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這樣,趙二彪趕快側着耳朵朝着朝着黑魔蛟跑去的方向細細的聽去,而剛剛這樣聽過去,趙二彪赫然覺得腦子中一陣清明,似乎能夠隱隱約約的看見黑魔蛟巨大的身子跑走的樣子,而在遠處則有着另外一隻黑魔蛟等着這隻黑魔蛟。

確定黑魔蛟真的走遠了以後,趙二彪雙腿一軟,坐在地上。

“喵了個咪的,嚇死我了!不過,那隻黑魔蛟爲什麼突然離開了,是不是遠處的那隻黑魔蛟和它說什麼了?!”

嘴上雖然說着這樣的事情,趙二彪心裏面想的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情。

趙二彪清楚的記得剛剛神清目明,豁然開朗,各個感官能力大大增強的感覺,而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趙二彪使勁的撓了撓頭,自言自語的說道:“會不會是在黑暗裏面呆的時間長了,各個感官的感覺自然不能就增長了?”

這樣說話的時候,趙二彪忽的發現自己能夠看清面前的手指,而剛剛一看清,趙二彪又趕快搖了搖頭,自我否定說道:“不對!不對!要是是因爲在黑暗裏面時間長了,感官的能力增強了,視力應該是慢慢的退化纔對呀!爲什麼視力不僅沒有退化,反而和其他的感官一樣,越來越好了?”

說到這裏的時候,趙二彪的心裏面忽的想到了一種可能,而剛剛一想到這種可能,趙二彪瞬時間心跳加速,臉上發燙。

“不會是因爲赤靈草的原因吧?!電視劇和小說裏面可都是這樣演的,無意中佔了大便宜,獨步天下••••••”

一想到這,趙二彪心裏面美滋滋的,最後竟然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大笑了一陣,趙二彪大聲的朝着黑魔蛟跑走的方向大聲的吼道:“黑魔蛟,我知道你們是忌憚崩山弓,不過,實話告訴你,老子現在沒有崩山弓,不過,就算是沒有崩山弓老子也不怕你了,吃了那麼多的赤靈草,老子要成仙了,哈哈••••••哈哈••••••”

狂笑了一陣後,見不過是自己一個人的獨角戲,趙二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稍稍有些失望的失望說道:“這樣歡快的時刻沒有人分享實在是太可惜了!”

說過話後,趙二彪站直了身子,眼神忽的變得堅定無比的說道:“小萌,你放心吧!我肯定會練好本事,早日讓你康復的,不管是用什麼辦法!”

在這樣的壞境下,趙二彪都有些驚訝的發現自己變的神神叨叨,反反覆覆的,思維跳躍的實在是太快了,前一秒可能還在想着一件事而鬱鬱寡歡,後一面就可能因爲想到了另外一件高興的事情而放聲大笑。

“不對呀!除魔牢裏面是不能夠運用五門的本事的,要是就這樣練習的話,根本就沒有機會使用本事,要是沒有機會使用本事的話,根本就不知道練習的效果怎麼樣,不知道有沒有進步••••••這可怎麼辦是好呢?”

趙二彪稍稍的陷入到疑問之中,不過,趙二彪的疑問沒有持續多久便又消失不見了。

“管它呢!我就練習我的,本事隨便吧,等到我從除魔牢出去的時候自然不就看見了嘛!再說了,憑我這高到離譜的智商,本事增長的應該不會太慢吧!到時候說不定一從除魔牢出去就有一個大大的驚喜呢!哈哈••••••哈哈••••••”

處在這樣的壞境裏面,默默的練習本事也許是趙二彪能夠找到的最好的消遣方式了,而趙二彪也對着唯一的消遣方式很是上心,樂此不疲。

將雷門的本事口訣在心裏面默唸了無數遍,默默的運行了無數遍後,趙二彪終於有些累了,身子向後一倒,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以前練習的強度沒有這麼大,沒有發現竟然這麼累,實在是太累了!看來身子還是虛呀,以後要加強鍛鍊了!”

這樣自言自語的說完之後,趙二彪又坐起身來,在身子裏面又一遍一遍的運行起自己所知道的的所有關於雷門本事的口訣並一遍遍的在身子裏面運行。

“憑空出雷!炸響吧!”趙二彪又練了好一會兒後,猛地將手對着前上方的虛空指着喊道。

趙二彪的喊聲過了好一會兒,那虛空之中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看來是真的不可以在除魔牢裏面運行五門的本事!”此時,趙二彪才稍稍的死心了。

“嘩啦啦••••••譁••••••譁••••••”虛空附近的石壁上忽的滴溜溜的滾下來不少碎石。

一見到石壁上的碎石嘩嘩的滾落下來,趙二彪瞬間激動萬分,一個箭步就竄到了碎石落下的地方,隱隱約約的看着地上的碎石興奮的喊道:“誰說的!誰說的!誰說除魔牢裏面不可以用雷的,這不是轟下來了碎石了嘛!哈哈••••••黑魔蛟!老子現在更不怕你了!”

★Tтkǎ n★¢〇

此時的趙二彪極其興奮,因爲這樣的發現幾乎是將趙二彪在除魔牢裏面生存的機率提高了一倍。

不過,趙二彪的興奮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爲興奮中的趙二彪感覺到頭頂的碎石還是不斷的向下落着,速度越來越快,碎石越來越密集,而且落下來的石塊越來越大

趙二彪一邊抱着腦袋遠離碎石紛紛落下的地方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喵了個咪的,真是沒有想到老子的雷威力竟然這麼大,竟然把這麼堅硬的石壁轟成了這個樣子,疏忽!疏忽!”

就在趙二彪考慮要不要先出洞躲一躲的時候,忽的發現事情不對,紛紛碎石好像並不是被自己的雷引起的。

“好像是黑魔蛟••••••”

一察覺到碎石塊的滾落可能是由於急急跑過來的黑魔蛟引起的,趙二彪趕快站直了身子,側着耳朵,仔仔細細去聽遠處傳來的聲音,同時也在用身體上的各個感官去感受遠處的情況。

只是剛剛一“感覺”,趙二彪便發現自己剛剛確實是想多了,自己剛剛根本就就沒有發動雷擊,沒有發動雷擊,碎石塊的滾落自然是也就是其他的原因造成的,而造成碎石塊滾落確確實實的黑魔蛟引起的。

趙二彪的哥哥感官都感覺到遠處有一隻黑魔蛟急急的跑了過來,直奔着自己就過來了。

“我嘞個大擦,這黑魔蛟去而復返是什麼意思呀?難不成兩個黑魔蛟一商量又決定把我當下酒菜了?我這麼點肉,兩隻黑魔蛟夠不夠分呀?”


就在趙二彪這樣想着的時候,黑魔蛟已經急急的跑過來了。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幹什麼!”趙二彪一邊躲到了洞穴的最深處一邊暗暗說道。

嘴上雖然這樣說話,趙二彪的心裏面卻是暗暗的想着:“幸好只跑過來一隻黑魔蛟,要是兩隻黑魔蛟都跑過來,一起撞擊這個洞穴的話,這個空穴恐怕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趙二彪這樣想着的時候,黑魔蛟已經跑到了洞穴口處,而黑魔蛟剛剛一衝到洞口處,整個洞便開始劇烈的搖晃。

“媽蛋的,一過來就撞擊,這是要幹什麼呀?!”趙二彪這樣暗暗的罵着的時候,趕快緊緊的抓牢一旁的石壁。

就在趙二彪做好了“持久對抗”的準備的時候卻忽的覺得一切全都平靜了下來,而剛剛一平靜下來,趙二彪便稍稍的探過頭,朝着洞口望去,想要看看洞口的黑魔蛟到底在耍什麼花樣。

不過,剛剛朝着洞口看去趙二彪便發現黑魔蛟竟然一聲吼,然後便朝着剛剛跑過來的方向跑了過去。

一見黑魔蛟撞擊了幾下,吼了一聲後便離開了,趙二彪心裏面更加的疑惑了,而稍稍的疑惑了一陣後,趙二彪趕快動用自己所有的感官去查看黑魔蛟到底要幹什麼。

所有感官的能力全部都運行到了極致後,趙二彪發現黑魔蛟確確實實已經離開了,來到了遠處的黑魔蛟的身邊,然後兩隻黑魔蛟便一同朝着遠處走開了,直到消失在了無盡的可怕黑暗中。

趙二彪站在原地愣住了好一會兒,一直沒有想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黑魔蛟是幹什麼呀?是那我當成玩具來耍?”

趙二彪又警惕的感受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坐在了地上,而剛剛一坐在地上,趙二彪就一掃臉上的疑惑和陰霾,哈哈一笑說道:“不管了,不管了,沒威脅到我就好了,這樣的窘況下,沒有心思想那麼多了!哈哈••••••繼續練習我的本事吧••••••”

此時的趙二彪由於吃了那麼多的神奇異常的赤靈草,不會感覺到和餓,也不會感覺到渴,而且最爲重要的是,此時的趙二彪身體各方面的恢復能力也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剛剛趙二彪由於默默練習了很長時間的雷門的本事,累的很,根本沒有一絲心思在繼續練下去,可是,經過剛剛這麼一鬧,趙二彪此時已經一點兒也沒有累的感覺,渾身精力充沛,充滿了力氣。

“這赤靈草實在是太神奇了,就這麼一會兒身子就恢復的沒有一點疲憊的感覺了,而且剛剛還是精神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要是好好的話,恢復的時間會不會更短呀!真是好呀!真是妙呀!真是了不起呀!哈哈••••••哈哈••••••”

趙二彪盤坐在原地,又將剛剛練習的本事重新的練習了一邊,而剛剛把雷門的本事在身體裏面運行了一遍之後卻覺得此時的身子好像沒有第一遍練完之後那麼累了。

趙二彪來不及想那麼多,又一遍一遍的將自己能夠記得的關於雷門的本事全都運行了無數遍。

不知道又練習了多少遍,此時的趙二彪已經是渾身大汗了,流下來的汗液好像是天上散散而下的雨水一樣,稀里嘩啦了。

可能是也感覺到了自己身上出的汗實在是太多了,感覺到自己坐的地方已經集了一汪“臭汗”,趙二彪站起身來,朝着旁邊地勢稍高一點兒的地方挪了挪。

一邊看着地上的一汪“臭汗”,趙二彪一邊哈哈的笑着自言自語的說道:“媽的,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爲老子尿了呢!哈哈••••••哈哈••••••”

趙二彪找了一個地勢稍高一點兒的地方繼續練習起本事來。

除魔牢終日不見天日,一點兒格外的光也沒有,而沒有光造成的最直接的後果就是,趙二彪沒有辦法分辨時間,分辨不出多長時間是一秒,多長時間是一個小時,更分辨不出多長時間是一天••••••

在這樣的昏昏暗暗的除魔牢裏面又不知道練習了多長時間的本事,忽的意識到一個問題。

“我現在練習的是能夠記住的是雷門典籍裏面的一部分,這一部分已經練習了這麼長時間,這麼多遍,應該已經是很熟練很嫺熟了,應該練一練其他的部分了,可是,其他的典籍內容我也不知道呀!小萌現在還不能夠經常現身,怎麼辦呢?”

一想到這,趙二彪便停了下來。

“這可怎麼辦?我也不能夠總練習這一點東西呀!雷門的本事那麼多,我要是總是練習這一點兒的話會不會對我的本事進步有些限制呢!哎呀呀••••••”

“不行!不行!我要多練習一點兒,多多掌握雷門的本事!”趙二彪斬釘截鐵的對着自己說道。

不過,剛剛這樣對着自己說完,趙二彪便又馬上變了一張臉,又對着自己說道:“可是我現在也不知道其他的雷門本事呀!當初公羊把雷門的本事給我的身後是點子版的,應該還都在我的電腦裏面,小萌現在的身子還是很虛弱,我也不能夠現在把她交出來呀!惱人!愁人!煩惱!”

“啊••••••啊••••••啊••••••”

“現在還能夠幹什麼呢!除了找黑魔蛟玩,什麼也幹不了!還是繼續練習我知道的這些本事吧!啊••••••啊•••••啊••••••”

知道自己現在幹不了別的,趙二彪便又一遍一遍的練習起已經練習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本事,而且最苦惱的還不是一遍一遍的重複練習,而是明明已經練習了很多遍卻不能夠檢驗自己的本事到底到了什麼地步。

就在趙二彪苦惱的時候,忽的覺得腦海中一陣清明,而剛剛感受到這陣清明,趙二彪便趕快的注視着自己的腦海,而剛剛一注意到自己的腦海裏面,趙二彪便發現小萌的淡綠色身影慢慢的顯示了出來。

剛剛一見到小萌的身影,趙二彪心裏面一驚,然後趕快對着小萌問道:“小萌,你出來了!太好了!太好了!不過,你爲什麼不像以前那樣只出現聲音,出現身形了呀?”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勉勉強強的嘿嘿一笑,然後一邊繼續在趙二彪的腦海裏面不斷成形一邊對着趙二彪說道:“以前只出現聲音是爲了不讓你看見我的長相,現在不怕了呀!因爲我現在身子實在是太弱了,根本不能夠讓你看清楚我的樣子!”

就在說這話的時候,小萌的身形已經不再慢慢的長起來了,而且也還是模模糊糊的,根本就看不清小萌的臉龐。

趙二彪哦了一聲,然後對着小萌說道:“小萌,你能夠出現實在是太好了!我正好有事情要找你呢!”

就在趙二彪剛剛說完這話的時候,小萌打斷趙二彪的話說道:“我找你也有事,還是讓我先說吧!我的身子弱,萬一說着說着就堅持不下去豈不是不太妙了!”

聽到小萌這樣弱弱的說,趙二彪點了點頭,然後對着小萌說道:“好的!好的!小萌,你先說吧!你要對我說些什麼呀!?”

小萌稍稍的頓了頓,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之前不是說要幫助你嘛!”

“是呀!是呀!你想起什麼對我有用的事情了?!”趙二彪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對着小萌急急的問道。

“我在血玉里面的古籍上又發現了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不像救活赤靈草那麼困難,可是卻對你很有用!”

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心裏面一喜,然後對着小萌繼續急急的問道:“不困難最好!不困難最好!什麼好事情呀!?你快說說!快說說!”

小萌稍稍的頓了頓,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一本遠久的古籍上面記載,黑魔蛟的血是神奇之物,要是能夠喝上一口的話,強身健體自然不在話下,本事陡增也是可以做到的!”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點了點頭,然後對着小萌說道:“然後呢?”


小萌愣了一下,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滿臉疑惑的對着小萌說道:“你不是說要告訴我一件特別容易卻有特別好的事情嗎?”

“是呀!是呀!我已經說完了!”小萌同樣有些疑惑的對着趙二彪說道。


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滿臉糾結的表情對着小萌說道:“你要說的事就是黑魔蛟的血的事兒?”

“是呀!是呀!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小萌對着趙二彪反問說道。

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長長的嘆了一口,然後標誌性無奈的對着小萌說道:“確實是好事不假,可是,你真的覺得這件事很容易嗎?”

小萌就猜到趙二彪會有這樣的反應,嘿嘿一笑對着趙二彪說道:“這件事雖然不是十分的容易,可是,至少要比救活赤靈草容易吧!?”

“要是找到母的黑魔蛟就好辦了,可以趁着母黑魔蛟生理期的時候收集一點兒血••••••”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忍不住的樂出聲音來,不過,嘿嘿一樂後,小萌輕哼一聲對着趙二彪說道:“你要是再這樣總是說些有的沒的我就回去了,哼••••••哼•••••”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對着小萌說道:“小萌,小萌,你先不要走,我還有事情要問你呢!”

“什麼事情••••••”

小萌的話剛剛說出口,趙二彪便忽的察覺到了什麼,眉頭一皺,滿臉認真。

小萌自然是察覺到了趙二彪的變化,趕快對着趙二彪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你可能還不知道,我自從吃了那麼多的赤靈草以後,不僅不可不餓,身體上的各個感官都變的異常的靈敏,能夠感覺到很遠之外的事情!”

“你現在感覺到了什麼?”小萌對着趙二彪問道。


“黑魔蛟好像又朝着我這裏跑了過來!”趙二彪皺着眉頭,滿臉疑惑的說道。

趙二彪一邊這樣說話一邊緊緊的抓住了石壁上凸出來的岩石。

“這黑魔蛟到底是要幹什麼呀?拿我當猴耍呀?”趙二彪暗暗的罵道。

就在趙二彪這樣說話的時候,黑魔蛟已經跑了過來,而隨着黑魔蛟的跑動,地面已經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

黑魔蛟跑到趙二彪所在的洞口,剛剛站穩腳跟便開始重重的撞擊着洞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