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洛仁,你敢對我兒子出手?」陸明南殺機凜然。

「本侯只是試一試你兒子的實力,明南兄,又何必生那麼大的氣呢?」樂平侯不陰不陽道。

「試一試?好!那我也來試一試你家那兩個狗崽子的實力!」陸明南一個閃身,來到陸川身邊,身上的氣息猛然躥高,對著江白羽、江真,狠狠壓下。

樂平侯臉色一變,沒有想到,陸明南說出手就出手,匆忙之間,只得聽挺身而出。

嘭!嘭!嘭!

樂平侯後退三步,臉色略顯蒼白。

陸明南身形,絲毫未動!

氣勢相交,高下立判!

「哼!陸明南,本侯今天不是來找你打架的。」

樂平侯站定身形,冷冷的看著陸明南:「你兒子陸川三天前在寶葯閣前,打傷白羽,並且搶走兩顆三階妖核,一顆小登天丹,今天我來,是要討個公道。」

「你說我兒子打傷你家狗崽子,並且搶走兩顆三階妖核、一顆小登天丹,有證據嗎?」陸明南一招得手,也不再動手,冷冷的看著樂平侯。

「本侯府上的下人李阿三,就是證人!當日在寶葯閣門前的人,都是證人。」樂平侯道。

「就這麼點證據?」

陸明南冷冷一笑:「李阿三,是你府上的下人,他的證詞不足以說明什麼,至於寶葯閣門前的人?只要有錢,你想要多少都有,我都給你找來多少!」

「你強詞奪理!」

「強詞奪理?呵呵……有這個必要嗎?不說你這些證據,根本不足以證明什麼,就算真有其事,那又如何?」陸明南看了一眼樂平侯,傲然道:「到了我兒子手上的東西,就是我兒子的,誰也不能拿走,誰敢動我兒子,我就滅誰滿門!」

「陸明南,你!」

樂平侯臉色大變,他沒有想到陸明南居然如此霸道不講理。

陸川站在父親身後,感受父親身上那無與倫比的霸氣,體內也是熱血沸騰,做人做到這個地步,也不枉在世上走一遭了。


「第一侯爺,按您的意思,若是晚輩從陸川兄手中拿了某樣東西,那這樣東西就歸晚輩了?」

這個時候,站在樂平侯身後的江真說話了,他的語氣彷彿讓人沐浴熏風,但眼瞳的極深之處,無數惡毒念頭閃爍。

陸明南雙眼一眯:「你叫江真!我聽過你,在大秦京都小一輩之中很有名。」

「能入第一侯爺法眼,晚輩深感榮幸!」江真依舊是和煦的回應道。

陸明南手一揮,語氣一變,冷冷說道:「你雖然小有名氣,不過在我眼中還不如一隻螞蟻強大,還不被我看在眼中,我說這些,只是想告訴你,收起你那套,你的陰謀詭計,在我這裡行不通。」

「第一侯爺誤會了,晚輩只是想和陸川兄切磋一下,若是晚輩僥倖贏了,還請陸川兄歸還我三弟的東西,若是晚輩輸了,那兩顆三階妖核,還有小登天丹,就算是彩頭,陸川兄,你意下如何?」江真依舊面不改色,最後一句,問向了陸川,神色間,略帶著挑釁。

不管江真的人品如何,不過陸川有一點不得不承認,論養氣功夫,自己要比江真差許多。

對於江真的計謀,陸川也看得一清二楚,無非是覺得自己年輕氣盛,被這麼一激,肯定會應戰,不過他也無所謂,他剛剛突破武道六重,正好看看到底增長了多少實力。

就在他要戰出來之前,陸明南先一步站了出來,輕蔑一笑:「江真,你這個提議真是好!比武取勝,誰勝,東西歸誰,簡單公平!刺夜,你出來,和樂平侯世子較量較量!」

「是,侯爺!」

突然,一道人影出現在大廳之中,是第一侯府侍衛首領。


江真看到刺夜,饒是以他的城府,也是臉色一變。

作為樂平侯世子,又喜歡算計,對於樂平侯府的頭號敵人,第一侯府,自然非常了解,就包括這位刺夜,天位境高手!

雖然刺夜僅僅是天位境初期,不過對付他一個武道八重武修,真不比碾死一隻螞蟻難上多少。

「爹,既然江真世子,想要挑戰孩兒,那孩兒就讓他挑戰好了。」就在這個時刻,陸川站了出來。

看到陸川站出來的瞬間,江真臉上再度恢復和煦的笑容,不過嘴角微不可查的勾勒一個弧度。

掌控!

這一瞬間,江真內心深處有一種掌控天下的快感。

縱然是第一侯爺又如何?縱然是天位境高手又怎麼樣?還不是被我玩弄鼓掌?

「好,既然陸川兄應戰,那麼就定下一個日子……」

陸川一揮手,打斷江真的話,道:「不用定什麼日子了,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吧,也省得麻煩。」

江真是什麼心思,他大約能猜出來,不過懶得去計較。

「什麼!?」江真聽見此話,也是一驚,露出些許意外之色,陸川答應他的挑戰,他不意外,不過在他的算計中,就算陸川答應,也會把比賽日子拖延一陣子。

他沒想到,陸川居然把日子定在今天。

陸明南和樂平侯兩人,目光也仔細的打量陸川,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依仗。

「武道六重?」

兩位都是天位境高手,自然一眼就看出陸川的修為。

「這段時間忙著準備衝擊生死境,忘記關注川兒的修鍊情況,沒想到,一段時間不見,川兒已經達到武道六重了,看來他得到了一些不錯的機遇。」

「不過江真已經武道八重巔峰,川兒應該不是對手,看來這段時間,川兒修為突飛猛進,心性有些不穩。」

「也好,趁此機會,磨磨傲氣也不錯,反正有我和刺夜在這兒看著,他不會出什麼事。」

陸明南思索之間,已經讓刺夜退到了後面。 「武道六重?」

相比較陸明南心念急轉,心思多樣,樂平侯就顯得淡然多了,僅僅只是多看了幾眼,就沒有其他想法。

看來他還不知道陸川四天之前,是武道四重的修為,否則就不會如此鎮定了。

且不提兩位天位境高手的心思,江真看著陸川,好一會兒,這才點頭:「好!既然陸川兄如此果斷,那我再說什麼,也就顯得有些啰嗦了,就這麼決定吧。」

不管陸川是否要拖延比試的時間,對他來說,都沒多大影響。

如果陸川拖延時間,他正好服用小登天丹,一舉晉陞武道九重巔峰,準備衝擊神凝境,說不定到時候,他已經是神凝境高手,對付一個武道境武修,還不是手到擒來?

至於現在比試,那就更好,按照三弟江白羽所說,陸川也就武道五重而已,只是修鍊一門力量極為剛猛的武技而已。

江真雙拳一握,靈力催動,武道八重的氣勢發了出來。

「等等!」江真剛想進攻,一旁的陸明南突然叫了一聲。

「陸明南,這場比試,可是你兒子自己同意,莫非你想反悔?」樂平侯一見陸明南出面阻止,也站了出來。

「既然是川兒決定的,我自然不會反悔。」

陸明南冷冷的看了樂平侯一眼,道:「不過這場比試的菜頭,兩顆三階妖核、一顆小登天丹,好像都是我兒所出,你們贏了,東西歸你們,我兒贏了,豈不是什麼也沒有?」

這邊正要動手的陸川,聽到父親這麼一說,也反應過來,剛剛只顧得要驗證自身修為,倒忘了這一茬,不愧是人稱『笑面虎』的江真,真是厲害。

「不錯,兩顆三階妖核,其中有一顆三階妖中期妖核,價值十靈石,加上另外一顆妖核以及小登天丹,價值十七顆靈石。」陸川也道。

「這裡有一件下品靈器內甲,價值二十顆靈石。」樂平侯突然拿出一件細絲織成的輕薄甲衣,傲然道。

第一侯雖然武道縱橫大秦國,幾乎無敵手,就算生死境的國師,也僅僅只是平分秋色,但說到財富、底蘊……

樂平侯府數代人的經營,兩百年的積累,完全不是一個新晉第一侯能比擬。

樂平侯府一個月的收入,完全能抵得上第一侯府數年的收入。

十幾顆靈石的東西,雖然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但還不值得如此大動干戈,樂平侯之所以親自來第一侯府,最主要的是面子!

樂平侯府和第一侯府,是死敵!

他樂平侯的兒子,被陸明南兒子打了,他總部鞥無動於衷吧?

是,你陸明南是厲害,我打不過你,但就算大秦第一高手,生死境的國師也只能和你平分秋色,整個大秦也沒有誰能贏得過你,打不過你,也不丟人。

但我打不過你,不代表,我兒子打不過你!一個兒子打不過,還有第二個兒子!沒辦法,誰叫我兒子多呢,而且一個比一個優秀。

樂平侯越想,神色間的傲意就越濃。

至於靈器內甲、三階妖核、小登天丹,這些都是次要的,這些東西在普通人眼中,那是一筆豐富的財富,但在他樂平侯眼中,也不算什麼!

而且,他不認為自己兒子會輸。


武道六重,對武道八重,樂平侯不認為自己兒子會敗。

「下品靈器,內甲!」

陸川也不得不承認,這樂平侯真是財大氣粗。

「陸川兄,現在可以開始了吧!」江真猛地反掌一劈,頓時一股鋒銳之氣,一道氣芒破開虛空,朝著陸川劈了過去。

氣芒斬。

武道七重,武修靈力外放之後,就能施展出來的小技巧。

氣芒足有兩米長,破開虛空,剎那間便來到陸川身前。

氣芒斬,雖然僅僅只是靈力外放之後的一點小手段,不過由江真這位武道八重的高手施展出來,足以斬殺一些武道六重武修。

「好,就來看看我達到武道六重之後,實力到底增長了多少。」

面對這足以斬殺大多數武道六重武修的氣芒斬,陸川不閃不避,正面迎上,一拳轟出。

純粹的力量,沒有任何武技。

轟隆隆!

氣芒斬潰散,陸川拳頭之上沒有任何損傷。

「十鼎之力!」

陸川很滿意自己的力量,沒想到突破武道六重之後,不施展開山拳,光是本身力量就達到了十鼎之力。

「十鼎之力。」樂平侯微微一訝,但也僅僅只是如此。

陸明南的雙眸之中卻是露出些許驚喜之色:「沒想到川兒不是心性不穩,是真的有本事在身。」

「十鼎巨力!」

江真神色恍然:「我道陸川這小子怎麼敢答應我的挑戰,原來是有所依仗啊。十鼎之力,力道堪比一般武道九重的武修了!」

「不過,陸川,這就是你的依仗嗎?如果僅僅只是如此……那麼這場戰鬥,你就輸定了!」

武道六重,力道一鼎。

武道七重,力道兩鼎。

武道八重,力道四鼎。

武道九重,力道八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