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王爺肖霄這麼一說,四王爺五王爺也都一擁而上,將肖楚楚和肖靈靈一人一個摟在懷裡安慰:

「就是就是!都是表姐妹,有什麼事兒不能說開了的?」

「對呀!靈靈是個好孩子,楚楚也是個憨厚的,想來呀,就是姐妹們之間拌拌嘴,不小心撞到的!」

肖楚楚:……有這樣的家庭環境,原主肖楚楚不被欺負死才怪!

珠珠:王爺也是向著你的。只是她的身份尷尬,不好多說什麼。

肖楚楚:看出來了,我娘現在青筋都蹦出來了,只怕剛剛再不緩和,她真能動手削那個肖靈靈!

珠珠:……王爺也挺火辣辣的嘛…..

就在這時,女皇終於說話了,她慢慢走到肖楚楚的面前,先是看了一眼她手上晶瑩剔透的手鐲,又看了看她手上的一個成色極佳的玉扳指,而後從脖子上摘下一個成色極佳的玉墜系在她的脖子,這才語氣和緩道:「是靈靈不對,寡人替她向你道歉!對了,你的那個夫君呢?怎麼沒見他?」

這話一出,肖楚楚莫名覺得心慌。

對啊,自己在這裡耽誤了這半天,不知道莫睨蛟在哪裡呢!

“是,是,侄女也正想找他,侄女這就趕緊去了。”

說話間,她急忙急急給自己的女皇姨做了一個揖,然後慌慌張張地去找莫睨蛟去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最近大家給的月票有點多。原本打算10.1多更一點的,但是因為有事情,所以之前留著的打賞更,月票更,推薦票更,往後推一下,大概是在10.5號左右爆發一波。雖然沒求,但是大家給了,總要回饋一下。)

嘴賤當然要受到教訓,徐賢俊再一次享受到了姐妹雙打。

不過,鄭氏姐妹的心裡同時升起了一個念頭,或許變個髮型也不錯。

接下來又教訓徐賢俊一頓以後,鄭秀妍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二人看著鄭秀妍遠去,返身進屋關門的那一刻,便開始拚命的索取對方的唾液。

小別勝新婚,最能體現兩人此時的急迫心情。

也不知道狂歡到幾時,二人才鳴金收兵,沉沉睡去,連收拾戰場的精力都沒有。

雖然說《鬼怪》劇組時間很趕,但是分攤到個人,卻又要另說了,所以聽到徐賢俊要請半個下午的時候,李應福沒有多說,便答應下來,反正只要稍微調整一下拍攝順序就好了,而且以徐賢俊的能力,基本上都一遍過,不會耽擱放鬆日期。

先前和鄭氏姐妹談的時候,徐賢俊並沒有表明自己一定會去,甚至還愁眉苦臉的說,自己不見得就能過去,這也惹得心中失望的鄭秀妍好好教訓了他,要不然那天晚上也不會那麼失望的離開。

大冬天的,偽裝自己變得更加容易,墨鏡、口罩加羽絨服自帶帽子,再加上一條圍巾,就算是狂粉想認出徐賢俊來也不是很容易,他又不是女性,被瘋狂的飯僅憑小腿曲線就可以認出。

徐賢俊老師的排著長隊,等待著鄭秀妍的出場,但是已經在心裡吐槽了,這女人架子好大,都快半個小時了吧,還沒出來,真的是沒有時間觀念!

正在他神煩的時候,鄭秀妍跟著幾名保全出來了,看到鄭秀妍的樣子,徐賢俊眨了眨眼睛,心中的防線就像冰塊遇到了夏陽,瞬間消融。

鄭秀妍穿的衣服都很平常,牛仔配白色長袖毛衫,最關鍵的是,她的髮型,丸子頭,空氣劉海。要是不看穿著,真的就是那場在溜冰場那次《Oh》的傳奇了。

徐賢俊突然覺得口有點渴,也有點怦然心動。

「Golden,向前走了,是不是被西卡迷住了啊?」

後面的人看到身前這個被羽絨服包裹的fan半天沒動,並沒有生氣,因為他也是被Jessica的這副樣子迷住了,這是不同於她女強人的另一副樣子,「卡哇伊」的很。

「哦哦,對不起,我一時看呆了。」徐賢俊聽到背後人的善意調侃,從失神中回過神來,轉過身鞠躬道歉。

「哈哈,我也是,多久沒有看到西卡這副樣子了,真的很想抱回家。」後面這位飯聽到徐賢俊大方承認他是看呆了,不由得心情大好,有一種志同道合的感覺,忍不住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是啊,我也想抱回家。」

徐賢俊轉過身,看向鄭秀妍的目光有些痴迷。他記得自己說過想看她的劉海,沒想到這一次她竟然大大方方的露了出來,和她當時的反應可不一樣。

難道說她是不好意思單獨在自己面前展露,所以通過這樣的公開活動露出來,就算自己沒在場,也可以看到圖片嗎?

這一刻,徐賢俊的心中有火苗在燃燒,越來越旺,把他心中固守的東西好似要燒化。

「我也想把它抱回家,真的很可愛。」

前面排隊的女生聽到後面二人的嘀咕,也轉過頭來發表自己的看法。

徐賢俊忍不住一笑,這女人真的是男女通殺呀,剛才沒注意,現在才發現,整個大廳里都在議論,甚至還夾雜著幾聲低聲尖叫,仔細一聽,都是「好可愛」、「把她抱回家」之類的話。

徐賢俊的嘴角又是一撇,他決定了,找個機會一定要抱她一抱,要是能把她融進自己的身體里,那就再好不過了。

排在徐賢俊前面的女生,轉回頭看到徐賢俊的時候,感覺到了一點熟悉,好像是在哪裡見過,忍不住又是轉頭一看,羽絨服,是be男裝的;墨鏡,是小除好的;口罩,是新型襪子的;圍巾,是「1989」,西卡出生那年的紀念款。

嘶,這一身裝扮,徹徹底底得西卡粉絲,比她還徹底,這應該是位資深狂飯吧。

「歐巴,你穿這一身不怕你女朋友吃醋嗎?」

這位女生有點好奇,雖然她飯鄭秀妍,但是如果她男朋友如此穿戴的話,那她也會吃醋的。戴一兩件也就罷了,可是這全身上下都是這個愛豆的,她就不得不重新審視男朋友對她的感情了。

徐賢俊一愣,這才回過神來,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打扮,這才回過味來,好像、確實有點太那啥了。

「呵呵,我女朋友不會的,她身上的裝扮和我差不多。」徐賢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可惜,被口罩擋了個乾淨。

「你女朋友也是goldenstars嗎?」這位女生眨眨眼睛,她很好奇,就算是goldenstars,也不會如此的打扮自己的男朋友吧?

「內,是的,我女朋友也是goldenstars,她比我更狂熱,也比我更早地認識西卡怒那。」

徐賢俊一本正經的道,自己的女朋友可是從一出生就認識了鄭秀妍呀。

「哦。」這女生又眨眨眼睛,不再多說,看來自己還是不太狂熱呀。不過這人好奇怪,怎麼到屋裡了還戴墨鏡?他又不是保安。就算是保安,現實里的也不要戴眼鏡呀。哦,也不是,或許是防閃光彈的吧?大人物的保安?

女生胡思亂想起來。

徐賢俊也不想這樣的,他現在熱得很,大廳里的空調開的足夠大,要不然鄭秀妍也不會一身初秋的衣服了。但是徐賢俊只要一摘眼鏡或者口罩,肯定會被一些飯認出來,為了不引起秩序的混亂,或者更確切的說,為了給鄭秀妍一個驚喜,他此時還得忍受著。大不了簽售會結束以後,向她要補償。

時間一點點推進,等輪到徐賢俊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小時。

「感謝您的……」

鄭秀妍接過徐賢俊遞過來的專輯,抬頭看過去的時候,話說不下去了,別人認不出徐賢俊,她還能認不出來嗎?以前認不出來,現在還能認不出來嗎?

原本就燦爛的笑容,現在更是心花怒放。

「你怎麼過來了?」

簽名的同時,鄭秀妍問出聲來,她自己都沒發現,這一刻,她的聲音甜的膩人。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徐賢俊先是扯掉帽子,摘下眼鏡和口罩,又把圍巾取下來圍在鄭秀妍的脖子上,嘴上儘是調侃。

鄭秀妍身邊的人當然認識徐賢俊,看到是他都露出驚喜之色,至於徐賢俊在鄭秀妍的脖子上圍圍巾,他們更不在意,人家的關係可是親密的很。

一直關注著鄭秀妍的粉絲們,看到這位男飯把圍巾圍在鄭秀妍的脖子上,都嘀咕起來,這人太得寸進尺了吧!可是當徐賢俊轉過身來向他們招手的時候,空氣驀得一靜,然後沸騰。

且不說徐賢俊和鄭秀晶的關係,光只是二人在《我結》裡面的假想夫妻,就夠讓他們起鬨的。君不見,有多少對《我結》中的夫妻,被人CP到了一塊。看到這一對,儘管知道是假的,但是依然驚聲尖叫。而且,此時徐顯俊的人氣,可是不同以往,以前是配不上鄭秀妍,現在卻是有點男強女弱,不過,這樣也正合現在的社會定律,可以說是更配!

鄭秀妍此時整個人都是酥的,腦海中的一瞬間閃過的都是她和徐賢俊在《我結》中的點點滴滴,一時間,真的就像是收到男友驚喜的小女人。

剛剛拿到簽名還沒有離去的女生,現在回過神來,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看他熟悉了,原來是徐賢俊,這位和西卡有些說不清關係的男人。想到他說自己女朋友是西卡狂飯,比他更早認識西卡,女生忍不住笑出聲來,的確,他女朋友鄭秀晶剛一出生就認識西卡了。

聽著人群中有人喊「前後輩」,徐賢俊颯然一笑,轉頭看向鄭秀妍:「前輩,需要我這個後輩在你旁邊幫你收禮物嗎?」

邊說還邊看向了那個收禮物的工作人員。

身邊的幾個工作人員都笑了,這男人還真是有趣,起身讓出位置。而且,人家是親姐妹,徐賢俊幫忙也不會惹得鄭秀晶不高興。

「當然,當然。」鄭秀妍的經紀人李賢碩趕忙答應,這麼有話題度的事情他又怎麼會拒絕。

「不耽擱你拍戲嗎?」鄭秀妍低聲問了一句,不過從她的問話語句中也可以得知,她是希望徐賢俊留下來的。

「不耽擱,只要你的簽售會不是辦到明天早上,那都沒問題。」

徐賢俊一邊說一邊來到鄭秀妍的身後,還順手脫下自己的羽絨服,披在了鄭秀妍的身上,自己真是太熱了。

不過這個溫柔的動作,又引得人群一陣尖叫。

鄭秀妍也是忍不住的抿嘴,心裡樂開花了,要是此時沒人,她真的很想吻這個男人,至於世俗的禮法,在這一刻,在她心裡無影無蹤。

接下來的粉絲,就是那會催促徐賢俊的男生,發現自己身前那個看鄭秀妍看到呆的男人竟然是徐賢俊,原本同此的心裡一下子變得嫉妒,這傢伙可是擁有了鄭秀晶啊,而且還和西卡在《我結》中扮演夫妻,這真的讓人羨慕嫉妒恨,所以情不自禁的張口而出:

「徐賢俊xi,你剛才看西卡看的流口水,你女朋友知道嗎?」目光警惕著梵傾天圍繞在自己身邊轉動的身影,瀧笑手中的掌風蓄勢待發,但卻無從下手。

而就在這個時候,瀧笑驀然看到梵傾天一掠而過的身影,毫不猶豫,瀧笑抬掌便是再度朝著梵傾天拍了過…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二百四十九章、反被打了 而此時此刻,教皇殿內正開着會議的比比東,突的聽到外面侍衛的呼喊,冰冷淡漠臉上立時浮現出一抹絕美笑容。

她道:「小傢伙回來了。那今天的會議就開到這裏,武魂精英班的事情,就照剛才說好的做,都散了吧。」

教皇殿內幾個白金主教互相對視了兩眼,接着神色怪異的起身出去。

一人道:「武魂精英班的會議就這開完了?剛才說好了什麼?」

「呃……好像只有教皇陛下在說,我們都還沒開始說話呢……」

另一人輕聲開口,月關道:「意思就是全部依著教皇陛下的吩咐辦,這都不懂嗎?」

「可……那是六塊魂骨啊,寶庫中僅存的六塊,就這樣全部發給武魂精英班的黃金一代?」

「又沒拿你家的魂骨來作為獎勵,那六塊魂骨里,還有三塊是教皇陛下獵取的呢,教皇都不心疼,你還心疼上了?」

月關冷冷開口噎了他一句,那人終於沉默下來。

而另一邊,星河帶着胡列娜、焱、邪月三人往教皇殿內走去,月關以及其餘一眾魂斗羅正好從殿內出來。

兩方迎面撞上,焱與邪月他們都不自覺的低下腦袋,亦步亦趨的跟在星河身後,跟小貓一樣乖巧。

等月關他們一行遠去,焱的臉上仍有幾分驚恐的神色。

「我靠,老大,怎麼這兒有這麼多白金主教,就連菊長老也在!咱們來得好像不是時候啊!」

「有嗎?」

星河下意識的回了一句,一抬眼便瞧見了不遠處比比東的身影。

「老師!」

他驚喜的喚了一聲,飛快的跑上前去,抱住比比東柔軟的身子,喃喃道:「老師我好想你啊,你想我沒?」

比比東柔柔笑着,蹲下身抱住星河,食指在他額間輕彈一下。

「你說呢?」

星河嘿嘿笑了笑,身後的胡列娜、邪月與焱三人,在這一刻均是有些目瞪口呆。

「教皇大人平時都這麼溫柔的嗎?怎麼跟傳聞中的不太一樣啊?」

他們微愣了半晌,在反應過來后立馬單膝跪下行禮:「見過教皇。」

「都起來吧。」

比比東輕聲道,接着拉着星河來到胡列娜身前。

胡列娜一張嬌嫩的臉蛋上,立時浮現出些許紅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