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回答:“這三個傢伙只是來找止風草的,並非山門派來掩人耳目。那就不用太在意。他們自己要進裂谷當中正好,那裏正需要他們的鮮血。另外傳回命令,所有人加緊暗查,一定要把聖光門真正派來搶奪萬鈞劍的人找出來。不能讓他們躲在暗處,否則是個大.麻煩。”

二人應是,而也就在這時候,烤肉的何許突然指着山谷中叫起來:“你們看,那是什麼?”

肖胖跟冷劍也是起身望去,什麼都沒有,而何許不等他們回答又說話了:“好像是個人的影子,這個人怎麼會是個影子,沒有身體?”

肖胖知道他演上戲了,說是啊,好奇怪。

少主跟那倆哥們兒後面離得遠,突然前面何許跟肖胖兩個戲精說裂谷中有人的影子,都是好奇的很,可他們這裏看不到。

何許猜測:“這會不會是傳說中的劍靈?否則不該只有影子。” 這下肖胖沒法配合他了,問劍靈是什麼?

“我在古書中看到的,神劍有靈,極品神劍經過日積月累的使用,會生出自己的意識,產生自己的靈魂。從而自我修煉進化,甚至能自我衝擊飛天之道,成爲神靈之兵。如果萬鈞劍修出了劍靈,那可就太厲害了。已經不是極品武劍所能形容,而是靈劍。”

何許說完,肖胖聽得直點頭。說原來如此,武器竟然可以達到如此恐怖的級別。

他們這邊說的一本正經,後面仨人可是着急了。兩個傢伙問少主劍靈是什麼?

“我也沒聽過,我們過去看看。”

少主也是好奇的不要不要的,帶着二人從樹林子裏出來,可何許這時候卻擼起袖子要往裂谷中下去。

肖胖把他拉住:“師弟,不要衝動,谷中危險。”

“可劍靈開始飛了啊,跟着劍靈才能找到劍身所在。”何許一臉着急:“你放開我,我要得神劍當武皇。”

肖胖聽到後面幾人的步伐過來,說沒用了,已經看不見了,還是上來吧,從長計議。

何許無奈的搖搖頭:“可惜了,真是可惜了。奇寶有緣者得之,我本是那有緣者,卻又這麼白白錯過了。不該跟你們廢話啊。”

何許滿臉幽怨,這時候那少主也過來:“三位聖光門的師兄,你們是發現什麼了?”

肖胖剛要回答,何許拉他一下。肖胖趕緊閉上嘴。

何許一副要竭力掩飾的樣子:“沒什麼,什麼都沒發現。三位也是來尋寶的嗎?我看這山中有寶,不過謠傳而已,三位還是回去吧。”

少主嘴角翹起:“我三人不過是遊山玩水而已。”

說完告訴那二人:“你們下去探探路,看看這裂谷中景色如何?”

“是”二人毫不猶豫,直接下裂谷而去。何許心中疑惑,怎麼他們會一點都不怕。看起來進出這裂谷,輕車熟路一般,已經不是第一次下去。

何許問那少主,不擔心他這兩個手下出事嗎?聽說這裂谷當中,下去的就沒人上來。

少主說他們只是下去看看,能有什麼事情。倒是他們三個,爲何此處止步不前?聖光門的弟子不會這麼膽小吧?

何許回答自己是來找止風草的,止風草這新裂開的谷中肯定沒有。所以他們決定先完成任務才下谷。


“可方纔我見這位師兄是準備下谷了,那又是爲什麼?是發現什麼了嗎?”這傢伙繞來繞去又給繞回來了。

何許還是說沒有,什麼都沒發現。說完他問這少主,他是何等武者?

少主愣了一下子:“江湖中行走,這位師兄這麼直接的問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我看你那兩個手下下的挺深了,我打聽打聽能不能幹的過你。能的話就幹你。”

何許抽出劍來。


少主後退一步:“這是爲何?”

何許回答:“留他們兩個是傳話的,要你是問話的。就這麼簡單,你趕緊說,什麼水平,我倆星,能不能打的過你?”

少主大笑:“二星武者也放出來,聖光門這是沒人了嗎,我不知道你們爲何要與我相鬥,但我告訴你們,你們三個一起上,也未必是我對手。”

“這麼厲害嗎?”何許把劍收起來,抓起小白:“養兵千日用兵…….”

何許話沒說完,小白直接竄出去,少主見一條小狗撲來,根本沒當回事兒,直接就要砍成兩半。可跳躍中的小白突然變大,他就知道問題不妙了。

何許喊:“小白,用你這牛刀殺雞是爲了不留戰鬥痕跡,給我乾淨利落點。”

少主一刀斬來,小白身上亮起一層冰霜護甲,不閃不避。少主一刀落到小白腦袋上,小白晃都沒晃動一下。突然嘴裏吐出一團寒氣,拿着刀的少主就這麼凍住了。

何許摸一把冰雕,問死不了吧?

小白一臉不懂,他沒說要活的啊。

何許一拍腦袋:“疏忽,是我疏忽,我要活的。小白你別讓他死了,叼到那邊山頭上等我們,一會兒去問話。”

小白一口把那傢伙吞掉,變小跳回何許身上,並沒有去什麼山頭。

胖子問這狗什麼時候開始吃東西了?

何許說不是吃東西,應該是吞進去收起來,一會兒吐出來還是活的。小白果然強大,比大多數人都靠譜兒。

肖胖一臉獻媚來到小白麪前:“小白啊,你原來這麼厲害。你喜歡什麼,胖哥哥給你找來,小母.狗要不要?”

這死胖子挺會想的,而小白擡起頭看着何許,舔舔嘴。

何許告訴肖胖:“它其實也吃東西,各種符文法咒。”


“那能吃嗎?”肖胖有點懷疑,從身上掏出兩塊玉符:“這是高等增氣符,幫助練功用的,能吃嗎。”

小白雙眼放光,直接跳到肖胖懷裏,肖胖拿着玉片到它面前,它就給全部舔掉。肖胖說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符文消失了,符文竟然真的可以吃,這太神奇了。

說完似是突然想起什麼:“我知道下等寶庫爲何會倒塌了,原來是小白乾的。那任家的長老得罪我何哥了。”

這傢伙腦子挺快,何許嘿嘿直笑,說可能是這樣。肖胖又問何許,劍靈這詞兒他怎麼想到的?

何許撇嘴:“哪是我想到的啊,我老家小說裏的玩意兒,我借用而已。”

肖胖服,冷劍倒是習慣了何許這麼瞎整。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倆傢伙用了一個多鐘頭的時間,才又爬了上來。一上來二人就是詢問,他們少主呢?

何許一副好笑的樣子:“你們下去這麼長時間,他還能在這裏等你們嗎?早走了。你們下去發現什麼了?有沒有找到什麼特別的東西?”

二人說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都沒有。一邊說着一邊在現場打量,沒有一點異樣,連地上的草都是跟原來一樣的,甚至何許之前用來燒烤的爐子,炭火還微微燃燒着。現場沒有任何爭鬥的痕跡,他們這才告辭離去。

肖胖問何許怎麼回事兒,他們兩個怎麼能上來,而其他人就上不來?

何許回答,恐怕下面的危險,還不是來自萬鈞劍,而是來自這個神祕的組織,是他們把人殺掉了。所以別人上不來,他們來去自如。看他們下谷中毫不猶豫的樣子,就該是這樣。

肖胖點頭,冷劍說找地方去問問那少主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此處不合適,如果敵人真的在裂谷中有人,那可能經常此處出入。

何許說對,冷師姐說的總是那麼有道理,找沒人的地方,問供玩。閒着也是閒着。

三人離去。 隨便找了個山頭,何許讓小白把人吐出來。

小白重新變大,張開嘴巴,人一下子滾了出來。何許跟肖胖圍着那少主轉圈,都是嘖嘖稱奇:“可以啊小白,吐出來還這麼幹淨,你把他藏在哪裏的,怎麼連點口水沒有?”

小白變回小不點,跳到冷劍懷中,不搭理他們倆了。

肖胖取出一枚巴掌長的大釘子,一下子插入少主的武府當中。何許讓他別這麼着急,人還沒醒呢,用刑管什麼用?

肖胖一臉懵逼:“哥啊,封玄釘也不認識嗎?入其武府當中,他一旦試圖調動體內玄力,便會玄力散亂,氣逆灼心,這是爲了讓他不敢亂動,要不弄醒了,你上還是我上?”

“也對,我疏忽了。你接着弄,弄得保險一些。”

何許說完點上煙,而肖胖在把人插入封玄釘之後,直接用繩索給綁了起來。綁好以後說可以了,這下可以弄醒了。


何許站上前來:“我尿黃,我來呲醒他。”

說着就要解褲腰帶,冷劍默默轉過身去。肖胖讓何許打住,怎麼說也是武者,用武者的方法喚醒爲好。

何許好奇武者還有什麼特殊的方法?

肖胖雙手放到少主的太陽穴上,手中氣勁衝擊而出。少主一聲慘叫,醒了過來。

何許問這麼弄不會弄成傻子嗎?

肖胖說不會。

醒來的少主滿臉驚恐:“你們到底什麼人,想幹什麼?”

何許雙手一攤:“完了,真成傻子了。”他蹲到少主面前:“我們,聖光門弟子,你的人已經確認好幾次了,就不要再問了。現在是我們問你,你配合一些,先說姓名年齡家庭住址已婚未婚。”

少主先生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何許嘆息一聲:“都是成年人,就不要這麼幼稚了好不好?少主你平日裏也沒少刑訊他人吧,你應該知道不配合的下場。”

少主告訴他,休想問出一句。

“一般剛開始都這麼說。”何許一點不急,告訴肖胖開始吧,少主點了全.套服務。

肖胖說自己不會,沒幹過這種事情。

“胖子你就別謙虛了,趕緊的。總不能讓冷師姐上吧,冷師姐畢竟女生。”

何許說完,肖胖反問他怎麼不動手?

“我是動腦子的,不動手。”何許挺會找理由。

“那你就動腦子讓他說。”肖胖不幹。

“靠,再這麼扯皮下去都黑天了,我來就我來。”何許取出水果刀:“少主,在我老家有種美容美體服務叫凌遲,讓你渾身肌膚…….不對,只有肌沒有膚。因爲我會把你皮膚先行剝離,讓你肌肉當中滲出血珠。達到白裏透紅的效果,我先演示一下,你別動,一動刀子就落深了,顯得我水平不濟。”

何許的水果刀上下比劃比劃,最後落在他臉上,鋒利的水果刀完全不敢用力,自然落上之後輕輕沿着臉皮上劃過,一條細微的裂口出現,細到幾乎看不見。

何許拉住他的臉皮,往旁邊一拉。這下裂口明顯一些了。何許讓肖胖替他拉着,這樣能看清,要不還不好弄。這活兒就是割的越薄越好。

肖胖依言拉住,同時問何許這到底是折磨誰呢。被用刑的好像沒什麼感覺,他們三個一會兒是不是要瘮得慌了?

“你說的也有道理,得讓他看到自己樣子才行。”何許把鏡子取出來,掛在少主的面前,讓他能看見。

跟聊家常一樣,何許一邊弄一邊跟少主聊天。刀尖輕輕挑起一層皮,一邊慢慢往裏割,一邊開口:“少主啊,知道你一時半會兒不會說什麼,那咱就聊點無關緊要的,給個名字行不行,老是少主少主的叫着,好像是你的手下一樣。”

何許知道,不管他說什麼,只要他肯開口了,問話就簡單多了。說完還特地停下手中的活兒,給他說話方便。

少主得以喘息,告訴他們:“我叫何中金,你們如果不殺我,我保你們活着離開混亂國。否則就算沒人知曉我死在你們手中,你們作爲聖光門的人,也不可能讓你們活着離去。”

何許說挺好,也是姓何,本家呢。問他爲什麼聖光門的人就不能活着離開,跟他們有仇嗎?要趕盡殺絕。

何中金說當然,這仇恨早就有了。

何許問肖胖,聖光門跟哪家有仇?

肖胖回答很簡單,所有邪惡力量,聖光門都要剷除,所以都有仇。

“跟我一樣正義呢。”何許挺能借機誇自己。想了想之後告訴少主,放他不難。但是老規矩,交待了就放。

何中金問他是準備騙小孩子嗎?

“神哦,我的老規矩絕對是沒有套路的,不要用你們這世界人的思維,去懷疑我的誠意。”

何許感覺沒地方講理了,何中金卻說不可能,就算死也不會跟他說的。

“那你就死吧。”何許一刀扎到他肚子上“我沒耐心一點點弄了。我就這麼捅,問你一次,不答就捅一刀,啥時候死啥時候算。不捅你要害,下一刀腳底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