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宇皺了皺眉頭,不知道這個時候誰會給他打電話。

掏出電話,發現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

語氣很生冷。

“請問是不是秦宇先生?”

通電話的是一個女孩子,聲音露出了一抹焦急。

“你是?”

秦宇一愣,沒聽過這樣的聲音,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我是蕭妃的朋友。”

對方立刻說道:“我叫上官舞。”

蕭妃的朋友?

秦宇嘴角勾了起來,沒想到蕭妃的同學也會給他打電話?

想了想之後,他說道:“怎麼了?”

“我聽蕭妃說你會看病?”

上官舞遲疑了片刻,好奇的問道。

“呃?”

秦宇點了點頭,之前和蕭妃開視頻的時候確實說過這樣的事情。

當初還說是鬼醫的徒弟呢。

其實鬼醫他並不知道,隨便胡謅的。

“你能不能幫我父親看看病?他的病症其實很奇怪,蕭妃說你或許能治療。”

上官舞眨了眨眼睛,輕聲說道。

“這肯定沒有問題啊。”

秦宇笑了笑,既然是蕭妃吩咐,自然要幫一下忙的,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好的,我把地址發給你。”

上官舞說完這話,就掛斷了電話。

很快,秦宇又給蕭妃撥打了電話。

“老公,怎麼了?”

蕭妃微微一笑:“剛剛上官舞是不是給你打電話了?”



“真是你朋友嗎?”

秦宇笑了笑,這一聲老公,其實喊的挺貼切的,他還是比較喜歡的。


“當然是我朋友啊。”

蕭妃說道:“你幫忙去看看吧,你不是之前說會看病嗎?你可別說漏嘴,我說了,你是鬼醫之後。”

“我之前開玩笑的,我都不知道鬼醫是誰。”


秦宇翻了翻白眼,之前確實只是給蕭妃開玩笑說的。

“哎呀,人家已經把你的名字給吹出去了,就是靈山鬼醫,不管怎麼樣,你可別說錯了哦。”

蕭妃眨了眨眼睛說道:“其實你也不用害怕,鬼醫也早就想收你爲徒了。”

啥?

秦宇有些奇怪,不可置信的問道:“我不認識啊。”

“我認識,鬼醫也算是我的師傅,你是我男朋友,冒充他的名聲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把?”

蕭妃笑了笑:“總之你就是過去看看,可千萬不要給我丟臉啊。”

“既然是老婆大人說的,小的自然恭敬不如從命。”

秦宇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說實話,他現在已經很久沒有和蕭妃打電話,開視頻了。

如今開了一下視頻,感覺還是特別的溫馨舒服。

只是想到三年後的約定,他也是心如刀絞。

不管怎麼說吧,必須要把大老婆娶到手,這纔是重中之重。

“貧嘴。”

蕭妃狠狠的瞪了秦宇一眼,隨後又嘟了嘟嘴吧:“老公,我想你了。”

秦宇眨了眨眼睛,其實他現在也非常的想念蕭妃,恨不得抱住她,將她放入懷中。 “我也想你。”

秦宇嘆了口氣,希望能儘快的去找蕭妃吧。

“上官舞已經把地址發給你了吧?”

蕭妃眨了眨眼睛,淡淡的說道。

“是的。”

秦宇嗯了一聲,剛剛收到了短信,確實已經發來了地址。

居然不在江海,而是在江寧。

不過距離江海也不是很遠,看完病之後,可以直接回家。

“那你就去幫幫忙吧。”

蕭妃笑了笑:“等過年的時候,我就去找你,我實在忍不住了,太想你了。”

秦宇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他就打了一輛車離開了。

江寧市,盛世華庭別墅區,上官家族。

“嘎吱”

一輛出租車停在大門前,秦宇下了車,眯起眼睛打量眼前的豪宅。

在這寸土寸金的江寧市市中心,可以坐擁如此高端豪闊的絕佳地段,上官家族果然不愧爲江寧市五大世家之首。

秦宇收回目光,不緊不慢向大門走去。

“站住!”

門口一左一右站了兩個黑衣大漢,黑着臉攔下他。

“怎麼?”

秦宇停步,眼光玩味盯着兩人。

“這裏可是上官家族,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隨便進的地方!”

右首大漢冷笑,眼神充滿不屑和鄙夷。

這裏可是商賈名流匯聚之地,華宅林立,豪車雲集,這小子打的過來,身上穿着頗爲寒酸,白T恤牛仔褲旅遊鞋加起來不超過200塊,怎麼看都只是個窮吊絲。

“狗眼看人低!我可是上官家族請來的貴客!”

秦宇一翻白眼兒,冷冷道。

“就你?還貴客?哈哈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還想打上官家族的主意,窮瘋了吧?”

左首大漢昂着下巴,一副居高臨下的倨傲模樣。

“切,真是晦氣,秦某懶得跟你們廢話!哼,放兩條狗在門口咬人,上官鴻頭疼死也活該!”

秦宇撇了撇嘴,扭頭就走。

他前腳剛走,大門口隨即出現一個窈窕身影。

“上官舞小姐,你有什麼吩咐?”

左首大漢趕緊彎腰,陪着笑臉問道。

“待會兒秦神醫到了你們不可怠慢,爺爺病情惡化,萬萬拖延不得!”

上官舞聲音清冷,一張秀美絕倫的俏臉寫滿擔憂。

“秦神醫?那個……他是不是十七八歲,眼睛大大的很有神,脖子上掛了個月牙形的黑石吊墜?”

右首大漢雖然倨傲,但幸好記性不差,此時眼皮一跳,趕忙問道。


“不錯,你們……”

上官舞輕輕蹙眉,一雙鳳目流露疑惑。

聞言,兩個大漢對望一眼,同時撒腿向前跑去。

“秦神醫,請留步!……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

身後傳來焦急的呼喊聲,秦宇腳步未停,就當沒聽見,吹着口哨,悠然自得欣賞路旁枝頭繁花。

“秦神醫,我們錯了,您高擡貴手,饒了我們吧……上官族長危在旦夕,您可一定要施以援手啊……”

兩個大漢點頭哈腰,苦苦哀求,跟在秦宇屁股後喋喋不休。

“別介,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二位請回吧,小爺我沒心情給他治病!”

秦宇做事一向很有原則,他的原則就是三個字:看心情。

“噗通”

兩個大漢跪倒在地,聲淚俱下,想去抱秦宇大腿,又怕他更反感,只能哭求道:“秦神醫,人命關天,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啊……”

秦宇停步,冷冷道:“上官鴻的命就比普通老百姓金貴嗎?在我看來,他也只是凡人一個,和阿貓阿狗沒什麼區別!”

兩個大漢不敢搭話,只是跪在地上一個勁磕頭。如果上官鴻因爲他們氣走了這個大救星而隕落,那他們一定會死的特別悽慘。

“秦神醫,您妙手仁心,請一定要救一救我爺爺!”

正當秦宇打算舉步離開之時,一個動人心絃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秦宇扭頭,頓時覺得眼前一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