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句,導位員是戴着麥克說出來的。

所以,一字不差的全都送到了蘇小荷的耳朵里。

所以,剛剛齊墨川打出去的那個電話是……是……是買下了這家海底撈?

小手扯了扯齊墨川的手臂,「你……你把這裏買下了?」

不然,導位員不可能說他是這裏的BOSS的。

「你喜歡吃,就買下來,以後想來就來,自己家的店,不用排隊。」齊墨川淡淡的不以為意的說到,就在之前蘇小荷點了要吃海底撈的時候,他就發現排隊的大部隊了。

。 登仙境是世間最高的境界,一舉一動間都能溝通天地,令天地生出感應。

根據修行者自身所修道法不同,這種感應自然也不同。

墨君身為書院登仙四君子之一,主修為「墨」,心念一動間整個世界的顏色倏忽褪去,目光所及只有黑白。

漫天雲彩化為墨雲在其身後繚繞飛舞,又在眨眼間幻化出龍騰虎嘯、鸞鳳齊鳴之態。

甚至每一片龍鱗、鳳羽,都看得無比真切自然。

墨者,可繪萬物。

墨君,更是這天下無可爭議的第一畫師。

她一人,便有千軍萬馬。

周沉飛站在黑白變幻的天地間,靜靜看著不遠處的墨君。

墨君自身也成了黑白畫中的一部分,更顯得其面色素雅淡潔,像是一朵乾淨的梅。

周沉飛忍不住讚歎道:「很美的道法,人還要更美。」

墨君翩然後退,雙唇輕啟:「用『美』來形容書院道法和弟子,是種膚淺。」

周沉飛聳聳肩,說道:「美就是美,因為某種迂腐的觀念而不願接受這種讚美,難道不蠢么?」

「而且……」他頓了頓,半耷拉的眼皮掀開半許,說道,「當這些很美的事物被天琅的劍斬斷時,便是天下最美。」

墨君沉默片刻,隱入墨雲之中,淡雅的嗓音也如墨一般傳出來。

「原來這就是天琅劍庄的……臭美?」

「不。」周沉飛微微一笑,「你多說了一個『臭』字。」

話音落下,天地傳出一陣輕微的「沙沙」聲。

風吹過茂密的樹葉時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漫天樹葉翩翩而動,表面靜靜流淌著綠色的幽光。

但問題在於這方天地已經只剩黑白,又為何會有綠光?

墨君神色微凝,閉上眼眸。

樹葉表面的綠色幽光眨眼重新化為漆黑的濃墨。

周沉飛挑起眉頭。

漫天樹葉齊動,鋪滿他身後半面天空,繼而向墨君激射而去。

每一片樹葉便是一柄劍。

如果說墨君一人就有千軍萬馬,那周沉飛便有千萬劍。

劍光如潮。

即使是墨色的潮也同樣很美。

這就是天琅劍庄的美。

……

登仙境強者的威力是其他修士難以想象的,只是一絲餘威就足以蒸干整片落夢泊,周沉飛和墨君二人甫一交手后便有意將戰場引向更高處的虛空,以免徹底摧毀落夢泊這片地勢。

天空中如夢似幻的劍光和黑白分明的墨色接連迸射滑落。

落夢泊附近本沒有多少靈氣,但這時卻幾乎紊亂顫抖起來。

青陽門主和玄天洞主拖著受傷軀體重新飛到半空中,和紫羽劍苑苑主站在一起。

下方破碎的秘境中,倖存的三派弟子差不多都被救出來,只剩下那隻被釘在龜裂地面上的妖猴和匯聚天地靈氣於一身的那道人影。

「趁現在動手?」青陽門主看了眼正和墨君激戰的周沉飛,問道。

差點被周沉飛一招擊殺,但他仍然不想看著自己三派那麼多的靈氣落入沐鋒一人體內。

他很奇怪為何明明只有築基境的沐鋒真的能吸收如此海量的靈氣!

他想冒險殺了沐鋒。

「我不出手。」紫羽劍苑苑主忽然後退一步說道。

青陽盟主和玄天洞主同時面色不悅地看向她。

跟在紫羽劍苑苑主身後的莫欣臉色微變,輕聲提醒道:「苑主……」

一襲貴紫長裙的苑主看了另外兩位掌門一眼,淡淡說道:「你我三派的聯盟關係,到此結束吧。」

玄天洞主蹙起發白的雙眉:「苑主這是何意?」

苑主沒說什麼,只是非常忌憚地看了一眼高處虛空中的劍光,轉身便走。

「莫長老,帶上苑內弟子回去。」

莫欣一愣,猜到了什麼,不再猶豫,飄身向下方紫羽劍苑女修們所在的地方飛去。

「苑主,就這般回去,以後還敢出劍么?」玄天洞主看著紫羽劍苑苑主的背影問道。

紫羽劍苑苑主停下腳步,卻不回頭,輕聲說道:「奉勸二位掌門一句,這裡是西北境。」

四大宗里,只有一個在西北境。

青陽門主和玄天洞主臉色微變,再看時天邊閃過一道紫電,苑主已經離開。

兩人對視一眼,彼此沉默。

片刻后玄天洞主忽然說道:「五五分。」

青陽門主咬牙瘋狂道:「正合我意。」

紫羽劍苑主動退出,那麼如果殺了沐鋒,青陽門和玄天洞不僅能奪回自己本身付出的靈氣,更能瓜分紫羽劍苑的那一份。

這樣一來不僅損失可以降低到可接受的程度,兩家門派也能壓制住紫羽劍苑,不久后甚至能聯手滅了紫羽劍苑。

雖然三派都快要到彈盡糧絕的地步,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紫羽劍苑的底蘊遠非那些散修能比!

到那時青陽門和玄天洞便能獲得極大好處。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從殺死沐鋒開始。

「動手。」

青陽門主輕喝,二人同時出手。

然而就在這時,變故突生!

秘境中暴走匯聚的靈氣龍捲忽然停止。

下一瞬,如飛鯨吸水一般,所有靈氣翻滾崩塌,匯入那方風眼。

只是眨眼,九道粗壯的靈氣龍捲盡數消失在風眼之中。

秘境內風停了下來。

岩漿不再奔流。

天空不再塌陷。

精疲力盡的孫小聖獃獃看著空中那一點,漸漸平靜下來,身軀重新變小,疲憊的眼眸里一點點流出微光。

在他琉璃般的瞳孔中,慢慢浮現一個男人的身影。

沐鋒站在半空中。

臉上蓋著一層濃霧。

「他……成功了?」

青陽掌門神情錯愕,眼眸里滿是不可思議。

……

沐鋒睜開雙眸。

即使臉上蓋著層濃霧,但雙目中的光華依舊如陽光般刺目璀璨,穿透濃霧,穿透秘境的天壁,射入真實世界。

落在青陽掌門和玄天洞主身上。

二人的修為要比沐鋒高得多,即使沐鋒吸收了如此難以計量的靈氣,也不可能直接恢復到行遠境界。

但是玄天洞主二人的臉色卻變得十分難看。

「築基……巔峰。」青陽掌門沉聲說道。

玄天洞主點頭道:「確實只差一步便能結成金丹,咦……這是怎麼回事?!」

他道法造詣更高,能看見的東西更多,可他卻看不穿沐鋒臉上那一層濃霧,至於沐鋒體內的情況,他只覺得那是一片浩瀚無垠的大海,若是他輕易闖入,怕是會立刻迷失其中,失去方向。

可沐鋒只是築基,他卻是行遠啊!

「此人……到底是誰?」他有些后怕,喃喃低問。 誰知道宋九月居然一個人,就證明了自己的清白。

而且還把宋淵父女,送進警察局。

當看著她的傷疤,聽到她那些年,曾經的遭遇,霍天祁真的恨自己,沒有早點回國。

不然他心裡最愛的女人,怎麼會遭受這樣的苦。

「那現在見到也不遲啊。沒想到,你現在,居然都是霍大公子了,恭喜。」

宋九月高興說道,看到以前的同學,現在混得這麼好,宋九月也忠心地為霍天祁感到高興。

「那要不要賞臉,去跟老同學們喝一杯。我今天請了不少老同學,他們都在二樓。」

「好啊,我……」

「不好意思,我家夫人今天身體不舒服,不適合喝酒。」

不但能宋九月說完,薄涼的聲音,已經打斷了宋九月。

那狹長的鳳眸,冷冰冰地看著霍天祁。

慕斯爵還真的沒想到,宋九月和這個一直跟自己作對的霍天祁,竟然還是同學。

而且看霍天祁的樣子,似乎還挺,喜歡宋九月的?

「沒想到,慕少這麼護短。不過就是同學之間,聚聚而已,慕少這麼小氣么?」

霍天祁向來和慕斯爵不對付,此刻慕斯爵不給他面子,霍天祁的臉色,也跟著黑了下來。

一道無形的火光,在兩人四周的空氣中迸發,看得宋九月眼角微抽。

「也是,我今天好像,真的有點不舒服,那就改天吧,反正來日方長嘛。」

宋九月笑著打破了僵局。

聽到來日方長几個字,霍天祁臉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正好不遠處,有人找他,他便笑著離開。

而旁邊的某男,臉色已經完全黑成了煤炭。

「你和霍天祁,以前很熟?」

冰冷的聲音,不帶一絲溫度。

「嗯,他是我小學同學,還是同桌,以前關係挺不錯的。」

宋九月如實說道,這點小事情,完全沒有必要瞞著慕斯爵。

呵呵,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慕斯爵腦海中,忽然就冒出這兩個,看著就討厭的成語。

「那你之前,怎麼沒聽你說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