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慶寒說:“那這麼小就能化成人形?”

玄玉一昂頭:“老子是狐王。”

我點點頭,小莫也也是做出了認可的表情,這下換成張慶寒的不可思議了,他憋了半天才說:“你們狐狸是要完?這麼小的狐王就出來闖蕩人類社會?!”

小莫理所當然道:“他借住小童的家裏當然要掙錢付房租水電,還能白吃飯嗎?”

玄玉道:“嗯,我是有尊嚴的。”

張慶寒樂了:“待會我一定要跟師傅說,誒,師傅!”

崇元進入休閒區,看到我們聚在一起便走過來,張慶寒站起來順便從我腿上把玄玉順走,拎到崇元面前:“師傅給您介紹一下,這是狐王大人。您看要不要考慮收了他?免得長大了爲禍人間。”

我頓時哭笑不得,小莫抽抽嘴角看着玄玉在張慶寒手中掙扎。萬般無奈,我還是把小傢伙解救出來,玄玉一回到我懷裏就各種鬧騰要去吃了張慶寒。

張慶寒偏偏大笑:“你那小牙齒連雞肉都撕不碎吧,哈哈哈……”

小莫負責把情況大體和崇元說了一遍,崇元看看玄玉,露出一個淡笑,玄玉努嘴往我懷裏鑽。往往這時候小莫就會將狐王從我這邊提溜走,扔到旁邊的地上:“小孩子多下地跑跑,自己玩去。”

狐王抗議無果,被路過的哥哥姐姐拐走。

張慶寒說:“下午直接開會,我們在開會之前沒什麼機會見到蔣二平,這孩子我下午就帶到蔣二平那裏讓他看看。”

“我也一起過去,要不要告訴蔣導他是狐狸的身份呢?”我問。

崇元道:“說吧,那樣事情更好辦。”

下午開會的時候,小莫帶着玄玉在外頭拉攏人心。

會議基本上與我的關係不大,我感覺自己就是個跟着打醬油的掛名敘事者,編劇的話都比我多。他們討論劇本、表演,討論更深層次的東西,我這外行一竅不通,不過看蔣二平的意思,還是希望我能經常提供一些想法,這些沒問題。

“劇本目前定爲這樣,演員方面,需要你們儘快投入情緒,把握人物的關鍵。”

“我們編劇方面會隨時爲各爲演員提供專業上的劇本改變,有需要就跟我們說。跟組的編劇每天都有三位。”

蔣二平說:“下週我們舉行開機儀式,攝影基地,外景定位浙江、蕪湖和天津。目前演員都已就位,還有一個孩子的角色,如果最終沒有合適人選,我會要求把孩子的戲份全部改掉。”

編劇主任說:“導演,這樣的話,劇本改動就太大了,可能會拖延拍攝進度。”

“這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讓合適的演員處在合適的位置!寧缺毋濫。”

我抿脣,自覺蔣導這股氣勢足夠震撼。小孩子的角色嘛……

這時有人推門進來,在蔣導的耳邊說了些話,然後蔣導看向門外,招招手。

玄玉脫去了棉襖外套,穿着裏面我專門爲他準備的時尚小衣服走進來,身後跟着小莫和另一個工作人員。

玄玉的眼睛在室內轉了一圈,大家逐漸安靜下來。小傢伙一路小跑着撲倒我腿邊:“小童!”

我有些疑惑的抱起他:“你怎麼進來了?”

蔣導看看我:“我讓他進來的,他是你的……?”

我說:“朋友的孩子,住在我這。”

“剛纔麥子說這孩子很有天賦,我就直接讓他進來看看,面對這麼多人不怯場的話,就可以試鏡。”

我問玄玉:“有問題嗎?”

小傢伙仰着小臉:“放心。”

把他放下後,玄玉蹬蹬蹬跑到坐在主要位置上的蔣二平旁邊:“您是導演伯伯嗎?需要我做什麼?”

蔣二平說:“你喜歡錶演嗎?”

“喜歡。”

“怎麼個喜歡法,說說看。”

玄玉說:“可以讓別人認識我,我可以用自己的表情讓大家知道我的心情,導演伯伯你可以隨便考我哦。”

蔣二平提取興趣:“這麼有自信啊?有自信是件好事,那你告訴如果很傷心但是又不能媽媽看出來,你會怎麼做。”

在座各位屏息以待,我原本以爲玄玉會直接表演出來,結果這個小傢伙居然直愣愣地看着蔣二平,欲哭不哭,眼圈一下子就紅了,眼淚在眼裏打滾,可是怎麼也沒掉下來。

他用哽咽但堅強的聲音說:“我沒見過媽媽……”

蔣二平的表情一頓,接下來小狐狸揉揉臉,說:“就是剛纔那樣啦!”

周圍開始出現細語聲,蔣二平緩了一會說:“厲害,這個孩子真厲害,告訴我,是有人教過你嗎?”

玄玉驕傲的一笑:“沒有,是我自己想到的。”

我知道蔣二平心中已經有了結論,他把玄玉抱起來,欣喜地說:“這個孩子你們覺得怎麼樣,就剛纔那一個表現。”

周圍停頓兩秒,接着掌聲雷動。

我安心地笑了,蔣二平把孩子交給小莫:“你弟弟很有天賦,而且相貌出衆,我相信他一定會火起來。”

小莫笑道:“還要感謝蔣導你。”

“帶這孩子先出去吧,我待會有事情找你們,等我的會議開完。”

我聽到身邊有工作人員討論:

“那孩子剛纔那一個臨場反應太厲害了。”

“是啊,我們之前找了那麼多小朋友,他們都說不行,但是他說來就來,而且天生好相貌,將來大有前景。”

蔣二平明顯也是非常滿意,會議繼續,討論了之後具體的開機安排和媒體宣傳。

“還有一件事需要告訴大家,關於這次‘永生之人’的主題,請保密。”

(本章完) 大家議論紛紛,但是蔣二平的顧慮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本身對於知道內情的人而言,“永生之人”只存在與少數修行者的認知中,這次的公開,可能大家或多或少會產生懷疑,但真正去相信的不多,但本身已經知道內情的人,就會在他們的羣體掀起軒然大波。

有人提出:“‘永生之人’是個非常好的噱頭,我們如果現在隱瞞的話,很可能就會減少了媒體曝光,我覺得這樣對我們不利。”

“而且越提前吸引關注度,對後期大家的期待就越好。”

張慶寒提出了不同的意見:“我認爲,如果現在大家都絕口不提,媒體和公衆反而更想知道我們究竟在拍什麼,這樣一來,在羣衆心理的影響下,我們會得到更多懸疑般的猜測。”

蔣二平道:“是的,這就是我的目的之一,第二關於‘永生之人’這個概念是存在於以前的記錄中,很可能會在拍攝結束之前,給我們帶來一些不可預知的阻力。”

大家又討論了片刻,均覺得還有些道理,蔣二平接着說:“最後就是關於剛纔那個孩子,你們都看到了,他非常出色,我待會會找這個孩子試鏡,當然也會很嚴格,如果這個孩子的鏡頭依然非常好,我一定會用他,並且他很可能會爲我們的這部電影增色。”

一場大會開到了下午五六點,他們全程在討論中,除了剛纔小狐狸的插曲,其他時候我都顯得非常路人,這也間接導致我在會議中有些難熬。最終結束了,我就腰痠背痛,想着第二天還是告假別出席的好,但蔣二平並不同意。

我和他一起去休閒室,小莫帶着玄玉就在這裏玩,蔣二平衝小莫招招手:“把孩子帶過來吧,我們要試鏡。”

小莫看了玄玉一眼,拉着他的手走過來。玄玉到了門口甩開小莫的手往我這撲,然後委委屈屈地說:“莫哥哥欺負我,小童你都不幫我了,一個下午你都不在。”

我看看小莫:“你做什麼了?”

小莫眯起眼睛:“我可什麼都沒幹。”

我抱起玄玉,他攀住我的胳膊,軟糯糯地說:“莫哥哥就是什麼都沒做,也不讓我做,我在椅子上幹坐了一下午!”

我瞪了小莫一眼:“就是讓他玩一會啊,你這都不同意?”

小莫哼道:“要保持形象,再說了那些員工沒事就給他送果汁送零食,這小子一個下午吃多少東西了?再讓他走動還得了?”

蔣二平看了看我們:“他很受我們員工的歡迎吧。”

我笑道:“是啊,這邊的哥哥姐姐對他很好。”

蔣二平說:“正常,年輕人對小孩子天生有一種保護欲,而且他長得又呆萌,受歡迎也容易理解。”

小莫乾笑兩聲:“呵呵,這小子猴精猴精的……”

蔣二平眯起眼睛:“你話裏有話。”隨後,蔣二平審度的眼睛多看了玄玉幾眼。

我拍着玄玉的背,說:“讓他先試鏡看看吧。”

蔣二平點點頭,讓麥子去準備,接着開始跟玄玉說戲。

“伯伯現在告訴你待會需要怎麼做,然後你自己來把握,你看可以吧,如果有聽不懂的地方就跟伯伯說,伯伯會耐心解釋給你聽。”

小狐王乖巧的點頭。

“接下來,你要面對鏡頭,做動作和表情,你需要想象你不是一個小孩子,你是大人,這個大人可能是你的哥哥或者小童姐姐,也可以是我,你覺得哪一個方便?”

玄玉的眼睛一轉:“我想變成哥哥的樣子。”

“那好,接下來你就是你的莫哥哥,然後呢你突然發現自己又是小孩子的聲音,剛纔睡夢中驚醒。你想一想如果是這種情況,你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演呢?”

玄玉撅起嘴,似乎是在思考。蔣二平擔憂地問道:“怎麼啦?是不是沒有聽明白?”

我想,蔣二平解釋的還是非常清楚的,只不過如果是對一個真正的四歲孩子,理解起來還是稍微有些問題的,我正擔心這個孩子可千萬別說自己聽明白了,那樣就太聰明瞭,不正常。

然而擔心什麼來什麼,他真的說:“我聽明白了,我就是莫哥哥,然後早上起來,發生自己變成了現在的我!”

蔣二平挑眉讚許:“沒錯,就是這麼回事,你的理解力非常突出。”

我隱隱有些擔憂。

麥子打開攝像頭:“小胡,看這邊,你需要面對這個鏡頭來表演,會緊張嗎?還是會覺得彆扭?”

玄玉搖搖頭:“不會,那麼,我開始了。”

他閉上眼睛,做出在睡覺的樣子,過了幾秒鐘,他沒有先睜開眼睛,而是伸手揉眼睛,再而揉臉,眨巴着眼睛睜開後先是愣了愣,然後又閉上眼睛,再睜開時,盯着屏幕大爲震驚,那張小臉上,震驚的表情與他的年齡不符,可是還能感覺出稚氣未脫,表演異常的成熟。

蔣二平臉色平靜,對麥子說:“小麥,剛纔錄好了吧?”

麥子走到鏡頭後檢查了一遍:“嗯,沒問題,效果非常好,比之前試鏡的小孩子都強太多了。”

“我知道了,你把錄像拿回去,先離開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和他們談。”

“好嘞。”

等麥子離開,張慶寒卻忽然進來了,他伸頭趴在門邊:“呃結束了?我還想看看呢,那個,我現在進來方便嗎?”

蔣二平看了看他,再看向我們問道:“他應該都知道吧?”

我一愣,難道蔣導已經懷疑了?小莫微笑:“知道。”

“那就進來吧。”

我也沒糾結,本身就不準備瞞着他,現在既然蔣導自己發現,那就直說吧。

張慶寒把門鎖上,走到我們旁邊沙發坐下。

玄玉感受到我們之間的氣氛,直接伸手:“蔣導你好,我是狐狸,莫哥哥的弟弟,你叫我小狐狸或者小狐都可以。”

我默默扶額,這小子真是直接啊,能不能稍微轉個彎?

蔣二平平靜地看着玄玉:“你是狐狸,不是人,這麼小……”

小莫一手蓋在小狐狸的腦袋

上,說道:“這傢伙和我一個家族,算是堂弟那種,多多關照,目前50歲,相當於人類的4歲,在我們狐狸的生涯中也就是小屁孩一個。”

“我在考慮是不是真的要用他。”

我說:“小狐狸會一點點靈力,而且你剛纔看到的,他的反應力和鏡頭感真的很好,考慮一下吧。”

蔣二平沉聲道:“但……他的人形身體穩定嗎?”

玄玉一努嘴:“不要小看我啊,我可是很厲害很聰明,我是天才,當然穩定,而且我修煉成人形只用了一天,學會說你們的語言也只用了一天,可能還沒有特別熟練,但是和你對話並沒有很生硬吧?”

“你有沒有想過,不,這樣跟你說好了。”蔣二平沉聲道:“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你肯定會出名,你有沒有想過出名之後,面對那些蜂擁而至的採訪和粉絲,你如何面對,而且你有背景嗎?媒體會把你的父母祖父母信息全部扒出來。”

小莫說:“關於這點我們考慮過,蕭晟會幫他做好完美的證明。”

“那你有自己的背景嗎?”蔣二平問道。

小莫說:“別看我這樣,我可是用人類的身份生活很久了啊,而且我還有個做的很好的鮮奶吧,工商那都有備案,我要是背景不清不楚的,能做好這個嗎?”

“好,我相信你們。”蔣二平道。

我心頭一顆大石落下:“太好了。啊,那這樣的話,之後我會每天帶着他來拍戲的吧……”我原本期望的輕鬆看來不可能了。

“你也可以讓小莫過來,我想小莫是他的官方監護人吧?”

小莫一臉嫌棄:“我雖然是法律上的監護人,但是並不想每時每刻和這小子在一起啊。”

玄玉反將他一軍:“但是小童一個人帶着我過來你放心嗎?讓她辛辛苦苦的坐公交過來?然後晚上回去晚了還沒有車。”

小莫渾身都僵硬了,我有些糾結地說:“那個……沒什麼的……”

“以後我送你來,然後晚上接你回去。”

張慶寒哈哈大笑:“你的弱點果然是小童,你喜歡人家要不要這麼明顯啊!”

我臉上一紅,小莫看了看我,對張慶寒說:“我喜歡是我的事。”

蔣二平起身:“就這麼定了吧,明天我讓工作室起草一份合同,明天正式和你們簽約,不過這次不是籤你。”他看着我,然後看向小狐王,“我們要和小狐狸簽約,不過今晚你們要想一個他的名字,畢竟之後要宣傳用的。”

小莫說:“乾脆不用起什麼名字了,就用個小名,小狐狸之類的。”

我無奈:“別這樣,太明顯了。”

張慶寒說:“乾脆就叫包子吧,好養活還可愛,而且他臉上肉肉的,叫包子挺好的。”

小狐王臉色一拉下來:“喂!本王可是……”

我一巴掌蓋在玄玉的臉上:“就叫你包子了。”

小莫捂着肚子:“很好,我覺得以後我對包子會非常有興趣多吃上幾個了。”

(本章完) 不,之後不能總叫他玄玉了,要改口叫包子,畢竟玄玉的名字是不能隨便喊出來的,我一旦把玄玉這個名字喊熟,之後在外邊無意間叫出來,玄玉就危險了。雖然小傢伙對包子這個名字依然耿耿於懷。

以至於早餐時候,準備的包子都嫌棄了一臉,於是玄玉的包子就被小莫拿了過去一起吃掉了。

當然最後小傢伙還是沒抵擋住早餐的誘/惑,哼哧哼哧地吃掉好幾種餡的,多是其他人主動給他的,沒辦法,長了一張招人疼的臉。

簽約的那刻起,以後就正式叫他包子了,而且包子這個名還正經八百的寫在合同上,名曰藝名。本名的話,我們決定好,以後無論外界怎麼問都不說。

作爲包子的直接監護人,我的責任比小莫大很多,而且我又算是小半個故事創作者,開機後也有要求要出現在劇組,這麼一來,我和包子兩個一起就方便許多。

蔣二平說:“包子是我們的祕密武器,在這部劇正式宣傳之前,全方位保守祕密,戲份比男主稍微少一些,不過,整體也需要拍攝大約一個月的時間,你們的時間主要在什麼時候會方便?我可以安排在前期,也可以安排在之後。”

小莫看看我說:“前期好點吧?”

我明白小莫的憂慮,他也是在擔心這段時間暫時沒有出事情,可以稍微寬裕一些,以後就不好說了,但我也記得蕭晟說,年後回來可能就要和鬼域宣戰,形勢一觸即發。

我問道:“要是之後我和小莫都沒有時間,蔣導,還得麻煩你們的人幫忙照顧他一下。”

“你們爲什麼會沒時間?”包子疑惑。

我摸摸他的頭:“以後的時間很難說的,要提前做好預備。”

蔣二平道:“讓麥子和你們接觸。”

“好。”

“爲什麼?”包子說,“爲什麼感覺你們說的話意思是以後會有大事情發生,但是不讓我參與一樣。”

“因爲你還小,而且沒有多少靈力,你參與進來會非常危險。”

蔣二平說:“接下來的拍攝會非常辛苦,我預備趕在3個月之內拍攝完畢,所以可能同時會開設兩個攝製組,一個取景一個拍攝,加快進度,同時保證質量,預計在下半年讓片子問世。”

我知道這對於一個大導演而言,真的是製作的極限了,能把時間壓縮的這麼短本身就很難,再要保證蔣導的電影質量,更是難上加難,我對蔣導由衷的佩服。

回去之後的小傢伙始終對這件事放心不下,他多次詢問我們究竟爲什麼,最後小莫生氣了,他把車停在路邊,回頭正視他:“玄玉,你在外邊闖蕩的時間太短太短,我即使活了幾百年,也沒能很順利的在人間自在過日子,現在這裏出現了鬼界,鬼域三個勢力,你根本無法參與進來,你說,你那點靈力法術可以做什麼?”

小狐王鼻頭一皺:“我要和小童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