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盲僧以能秀著稱,他飄逸,凌厲,給人一種驚豔華麗享受的同時又爲他超高的爆發感嘆不已。無論在哪個段位,都是非常火爆!

當林天說出盲僧的時候,圍觀的玩家都是給予了熱烈的掌聲。

老闆在少年耳邊說着什麼,但是後者的目光只是緊緊盯着林天,神十分複雜。

“好了,solo馬上開始,給這位兄弟一點勇氣。”老闆笑呵呵的說。

李清雅帶頭加油,衆人也都看到這位美女和上去的大兄弟是一起的,暗道好福氣,找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不僅目光有些羨慕。喜歡打遊戲嘛,畢竟宅男。

林天試了一下設備,暗道還不錯,進入遊戲後,直接選擇了盲僧,召喚師技能上,林天考慮了一會兒,鎖定了點燃和屏障。

盲僧這種打野英雄的solo一般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常規的中路直接對決,而另一種是野區solo,選定一半野區,只能在這裏刷野。雙方爆發人頭或者最先刷滿四十個野怪誰勝。

不過今天林天和他直接選擇在中路進行對決。

出了多蘭劍後來到了中路,觀衆這纔看見兩邊的出裝和召喚師技能居然都是一樣的。

點燃和護盾,這是solo的一種出裝模式,很拼。比點燃加閃現更拼。因爲閃現有可能用來逃命,而護盾,是直接上去殺!

當少年看見林天居然也是這種出裝的時候,微眯着的眼神頓時更加的凝重。

兵線還沒來。兩邊的盲僧就開始躍躍欲試,都是在走位中尋找試探的方式。

“q啊,q啊!”臺下的觀衆們都忍不住叫了起來,爲他們加油打氣。

兩個盲僧還在走位。只是忽然……

紫方,這位少年的盲僧動了,一道雷音波迅速飛過,非常精準的踢中了林天的盲僧。

“漂亮!這麼遠的距離都能踢中,剛纔我看距離很懸啊,以爲不夠的。”

“極限距離命中啊,咦?可是他怎麼不踢過去呢?”

按道理說踢中人了,就應該直接踢過去啊。圍觀的衆人可是直接等着少年的二段q呢。

可是少年並不着急,淡淡的目光落在林天身上,心想:“你在露走位,想讓我先踢過去嗎?呵呵,我沒那麼笨。”

“踢過去的話,的確是可以打出第二段傷害,但是如果此時對面的盲僧緊接着回踢過去,那麼他接下來的兩次普通攻擊就會有百分之四十的攻擊速度加成。誰先二段踢。 BOSS總裁的專寵 就佔劣勢!”

觀衆有人說道,引來了周圍一陣佩服的目光。

再提出第二段的話,又有百分十四十的攻速加成!

這是盲僧的被動!每釋放一次技能,接下來的兩次普通攻擊就會百分之四十的攻速加成。

不僅如此,盲僧的第二段q,是損耗的血量越高,傷害越高,後手的人更加有優勢。

當然。許多人都不知道,或者說忽略了。

林天面淡然,見他沒踢來,也是但笑一聲,並不打算上去。

又在相互拉扯中,兵線還沒來,十一秒的時間剛過,少年盲僧的q已經刷新好了。

等待了五秒,找到了合適的位置,少年目光一凝,再次踢了過去!

這次的q技能預判的十分準確,正好是落在了林天的盲僧將要走過去的地方!

“砰!”

“又出手了啊?真是剛啊!”

“是啊,連續兩次q命中了!這位大兄弟估計要跪了!”

正在觀衆們說着的時候,幾乎是同時,僅僅落後零點幾秒,林天的q也順着少年盲僧的q出手!

“砰!”

後一步命中!

“哇!這邊也踢中!”

“怎麼要一起二段q嗎?”

“哈哈……真是精彩,一上來就幹!”

“打呀,趁兵線還沒來,直接結束!”

觀衆們就喜歡這種緊張刺激的solo時刻!

少年盲僧和林天都是在等待着機會,剛纔觀衆有人說,在踢中的情況下,誰先二段過去就劣勢!

可就是此時……

“唰!”

林天的盲僧劃過一道瀟灑的身影,朝着對面踢過去!目標編號004 “咦?你不是說誰先二段q踢過去就對誰不利嗎?怎麼這位大兄弟就踢過去了?”

“是啊?難道是沉不住氣嗎?”

“嗨呀,我就說,這哥們不行啊,居然被對面連續踢中了兩次呢。”

“可是這第二次q他出的也很快啊,兩人幾乎是瞬間出的。”

“不,紫方的盲僧快一點,這哥們慢一點,我看的很清楚。”

衆人討論的十分熱烈。而當林天的盲僧二段q踢過去的時候,那少年目光微微動容,嘴角上揚,似乎是笑了笑。

“噢!我知道了!”剛纔那個解釋的觀衆此時大叫一聲,表情十分欣喜。

“這個哥們的盲僧之所以踢過去,是因爲他卡了一個時間!”他興奮的說。

“什麼時間?”衆人有些不解。

他激動的說着:“q技能在釋放後,有三秒的時間來釋放回音擊,也就是二段q,可是你們發現沒有!剛纔這哥們二段q的時間好像已經過了三秒!”

“但是,沒有!紫方的盲僧已經過了三秒,無法再踢,而方這哥們因爲是後踢,還沒有到達三秒,只差零點幾秒!”

“也就是這零點零幾秒的時間,方的盲僧才踢了過去,但是紫方因爲時間已經到了,q自動進行了cd,二段q踢不過去了!”

聽他這一解釋,衆人都感到很驚訝,臥槽,還能這樣玩?

衆人都興奮的看着兩人!

林天之所以剛踢過去,就是因爲他算準了對面三秒第二段q時間已經過了!

卡的就是自己比對面慢的零點幾秒的時間點!

畫面中兩個盲僧的對a十分流暢,出拳,走位,踢過來,走位!

操作非常流暢,看不到一絲的停頓!

這纔是行雲流水!

令人幾乎是同時掛上點燃,同時對a!

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在這q技能十一秒的冷卻時間裏儘量打出更高的傷害,然後下一個q技能,一絕勝負!

一級就已經拼的如此精彩了,看的現場的觀衆都是跟着激動了起來。

而且細心的觀衆能夠發現,兩人對普通攻擊的處理都非常的到位,有點平a距離的躲閃都不給對面,緊貼着打。

雙方點燃同時交,普通攻擊的次數又是一樣,裝備。符文天賦都是一樣!那麼最後獲勝的一定是血量更多的人!

眼看着兩人的血量都在下降,馬上就要分出勝負了!

“臥槽,好激動啊!看的我賊爽!”

“這兩個人都好牛叉啊,竟然打的這麼激烈!”

“對啊,看出來了,這是兩個大神。”

“你們猜誰能夠獲勝啊?”

“應該是紫方,他的血量高一點。”

“但是高的不多,能夠承受的了兩次平a嗎?”

觀衆們越來越激動。老闆也是看的手心是汗,如果少年輸了的話,自己那最豪華配置的外設就要被帶走了啊!

那可是他的心血啊!

兩個盲僧做着最後的對決!

少年的盲僧的因爲之前踢了兩次,所以現在有了一絲微弱的血量領先!

最後一次的平a!

“屏障!”

“我去,同時交了屏障啊。”

“當然了,這是最後的一次攻擊了,當然要交了。”

“這樣交屏障,就是拼誰的手速快了,在交出屏障前能夠a出來,那就是勝利!”

“但是看樣子兩邊的手速,一樣快!”

“我去,真是精彩啊!”

李清雅也有些看呆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現實中的人與林天手速一樣快的人,而且還是個路人。

“快了!”少年呢喃着,雙眼充滿精光。

林天面淡然,眼神炯炯有神!

屏障消失的一剎那!

少年的q已經好了!

瞬間,出手!

紳士守則 同時,林天的q也已經出手!

“砰!”

“砰!”

同時命中!

兩人又同時的按下q!

現場的觀衆只看見兩個盲僧朝着對面互相飛去,但是飛到半路……

“被擊殺!”

同時響起來!

“我擦啊!”現場的人都有些驚呆了,雙雙陣亡啦!

“都死了?”

“額,那這該怎麼算啊?兩邊一個小兵都還沒補就死了。”

“按照系統判定,應該是紫方先拿的一血,然後緊接着方在臨死前的二段q擊殺了對面。”

“一血四百,二血三百!還是一血厲害一些。”

“話是這麼說,但是感覺兩邊的實力差不多啊,都是一樣的。”

看到現在,大家都是十分崇拜的看着兩人,尤其是林天。

剛纔十幾個人上去,都是敗下陣來,而且是慘敗,但是這個大兄弟一上來就打的這麼激烈。

甚至要不是系統這樣判定的話,他就贏了!

只能說精彩!

兩邊打的都牛!

面對這個結果。林天好像早就知道一樣,淡淡一笑,顯得風輕雲淡。

那少年則顯得有些不可思議,目光帶着不解和激動看着林天。

“嘿嘿,哥們,你可真厲害。”店老闆這纔敢說話,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笑着說。“不過按照規定,剛纔的一血是他拿的,所以,嘿嘿……”

林天無所謂的聳聳肩,也是一笑:“沒事,這次solo,本來就是我輸了。”

“哎……”

觀衆們大感可惜,紛紛要求着再來一場,店老闆可不幹了,這次是運氣好,要是下次真把外設給贏回去,他可就虧大發了啊。

溺愛之寵妻成癮 林天直接走下臺去,李清雅有些不甘心的道:“剛纔明明是你贏了的。”

“你從哪兒看出來的是我贏啊,”林天搖搖頭,“盲僧的話,他確實是比我厲害。”

李清雅還是不相信。在她心中,林天可以說是無敵的。

“好了,班長,比賽我也比了。看,我還是輸了。”林天笑着擺擺手,李清雅奇怪的看着後者,好像是輸了很光榮一樣,很奇怪。

“我們走。”林天微微一笑。

沒等林天走出多遠,只見一人急匆匆的趕來,叫住了林天。

李清雅一看,有些奇怪。這不是剛纔的那個少年嗎?

說他是少年,的確是這樣,他個子有點矮,模樣看起來像個高中生,清秀的樣子,要是穿個校服,說是初中生都有人相信。

“怎麼?有事嗎?”林天不解的問。

那少年微微喘着氣,手拿着一個包裝袋,“這是你贏的外設。”

林天一愣:“我並沒有贏啊。”

“不,是我輸了。”他神淡然。

林天還是搖搖頭,不準備接受,但是後者堅持,直接是塞進了林天手中,隨即目光深邃的看着他:“你的盲僧玩得很不錯。”

“哦,我玩的很爛,以前有人教過我。但是我沒怎麼學會。”林天微微一笑。

那少年身體猛的一怔,隨後又放鬆下來,笑了一聲:“原來是這樣,你這麼厲害,還用的着別人教?”

“那當然,我那個朋友打野很厲害,所以就經常教我用一些打野英雄,以前他盲僧經常虐我。”

李清雅十分好奇的看着兩人,怎麼說話這麼奇怪?不過林天把外設塞給了她,堵住了她即將要發問的時候。

少年此時才嘴角上揚,陰翳了一整天的臉舒展開來,“看來你那位朋友很厲害嘛。”

“額,還好,”林天摸摸鼻子,“就打野還可以,其他的,很菜。”

嘴角抽動片刻,少年笑了一聲:“行,祝你好遠,以後有機會再見。”

“再見。”

直到那少年離開,李清雅這才忍不住問道:“他爲什麼要追上來給你這個啊?你和他之前認識嗎?”

“不認識啊。”

“哦,好。”李清雅點點頭,拿着外設,隨即高興的道,“喏!我送你的!以後用這個打比賽,成績一定會,芝麻開花,節節高!”目標編號004 “不認識?”李清雅有些不解,那爲什麼剛纔兩人說話像是老朋友一樣。不過她搖搖頭,拿着外設,高興的道:“喏,我送你的。”

“以後用這個打比賽一定會芝麻開花,節節高!”

林天看着李清雅認真的樣子,顯得很是無奈:“給我?還是你留着。”

“不啊,我想要這個外設,就是爲了給你呢!”李清雅眨着眼睛,微微一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