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冰雪氣場的鍊氣境大能,這一域似乎只有羅烈!」雷建元濃眉一挑。

「既然羅烈已經來了,說明妖丹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中,嘿嘿,我們還爭什麼爭?」李少白笑了笑,化作一條長虹,破空飛走。

「雷兄,可願意去紫岩宗做客?石某人願盡地主之誼。」石天笑著看向雷建元。


「多謝石兄好意,改天我會去拜訪石兄的!」雷建元一笑,也化作一道長虹破空飛走。

「石兄,告辭了……」那頭黑毛巨狼轉身幾個縱躍,消失在了天邊。

這些人剛走,石布就來到了石天身邊,他深吸口氣,說道:「大哥,妖丹失蹤了!」

「失蹤了?」石天劍眉一挑。


石布當即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了石天。

「莫非真有什麼高人不成?」石天皺著眉頭。

「大哥,這次實在太可惜了,要是得到妖丹,不止我能突破,大哥你也會有所突破。」石布非常不甘。

石天的臉上也露出了惋惜之色。

「嘿嘿,大哥,你可是天荒五少之一,如果真能得到妖丹,應該至少有七成把握突破吧?」石布問道。

石天自信的點了點頭,隨即輕嘆道:「不提妖丹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九幽邪教的人!」

「那小子有兩隻魔紋蝶,想抓住他,還真有些困難。」石布皺著眉頭。

「無論有多難,只要他還在紫岩宗的勢力範圍,我們就必須抓住他……」

石天目光一閃,破空飛走,石布緊隨其後。

……

這個時候,葉峰等人也離開了君子國。

君子國外的樹林中,葉峰看著寇爽,問道:「大哥,冰雪氣場到底是什麼?」

「哼,虧你還是練武之人,居然連武者氣場是什麼都不知道!」沈慕婉很鄙視的看著葉峰。

「瘋婆子,難道你知道武者氣場是什麼?」葉峰也不生氣,笑眯眯的看著沈慕婉。

「老娘當然知道,武者氣場每個人都有,可是並不是每個都能覺醒!」沈慕婉嘟著嘴。

「每個人都有?」葉峰臉色一變。

「武者氣場是每個人天生就有的東西,但是想讓武者氣場覺醒……卻非常困難。」柳擎說道:「一般而言,擁有道種的人是永遠也不可能覺醒武者氣場的,從來沒有那個有道種的人可以覺醒武者氣場。」

葉峰感覺像是忽然被潑了一盆冷水。

「二弟,武者氣場一旦覺醒,威力絲毫不比道種弱。」寇爽接著說道:「你剛才也看到了,那個叫羅烈的人雖然沒有道種,可是他有冰雪氣場,就算李魁使用烈焰道種,也未必能戰勝他。」

「武者氣場是人類的另外一種潛在能力,有的人擁有冰雪氣場,有的擁有烈焰氣場……」

說到這兒,楚陽忽然感慨起來:「要是我也能讓體內的武者氣場覺醒就好了,那樣的話,就算跟那些擁有道種的人交手我也不怕。」

「武者氣場居然可以抗衡道種……」葉峰聽完寇爽等人的話,心中暗暗吃驚。

看到葉峰陷入了沉思,沈慕婉忽然笑罵起來:「小瘋子,你就別做夢了,你不可能覺醒武者氣場的。這麼多外門弟子,也沒見那個人覺醒了武者氣場,你也不會是例外。」

葉峰憋了沈慕婉一眼,不再理會沈慕婉。

「哼,你剛才那是什麼眼神?」沈慕婉瞪著葉峰。

葉峰無奈的笑了,這瘋婆子的話實在太多了,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趕快回到青木堂,擺脫瘋婆子。 幾天後,葉峰等人回到了青木堂。

葉峰先把「血焰果」交給了寇重,這才回石屋休息。

一夜很快就過,第二天,他又來到樹林中開始修鍊《易筋洗髓功》。

離開青木堂的十多天,他並沒有閑著,即使和別人交手的時候,他也在運用「牛象十八式」。十多天的時間,他的力量已經提升到六千斤,且他身上的皮膜已經修鍊完,隨時都會邁入煉體境第四重。

樹林中拳風呼嘯,落葉紛飛,葉峰已經打了十來遍拳法,全身血氣大作,猶如火爐。

半個時辰后,葉峰的骨節咔嚓咔嚓作響,猶如炒豆。

煉體境第四重!

葉峰已經邁入了煉體境第四重,力量瞬間暴漲,達到了六千五百斤。

達到煉體境第四重后,葉峰感覺全身的骨骼好像變得異常堅硬,五指隨意擊出,就帶起了氣爆聲,勁道剛猛。

這個境界的武者,全身骨骼堅硬,洞穿力強大,肉身更為敏捷,抗擊打力更強。如果能把全身的骨骼修鍊完,肉身勢必會發生不可思議的蛻變。

「誰說我不能在十八歲之前突破到煉體境第四重!」葉峰目光一閃,他要讓世人知道,只要他葉峰想做的事,天都阻止不了。

「再過幾天,等我滿十八歲時候,趙牧肯定會派人來找我……不知現在能不能修鍊成第九劍……」

葉峰一把抄起插在地面的木劍,運足血氣,看準漂亮而下的落葉,一劍刺了出去。

這一劍刺出,血氣大作,耀眼之極,整個樹林中都被紅色光芒籠罩。

葉峰就好像憑空飛出了十幾丈一樣,而他所飛過的地方,飄落無數片落葉,全部碎成了兩半。

這一劍確實已經確實已經達到了剎那間出劍,剎那劍殺人的地步。當然,真正動手的時候,敵人可不是樹葉,敵人必定會閃避,也會反擊。

奪命十三劍第十劍,無常一劍,無常無形,詭異難測。

葉峰修鍊成第九劍后,沒有停下,又運足血氣,打算修鍊第十劍。

刷的一聲,葉峰如箭矢般飈射向了前方,同時全力一劍刺了出去。木劍釋放出的血氣耀眼之極,幾乎把葉峰的身影全部隱藏在了血氣中。

這一劍的威力雖然驚人無比,可是葉峰刺到中途的瞬間,他卻忽然收劍落在了地上。

「不行,力量不夠……」葉峰臉色微變,不是他不想刺出這一劍,而是他暫時還使不出來。

深吸口氣,葉峰收起木劍,朝著他往常刻字的地方走去。

很快,葉峰就來到了他往常刻字的地方,他本想繼續刻字,可是他背後的木劍中,忽然傳了中年人的聲音:「你已經刻了這麼多天的字,你知道你那個阿公為什麼叫你刻字嗎?」

「阿公想讓我控制雜念……」語氣微頓,葉峰接著說:「又或者是說,以一念代萬念。」

「哈哈……」木劍中的中年人笑了,「好小子,果然聰明!」

「只是,我不明白阿公為什麼要讓我控制自己的雜念。」葉峰皺眉。

「你應該聽說過武者氣場吧?」木劍中的中年人忽然問道。

葉峰點了點頭。

「你可知道覺醒武者氣場的必須條件是什麼?」木劍中的中年人又問。

葉峰搖了搖頭,他雖然從寇爽等人口中知道了武者氣場,卻不知道該怎麼讓武者氣場覺醒。

「一個武者想要覺醒武者氣場,必須學會入靜。」中年人說道。

「入靜?」葉峰臉色微變。

「入靜之法有很多,每個大宗派,每個大家族也有,尤其是那些專門修鍊氣場的家族和宗派。」中年人說道:「入靜分為四級,初級、中級、高級、還有天人合一。」

「難道阿公讓我刻字,是想教我入靜?」葉峰恍然大悟。

「沒錯……」中年人笑道。

「只要我能把字刻在石片上,就算學會入靜了嗎?」葉峰問道。

「入靜初級,無論坐著還是站著,姿勢自然舒適,呼吸柔和,對雜念有所控制,一念代萬念。」中年人說道:「當你心中只有刻刀,只想著刻字的時候,你就達到一念代萬念的地步了。」

「入靜和武者氣場有什麼關聯嗎?」葉峰又問。

「關聯很大。」中年人說道:「一個武者想要覺醒武者氣場,必須先達到入靜初級。」

「一旦達到入靜初級,就能讓武者氣場覺醒嗎?」葉峰有些激動。

「那也未必……」中年人說道:「每個武者的天賦都不相同,潛力也不相同,所以,武者氣場也有強有弱。武者氣場越弱,越難以覺醒,有的武者,即使達到了初級入靜,也無法覺醒武者氣場。」

葉峰沒有說話,仔細聽著。

「天下之大,芸芸眾生,每個人都有武者氣場。有的人武者氣場很強,初級入靜就可以覺醒,而有的人則需要達到中級入靜……」

語氣微頓,中年人接著說:「入靜很難,所以能覺醒武者氣場的人很少。阿公之所以教你入靜,就是希望你能覺醒武者氣場,只有覺醒了武者氣場,你才能抗衡那些擁有道種的人。」

葉峰心中苦笑,「我已經有道種了,根本不可能覺醒武者氣場,學習入靜根本沒用。」

「你錯了,學習入靜,可不單單是為了讓武者覺醒武者氣場!」中年人說道:「你先不要問我為什麼,你只要繼續堅持學習入靜就行了!」

葉峰深吸口氣,問道:「進入初級入靜后,怎麼才能讓武者氣場覺醒呢?」

「一旦進入初級入靜,如果你的武者氣場真的覺醒了,丹田內會出現一顆氣場種子。」中年人說道:「這顆氣場種子起初是黑鐵色,隨著武者氣場不斷強大,氣場種子的顏色也會隨之改變。」

「武者氣場可以不斷變強?」葉峰臉色微變。

「武者氣場是可以修鍊的,自然可以不斷變強。」中年人笑道:「嚴格來說,武者氣場的修鍊可以分為五重。」

葉峰好奇。

「武者氣場剛剛覺醒的時候,丹田內的氣場種子為黑鐵色,此時為氣場第一重。」中年人解釋道:「氣場第一重又被稱為氣場護身,這個時候,武者只能把武者氣場顯露在體表,就好像皮甲一樣。」


「那豈不是說,武者氣場可以防禦。」葉峰眼前一亮。

「沒錯,武者氣場確實可以形成防禦。」中年人笑道:「除了防禦之外,他也可以進攻,比如,一個擁有冰雪氣場的武者,他可以把氣場加持在手掌上攻擊敵人,一旦敵人被打重,必定會被寒氣所傷。」

葉峰臉色微變,那個叫羅烈的人肯定不止是氣場第一重。

「氣場第二重,又被稱為氣場附體。」中年人繼續解釋道:「氣場第一重達到大圓滿,也就是氣場可以覆蓋全身,這個時候,就可以嘗試把氣場附在武器上,又或者其他東西上,以氣場之力操控武器攻擊敵人。」

葉峰暗暗吃驚,武者氣場的威力確實不比道種弱。

「達到氣場第二重的時候,丹田內的氣場種子會變成青銅色。」中年人說道:「當氣場第二重大圓滿的時候,氣場種子會變成白銀色,這個時候,武者就邁入了氣場第三重,氣場外放!」

「氣場外放!」葉峰色變,難道那個羅烈就是已經達到了氣場第三重,氣場外放?

「氣場外放,武者周圍會形成一個特殊的力場,如果擁有冰雪氣場的話,就會形成一個到處都是冰雪的區域。」中年人說道:「這個冰雪區域可以攻擊敵人,也可以形成防禦……擁有烈焰氣場自然也是如此。」

聞言,葉峰已經可以肯定,那個羅烈肯定已經達到了氣場第三重,氣場外放。

「至於第四重和第五重是什麼,嘿嘿,將來你會明白的,這裡我就不多說了……」中年人笑了笑,沒有繼續說下去。

葉峰滿臉遺憾。

「小子,加油吧,越早進入初級入靜,對你越有好處,以後突破到鍊氣境,也需要依靠入靜!」中年人笑道。

葉峰眼中精光一閃,笑道:「我葉峰必定可以入靜!」

「嘿嘿,有志氣,不過初級入靜只是開始而已,後面還有中級入靜和高級入靜,你也有信心嗎?」中年人笑道。


葉峰沒有回答,而是笑著問道:「怎麼樣才能算進入中級入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