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親,你為什麼要讓小敏進你的藥房幫忙啊?」

韓小貝也感到不解,他也是知道娘親的藥房輕易不讓人進去的,尤其是在她製藥的時候,更不能有人打擾。

「小敏不是想要去幫忙嗎,而且我明天也確實有需要人幫忙的地方。」

以前不讓人幫忙,是因為沒有找到合適的人,而且她自己一個人也忙得過來,現在既然小敏主動提出要幫忙,那她也就順其自然了。

雖然明天她也可以自己一個人來,但是耗費的精力會更多,她不讓人去打擾是為了好專心製藥,不能分神。

但是以後她還會製作更多更難的葯,所以也應該培養一些能幫得上忙的人,既然小敏願意就從她先開始好了。

在製藥的過程中,她還會教小敏更多,只是能夠學會多少,就看她的悟性了。

第二天一早,等韓楉樰趕到藥房的時候,就看到小敏等在門口了,或許看到她就想到昨天晚上的窘態,還是有些不還意思。

「姐姐,你來了。」

臉上紅紅的,但是卻沒有像往常一樣,把頭埋得低低的,而是抬頭看著她,看到小敏這樣的改變,韓楉樰滿意的點點頭。

只要能想著改變,不再一味的怯弱,雖然改變不大,但也是好的,她可不會培養一個膽小沒用的人。

「嗯,你準備好了嗎?跟我進去,可就是一天的功夫。」

這不僅只是想幫忙的問題,還要精神和體力高度集中,不能有什麼閃失,所以她必須在確認一遍。

「嗯,我準備好了,姐姐放心,我一定不會給你拖後腿的。」 掌家商女不愁嫁 兩大供奉高手依然在與小刀、劉猛、雷蒙他們三人交手,雙方已經是陷入了肉搏戰中,憑著自身的力量以及身體的防禦能力在相互攻擊著,怒吼不已。

這兩大供奉高手一個叫暗夜王,一個叫暗影王,一身的實力不在血煞王與血獄王這兩個已經死去的供奉高手之下。

暗夜王與暗影王這兩大高手身法上更是顯得詭異之極,出手兇狠凌厲,招招致命,兩人相互配合,竟是讓小刀他們三人聯手起來也奈何不了他們,反而是漸漸被他們所壓制,可見這兩大供奉高手的實力的確是駭人。

「吼!!」

小刀猛的怒吼了一聲,輪動著碩大的鐵拳,整個人猶如一頭猛虎般的衝上去之後便是出手一拳轟殺向了暗夜王。

暗夜王雙眼目光一沉,兩道冰冷嗜血的目光爆射而出,而後他臉色一陣猙獰,身上更是有著一股強橫駭人的氣勢爆發而出,面對小刀直接轟殺而來的一拳,他不閃不退,而是直接轟出一拳迎了上去!

砰!

小刀的拳頭與暗夜王的拳頭交接一起,爆發出轟然之聲,而後小刀臉色一沉,剎那間,自身的兩重力勁爆發而出!

轟!轟!

小刀的兩重力勁遠沒有方逸天的三重力勁那般的變態強橫,但是憑著小刀身上那股狂暴兇猛的力量爆發而出的兩重力勁也是極為強大,同一級別的人根本不是對手。

不過暗夜王自身的實力要比小刀高得多,因此饒是小刀爆發出了兩重力勁的力量,暗夜王的身體不過是稍稍晃動了一下,而小刀卻是連連後退了三步。

暗夜王目光一冷,尖銳的殺機爆射而出,他身形一動,正準備朝著小刀開展猛烈的反擊,然而這時——

呼!

一條身影宛如猛虎般的呼嘯而來,直接一拳轟向了暗夜王的臉面!

這道身影正是劉猛,他身形疾沖而來,一出手便是剛烈威猛的猛虎拳,直接轟殺向了暗夜王,根本不給暗夜王追擊小刀的機會。

事實上,小刀他們與這兩大供奉高手交手過程中,都是如此的配合著,依然己方的某個人被擊退之後另一個瞬間補上,不給這兩個供奉高手乘勝追擊的機會。

「找死!」

暗夜王心中一怒,屢屢幾次都被小刀、劉猛、雷蒙他們如此的戰略破壞他的反擊,還真是讓他暴躁不已,面對著劉猛轟殺而來的猛虎拳,他直接揮拳迎擊了上去。

轟!

兩人拳頭相對,劉猛的身體也是倒退著,不過這時,小刀已經是怒吼著再度沖向了暗夜王。

…………

另一邊,雷蒙這個高大魁梧的鐵塔巨漢正在獨戰暗影王。

雷蒙本身的爆發力量已經是堪稱恐怖,然而,暗影王自身的力量更是讓人驚駭,而更為致命的,則是暗影王那嫻熟的搏鬥技巧,堪稱是登峰造極的存在。

轟!

雷蒙粗大的右臂橫臂出擊,當中攜帶著的更是他那堪稱是澎湃兇猛的爆發力量。

然而,暗影王卻是直接伸手格擋,從他的身上更是爆發出一股彷彿是凝練成罡氣一般的力勁,竟是穩穩噹噹的格擋住了雷蒙的這一擊。

嗖!

剎那間,暗影王身形一動,迅速無比的閃到了雷蒙的身側,一記勾拳已經是轟向了雷蒙!

快!一切都快得不可思議!

暗影王的詭異身法以及速度讓人難以地方,而他那一身極為強橫的力量配合著他自身的格鬥技巧更是勇猛無比,這一記勾拳轟擊之下,雷蒙都難以閃避,只能是倉促的橫臂招架。

砰!

暗影王一記勾拳轟擊之下,剎那間,還不等雷蒙反應過來,他的左腿一腳已經是橫掃而來,直接擊打在了雷蒙的腰側上!

暗影王強大的力量之下,雷蒙口中禁不住悶哼了聲,龐大的身體連續倒退著。

暗影王目光一冷,正欲衝殺上去,這時,一道身影猛的疾沖而來,呼嘯著的拳頭轟向了暗影王,正是劉猛!

「吼!」

這時,雷蒙也穩住了身體,再度朝著暗影王衝殺了過來,兩人聯手之下,看看壓制住了暗影王,而劉猛一記拳頭更是轟在了暗影王的身上。

不過如此一來,小刀一人獨戰暗夜王卻是有點難以支撐了。

小刀饒是有著兩重力勁的爆發,可是暗夜王比他本就是高出一籌,小刀憑著一股血性一股強大的戰意與暗夜王交手,饒是每次都被暗夜王身上那股強大的力量轟得連連後退,可是他每次依然是猶如一頭猛虎般的繼續衝殺上前!

砰!

這時,暗夜王一記重拳出擊,小刀暴吼著迎拳而上,沒有絲毫的膽怯與後退!

轟然一聲,小刀禁不住的連續倒退,而暗夜王已經是如影隨形的沖了過去,直接一拳轟向了小刀的胸腹。

「吼!」

小刀暴吼一聲,欺身而上,竟是沒有閃躲,也是一拳轟向了暗夜王的胸口!

砰!砰!

兩人各轟一拳,然而小刀卻是悶哼著身體連續倒退不已,嘴邊都溢出了絲絲鮮血,反觀暗夜王臉色除了更加蒼白之外並沒有其他變化。

而後,暗夜王目光一冷,身上爆射出濃烈的殺機,盯著小刀陰冷無比的說道:「給我去死吧!」

說著,暗夜王正欲朝著小刀疾沖而去,然而,就在他身形想要展動的剎那間,一股尖銳而又濃烈之極的危險氣息緊緊地籠罩住了他的身體!

「想殺我兄弟?你問過我了嗎?」

一聲低沉略帶著些微沙啞的聲音從夜色虛空中傳遞而來,伴隨而來的是一股深沉、濃烈、血腥的殺意! 小敏不想讓姐姐覺得自己沒用,連忙向她保證,韓楉樰已經和她說過進去后要做的事情,她覺得自己可以的。

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小敏,她已經八歲了,以前營養不良,看起來就和四五的孩子一樣,這也是韓楉樰以前從未想過要她幫忙的原因。

但是在益生堂里一年,該有的營養都跟上了,身量也開始長高,現在已經和八歲的孩子一樣高了,甚至臉上都開始有些肉了。

正是因為了解了小敏的身體狀況,所以在她提出想幫忙的時候,才欣然同意了。

「嗯,那進去吧。」

小敏的任務也不重,就是幫著韓楉樰掌握火候,就好了,不過這看起來簡單,確是要集中精力的,不能大了也不能小了。

韓楉樰在藥房放了一個小鍋,專門用來熬製藥材的,昨天她已經清洗的很乾凈了,往裡面加了水,吩咐小敏,先把火升起來,把水加熱。

然後去拿出昨天放好的藥材,把它們一一擺放好,今天她打算把這些都製作成藥膏,她已經買好了很多的裝藥膏的盒子。

「小敏,記得先用這樣的大火,聽我的吩咐。」

見鍋中的水已經開了,韓楉樰再次叮囑被火光映得臉頰通紅的小敏。

「知道,姐姐。」

召喚,精靈 韓楉樰,先把玉屑和一些堅硬的藥材先放到鍋中,然後開始不停的攪拌,看準時機,在放一些其他的藥材。

「火小一點。」

看熬制的差不多了,韓楉樰馬上提醒小敏。

於是小敏迅速的就從剛剛還蓬勃燃燒的大火中,抽了兩根柴出來,火勢瞬間減小了幾分。

然後小敏就看到韓楉樰將青木香的粉,還有沉香木粉和珍珠粉,這些粉末,加入到了鍋里,而手中攪拌的動作一直沒有停止。

在攪拌的過程中,還時不時的滴入幾滴不知什麼花搗成的汁液,很快,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就散發了出來。

「好香啊!」

小敏忍不住低呼了一聲,聽到她的話,韓楉樰沒有責備,只是露出一個笑意,繼續著手中的動作。

「小敏,火再小一點。」

「嗯。」

等感覺到火小的差不多的時候,韓楉樰才將最後的花朵磨成的粉末加入到已經有些粘稠的鍋里。

「好了,小敏,把火退了。」

雖然不懂,但是韓楉樰的每一個命令,小敏都馬上執行的非常的好。

看到鍋中已經逐漸成形的藥膏,韓楉樰用剩下的火溫溫著,覺得差不多了的時候,才將一旁放著的盒子擺好。

然後慢慢的,小心的,把鍋里還是液態的葯放到一個個不大,但是看起來很精緻的的瓷盒子里,等著它慢慢的凝固。

這些盒子可都是韓楉樰找人專門做的,上面描繪著栩栩如生的花朵,是淡粉色的櫻花,光是看著就讓人愛不釋手,相信那些夫人小姐們一定會喜歡。

沒過多長時間,盒子里的東西就凝成了膏狀,小敏湊過來看了一下。

「哇,好漂亮啊,姐姐,這就好了嗎?」

盒子里的葯都成了透明的粉粉的膏體,還帶著幽幽的清香,讓小敏讚歎出聲,甚至小心的拿了一盒放在鼻子下聞了聞。

「嗯,第一批算是完成了。」

因為是第一次製作這種藥膏,韓楉樰也沒有完全的把握,所以只用了一小部分的藥材,打算先試驗一下。

沒想到第一次就有十盒左右,而且對於這次製作的藥膏能有這樣的效果,韓楉樰也是很滿意的。

「好了,小敏你也餓了吧,我們先吃點東西,然後再繼續。」

雖然看著簡單,但是就這一鍋的藥膏已經花了不少的時間,差不多已經到午時了,一般時候韓楉樰是不會在藥房吃東西的。

重生之貴女嫡妻 不過這次考慮到小敏,她小小年紀不一定受得了這麼大的強度,所以韓楉樰專門準備了一些點心。

而小敏也沒有和韓楉樰推辭,她知道姐姐這樣的安排都是為了她好,所以她不能辜負了她的一番好意。

「嗯,姐姐,你也吃點吧。」

吃完飯後,韓楉樰又帶著小敏繼續,因為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所以接下來的製作過程就順利了很多。

而且韓楉樰和小敏的配合也好了不少,即使如此,還是到了快用晚飯的時候,兩個人才從藥房出來。

韓小貝一早就等在門口了,看到兩個人出來,馬上迎了上去。

「小敏,你怎麼了,臉色好差啊?」

和韓楉樰一比,小敏的臉色確實算不得好,但也沒有韓小貝說的那麼差,只是有些疲憊罷了。

現在小敏才知道韓楉樰為什麼每次制完葯出來,都看起來有些精神不濟,她還只是燒火,就覺得有些受不住了。

「沒什麼,就是有些累,姐姐,我先去休息了。」

小敏簡單的回答了一下韓小貝,就像韓楉樰提出去休息,她真的是很累了,連晚飯也不想吃了。

鳳凰涅槃之嫡女風華 韓楉樰也是理解小敏的,聽到她的話,馬上同意了。

「嗯,去吧,好好休息。」

其實小敏已經很不錯了,第一次做這樣高強度的事情,不僅沒有喊苦喊累,還和她配合的很好的完成了。

這讓韓楉樰覺得,或許叫小敏製藥也是個不錯的決定,本來她今天是想先教她的,不過這次的藥膏太複雜。

而且小敏第一次接觸,基礎還太差,韓楉樰決定還是等以後製作一些簡單的藥材的時候,在和她講。

「娘親,你的葯都做好了嗎?」韓小貝看著雖然看起來也有些累,但是沒有小敏那麼嚴重的韓楉樰問。

想到那放在藥房,裝了整整七十七個小盒子的藥膏,即使關上還能聞到一股若有似無的清香,韓楉樰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嗯,全部都做好了。」

這次她可不會輕易的就將這些藥膏賣出去,而是打算走高端路線,每一盒都要不少銀子,畢竟光是成本就花了不少的錢。

尤其是那一塊沉香木,花了她足足一千兩銀子,想到這裡,又忍不住在心裡將容初璟狠狠地罵了一次。

次日,韓楉樰凈了臉后,就把昨日剛剛做好的藥膏拿了出來,自己用了用,抹了些在臉上。

雖然她的臉已經很白嫩,皮膚很好,但是一抹上后還是覺得有些不一樣,韓楉樰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

感覺好像更濕潤了,再往銅鏡里一照,好像氣色也好了不少,韓楉樰對這個效果很是滿意。

「掌柜的,你今天的氣色真好啊!」

車大娘一看到韓楉樰就誇道,雖然以前的她也很好看,但總覺得今天有些不一樣,仔細聞聞,好像身上還有淡淡的香味呢。

聽了車大娘的話,韓楉樰只是淡淡的一笑。

「姐姐,你今天好漂亮啊!」小敏看到韓楉樰的時候,也忍不住說著。

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下笑了起來。

「姐姐,你是用了我們昨天做的那個美容膏嗎?」

韓楉樰對著小敏點頭,然後就在她一臉驕傲的傻笑中出門了,不是不給小敏用,只是她年紀太小,皮膚正是最嬌嫩的時候,不適合用這些。

小敏是覺得很驕傲,想到韓楉樰用的是她和她一起做出來的東西,而且效果還那麼好,頓時覺得好像得到了莫大的鼓勵。

「楉樰妹子,你今天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來了?」

聽到下人說韓大夫來了的時候,方夫人就知道應該是韓楉樰到了,於是立馬換了身衣服就迎了出來。

「怎麼,我來看看姐姐,難道姐姐不歡迎嗎?」

韓楉樰隨著方夫人落座,笑著打趣她。

不過方夫人是個大方直爽的性子,一點也不介意韓楉樰的打趣,倒是反過來調侃她。

「這不是韓神醫每日里忙的腳不沾地,我等要見面還不一定見得著嗎,這突然上門,真是讓人受寵若驚啊!」

韓楉樰聽了方夫人的話,也沒有答話,只是看著她微微的笑著,而方夫人也看著她,過了一會兒,自己綳不住,也跟著笑了起來。

「好了,我也不打趣你了,說吧,你今天到我這裡來是有什麼事嗎?」

方夫人還是了解韓楉樰的,知道若是沒有什麼事她也不會到家裡來。

韓楉樰拿出兩盒,昨晚制好的藥膏遞給方夫人。

「姐姐上次給我送木瓜花去的時候,我不是就說嗎,製成了好東西給姐姐送些過來,這個就是了。」

「這麼快,還以為你要過些日子呢!」

方夫人接過韓楉樰手中的小瓷盒子,看到上面的花紋就很是喜歡,在聞到那股淡淡的清雅的香味,就忍不住打開看了。

「好漂亮的東西。」

看到裡面那粉的透明的藥膏,方夫人都不忍心去破壞它。

「這是什麼,有什麼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