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管你是誰,我也要宰了你!」見到眼前的一幕,血崇仰天-怒嘯,對於敢這樣挑釁他的人,那下場只有死。(未完待續。。)

… 南華君把話說完,忽然心中很不是滋味,玉色的手指微曲,漸漸緊成拳,她是他最寶貝的妹妹,他還沒做好把她讓給別的男人的準備。

南華君的心底,甚至有種自私的想法,把她一輩子留在身邊。

「兮兒要走?」寶寶從她肩膀立了起來,歪著鳥頭,瞅著蕭兮精緻的側臉:「兮兒不走,兮兒不走,寶寶喜歡兮兒,捨不得兮兒離開。」

若是不知道寶寶真實的目的,蕭兮會天真的以為,寶寶是真的喜歡她,捨不得她離開。

這隻鸚鵡,不過是想要她留下來保護阿雲罷了!

蕭兮心中罵寶寶虛偽,又為阿雲有這樣的寶寶而高興。

寶寶虛偽的面目下,是一顆真正愛護阿雲的心。

離開山谷,南華君把蕭兮送到了九聖宵。

鳳老宗主已經把宗主之位傳給了鳳凌然,這段時間,鳳凌然不可能來九聖宵,也許以後都不會來九聖宵。

鳳族是聖都第一大家族,鳳凌然又是新上任的宗主,有很多事,需要他去熟悉和處理。

一個大家族的宗主,並不是那麼容易做的。

南華君把蕭兮送到九聖宵,也是出於這點私心,想要蕭兮離鳳凌然遠一點。

可他不曾想到。

他才走不久,蕭兮就從九聖宵出來了,他能想到的,蕭兮也能想到,運起輕功,去鳳府找鳳凌然了。

九聖宵宿舍。

奴兒忽然睜開眼睛,伸手撩開床簾,坐了起來,烏黑的宿舍中,除了大伍和小伍均勻的呼吸聲,沒有任何別的動靜。

奴兒朝蕭兮床鋪看去,月光透過窗欞,此刻正好灑在蕭兮床鋪上,空蕩蕩的床鋪,什麼都沒有,如同這月色一樣的清冷。

奴兒快跳的心,漸漸恢復了平靜,桃花眸微暗,是夢么?他夢到蕭兮回來了,那麼真實。

鳳府。

蕭兮走到硃紅色的大門前,小手拿起銅獅嘴裡的門環敲了敲。

門打開,守門的家丁看到是蕭兮,精神的笑了。

「宋姑娘,這麼晚來鳳府,您是來找少主的嗎?」鳳府,已經沒有人不認識蕭兮了,也一直習慣把蕭兮叫做宋兮。

「你們家大公子在嗎?」她老找鳳少棠做什麼?她當然是來找鳳凌然的。

家丁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在,在,當然在,宋姑娘跟我來。」

蕭兮走進鳳府,跟著家丁來到一間屋子,她奇怪的皺了皺眉頭,這並不是鳳凌然的房間,家丁把她帶到這裡來做什麼?

家丁似乎看出蕭兮的疑惑,笑著解釋道:「大公子現在可能已經睡下來,小的不能直接帶宋姑娘去大公子房中,還請宋姑娘在這裡稍等片刻,小的這就去稟告大公子。」


房中精巧的銅獸香爐中燃著奇香,雲煙裊裊,家丁臨走之前給蕭兮沏了一杯茶水,請她慢用。

蕭兮也確實口渴了,看到茶水,端起幾口就喝掉了。

家丁出門前,看了蕭兮水潤的小嘴一眼,嘴角輕揚一抹詭異的笑。

走出房門之後。

家丁並沒有去找鳳凌然,而是到了另一處,對房中之人道:「宋姑娘已經喝下了百香茶,我現在去通知少主,少主喜歡宋姑娘,我看少主那兒,就不用百香茶了吧?」

房中之人輕叱:「你懂什麼?少主把大公子當大哥,喜歡上的女人也會讓給大公子,我們要幫少主把宋姑娘爭回來。」

鳳少棠被叫醒,很不高興,聽到是蕭兮來找他,初醒的困意也沒了,伸手就把衣袍拿了過來,一邊下床,一邊往身上套。

打開房門。

「兮兒是來找我的?」鳳少棠有點疑惑,問護衛:「她沒提到我大哥嗎?」

「是的,少主,宋姑娘只說找您。」護衛低下頭,眼中閃過心虛。

「那你現在去告訴我大哥,兮兒來了,讓他過去。」大哥知道蕭兮來,一定會高興的。

護衛詫異,抬起頭,看到鳳少棠又催他趕快去,護衛心中嘆氣,少主真是太傻了,自己明明就喜歡宋姑娘,為什麼要把宋姑娘讓給鳳凌然?

少主這種犧牲自己幸福,成全鳳凌然的做法,連他們這些屬下都看不下去了。

歡喜冤家:冷帝的億萬萌妻 ,為難的看著鳳少棠:「宋姑娘有事,要找的是少主,少主還是先去看看宋姑娘吧!宋姑娘這麼晚來,一時半會兒也不會走,等少主見完宋姑娘,小的再去稟告大公子。」

鳳少棠想了想, 冷情大少復仇新娘

「好,那我先去看看兮兒。」

鳳少棠讓護衛帶路的時候,護衛手中捧著的茶水,遞給了鳳少棠。


「我不渴。」

「少主,現在已經是半夜,您去見宋姑娘,還是先漱漱口,這樣會比較好。」

鳳少棠聞言,擰起了眉心,瞪了護衛一眼。

怎麼?覺得他有口臭?才端杯茶讓他漱一漱?

鳳少棠暗暗的哈了一口氣,悄悄的嗅了嗅,心中很滿意,他就說嘛!他從小到大,一口堅固的大白牙,怎麼會有口臭?

護衛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又立馬改口,賠笑道:「宋姑娘這麼晚來找少主,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少主喝口茶潤潤嗓子。」

鳳少棠輕哼了一聲,從護衛手中拿過茶杯,喝了一口,又放在了護衛手上。

「還不帶路?」

「是,是。」

護衛心裡鬆了一口氣,轉過身帶路的時候,嘴角揚起一抹愉快的笑。

今夜。

宋姑娘終於是少主的了。

另一處,房中。

蕭兮感覺空氣越來越燥熱,嗓子也發乾,她連喝了幾杯茶,不僅沒解掉乾渴,反而越喝越渴。

蕭兮眸色漸迷,熱的想要把身上的衣裳全部脫掉。

這是怎麼回事?

蕭兮坐立不安,起身朝門外走去,外面涼快。

她剛走出去,就看到一個頃長的身影走了過來,她心中一動,駐足門口,等來人走近,蕭兮才漸漸看清。

是鳳少棠。

「怎麼是你?」蕭兮皺起秀眉,她要找的是鳳凌然,怎麼會是鳳少棠來了呢?

「兮兒,你找我?」

鳳少棠走到蕭兮面前,看著她精緻的小臉,就像盛開的桃花,美的令人窒息,鳳少棠呼吸一窒,彷彿沒有聽到蕭兮的疑問,他笑著對蕭兮道。

「外面涼,進去再說吧!」

莫名的,看到蕭兮,他的心情非常愉悅,心跳都變快了。

這種奇妙的感覺,鳳少棠是第一次經歷。

蕭兮吸了兩口外面的涼氣,身上也舒服了些,跟著鳳少棠進了房間。

既然來的人是鳳少棠,蕭兮心中也有些話想要問他。

蕭兮看到鳳少棠坐下,她也坐了下來,有人悄悄的關上了房門,蕭兮也沒注意,因為眼前的人是鳳少棠,蕭兮對鳳少棠是很放心的,也不會往壞處想。

「我被南華君帶走之後,鳳凌然他……」蕭兮頓了頓,清澈的眼睛看著鳳少棠。

鳳少棠笑了,原來蕭兮找他,很重要的事,是為了大哥啊!

「大哥是很生氣,想要去找南華君算賬。」看到蕭兮漸漸繃緊的小臉,鳳少棠又笑著道:「不過,你別緊張,我和大哥說了,若是你在乎他,你一定會回到鳳族找他的,果不其然,你這麼快就來了,兮兒,你很在意我大哥。」

她愛的人是鳳凌然,又很清楚鳳凌然的脾性,當然在意他。

蕭兮微張著小嘴,欲要說什麼,喉嚨忽然又乾澀了,渾身就像著了火,把她燃燒的冒了煙。

蕭兮斂了神色,不想讓鳳少棠看出異樣,抓起旁邊的金釉色茶壺,倒了兩杯水灌入口中。

喝完之後。

蕭兮神色有些不對,她纖細的手指緊了緊,明眸漸漸變沉。

越喝越渴,身子不受控制的燥熱,還發生了奇怪的變化。

這茶水有問題。

蕭兮咬了咬粉潤的嘴唇,鳳少棠說的話,她此刻一句都沒聽進去,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腦中就像無數只蜜蜂,嗡嗡作響。

蕭兮潛意識就是找鳳凌然,只有他能幫她。



蕭兮站了起來,幾步就來到鳳少棠的面前,垂下腦袋,看著鳳少棠,說道:「鳳凌然在府中嗎?」

鳳少棠一愣,俊美的臉還掛著笑,對上她迷濛的眼睛,像喝了酒似的,熏的微醉,靈眸閃爍著迷離的光澤,鳳少棠也彷彿受到了感染,黑眸漸漸醉了。

「嗯。」他點頭,眼眸鬼使神差的盯著她看,臉上的笑,也格外的柔和:「兮兒,你真好看。」

鳳少棠和鳳凌然是親兄弟,相貌有七八分像。

蕭兮看著,看著,他的樣子逐漸變成了鳳凌然,她舔了舔唇瓣,呼吸出來的是全是熱氣,燃燒的身子,更是熱浪滾滾。

她差點就想把他撲倒,哪怕在這裡,在椅子上,她和他是夫妻,被他弄過的次數也不少,換她弄他一次,他也不敢說什麼。

或許。

鳳凌然的內心,渴望被她弄吧!

藥性發作,蕭兮的腦子一片胡思亂想,刺激著她的身心,把他撲倒的慾望。

然。

鳳少棠一說話,把蕭兮的理智,稍微拉回來了一些,這不是鳳凌然的聲音。

蕭兮手指嵌入掌心,細微的疼痛,讓她迷濛的眸,漸漸清晰了些。

看清眼前的人是誰,蕭兮仿若受到了驚嚇,連退了好幾步。

她差點犯了大錯,把鳳少棠當成鳳凌然。

蕭兮在手臂上用力的擰了一下,維持理智,不被體內的慾念左右,神識道:「龍龍,我中藥了,剛才差點把鳳少棠當成鳳凌然,你居然不提醒我一下?」

龍龍打了一個哈氣,彷彿在睡夢中被蕭兮吵醒,懶懶的說道:「這不是很好?你把鳳少棠也收為己有好了。」

蕭兮:「……」

想要掐死這條龍的心都有了。

鳳少棠也站了起來,黑眸像粘在了蕭兮的身上,迷離的看著她傻笑:「兮兒,兮兒,你離我那麼遠做什麼?你過來一些,難怪大哥那麼喜歡你,你竟是這樣的好看。」 蘊含著怒意與殺意的聲音在這片虛空擴散而開,令得不少觀戰之人皆是打了個冷顫,那等殺意,讓得他們的脊梁骨都有些冒寒氣。

然而,對於當事人的凌寒卻是絲毫不在意,他的身形早已消失在這片虛空上。

其實這一戰,讓人們更為驚訝的是凌寒和凌豹,以通經境的實力,力壓四尊通經境大圓滿的強者….這可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

就算是趕來的血崇此刻也在心驚,不過他心驚的卻是那數千丈龐大的爪子,他清楚的感受到那爪子上瀰漫的遠古威壓,擁有那等威壓的強者,一個照面便能將他拍碎。

「那是什麼東西?」血崇雙全緊捏,額頭上都是有著豆粒大的汗珠浮現,而後嘴角抽搐的望向地面上兩個已經差不多殘廢的人:「廢物!」

………………….

「嘿,小子,現在你可得好生計劃一下,不然等著血傀門的人一出麒麟洞天的地域,那戴家可就慘了!」妖狐凝聚在凌寒的身前,道:「之前原本以為這個計劃能夠得逞,先甩掉血滴子

兩個傢伙,然後將另外兩個傢伙幹掉后,在收拾血滴子兩人…!」

「不過真是沒想到啊,血傀門的實力還挺強的,能夠算作三流勢力了!」這個在凌寒眼中極為恐怖的勢力血傀門,在妖狐的嘴中卻是成了三流勢力,不過見妖狐一本正經的模樣,倒是不

像是撒謊。

聞言。凌寒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倒是並未繼續在這話題上糾纏。他心中早已知道,這妖狐多半還真是一個超級恐怖的傢伙。

「喂,小子,接下來你們兩個打算怎麼辦?」妖狐一掃嘲諷的神色,轉而正色的道:「接下來想要除掉血傀門的這些傢伙,恐怕有些棘手啊!」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也拿不出好主意,不過想要保住戴家怕是極為困難!」凌寒面色凝重的道。此刻的他也是有些頭疼,現在唯一的辦法便是拖延時間,想辦法把血傀門的人留在這片

地域,讓他有著更多的時間提升實力。

只要實力夠強大,能夠擊敗血崇,便可保住戴家,可是想要辦到可是極為不易,而且這樣的辦法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

「小子,血傀門的人暫時應該不會離開這片地域,他們在尋找這傳說中的麒麟。而且此時進入這片地域也是為了半年後麒麟洞天的開啟而來到這裡,他們多半是在打探著消息。他們所想

要的東西沒有得到,暫時是不會離開,戴家應該還有著一段的安全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