樣子是要多可愛有多可愛,終究讓人生不起半點的責罵之意,。

最終,自己中的苦果,林傑還是長嘆一聲,默默的含淚眼下….

這妞,簡直是極品….

不過還是有讓他滿意的。

現在他的點卷已經達到了五千之數,等到回去後,再加上所有任務的東西,總體也會有一萬,到時候,就看這所謂的金碧輝煌,那什麼和他的香榭裏爭。

再加上他的那些食材什麼的,他有保證會爲香榭裏帶來無盡的聲譽與財富….

就在這時,小小突然擡起頭來,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警惕起來:

“小心,有人愛來了!”.

聞言,林傑一怔,瞬間轉身衝了出去。3

門外,一聲尖叫頓時傳來…. “馬上進去!”

衝出外面,看到三人正站不動,林傑直接冷喝道,隨即身形一閃,直直的向旁邊的一條隧道前去。

….

……

船上,史密斯的臉色陰沉的宛如能滴出水來。

他完美的計劃居然不知不覺中被人破壞了,要不是面前這些混蛋警察的對峙,他早就下去弄死那個人了。

“史密斯先生,我們的人質呢,勸你最好不要耍什麼愚蠢的花招。”

這時,宋遠方也有些疑惑起來,但是臉上還是淡淡的冷意。

“哼,我們說話自然會辦到,還請軍人先生稍等片刻。”

強壓下心中的怒氣,史密斯淡淡的說完,示意更多的人下去。

“怎麼回事,老周你動手了?”3

耳麥中,宋遠方低聲道。

很快,一道聲音緩緩傳來

“沒有啊,我們已經埋伏完畢,隨時等候命令。”

周雲鵬否認道。

聽着,宋遠方又看了眼那艘漁船,眼中隱隱泛出絲絲的疑惑。

什麼情況,難道那些人質自己跑出來了?

想到這裏,宋遠方頓時怒罵了聲蠢貨。

這幫荷槍實彈的匪徒,你們這些手無寸鐵的漁民怎麼能抵抗的料。

時間,就在兩隊的僵直下緩緩流逝着。

…..

“小心!!”

前面厲風吹動,一個匪徒很有經驗,當即嬌聲不好,手中AK毫不留情的向前面開火。

Www● Tтkд n● C 〇

清晰的槍聲,瞬間打破了船艙中的寂靜,


刷….

瞬間,分散開的幾個匪徒頓時瘋狂的向這裏衝來。

只可惜,他們遇到了林傑。

那射出的子彈雖然他還是不能避免,但是好歹有小小給他的夢幻護目鏡,裏面看任何東西都會變得很慢很慢。

雖然子彈還是迅雷不及眼,但是終究還是能被眼睛捕捉到了。

左躲右閃,就在那個匪徒呆滯的注視下,猛地上前去,鐵手直接抓住他的槍,隨即匕首一閃。

嬌豔的血色之花驟然綻放…揚起一股優美的弧度。

看到這一幕,衝來的幾人一呆,頓時眼睛紅了,幾把AK瘋狂的對她射出了死亡的子彈。

身後好架不住人多啊,林傑連忙隨便找了個地方衝了進去。

“FUCK!!GO!!GO !!”

幾個洋人頓時怒罵一聲,迅速的向林傑的方位跑去。

但是…..

一個匪徒剛進去,匕首瞬間刺出,直直的插進了他的喉嚨,

鮮血當即不要命的向外流着,後米娜幾人頓時被嚇了一跳,密密麻麻嗎的槍聲頓時響起,但是林傑早就沒了影。

“FUCK!!”

這一下,幾人瞬間怒不可和,就差點衝進去抓住這個不速之客狠狠地弄死他。

不過被鮮血洗禮過,剩下的七個人好歹也聰明瞭點,開始團結一致,緩緩而警惕的向前面行走着。

可是……

黑暗中,林傑不屑的冷笑了下,緩緩沉入了進去….

就在這時,一道帶着很濃的生硬的中文突然響起:

“你們在幹什麼,老大要的人呢?”

聽到聲音,一個匪徒頓時大怒道:“媽的,他們跑了,而且幹掉了我們八個兄弟,告訴老大快走!”

瞬間,寒芒驟然電射而出,之前進來的那名匪徒直接下去見了閻王。

黑暗中,林傑又緩緩沉默。

聲音t戛然而止,讓還在中間盤旋的幾人頓時一愣。

“該死的,小心,我們去傑克那裏,親自跟他說。”

澀寵嬌妻:晚安,總裁先生 ,七人點點頭,開始緩緩向這門口前進。

“男僕,本小姐直接滅了他們不就可以額,至於這麼費勁。”

心中,很不滿某人的做法,小小懶洋洋的道。

“不着急,這次我們上下一起,將這幫王八蛋一打而盡,反正我的任務也馬上快完成了。 全民追捧的她超有財![快穿]

黑暗中,林傑淡淡的道。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一聽到任務着兩個字,小小的小臉頓時紅了下。


……

…….

這一刻,史密斯的臉色終於變了。

拍下去四個人,卻沒有一個回來的,這是什麼概念…

難道,那些漁民也是特種兵,這一場看似綁架的戲,其實是故意給他們看的?

頓時,一股無言形容的怒過瞬間蔓延而出,史密斯直接站起來,冷冷的盯着遠處的宋遠方:

“軍人先生,你真是打了一手很好的牌。”

這一下,一直在等待的宋遠方一怔,眼神瞬間一凝。

難道自己的部署被發現了?

不可能啊,那些都在數十海里開外,而且這裏的信號已經全部被屏蔽,怎麼可能知道….

“軍人先生,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忘了,那枚生化**還在我的手裏,我只要輕輕的一按,我保證,這片地區數千年,將會寸草不生、”

有些猙獰的盯着他,史密斯握着手中的**器:“我知道,你們那裏肯定又不止一個的狙擊手在瞄着我的頭,但是記住,我的部下每個人都有個人**器,只要我死了,我保證,他們不會苟活。”

聞言,宋遠方臉色一變:“什麼意思。”

“現在, 我在神農架有片地 ,我們在繼續談下去,否則,我馬上啓動**,到時候,大不了一起死!”

史密斯猙獰的笑着,臉色蒼白間帶着點點的冷峻。

聞言,這一次,宋遠方頓時呆了、

不僅僅是他,旁邊的幾分軍官也呆了…..

“老李,你的特種兵出動了?”

一個胖子轉過身,對着另一個胖子道。

“放屁,老子這次就帶來了閃電,狼牙還在家蹲着呢。”

那個胖子直接否認。

聽到,宋遠方皺着眉,他現在是在想不出還有那股武裝力量能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潛入漁船。

想了想,宋遠方一咬牙:“史密斯先生,請稍等,我們馬上進行聯絡。”

沒辦法了,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軍人先生,我只給你三分鐘,三分鐘,我要是看不到你的誠意,我們這一筆交易,恐怕只能失敗了。”

史密斯冷冷的道。

“哼。”

大將之材,豈能受得了這種氣,宋遠方冷哼一聲,馬上對着耳麥道:

“老周,馬上從你的電子系統查詢,究竟是什麼人進入了漁船,現在匪徒的情緒很不穩定,我要你三分鐘查出來,儘快!!”

很快,耳麥一陣響動……


看着前面,宋遠方神色前所未有的開始凝重起來。

……

看到面前一刀斃命的屍體,幾個匪徒瞬間紅了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