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風這才催動靈氣,同樣凝聚在右手之上,旋即疾推而出,與章列轟到一起。

“啪!”猛烈的靈氣波動滌盪而出,幾乎只是停滯一剎那,葉風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氣勁從手掌傳來,整個人頓時倒飛而出。

只覺得胸口一陣氣血翻騰,葉風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在地上滾出了十幾米。凝形境強者,果然強悍!


空氣似乎靜止了十幾秒,然後,葉風慢慢地爬了起來,咧嘴笑道:“嘿嘿,我可還沒死哦!”

所有人難以置信地看着葉風,以凝氣境接下凝形境五階的全力一擊,這小子真不是人!不知道誰起了個頭,然後慢慢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宋俊冷哼一聲,別過頭去。

章列淡淡地看着葉風,道:“去把最好的醫生叫來,給這位小兄弟看看。”說完轉身便走了,在經過龍非身邊的時候,龍非輕聲笑道:“多謝樑兄手下留情。”

章列搖了搖頭,道:“這對於一般九階靈脩者來說,足以廢了他。我沒手下留情……這小子很不一般。” “太亂來了!”龍丹掐住葉風的耳朵,一副管家婆的樣子。葉風苦苦哀叫幾聲,卻沒得到龍丹的諒解。

“不過你這身體素質太也太好了點吧,硬生生受了章列那傢伙一掌竟然還不死,你的身體是什麼做的?比大鼎還硬!”龍丹也忍不住嘖嘖稱奇

葉風笑而不語,他在騰龍山中所吃的苦頭可不少,有這般身體素質倒也不是偶然。

不一會兒,一個乾瘦老頭被帶了過來,手裏還揹着一個藥箱,想必就是醫生了。老頭走過來要爲葉風把脈,卻被葉風拒絕了。他自己清楚,雖然五臟六腑氣血翻騰,但多半隻是震動,並沒有什麼大礙。

“章師兄,依照約定我應該可以請這位醫生去給朋友治病吧?”葉風向着章列問道。

宋俊聞言大喊道:“憑什麼要借醫生給你?你受章師兄一掌,只是還了對我不敬之罪,我們沒有義務幫助你!”

衆人心中不免有些鄙視,宋俊的心胸未免太過狹隘了,連石流門的弟子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宋俊轉過頭,對章列道:“章師兄,趕他們走吧!要是隨意放那些醫生走,爹一定會生氣的!“

章列淡淡地看了宋俊一眼,冷冷地說道:“住嘴!石流門又豈是說話不算話的門派?這件事我會稟告師父,有什麼問題,我一力承當!”又回過頭道:“陳醫生的醫術在蠻延城可謂一絕。小兄弟,儘管將醫生帶走吧。不過切記不可讓他幫血鷹武館治病。”

葉風點了點頭,道:“請放心,葉風必定遵守。”宋俊冷哼一聲,他倒是沒想到章列竟然會這麼不留情面。

“陳醫生,那便麻煩你走一趟了。”葉風禮貌地對老頭道。那老頭搖搖頭,道:“沒什麼,那只是我的職責。”

然後,葉風帶着陳醫生往旅館走去,而龍丹也是跟着前去。雖然有點波折,但總算順利找到了醫生,葉風忽然覺得心裏一陣輕鬆。

“話說回來,你對那個張大師還真是好啊,還是看上人家姑娘啦?”龍丹調笑道。

葉風一本正經地道:“哪裏啊?小生心裏只有龍姑娘一人,再難裝下其他庸脂俗粉了。”

龍丹知道葉風在開玩笑,當下哈哈一笑,道:“好傢伙,等一下見面我就跟張素說,看看你怎麼解釋!”

葉風嚴肅而認真地道:“不,我說的是真的。”

龍丹聞言小臉一紅,愣了好久,卻發現葉風的嘴角不斷抽搐,像是在強忍住笑意,立刻羞怒道:“好你個葉風,竟然敢調戲本小姐!找打!”兩人打打鬧鬧,看的陳醫生不斷搖頭,直感嘆年輕真好。

“哎呀哎呀,這不是陳醫生嗎?運氣太好了,三師兄正愁怎麼去石流門把醫生搞出來呢,現在倒是有現成的送上門來了。”一個男子目露精光地盯着葉風三人,自顧自地說道。


葉風擡頭一看,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精壯男子,眼神頗有些邪氣,此時正冷笑着看着他們。“小子,雖然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從石流門找到醫生的,但這個醫生老子要了,有意見嗎?”男子傲慢地說道,雖然是詢問口氣,但完全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


龍丹柳眉微蹙,低聲道:“這個人叫戴啓,是血鷹武館的三弟子。運氣不是很好,竟然遇到血鷹武館的人了。”

葉風點了點頭,不冷不熱地對戴啓道:“對不起,這個醫生是我們找來的,如果你想要,自己去石流門要。”

戴啓眉毛一挑,緩步走了過來,冷笑道:“你以爲我是在和你商量?我血鷹武館要的人,別人還有拒絕的餘地嗎?”

“是嗎?你們血鷹武館倒是霸道,連我龍家都不放在眼裏嗎?”龍丹聞言,忍不住出聲冷喝道。

戴啓這纔看見龍丹,笑道:“原來是龍大小姐,剛纔到時走了眼。龍家自然是實力強大,這是這次關係到我三師兄黑伏的大事,恐怕不好意思也得做一次了。”說話間,一股渾厚的靈氣陡然涌出,瀰漫在身體四周,竟然相當地迫人。血鷹武館和龍家還有石流門之間的矛盾也不是一天半天了,他倒也不在乎是否得罪龍丹。若是這兩個勢力去了其一,恐怕血鷹武館馬上就對餘下的實力開戰了。

“凝形境一階……”葉風面色凝重地道,又是一個凝形境。但這等實力,還不足以將他嚇退。章列凝形境五階的實力足以讓他無還手之力,但是這傢伙不過是初入凝形境,葉風還是有把握和他一戰,甚至很大可能上地打敗他!

這傢伙也真是撞到槍口,葉風與章列對掌,被擊出一口鮮血,非但沒有惱怒,反而激起心情昂然鬥志,此時正無處宣泄。這傢伙竟然自己送上門來,而且在龍丹面前,葉風又怎能弱了自己的氣勢?

葉風暗中催動靈氣,精純的靈氣頓時瀰漫而開,一點也不比戴啓遜色!

“哦,凝氣境九階?”見到展現出實力後,卻沒震懾到葉風,戴啓也是有些詫異,旋即淡淡笑道:“實力倒也不錯,只是凝氣與凝形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你還不是我的對手。”說話間,手中一道紅色光芒涌動,一股血腥的氣息在空中飄散。

“戴啓,你可想好了?公然在我面前搶人,你血鷹武館是否打算與我龍家開戰?你付得起這個責任嗎?”龍丹還試圖恐嚇一下他。

戴啓冷笑一聲,根本就不把龍丹的話放在心上,突然間大喝一聲:“血刃爪!”紅光閃動間,一道血色殘影一閃而過,直撲向兩人。

葉風一把把龍丹推開,淡淡地光芒在手中涌出,破壞的氣息繚繞。右掌猛然推出,與戴啓的血爪轟然對上!

兩人對掌之處,捲起一陣猛烈勁風,將街邊的攤子吹得東倒西歪。兩人被氣勁所震,各自退出了三四步。

戴啓略帶驚奇地看着葉風,葉風的靈氣量似乎並不比他弱多少,再加上那驚人的爆發力,這小子似乎不是一般的九階強者啊! 戴啓有些感到詫異,葉風的實力似乎不像是一般的九階靈脩者。剛纔一掌對轟,他沒有佔到一絲便宜。

而葉風也是有些擔憂,凝形境的強者果然非比尋常。再加上剛纔被章列一掌打得氣息翻涌,此時的他倒是真有些感到吃力。

戴啓怒喝一聲,手中腥氣更甚,紅光涌動間,凌厲的氣息撲面而來。他猛力推出一掌,手掌劃過空氣,帶出道道殘影,最後那紅光向葉風籠罩而去。

葉風一步斜踏,側身避開那道血色爪印。那爪印飛掠而過,如利刃般穿過豆腐一般,直直插入牆中,頓時冒出絲絲紅氣。

“這小子身手可真是敏捷啊,這等身法就連我血鷹武館都未曾見過。”戴啓暗暗稱奇,想要打敗葉風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當下手中連動,血色掌印如同一個個張牙舞爪的血盆大口,向葉風咬去。葉風清晰地感受到,那其中的煞氣多麼逼人。即便他憑着飄零鬼步避開正面衝擊,但血光一過,便有冷冽的氣勁擊掃而過,就算不直接接觸也是危險萬分。

突然間,戴啓身後一陣紅霧翻涌,一隻接近真實的血色大手凝聚而成,竟然足有一丈大小!血色大手所蘊含的氣勁極其凌厲,甚至在它周圍的空氣都發出嗤嗤的爆破聲。

“血心掌!”戴啓嘴角揚起一絲冷笑,心念一動,血色大手猛然飛向葉風,如同一張大網一般避無可避!

葉風深吸一口氣,浩瀚的靈氣猛然從凝氣旋中急速涌出,在身體中飛快地走了一個循環,而後從掌心直衝而出,狠狠地與血色大手撞擊在一起。

一道道紅色漣漪迅速地擴展而開,激烈的能量像是風暴般猛烈吹起。龍丹也是暗暗吃驚,“想不到葉風竟然已經達到這個程度,幾個月前,他似乎還和我差不多的……”

血色大手受到了劇烈的震動,而後慢慢淡化消散,化作絲絲煙霧。戴啓眼中閃現濃濃的震撼,葉風只是靠靈氣的氣勢,便壓制住他這一招,實在是霸道蠻橫。這沒有渾厚的靈氣支撐是很難做到的。

“小子,你也是龍家的人嗎?爲什麼以前沒見過你呢?”戴啓似乎對葉風有些興趣。

葉風淡淡一笑,道:“沒見過就沒見過,很奇怪嗎?”

戴啓笑道:“你倒是個人才,若是非龍家之人,不如考慮一下投靠我血鷹武館,必然會有一番作爲。”

葉風搖了搖頭,道:“道不同不相爲謀,你們武館做事太過霸道,不適合我。”

“敬酒不吃吃罰酒!”戴啓冷笑一聲,突然間靈氣加劇,整隻手臂都變得通紅,像是剛從染缸力撈出來一樣,像是有血滴出來。

但葉風感受到,在一瞬間,那隻手的靈氣量極其驚人,若是被沾染到一點,恐怕就算是銅皮鐵骨,都得吃上不少苦頭。他也不敢大意,飄零鬼步的步法頓時在心中浮現。

戴啓出手如閃電,猩紅的手臂每一次出擊,都像是一個有力的炮彈,劃破空氣的安靜。葉風下足眼力,那尖銳至極的氣息讓他不敢靠近,即便是躲避也要拉開距離。如此只能邊打邊退,一下子就被堵到了牆角。

戴啓嘴角揚起一個迷人的弧度,一拳猛力揮出,將葉風的前方封死。葉風不動如山,知道拳頭臨近之時,雙腳才同時踩動。隨之而動的是,身子頓時如一陣青煙化作虛無,那血色大臂勢不可擋,如入無物般沒入牆壁。

葉風再次出現時,人已經在戴啓的身後,手中一陣光芒涌現,飛快地打在戴啓的背脊。

“還早了點……”戴啓大喊一聲,頭也不回一拳掄出,向葉風掃去。若是葉風直撲而上,與那血色大手撞擊在一起,必定得斷去一臂。他當然不會那麼傻,腳下再一次踩動,身子在一次如鬼魅般消失。

“什麼?”戴啓再一次揮空,心中不免感到詫異。而葉風這一次竟然直接從他的身前出現,雙手連動,接連打出十幾拳,都狠狠地落在了戴啓的腹部。

儘管戴啓的身體相當地結實,但在葉風這般狂轟濫炸之下,也是難以吃得消。身子猛然倒飛而出,知道撞到了牆壁,這才生生止住了衝勢。

戴啓嘴角流下一絲鮮血,難以置信地看着葉風。憑他凝形境的實力,卻被葉風打得吐血,這對他來說是不可思議的。

“可惡的,臭蟲!竟然將我打到流血?你,別想活着離開蠻延城!”戴啓用手拭去嘴角的血跡,咬着牙,一字一頓地道,顯然是動了真怒了。

“血臨界!”戴啓大喊道,身上的氣息陡然攀升,這一次不止手臂,甚至連身體的一些部分都變得鮮紅,隱隱間連烏黑的頭髮都染上一絲血色。

“小心,這是一種提升靈氣的靈術!”龍丹提醒道。就算她不說葉風也可以感受到戴啓的氣息變得何等強悍

“吼!”戴啓如同猛獸一般,向葉風撲了過來。葉風本想用飄零鬼步閃避,但戴啓的來勢實在太快,連他都沒有機會使用,一下子肚子被猛擊了一拳。

但葉風總算反應靈敏,在中拳的前一秒鐘,身子往後一躍,減緩了受力的程度。但戴啓的攻擊還未結束,只見他縱身一躍,又再向葉風衝撞而來。

葉風有了第一次進攻,這一次總算反應過來,急忙用飄零鬼步閃避而過。兩人這樣纏鬥數十招,葉風漸漸感到吃力。

“呼,還是隻能用這招了!”葉風暗道,手中光芒慢慢聚集,一股強橫的氣息涌出。光芒跳動間,空氣被撕裂的破鳴聲不斷響起。

戴啓也是感受到其中強大的氣息,手中攻擊不斷加緊。葉風乘隙一閃,渾厚的一掌打向戴啓的門面。

“轟!”戴啓一掌接住,兩人在瞬間僵持起來。但不出片刻,戴啓便覺有些奇異,手中變得極其燥熱,然後轟然一聲,猛然炸裂而開!

強大的氣息將他震了出去,葉風借勢躍起,一腳踩在了戴啓的胸口,重重地落地。

戴啓無力地躺在地上,葉風伸出一隻手指搖了搖,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戴啓有氣無力地躺在地上,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敗給一個不到凝形境的人,這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走吧!”葉風對龍丹道,此時他的氣息極度空虛,他擔心若是附近還有血鷹武館的人,還就麻煩了。

“小子,你不會有好結果的……”戴啓用盡全力,對着葉風的背影叫道。

“葉風,我看接下來的時間還是搬到龍家來住吧,這樣也好給你朋友療傷。”龍丹建議道,她也怕血鷹武館找人過來報復,憑葉風孤家寡人的,恐怕還應付不了。

葉風沉吟片刻,點點頭答應了。若是他一個人倒不怕,打不過最多就跑而已。但現在還要顧及張素兩人,他一個人還真的照顧不來。雖然不想麻煩龍丹,但這也是沒有辦法了。

旅館之內,張素看到龍丹也是愣住了。除了是因爲不認識之外,令他更意外的是龍丹的美貌,即便是她也是難以相提並論。

一個男人,不會在意另一個男生長的多帥,因爲他的心思在於女人的目光上。而一個女人,最在意的卻不是男人的目光,而是另一個比她更漂亮的女孩子出現在她的眼前。

龍丹的容顏是屬於傾城級別,美到讓張素這個女生都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好啊,你是張素吧?我聽葉風說起過你了。”龍丹倒是大大方方地跟張素打了招呼。張素打了個哈哈,私底下問葉風,“這個人是誰啊?”

葉風笑道:“她是我的朋友,幸好有她,請醫生事情才變得容易了。”張素哦了一聲,倒是沒有表現出高興的情緒,反而有點淡淡地敵意,似乎不太喜歡龍丹。

在葉風的解說下,張素總算同意暫時搬到龍家居住,只是她一直都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葉風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龍丹看在眼裏,暗地裏卻暗暗偷笑,心中道:“想不到葉風這小子魅力還挺大的。”

龍丹身爲龍家的大小姐,自然虧待不了葉風和張素。她不但給張大師安排了個雅苑,還特別配套了一個下人,幫忙照顧大師,倒是相當體貼。

而在陳醫生的診斷下,也表示,要復原問題不大,只是需要一些特殊藥材,還有時間修復。這過程,大概要一個月。所以葉風也就暫時在龍家住下。

龍丹連張大師的藥材費用也是打算包辦,但葉風說什麼也不肯答應。於是有什麼需要的藥材,也是他和張素兩人出去購買。雖然費了些周折,但這樣葉風感覺還好一點。甚至他自己都覺得,是不是有些太大男子了?龍丹根本就不會跟他計較些許金錢。但他始終覺得還真是這樣最好了。

住在龍家的這些日子,葉風也沒有荒廢。這是恰好有時間,葉風便進入天靈獄戒,找到莎莎。

莎莎一個人在溪邊嬉戲,清水美人,倒是別有一番風味。見到葉風,莎莎嘻嘻一笑,道:“好小子,到外面玩瘋了吧?還記得我嗎?”

葉風尷尬一笑,道:“沒辦法啊,這幾天忙啊!這一有空,我不就過來了嗎?”

莎莎笑而不語,突然間道:“你身上有味道。”

葉風自己聞了一下,奇道:“什麼味道?我可是每天都有洗澡的哦。”

莎莎哈哈一笑,道:“女人的胭脂味,而且品味還蠻高的哦。看來你這傢伙也不是那麼老實的。”葉風恍然大悟,這幾天和張素龍丹混在一起,大概沾了些她們的體香。但想不到莎莎的嗅覺竟然這般靈敏,一下子就聞到了。

“唉,年輕就是好啊!我也好想念外面的日子,好像再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啊!”莎莎感嘆地道。

葉風想了一下,道:“其實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保證不再濫殺無辜,我跟師父求情,讓他放你出來。”

莎莎擺擺手,道:“那我可不敢保證,我一向都是見到誰不爽就殺了誰的,我纔不忍呢!”莎莎像個小孩子一樣,但卻是率性而說,絲毫不做作。

葉風無奈地嘆了口氣,表示自己也沒有辦法。莎莎又若有所思地道:“不過,如果只是一天半天的話,那就當是重見天日也是值得的。”眼睛瞄向葉風,道:“小子,可不可以幫我個忙啊?”

葉風一愣,道:“幫什麼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