隧道深處噴射而去,使用這一招雖然可以快速的追擊,但是卻也會對那名師弟造成傷害,不過此時情況已經沒有其他辦法,而且他還在這股武氣之中融入了自己的精神力,會盡量避開那名師弟。

然而,就在武氣噴射出去沒有多久的時候,凌風雲突然腳下一滑,不對,應該是腳下一空,整個人都掉了下去,之前因為他在快速的運動,所以地精根本無法掌握他準確的位置對他發動進攻,但是他剛才在釋放武氣的時候停了下來,所以讓更深層的地精抓住了機會。

凌風雲一愣之後,立刻穩住身形,用武氣穩住自己的身形,不讓自己繼續下滑,然而只是一瞬間的一愣,竟然已經是掉下去了數丈。

凌風雲立刻檢查周圍的情況,然而並未發現地精,當然他不會以為剛才那個空洞是之前就存在的,這個洞穴是剛才才出現的,那麼一定就是地精挖出來的,而至於那隻地精在哪裡,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肯定是在自己的周圍,而且顯然不是只有一隻。

想起上次在通道處的情景,凌風雲頓時感覺後背一片冰涼,額頭上面也是冒出了一層細微的汗漬。

凌風雲幾乎是沒有隱藏自己的任何實力,然而,他所預料的情景並未發生,周圍依然是一片安靜,沒有地精的攻擊反而讓他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凌風雲幾乎是沒有隱藏自己的任何實力,然而,他所預料的情景並未發生,周圍依然是一片安靜,沒有地精的攻擊反而讓他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 凌風雲的話頓時在人群裡面炸了鍋一般,所有的人哪怕在努力保持讓自己心態平靜一點,但是都無法控制住自己臉上的吃驚。

「凌風雲,你竟然敢違背長老的命令將這個消息散布出去,你可知道你現在所做的可是死罪一條。」陳珥夜微微上前一步,指著凌風雲怒斥道。

「是的, 吃醋總裁奪情霸愛【總裁豪門】免費線上閱讀_蔚然語風_95總裁小說 ,還望各位師弟、長老原諒,但是如今情況危急,陳師兄,如果你有能夠解決掉現在困境的方法,我凌風雲願意接受任何懲罰,而如果你做不到,那麼現在就不要插嘴。」凌風雲毫不示弱的說道,此刻他不想再在陳珥夜身上花費太多時間,畢竟如今時間對他們來說是最珍貴的東西。

果然,凌風雲的話讓陳珥夜啞口無言,而且此時情景,似乎所有的弟子全部都站在凌風雲的這一邊,所以陳珥夜還是自覺的選擇了妥協。

「之前陳師兄說的沒錯,這個消息只有我們六大門派的大弟子知道,包括在座的長老與其他師弟一樣都是對此毫無所知,我想諸位長老應該明白大長老們為什麼會這樣安排,因為害怕你們與門派的感情過於深厚而不願意配合該項計劃,之所以今天說出來,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此刻我們的情況無比的危急,而你們所有的人都是我們的一份子,所以你們有權參與做出決定,並且只有知道這些情況,你們才能夠做出最準確的選擇。現在,你們都已經知道了試煉之地的真正意義,那麼回到最開始的話題上,你們決定如何選擇,是選擇離開還是繼續與地精對抗,如果留下對抗,那麼如何對抗,或者你們還有一些更好的方法都可以說。」凌風雲一口氣說完了心中的話,然後再次將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至少他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有餘,因為六大弟子之中,包括自己,選擇離開的最少也有半數,而至於那些長老肯定會支持自己的決定,因為他們對門派的眷戀與門派的感情遠比自己這些弟子要深厚。

果然,沒有多久,汪洋海的一位長老站起來說道,「我選擇支持凌風雲。」

有人表態之後,頃刻之間,幾乎所有的長老都做了相同的選擇,唯有空宇山的長老還在硬撐,因為他們門派的大弟子陳珥夜還未表態,所以他們為了顧及門派的顏面並未表態。

「諸位弟子,我不知道你們心中是怎麼想的。」一位長老突然出聲說道。

「正所謂將心比心,我知道,或許在試煉之地,我們掙扎,我們拼盡全力,還有一線生機,而回到天允大陸,面對的可能就是死亡,不管你們做出什麼決定,我們都不會怪罪你們,但是我希望你們也能理解我們,我們與門派有數百年的感情,門派就是我們的家,門派的師兄弟就是我們的親兄弟,我們不能拋下他們,此刻,我們所有長老包括大弟子都與你們身份一樣,不過就是一個面臨選擇的普通人,我希望你們能夠做出屬於你們內心的選擇。」這位長老話音一落,頓時人群之中一片唏噓聲,是的,人都有情,可以說,這位長老也算是幫助凌風雲拉了一把票。

「這樣吧,選擇離開的,站在我的左邊,選擇留下的站在我的右邊,最後少數服從多數,如果沒有其他意見,那麼現在就開始吧,大家抓緊時間。」凌風雲看了一眼眾人催促道。

雖然之前那位長老有說過此刻人人平等,但是所有的弟子還是不敢做出自己的決定,他們站在自己門派大師兄的身後,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了自己的大師兄。

汪玲瓏看了一眼凌風雲,毫不猶豫的走到凌風雲的左邊,而隨後,浩浩蕩蕩的汪洋海眾人也是跟在了汪玲瓏身後。

隨後便是不周山、靈山的弟子,他們的選擇無一例外都是離開這裡,回到天允大陸,當然,沒有絕對的意見統一,但是至少大部分人的決定都是一致的。

很快之後,幾乎所有的人都做出了選擇,而他們的選擇都是凌風雲的左邊,此刻,唯有空宇山的人,他們站在原地,站在凌風雲的對面,陳珥夜依舊在死死握緊自己最後的一絲尊嚴。

凌風雲不再去糾結陳珥夜的態度,而且確實已經沒有多少時間能夠浪費在某些個別人身上,「好了,陳師兄,不管你是出於某種原因想要做某種決定,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遵守之前的約定。」說完凌風雲猛的朝著結界處飛去。其實最後一句話,凌風雲是可以不用說的,也可以說,如果不是陳珥夜背後的那些空宇山弟子,凌風雲同樣也不會說這句話,說這句話的原因,無非就是讓陳珥夜帶著空宇山弟子跟著大部隊罷了,他不希望陳珥夜與自己的矛盾而造成其他人的身亡。

陳珥夜看了凌風雲一眼,雙手緊握成拳,然後緩緩的跟在大部分的後面,他知道,如果自己這一次還是做出與凌風雲相左的決定,那麼他毫不懷疑自己身後的四位長老會選擇拋棄自己,而那個時候,其他的弟子也會拋棄自己。



半個時辰后,眾人到達結界處,此時這裡已經一片混亂,樹木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原本平整的地面上出現多個大大小小的黑洞。顯然,地精們早已經在這裡聚合過,顯然是這裡的結界暫時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見此情景,眾人不由聯想這樣的一批怪物若是進入天允大陸,那麼對天允大陸而言將會是一場巨大的無法想象的災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