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過程需要苦練,若在平日李浩然還找不到這麼多的活動靶子,今日這些骷髏和乾屍,還有越來越近的殭屍大軍,正好給了他修鍊的時間和契機。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李浩然已經將周圍的骷髏和乾屍盡數斬殺,此刻他正踩著神風步,在極速之中,不斷的出刀收刀,他每一次都是這兩個動作,此刻這兩個動作已經練到了他的身上,而且他已經做到意出刀出的境界。

「救命啊……」

正待李浩然陷入重重殭屍包圍之中,閑庭信步般的砍殺之時,在前方更遠處,傳來了一聲呼救聲。

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李浩然聽的有些耳熟,還不等他想出對方的名字之時,只見一隻巨大的白骨大將,正揮動著手中的白骨刀,從遠處重重的落下。



轟!

轟鳴聲響起,巨大的風浪被一股旋風捲起,這使得周圍的殭屍被吹飛了出去,李浩然站在原地,任憑風沙打在幻光之上。

這時,沙塵之中一個頭髮凌亂,身上染血的少女奔跑而出。

「夏雨露!」

李浩然看著跑出來的少女,眼中閃過了一道殺意,正當他的手剛剛放到刀柄上的時候,夏雨露忽然抬頭看了過來。

「快逃!」

夏雨露微微一愣,她也沒有想到,這裡的人竟是李浩然,在她從李浩然身邊擦肩而過的時候,下意識間喊道。

李浩然心中泛起了猶豫,在夏雨露剛剛擦著他的身體而過的時候,在前方那弄出無邊沙塵的白骨大將忽然從裡面走了走來。

嗡!

白骨大刀順勢落下,那巨大的力量帶起的風暴,將周圍弄的猶如沙塵暴般的天氣。

李浩然神情一動,也沒有任何的猶豫,順勢抽出了腰間的正氣刀,抬手迎上了那一柄大的不成比例的巨刀。

噌!

一聲輕吟響起,接著驚人的一幕出現,只見李浩然的刀猶如切豆腐一般,將白骨大將的刀切開,且在白骨大刀切開的時候,整柄刀連同白骨大將化作了一團灰燼。

哀嚎聲不斷響起,周圍的風沙驟然停止,周圍又露出了被吹倒的殭屍,還有站在李浩然身後數十米外,正一臉驚愕的看著李浩然的夏雨露。

「紅毛,你說我殺還是不殺?」

李浩然收刀,並未去看在火焰灼燒中,發出陣陣嚎叫的白骨大將,而是站在原地問起了紅毛。

他很想殺了夏雨露,用夏雨露的腦袋去祭奠張鴻儒,可這樣的話會違背他的內心,讓他受到心靈上的責備。

「我紅毛做事,都是恩怨分明!主人,莫忘了你的浩然之名啊!」

紅毛露出了反對的意見,又一次提醒道。

這已經不是李浩然第一次如此聽了,可這一次他聽到這樣的話,心中卻是生出了不同的感觸。

「你竟然能夠殺掉它們……天啊!你不會是將浩然正氣書修鍊成功了……」

夏雨露看著前方久久不動的李浩然,震驚的失聲說道,當她說道最後的時候,忽然閉上了嘴巴,眼睛裡面閃爍出了一股奇異的眼神。

浩然正氣書乃是儒門學宮最後的絕世典籍,修鍊起來極難,就算是李浩然從收到書的第一天開始修鍊,她也不認為李浩然能夠修鍊成功,可眼前若非如此的話,那又該如何解釋李浩然能夠斬殺白骨大將呢?

「不錯! 紂臨 !」

李浩然緩緩轉身,看了眼身後的夏雨露,身上的浩然正氣怦然而出。

自從他將自己構想的氣力合一之術修鍊成功之後,他就擁有了輕鬆組合任何氣力之法的能力,若非如此,他若要將浩然正氣修鍊出來,恐怕還需數年時間。

「怪不得在我的感覺之下,這裡有一股可以剋制這片天地的力量,我以為是一個強者,卻沒有想到竟然是你……李浩然,我要你成為我的擁護者,作為條件我可以完全做主,將張鴻儒一家釋放出來,且還能夠給你正名!」

夏雨露心思流轉,以命令的語氣看著李浩然說道。

「哈哈!真是可笑……」

李浩然眼中寒光泛起,冷冷的看著前方的夏雨露,在狂笑之下,出刀斬殺了身後走來的一隻殭屍。

給讀者的話:

感謝書友想不到,好兄弟燕辰的鼓勵!這一章為了你們!延林沒有所求,只求寫好每一個故事!懇求諸位的支持! 第一百四十一章初見預謀

「我說的是真的!我是父皇最疼愛的公主,只要我去求,一定比皇叔管用,父皇最聽我的了!」

夏雨露認真的看著李浩然,瞳孔之中一片乾淨,沒有任何的其他光芒,僅剩下了渴望和希冀。

李浩然看著夏雨露深深的吸了口氣,他搖頭說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裝的,我要告訴你的是,老師早就在京都巡風司的大牢裡面死了!他死了……你們騙了我!」

說著,李浩然眼中冰冷寒意徹底綻放出來,看的不遠處的夏雨露頓時花容失色,下意識間退後了兩步。

噗!噗!

又是兩刀斬出,雖然李浩然背對著身後的殭屍,可他的刀卻準確無誤的刺入了殭屍的心臟,刀身上附著的浩然正氣將殭屍點燃。

快若閃電的兩刀,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幻影,當李浩然將刀送入刀鞘之中的時候,前方夏雨露的眼睛仍舊還停留在刀影之上。

「你不會是想要殺我吧?」

看著李浩然眼中的殺意,夏雨露謹慎的看著前方,腳步正一步一步的朝著後面退去。

李浩然冷哼一聲,長長出了口氣:「我李浩然有我的準則,你不是兇手,殺你何用!」

說著,李浩然驟然轉身,朝著前方慢慢匯聚的殭屍群中大步走去。

方才的那些話,在吐出來之後,他心中的積鬱少了許多,此刻他腦袋裡面僅有一個想法。

殺、殺、殺、殺!

瘋狂的念頭,讓李浩然毫無章法的揮砍著,他的動作順勢而為,沒有任何的招式,也沒有任何的花式,更沒有所謂的虛實相間,動靜合宜。

他完全憑藉自己的本能揮刀,每一個被滅殺的殭屍都是一刀斬殺,就連刀身上附著的浩然正氣,都未曾浪費一絲一毫。

他在瘋狂的殺念之下,已經做到了刀在意先的地步,現在他腦袋裡面想的東西還未泛起,手中的刀已經先意識一步提前做了出來。

這和他先前的控制、訓練有極大的關係,若非他用功許久,現在他還做不到如此地步。

這是一種不可言喻的境界,卻是一種極為強大的廝殺方式。

在遠處,已經退到河邊的夏雨露滿眼震撼的看著前方瘋狂殺戮的李浩然,只見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死在李浩然刀下的殭屍已經去了七層。


轟!

不多時,遠處的沙漠之中,一團血色的風暴捲起,更有一團土黃色的氣浪滾動而來。

在那氣浪前方,正有一道黑影瘋狂飛馳。

「是哥哥!」

夏雨露舉目望去, 將軍影后的圈粉日常 ,眼中泛起了一抹震驚。

夏九幽是一個不服輸的人,他很少退,也很少逃。可一旦他逃了,足以說明背後的危險存在定然十分的強大。

「哥哥!」

可是,因為血緣關係,而讓夏雨露在這陌生環境之中,生出了一團溫熱和安全,這也讓夏雨露縱身一躍,朝著前方夏九幽飛馳而去。

李浩然抬頭看了眼前方的煙塵,他並未如夏雨露般的上前,反倒是繼續廝殺著周圍的殭屍。

前方的危險,如大山崩潰一般,早就被李浩然感知到,可他仍舊在廝殺著殭屍。

因為他知道,面對強大敵人的時候,自己不可能還有所保留,有可能會施展出更為強大的力量,亦或者會受到重傷,亦或者會殺掉強敵。

可到了那個時候,這些特別容易殺死的殭屍,才是最危險的敵人。

這些殭屍很有可能,會在關鍵的時候咬你一口,會在關鍵的時候給你致命的一擊,這也是李浩然不想看到的結果。

這也是他腦中念頭,在眨眼之間泛起了無數思考。

「小妹!」

夏九幽看著前方馳來的人影,又看了眼遠處正廝殺著殭屍的李浩然,不由眉頭皺起,將目光落在了夏雨露的身上。

夏雨露露出了微微一笑,兄妹兩人來到一起,牽著手朝著前方一同逃去。

「哥哥!我這裡還有一顆九霄玄雷,要不要用掉?」

夏雨露在賓士過程之中,手指光芒一閃,拿出了一顆黑漆漆的鐵丸。

鐵丸約有拳頭大小,上面銘刻著密密麻麻的紋路,在這些紋路的交集點上,有一個雷紋標誌,若是仔細去數一數的話,這顆鐵丸上的雷紋足足有一千多道。

「對著身後的黃色氣浪扔!」

夏九幽也不遲疑,扭頭看了眼越來越近的黃色氣浪,凝重的說道。

夏雨露點了點頭,忽地停了下來,看著前方的漸漸靠近的黃色氣浪,任憑周圍的風沙打在她的身上。

就在黃色氣浪即將碰觸到她的時候,她的手中一道光芒閃爍而出,徑直沒入了鐵丸之內,緊接著鐵丸上道道雷光泛起,不起眼的鐵丸瞬間變得猶如小太陽一般。

嗖!


夏雨露直覺撲面而來的空氣中,帶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氣息,她的眉頭微微皺起,隨手將鐵丸扔向了前方的黃色氣浪之中。

「哥哥……」

轉身之時,夏雨露赫然一愣,她發現被她迎下來的夏九幽,並未在她的身邊保護她,反倒是飛速逃離,這呼吸之間,已經逃到了大河邊上。

轟!

就是她這一愣神的功夫,拋出去的鐵丸發出了一聲轟鳴,黃色的氣浪忽地一縮,緊接著瘋狂的倒卷而出,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無數的電光從這黃色氣浪之中閃爍出來,遠處的李浩然清晰可見,在黃色氣浪最濃厚的地方,正有一隻數丈高的殭屍在雷光之下寸寸斷裂。

噗!

獃獃站立的夏雨露,被這一股狂暴的氣浪卷飛出去,更被空中飛射的雷電擊中,她重重的落在了沙地上,后腰的衣服被一團殷紅染紅。

遠處,已經踏水前行的夏九幽在聽到雷音之後,緩緩轉過身來,皺眉看了眼被黃色氣浪捲起的黃沙,隱約可以看到那黃沙之中正有一雙失望的眼神看著自己。

「對不起!小妹!我不能停,我一停下來一定會死的,我是未來的天朝帝皇,絕對不能死在這個地方!」

夏九幽沉默的說著,他的話音落下的時候,他轉身又賓士出了四五里的範圍。

在沙漠中的李浩然抬頭看向遠方,慢慢嘆了口氣:「親情在他們的眼中,又如何比的上性命……他是害怕,一旦他停下來,不是被那殭屍殺了,就是被我重傷吧……」


說著,李浩然一步步的朝著前方行去。

狂暴的氣浪捲起的砂礫,不斷的擊打在幻光之上,欲要阻擋李浩然的腳步。

造反不如談戀愛 主人,夏雨露這小妞身材不錯,你收了她吧!」

紅毛嗷嗷叫著,透過李浩然的眼睛,看著遠處在趴在地上夏雨露,帶著一抹皎潔的說道。

李浩然一嘆,搖頭說道:「我只愛我愛的人!……」

說著,他一步一步來到了夏雨露的身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