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老闆娘的話一出,在場的每個人都轉頭看向我,猙獰地笑着,那樣子,似乎要把我生吞活剝了一樣!

我扯了扯嘴角,求救地看着劉嘉明。只見劉嘉明的嘴角一勾:“沒事。宮洛已經算計好了。”

清風道長點着頭,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是的。她就是誘餌。只要有她的地方,肯定會有追魂令的蛛絲馬跡。”

聽着清風道長的話,各個大家看着我的眼睛更加露骨,我感覺只要我一離開這裏,他們立馬就可以將我綁起來,把我解剖了。

我看着師父,希望他不要把我說的這麼神乎。師父似乎收到了我的請求,嚴厲地呵斥道:“她是我的徒弟。如果沐顏有任何不測,那就等同於和我清風作對!”

師父這話一出,所有的人都收回了他的目光,低下頭。

周曉曉站了起來,走到長老的面前,隨後,高小一和高小悸也走了出來,異口同聲地對着長老說道:“我們有宮洛和沐顏,一定會將追魂令給帶回來的!”

長老捋了捋鬍鬚,莞爾一笑,點着頭說道:“那就你們去吧。如果有誰妨礙他們,或者跟蹤她們,也等於和我肖天閣作對!”

宮洛嘴角一勾,看了我一眼。看到他的眼神,我心中的擔憂逐漸地放了下來。我知道,我的危機解除了。

劉嘉明靠近我的耳邊,輕聲地說道:“是宮洛想出來的。只要我們把這個活給攬下了,加上有三大長者和他們家族的支持,幾乎沒有人敢對你怎麼樣了。”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對宮洛更加充滿了感激。但是,另一個人難題油然而生:“可這樣,我們就得收服追魂令了。”

“這件事,就得看天,而不是看人了。追魂令會不會出現,什麼時候出現,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不是嗎?”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是這樣的,就是我,也不是每天都可以遇到追魂令,關鍵,還得看追魂令自己願不願意現身。

只不過,有了夜媚那一層關係,我變成了他的敵人。他肯定會找我,並且努力殺了我的!

我看向宮洛,用脣語對着宮洛說了一聲謝謝。

之後,他們就在談論有關的規定了,很多的規定,都是讓其他家族不要妨礙我們的行動而制定的。

再之後,我們就走出去了。來到了一樓的大廳。那裏,已經有很多人開始跳舞了。

新郎走到我的身邊,笑着說道:“韓小姐,要不要去跳一支舞?”

“可以。”我微微一笑,拉着劉嘉明往舞臺中央走去,笨拙地跳着國際舞。

新郎則消失在了大廳。

“呵呵,別人邀請你跳舞,結果你拉着我來,這樣真的好嗎?”劉嘉明溫和的聲音傳進我的大腦。

我微微一愣:“剛纔是他請我跳舞嗎?”

也就在這時,我狠狠地踩了一腳劉嘉明,這是我舞步錯亂了的原因。

“對不起。”我有些難爲情。不會跳舞還要進來跳舞……“沒關係。跳舞這種東西,其實就是熟能生巧,多跳一次就會了。”劉嘉明依舊那般溫和。

我點點頭,繼續努力地跳着舞。突然,我被劉嘉明甩了出去,我的心一陣狂跳,努力找回重心,可還是往外跌去。

最後,我跌進了一個巨大的懷抱,溫暖而且熟悉。我反射性地擡頭,只見宮洛的臉放大在自己的眼前。

“宮洛?!”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宮洛很自然地拉起了我,環起我的後背,跳了起來,冷冷地說道:“剛纔,已經過了半場了,也是到了換舞伴的時候。”

“哦。”我點點頭,隨後想起剛纔的事情,再次道謝:“宮洛,謝謝你了。你真的,挺夠義氣的!”

是的,不管是不是因爲千年古屍,他都是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是一個可以依賴的人。

“是千年古屍叫我這麼做的。”

“但還是要謝謝你。”說着,我轉身尋找着劉嘉明的身影,只見劉嘉明和周曉曉環抱在一起,“那個,這兩年,你和曉曉怎麼樣?”

“只是朋友。”宮洛的語氣瞬間愣冷了下去,“我們約定過的,不談論有關對方對象的事情。”

我低頭,認錯:“對不起,我忘記了。以後不會了。”

要不是宮洛對我說,我還真的忘記了。這個約定是爲了兩個人都不尷尬而制定的,因爲千年古屍和宮洛同一個身體,而周曉曉和我又是最好的朋友……

(本章完) 我低頭,認錯:“對不起,我忘記了。以後不會了。”

要不是宮洛對我說,我還真的忘記了。這個約定是爲了兩個人都不尷尬而制定的,因爲千年古屍和宮洛同一個身體,而周曉曉和我又是最好的朋友……“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裏,去B國。”宮洛冷不丁地說着。

我點點頭:“恩。但我想回一趟凜王殿,就是紅依現在在的地方。”

“……可以。”

大約凌晨的時候,宴會終於散去。我們也被安排到另一棟別墅的三樓裏,我和周曉曉同一個房間,而劉嘉明和宮洛住在同一個房間。

凌晨三點左右,外面傳來急速的敲門聲,我迷糊地起了牀,打開門,一看,嚇得我的睡意完全沒了。

我趕快跑到周曉曉的牀邊,重重地拍打着周曉曉的被子;“曉曉,起牀了,出大事了!”

“恩~到底怎麼了?!還讓不讓人睡了。”曉曉也有起牀氣,被人叫醒,立馬嘟起嘴巴。

“出大事了!”我提高了嗓門。

周曉曉這才睜開了眼睛,跟我來到門口,只見一個鮮血淋淋的女人站在房門前,而旁邊一個英俊瀟灑的男人在敲着對面的門。

周曉曉也被嚇得睡意全無,來到女人的旁邊,繞着女人兩圈,纔開口說道:“你是新娘?!林家的大小姐?!”

女人點點頭,擡起她的頭,她的臉上長滿了紅色的疹子,大小不一,疹子的旁邊都有一塊僵硬着的白皮膚,極其顯眼,每顆疹子中央,都流出鮮紅的血液,有的甚至是發出腐爛味道的膿液!

那張臉上,完全看不出白天的光彩,而更像是鬼魅一般,令人害怕!

另一邊,劉嘉明慵懶的聲音緩緩響起:“怎麼了?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

“救救我夫人!”謝俊恩的聲音在顫抖,“不知道怎麼回事?她的臉上突然長出了奇怪的東西!”

我聽着謝俊恩的話,也看向了他,他一直說着林翠翠林崔崔的情況,可是他的臉沒看林翠翠一眼。

聽着謝俊恩的話,劉嘉明並不奇怪,反而還笑了笑:“哦,這是舊疾。”

“那要如何醫治?!劉家世代都是醫家,肯定有辦法能夠治好她的!”說着,謝俊恩便對着劉嘉明彎了彎腰。

林翠翠也開口說話了:“對啊,劉哥哥救救我,兩年前,就是你將我救活的!現在,肯定也有辦法!”

林翠翠看向劉嘉明,那雙眼佈滿了血絲,那聲音也變得尖銳而又嘶啞,在暗夜裏顯得更加淒涼。

周曉曉這時開口說話了:“當初,劉嘉明會救你,是因爲你父親答應給他你們的鎮族之寶夜明珠,但是,那顆夜明珠到現在也還沒有到劉嘉明的手上。你們這麼騙人,劉嘉明會再救你才奇怪呢!”

劉嘉明滿意地看了眼周曉曉,隨即開口道:“曉曉說的很有道理。”

說完,劉嘉明就回了去,想要將門關上。謝俊恩一看,趕緊用腳堵住了門,懇切地說道:“劉當家,救救我夫人!你要什麼,我們都可以給你!”

“真的?”劉嘉

明試探地問道。

“真的!”林翠翠激動地說着,隨後從口袋裏那出一個盒子,打開盒子,裏面是一顆大大的夜明珠,從裏面傳出來的光芒差點亮瞎了我的眼睛。

劉嘉明這纔再次出了來,拿過夜明珠,極細看了許久,才合上了盒子,再次往回走去:“我去給你拿藥。”

不久之後,劉嘉明拿着一個小瓷瓶出了來,扔到謝俊恩的手裏:“一次一粒,每天三次。保證藥到病除。”

說完,劉嘉明再次關上了房門。

謝俊恩拿着那個小瓷瓶,有些不可思議,許久之後才說話:“這個藥……”

“早就準備好了的。”我如實對着謝俊恩說道,“你們言而無信,我們只能用我們的手段拿回報酬了。”

“怎麼可以這樣?!你們算計我!”林翠翠的臉都綠了,但隨後她便用手抓着自己的臉,很多的紅疹都被她抓破了,從裏面流出大量的膿液,臭味十足。

周曉曉在自己的鼻子前扇了扇:“沒人算計你。這是你的後遺病,只是當初沒和你說罷了。”

說着,周曉曉對着謝俊恩說道:“趕緊帶着你的新婚老婆洞房去吧,這個藥吃完十分鐘就會見效的。”

說完,周曉曉也拉着我的手,關上了房門。

隔着門,我可以聽到林翠翠說出的髒話,和謝俊恩不悅的話語。很快,他們就離開了。

“那個,真的是後遺病?!”林翠翠那副慘狀,還真的不像是後遺病,但是,如果說劉嘉明當時故意給林翠翠下毒,這不像他的作風。

“是後遺病。 豪門盛寵:蝕骨嬌妻,別跑! 只不過,沒有及時治療罷了。”說着,周曉曉聳了聳肩,打了個哈哈,躺回到自己的牀上,“我繼續睡覺了,明天還要去坐飛機。”

“恩。我也睡了。”

但是,過了很久,我也沒有睡去。我的腦海裏一直浮現出剛纔林翠翠那張臉,那些紅色的疹子,還有疹子裏流出的血液和膿液,發出的腥臭和爛味。

在我的記憶中,我上次看到這麼噁心的事情已經是非常久遠的事情了。或許,這也是一個證明我不知不覺過了兩年的事實呢?

然後,我起牀,回到了凜王殿。但是,紅依還在清波湖內。我問了天豬關於那裏的事情,天豬說沒發現其他的壞人。於是我又回到了人世間,躺回到牀上。

我閉上了眼睛,想着和紅依在一起的日子,一起走路,一起跑步,一起摘水果,一起划槳……最後,我成功入睡。等我起來的時候,周曉曉已經準備好東西了。

我迅速地洗了個臉,穿上衣服,整理揹包,最後和周曉曉出去和宮洛他們會和。

我們來到車子面前的時候,謝俊恩和林翠翠站在不遠處,看到我們便往我的走來,他們的手上還拿着回禮。

劉嘉明和周曉曉接過回禮,劉嘉明開口道謝:“客氣了。”

“不客氣。劉哥哥算計我的事情,我是不會忘記的。”林翠翠咬牙切齒地說着,眼中充滿了仇恨,而在那仇恨之中,有着一絲莫名的東西。

周曉曉白了眼劉嘉明,不悅地說道:

“劉嘉明,你的爛桃花自己解決的。”

說着,周曉曉便挽過我的手,將我拉進宮洛的車裏。

“曉曉,你那話是什麼意思?”爛桃花?難道林翠翠以前喜歡的人是劉嘉明?!

但是,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說着,我看着外面的三人,這麼說來,確定那個謝俊恩看上去更像是個保鏢!

“那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劉嘉明救了她,她就喜歡劉嘉明瞭。但是兩個月後,她接管了林家之後,就立馬決定和謝家聯姻。”說着,周曉曉看了眼外面,嘴巴微微一嘟,有些不開心,“她的喜歡太廉價了!”

確實。兩個月就變心了……還真的很廉價。

沒多久,劉嘉明也上車了,坐在副駕駛座上。

我眉頭微微一皺:“我們不是開了兩輛車來的嗎?”

“另一輛車被師父開去了。他說他們車不夠!”周曉曉白了一眼玻璃窗。

劉嘉明坐上車,就舒了口氣,對着宮洛說道:“走吧。再不走要來不及了。”

話應剛落,宮洛就發動了車子,迅速往外面開去。

我看着劉嘉明,八卦的心此起彼伏:“那個,林家的小姐和你說了什麼?”

“就說不會讓我好過的之類的話。”劉嘉明輕描淡寫地說着。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的眉頭不禁皺起:“她還真是不知好歹!”

要不是劉嘉明救了她,她現在根本連站着說話的機會都沒有。而且,整件事情也是他們自己說話不算話,劉嘉明也沒有對她怎麼樣,她怎麼還可以威脅劉嘉明?!

還真是有什麼樣的爸媽,就有什麼樣的女兒!

“以後我們還是不要和他們接觸太多!這種人人品有問題!”我一字一句地說着,清晰地表達着我的觀點。

宮洛冷不丁開口道:“以後見到他們,報復回來就好了。沒必要在這裏生悶氣。”

我點點頭。宮洛說得對,以後見到他們張心眼就可以了,現在生悶氣只對自己有影響,他們完全不痛不癢!

很快的,我們便來到了機場,坐上了飛機。

坐飛機的感覺並不是很好,而且這次我們還要飛十八個小時。我在飛機上睡了很久,突然,飛機一陣顫抖,嚇醒了我。

然後,就是一個空姐在那裏報道飛機遇上了不穩定氣流了。

我再次閉上了眼睛。但是很快又被叫醒了,原因是空姐發食物了。我打開吃了一口,結果好難吃,比我以前吃過的飛機餐都難吃。

我放棄了,吃了幾口水果,就閉上了眼睛,保存體力。

終於,十八個小時過去了,飛機終於降落了。

等我走下機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腳都已經開始軟了。周曉曉及時扶住了我:“小心點。你坐太久了。”

我感激地看着周曉曉:“你也一樣。”

“我纔跟你不一樣呢!你睡得太熟了,我出去過幾次都不知道!”說着,周曉曉嘟了嘟嘴巴。

我看着她。她的眼睛下是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本章完) 看着周曉曉的黑眼圈,我眉頭微微一皺,心疼地說道:“怎麼了?這麼大的黑眼圈。”

“睡不着。”說着,周曉曉看着前面的宮洛,“宮洛一直在上面,一直跟誰聊天。”

“你一直在觀察他?” 爆笑王妃冷麵王 我微微一愣。

“當然。我觀察了他兩年了,可是我還是不知道他背後有什麼組織。”說着,周曉曉拉了拉我的衣袖,“沐顏,幫我觀察他。”

我的眉頭緊緊皺起:“我纔不。那是他的自由吧,你幹嘛管這麼多?!”

周曉曉幹嘛這麼關心他背後的力量?!這和她有什麼關係?!

周曉曉懇求地看着我,兩隻眼睛一閃一閃的,靈活而又可憐。我繼續搖着頭,我才纔不做這麼沒有意義的事情呢!

很快地,我們便拿到了自己的行李,走出了飛機。

一走出飛機,便又寶馬停在外面了。宮洛上了寶馬,我們也跟着上了去。

劉嘉明感嘆道:“宮洛,你還真是哪裏都可以弄到車啊!”

“有什麼好奇怪的嗎?”我疑惑地問道。宮洛的公司不是做的很大嗎?他租一輛車,有什麼稀奇嗎?

周曉曉看着我說道:“稀奇的不是車,而是這裏有車。這個國家,是貧困國家,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有車。”

шшш ●Tтkā n ●C ○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也開始有了疑惑,看着宮洛。

宮洛平瞥了我一眼,冷冷地說着,眼中有着一份驕傲:“有錢能使鬼推磨,只是一輛車,算什麼?!”

說完,宮洛便開動了車子,往目的地馳騁。

“富可敵國啊!”許久之後,我忍不住感嘆道。

宮洛到底做的什麼企業,竟然能夠賺這麼多錢?!但是,隨即一想,他不想透露,也就算了。

很快地,我們就來到了一家酒店裏。

我們在酒店裏吃了午飯,隨即便討論着下一步的計劃。

“沐顏,你看過資料了嗎?!”宮洛看了我一眼。

我點點頭,認真地從揹包裏拿出資料:“這是發生在BLUCK村莊的一起事件,很多小孩子一接觸水,就無故死亡,死亡方式多種。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接觸過那裏的水。除了資料上的,還有其他的案例嗎?”

我知道,宮洛肯定會提早準備的,就和以前一樣。

宮洛拿出自己的電腦,將一個PPT傳到我的電腦裏。我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下了近五十條案例,還附帶照片。

“這起案件,總共死了七十八個小孩。他們死亡方式各異,但是就和沐顏說的一樣,都接觸過他們的河水,在那之後二十四小時內死亡的。而且死亡的孩子都在十歲以下,十歲以上的人沒有任何異常。”宮洛嚴肅地說着。

劉嘉明緊接着開口道:“可是這些照片裏沒有半點異常……”

劉嘉明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周曉曉打斷了:“不,他們的身上都有很重的陰氣。”

“陰氣?”劉嘉明的眼睛一眯。

周曉曉點了點頭:“看到他們,我就可以判斷,他們個個都是陰氣過重!相信我,占卜這塊,我面相也是優加的!”

優加,是考試的最高等級。而在占卜的各方面,周曉曉全都是優加。

宮洛看了眼周曉曉:“除了這點,你還看到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