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們都丟棄了嗎!”


“醒來,快給我們醒來啊!!!”

一萬餘老幼婦孺淒涼的悲吼,直衝雲霄,震懾心靈。

“李易小兒,還不動手嗎?”


“那他們也就不必活了!”

特巴爾心驚,連忙催促李易。

不過。

這時候,異變突起。

只見這些大唐俘虜,他們呆滯的眼眸中,乍現一絲光亮。

他們流下了淚水。

他們聽到了同胞的呼喚。

他們醒了……

紛紛挺直了脊背,眼眸赤紅,流下血淚的嘶吼。

“謝謝,謝謝你們喚醒了我們……”

“哈哈,吾等醒了,吾等錯了,年輕的將軍,不要管我們,殺了這羣大食捲毛畜牲!”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來時吾等還爲華夏人!”

“願華夏血脈長存!”

這一句話落。

他們竟然紛紛衝向了大食騎兵,開始撕咬起來。

他們既然醒了。

豈能讓同胞爲自己而死?!

他們要挽回最後一絲尊嚴。

“瘋了,他們都瘋了!”

“來人,殺光他們!!”

特巴爾被這突來的瘋狂,嚇了一跳。

而後,他暴跳如雷。

他要殺光這羣瘋狂的大唐人。

“哈哈,殺了我一個,會有千千萬萬的同胞爲我報仇!”

“大食捲毛畜牲,我在黃泉等你們!”

近千大唐百姓,不分男女老幼,紛紛瘋狂的撲向了大食騎兵。

就算是被刀貫穿了胸膛,他們也要拼死咬下大食騎兵一塊血肉。

這就是大唐人的血性!

曾爲奴隸,他們屈折了。

但是。

今日他們不在屈折,因爲血脈醒了,脊骨被同胞喚醒,伸直了。

他們要以血爲之前的屈折清洗。

看着如同飛蛾撲火一楊,倒在血泊中的大唐百姓。

李易眼眸如血。

“將士們,報仇,殺!”

他一聲暴喝,衝着特巴爾怒殺了過去。

今日不死不休! “姐夫,不要過去!”

此時,凌魚歌一聲驚呼,卻見萬一竟然正大步向那可怕的風暴走去,凌魚歌一面喊着,同時向萬一跑去,要將萬一拉回來。

“魚歌,別過去!”凌雪嬌一把將凌魚歌給拉住了。

“可是姐夫他……”凌魚歌一臉的焦急,眼睜睜的看着萬一即將接近那可怕的風暴。

凌雪嬌只說道:“讓萬一過去吧,他能爲了你姐姐不惜冒着生命危險,你應該相信,萬一會沒事的。”

凌雪嬌說這話其實心裏也沒底,那風暴的可怕,在場人都領教過了,一般人,別說是走進去了,現在就算想要靠近都不可能。

“他要幹什麼?”凌雲虎一臉驚駭的看着萬一正不斷的接近那可怕的風暴。

“呵,這小子簡直是不要命了。”那邊,武嘯天忍不住冷笑一聲。

所有人此刻都將眼神落在了萬一身上,只見萬一終於接近了那可怕的風暴,可怕的風暴,高速的旋轉,宛如一道道鋒利的刀刃斬在萬一身上。

“嘶嘶嘶……”

萬一一身的衣服瞬間被撕裂。


“姐夫!”

凌魚歌忍不住一聲驚呼。

卻見萬一腳步不停,身上一道耀眼的火光閃爍,那一瞬間,萬一宛如披上了一件火衣,萬一撐開了半步天盾。


“那是?”

不論是凌天龍與凌雲虎還是武嘯天都忍不住紛紛驚呼。

凌雪嬌也是驚呼着:“天盾,想不到萬一竟然已經是御天強者了。”

“看來我遠遠低估了這個萬一!”凌天龍面上也是浮出濃濃的驚詫。

“這小子好強!”凌雲虎也忍不住驚歎。

“咔咔咔……”

場中,萬一的半步天盾與那可怕的風暴對峙,發出刺耳的響聲,但見萬一仍然一步步向那風暴的中心擠去,只是他的每一步彷如都重若千斤,是舉步維艱。

在衆人驚駭的眼神中,萬一的身影終於徹底被淹沒,此刻,所有人都只能看見那可怕的風暴之中只有一道淡淡的紅色影子。

所有人都注視着風暴之中,特別是凌魚歌,那是一臉的擔憂,當然,她爲萬一擔憂也爲姐姐擔憂,凌雪嬌只得拍了拍她的手,表示安慰。

“天龍,魚卿不會有事吧?”凌母一臉緊張的問着身邊的丈夫。

凌天龍此時也有些說不準了,只是道:“應該沒事的。”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有如此高的修爲,不過,看那天盾應該還未完全成型,這樣一位強者,凌天龍勢必會答應這麼親事,這下可就不好辦了,我武家危矣,一定得想個辦法,先看看凌天龍的態度。”那邊,武嘯天皺眉嘀咕着。

而萬一一進那可怕的風暴,頓時只感覺渾身一鬆,只見那風暴的中心,凌魚卿竟然盤腿坐在地上,一臉的肅穆,看樣子應該沒事,萬一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萬一心頭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彷彿是潛意識一般,總認爲此刻的凌魚卿身上,竟然散發出一股莫名的強大氣息,而那股氣息卻給萬一一股壓迫感,甚至,讓萬一覺得心頭十分的不安。

這是怎麼回事?

萬一心頭不解,不過他還是決定要上前看看凌魚卿的情況。

雖然這風暴中,壓力較之剛纔進來時稍弱,但萬一仍然沒有撤去防禦,很快就來到了凌魚卿身邊。

萬一輕聲喚道:“魚卿?”

但凌魚卿仍然是一臉肅穆,沒有回答萬一。

萬一一皺眉,忍不住伸手要拍拍凌魚卿的肩膀,然而,當萬一的手剛一落在凌魚卿的肩膀上時,凌魚卿體內頓時蹦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竟然將萬一震得一個踉蹌。

“怎麼回事?”

萬一一臉驚駭,急忙運轉邪龍血,意欲看看凌魚卿的情況。

而就在此時,凌魚卿卻突然睜開了雙眼,那一剎那,萬一只覺凌魚卿的眼神宛如兩道電光,充滿了肅殺之氣。

“魚卿,你怎麼了?”萬一急忙問道。

“死!”

凌魚卿口中,蹦出一個充滿殺意的字眼。

萬一心頭猛然一顫,卻見凌魚卿身形一動,一掌向自己轟來,而那一掌竟然還閃爍着雷電之光,殘繞着她的手臂,炸的空氣‘噼裏啪啦’作響。

萬一心頭驚駭不已,凌魚卿竟然突然擁有了如此可怕的力量,而且竟然還向自己出手。

萬一能清晰的感覺到,這一掌中蘊含的殺意,如果他不躲的話,就算是有內息罩防禦,恐怕也得受傷不輕。

萬一不得不向旁閃開,同時喊着:“魚卿,我是萬一啊,你怎麼了?”

“殺!”

然而,凌魚卿卻只說出這個‘殺’字,身形一動,速度快得不可思議,瞬間就來到了萬一身前,又是一掌向萬一轟來。

萬一心頭焦急,完全不知道凌魚卿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只得無奈出手,希望能先制住凌魚卿。

萬一身形一側,龍爪手一展,意欲擒住凌魚卿的右臂,不想,萬一的手剛一碰觸到凌魚卿的手臂,頓時只感覺手上傳來一陣麻木,凌魚卿的手臂上,竟然蘊含着可怕的雷電。

萬一心頭驚駭不已,趕忙撒手,這個空檔間,凌魚卿另一隻手已經向萬一胸口劈來。

萬一趕緊抽身後退,‘砰’的一聲,地面上被凌魚卿這一掌轟出一個焦黑的大洞。

萬一看得心頭髮顫,這一掌如果是真的劈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就算不死也得重傷。

怎麼辦?

怎麼辦?

萬一焦急不已,弄不清楚凌魚卿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怕的是,此刻的凌魚卿是異常的強大,而且要殺他。

思忖之際,凌魚卿就攻了上來,身形閃動間,竟然拖出一道耀眼的雷光,速度快得萬一幾乎都難以捕捉到她的身影。

無奈之下,萬一只得再次出手,但凌魚卿周身雲饒着可怕的雷電之力,萬一雖然融合了邪龍血,但也經不起電幾下。

“砰砰砰!”

風暴之中,萬一被迫與凌魚卿戰在了一起,而且完全處於被動的局面。

“怎麼回事,裏面似乎打起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