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是你們殺的?」

擔心的話語從孤獨老頭的口中傳了出來,看著古葬天的眼睛之中充滿了怒火。

「是我殺的!他們該死!」

古葬天看著孤獨老頭眼神之中不帶有絲毫的畏懼,似乎死在自己手中的幾人就像是螻蟻一樣。

「你知不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嗎?」

孤獨老頭憤怒的向著古葬天吼道,一股衝天的花宗的氣勢瘋狂的向著四周擴散著,一顆顆的古樹直接拔地而起隨著氣流快速的向著死後飛去。

「他們該死!」

古葬天臉色煞白的看著孤獨老頭,語氣依舊我是那麼的堅定,沒有絲毫的畏懼,筆直的身體就像是一把劍一樣在孤獨老頭狂暴的氣勢之中依舊筆直的站立著。

「好好!真是我的好孫女婿啊!」

孤獨老頭看著古葬天的期的渾身顫抖了起來,看著古葬天都不知道說什麼了,只是不斷的指著古葬天。

「唉!」


最後無盡的怒火化作了一聲深深的嘆息。

莫夫人看著眼前的屍體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為不可察的讚歎。

「這小子的手法更加的乾淨的了,每一戟的深度竟然驚人的相同,看來這小子的戟法更加的強了!」

莫夫人在心中默默的說著,手一揮吧孤獨老頭漫天的氣勢緩慢的壓了下來,指著地上的屍體淡淡的說道。

「你看看!或許你會有不同的想法的!」

聽到莫夫人的話,孤獨老頭的目光緩慢的投向了地上的屍體。

看著地上身穿紫衣的屍體,孤獨老頭不由的吸了一口氣,眼神之中充滿了驚訝的神色,但是這絲驚訝他掩飾的很好絲毫沒有古葬天等人察覺的機會。

「感覺有什麼不同嗎?」

莫夫人看著孤獨老頭淡淡的說道。

「身份很強大!實力很強!」

孤獨老頭饒有深意的看著莫夫人說道。

「看來事情不是說特別的難啊!」

莫夫人淡淡的說著,眼神向著內院的深處投了過去,很快眼神之中露出了忌憚的神色,似乎感覺到什麼一樣整個人的氣勢開始快速的收回了。

「說難也不難!但是要看價值了。」

孤獨老頭說著看了古葬天一眼,眼神的深處露出了一絲淡淡的自豪。

「那就沒事了!我們繼續走吧!裡面的前輩已經對我們很不滿了。」

莫夫人說著開始快速的向著內院的深處走了去,不過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個朝拜的人一樣,看著內院的深處眼神之中充滿了崇拜的神色。

「好了!不要看了!我們走吧!」

孤獨老頭隨手一揮,地上屍體就消失了,眾人面帶疑惑的看著孤獨老頭。

「走!」

孤獨老頭看著遲疑的眾人一聲大吼,眾人看著充滿憤怒的孤獨老頭快速的跟在了孤獨老頭的身後。


內院的深處一座古老的大殿之中,一道道的符文不斷的在大殿的牆壁上閃現著,不斷的凝聚著和向四周擴散著。

大殿的深處,一個蒼老的老頭緩慢的睜開了雙眼,深邃的眼神之中透露出睿智的目光,看著大殿之中不斷的閃爍著的燈火,眼神之中露出了回憶的神色。

萬年不滅的燈火在老人的目光之中不斷的熄滅燃燒著,光暗在大殿之中不斷的變化著。

「時間過得真快啊!很快就已經五千年了,看來世界大劫快要到來了,蒼炎你說我們能夠從這次的大劫之中活著走過去嗎?」

蒼老的聲音不斷的在大殿之中迴響著,一股細小的火苗緩慢的出現在了大殿之中,一顆顆的大字緩慢的出現在的老人的面前。

「大劫!死與活對於我們來說並沒有任何的區別不是嗎?或許死對於我們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老人看著自己面前的大字發出了一聲悠長的嘆息,深深的嘆息之中似乎透露出著無盡的感慨和滄桑。

「或許吧!沒想到我還沒有你看的開,這或許就是活得越久越怕死吧!」

老人感慨的說著,但是平靜的語氣之中沒有絲毫對於死亡的懼怕。

「有一個有趣的事情!一個剛進內院的小子就殺了幾個老生!」

火焰在再一次在老人的面前變化著,就像獻寶一樣,古葬天殺人的畫面瞬間出現在了老人的面前。

老人看著畫面之中的一切,原本古井不變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的笑意,看著古葬天的神色之中充滿了詫異。

「哈哈!沒想到他會出現在我們學院,看來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啊!」


老人一邊哈哈大笑著,一邊說著,似乎古葬天的出現沖淡了老人心中的那絲顧慮。

「你又笑了!好多年的,你終於笑了!」

火焰似乎對於老頭的笑感到十分的的高興,不斷的在老人的面前變化著樣子,一時是一朵花朵,一時是樹木,一時是一個人的樣子。

「好了!我知道你高興!這些年辛苦你了!」

老人看著在自己的面前不斷的變化著的火焰笑著說道。

「我們現在還要好好的觀察一下他,畢竟他還沒有達到那樣的而地步,就算是我也不夠參與他們所做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成長的那種地步。」

老人說著雙目再一次閉了起來,火焰也慢慢的掩去了自己光芒,大殿之中再一次恢復到了寂靜之中。 森林之中所有人跟在孤獨老頭的身後,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對於他們來說內院是一個神秘的也是讓他們嚮往的地方。

周圍的環境不斷的變化,古葬天不斷的在心中默默的記著自己周圍環境變化的次數。

「不要數了,你是找不到任何的破綻的,要是你能夠找找的到的話,內院還是內院嗎?」

武伯看著古葬天的神情笑著說道,眼神之中充滿了戲謔的神色。

古葬天詫異的看了武伯一眼,武伯給他的感覺就是一個盡職的保鏢,但是這樣的一個冷酷的保鏢竟然向他說出了這樣的調笑的話。


「前輩似乎對於內院很熟悉?」

郭閑看著武伯的樣子,好奇的問道。

「我是這個學院的畢業生,你們現在做的和我當初做的一樣,但是我們沒有你們膽子大,竟然在沒有進入內院的時候就已經殺死了內院學子。」

「哦!前輩也是內院的學生,那麼你給我們介紹一下內院吧!」

聽到古葬天三人的對話,所有人的加和目光都向著武伯看了過去,眼神之中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好!既然你們想要了解一下那麼我就給你們說說內院的情況,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規則變了不要怪我。」

武伯說著臉上露出了回憶的神色,似乎他回到了那個無憂無慮的少年時代。

「內院是一個天才聚集的地方,他們或許性格上有一點詭異,而且與人相處的技巧很不足,但是那是一個叢林法則的地方。」

「叢林法則?」

聽到武伯的話語,所有的眼神之中充滿了驚駭的神色,他們是知道的叢林法則的,那是最殘忍的選拔方式,也是最殘忍的人才培養計劃。

「恩!沒錯就是叢林法則,在這裡你們要做好被殺的準備,記住只有做好死的準備的人才會活的更久。」

武伯說著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一絲絲的悲涼的氣息不斷的從武伯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看來每一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啊!我一直以為武伯是不為情感所影響,但是現在看來我的想法是錯誤的。」

武少群看著武伯眼神從最開始的崇拜慢慢的變成了尊敬的神色。

「到了!接下來你們將要面臨的是進入內院的三關!孩子們加油了!」

孤獨老頭說著身影一閃快速的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莫姐姐!」

就在慈雲回頭叫莫夫人的時候,天空之中一個巨大的手掌直接籠罩在了眾人的頭上。

巨大的陰影不斷的向著眾人籠罩著,所有人的眼神之中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巨大的手掌似乎並沒有想要傷害眾人的意思,一絲微涼的風吹過,莫夫人等人也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看來接下來我們要面臨未知的三道考驗了。」

古葬天看著看向他的眾人翻了翻白眼說道。

「古葬天你說說你的想法!現在這群人之中也只有你才領導得了。」

武少群看著古葬天默默的說著,雖然他也想當著領頭人,但是和古葬天比起來他確實沒有絲毫的優勢。

「你們真的要我做決定?」

古葬天認真的看著眾人,眼神之中閃爍思索的光芒,他知道一個人的力量在強大也是一個人,有些事情是需要眾人的配合才可以完成的。

「恩!你做決定吧!我們一定會聽從你的決定。」

酒鬼說著眼神之中流露出了認真的神色,整個人身上的酒氣也快速的向著四周消散了。

「好!既然你們推舉我,那麼我就坐著老大的位置。」

古葬天開始緩慢的向著一旁的岩石拍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岩石在古葬天的巨力之下化作一塊塊的小石子向著四周激射了出去。

細小的石頭帶著強勁的力量不斷的摧毀著周圍的一切,眾人看著古葬天的行為臉上露出濃郁的不解。

「葬天你這是在幹什麼?」

罪無情看著周圍原本該好好的環境在古葬天的摧毀下,變成一地的殘花敗柳眼神之中露出了嘆息的神色,詢問古葬天的語氣也帶著淡淡的不滿。

「干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你難道沒有感覺到周圍的環境有的地方沒有絲毫的變化嗎?」

古葬天說著指著遠處一顆蒼老的古樹,蒼老的軀幹上充滿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洞,一條條樹藤纏繞著軀幹向著四周蔓延開來。

「好像真的沒有任何的變化!」

眾人看著那完好的古樹,終於知道古葬天為什麼會做那樣的事情,原本心中一絲絲的不快也消失了。

「接下來!我們應該幹什麼?」

武少群目光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古樹,但是腳下卻沒有絲毫的移動,他知道學院的關卡不是那麼容易的。


「等!」

古葬天說著,開始緩慢的向著古樹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