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您的意思是?」

「我希望您能在這裏展現那副模樣,再讓我們,見識一次。」

韓匿想了想說:「可以。」韓隆變化成那個模樣,背後光芒綻放,光之翼在劇痛中,緩慢延伸。

在那痛楚中,韓蜃逐漸回憶,獲得這個羽翼的那段經歷…」

傾盆大雨中,「下雨了。」「是啊!」在模糊的視線中,韓窿抹去雨水,問:「這場雨來得突然,剛剛還是大晴天,你覺不覺得,我們好像在繞圈子?」

影繪微微點頭道:「我也注意到了。」她臉色微微難看。

韓蜃沉思,連影繪這個結界陣法的大師都看不出,如果這是對手,也未免太過可怕了就在此時,影繪身子突然一踉蹌,陷地而入,她的腳下是無盡的漆黑。

影繪身軀,迅速消失在韓窿眼中,「影繪!」

不暇多想,韓靨伸手去抓,卻反被吸入裏面,兩人不斷墜落。

韓匿想開口,卻因為風壓,一開口就被狂風灌入。

越深入,魔氣越來越重,影繪的臉色也越難看

魔氣,要是被魔氣入體,影繪就慘了,必須儘快脫離這裏,韓蜃並未細想為何魔氣對他無用。

影繪的狀態,讓他心急。

強烈的渴望,強烈的需求,一瞬間,喚醒了某種東西,韓歷沒有注意到,自己靈魂深處,湧出了一股力量。

就在這時候,韓蜃覺得,自己背後一痛,開始拔空飛起,沒有細想,等到脫離那個洞穴的瞬間,韓餐見到了光,並且聽到了貓叫聲。

「韓魘!」

「啊!」韓魘驚醒!四處張望,卻發現自己在藍天之上,天空太陽毒辣。

「這裏,下面!」韓餐低頭,看到影繪沒好氣的臉孔與一眾女忍錯愕的神情。

「你怎麼突然長出翅膀飛上天去了?」

「我?剛剛不是…」「怎麼了,作白日夢了嗎?」

「可能吧…」但那個夢,也未免太真實了。

「算了,既然你現在有翅膀,你就先去伊東家看看吧。」也就因為那樣,韓窿才來得及救伊東一文字一命,但為何會有這個夢,還是個謎團。

「怎麼會?這麼像…」

「六翼天使的模樣,翼尊的模樣。」

異端巴溜了出來,告訴韓窿:「就是那個金髮女子,你最好小心她。」然後又溜了回去,彷彿特意出來為韓隆解答的,那些老者竊竊私語着。

「爺爺,您有何決定。」伊東一文字問,語氣有些急躁。

老者瞥了她一眼,又望向一旁金髮女子。

她說:「既然很久以前,我們這些老家族已經有過約定,那不妨…」

「那個……這位是?」韓窿問,雖然他早已曉得她的身份,他只是要刻意打斷她的話。

「我是伊東綾聖,同花季月讀一樣,是伊東家的守護神,抑或者說,我是囚犯,很久以前被你體內那傢伙強行禁箍在這個範圍內,被強迫守護這個家族的服刑者。」

韓層直覺感到,這傢伙對自己有很強烈的敵意,她並不是像花季月讀那種會幫助自己的角色。

果真,伊東綾聖並未放過這個可以惡整韓屢的機會,她不急不徐的說:「我支持聯姻,既然花季家的丫頭可以自做主張嫁給這傢伙,為什麼伊東丫頭不可以呢?」

「我拒絕!」韓蜃駁斥道:「這種理由根本就不成立!況且現在的法律根本就不容許這樣做!」

「你這種話,可是很傷女孩子的心暗。」伊東結聖道,避開他的問題。

韓餐無意與她糾纏,他問伊東一文字道:「伊東小姐,您認為這樣是正確的嗎?為了家族犧牲,這公平嗎?」

如果他還猜不出,伊東一文字的這個決定背後有人主使,那他就是貨真價實的白痴,對於這些隨意玩弄別人人生,為了利益出賣族女的傢伙,韓匿內心有些蘊怒,然而他也了解,這些家族總是這樣的。

韓麗希望,伊東一文字能自己拒絕。伊東平靜的臉,看不出什麼情緒波動,她淡淡的說:「為了家族而犧牲,那是在下的責任。」瘋了,韓真的認為這些狂熱的傢伙都瘋了。」

「如果我不答應,你們打算怎麼做?」

「我並沒有強求你。」老者道:「您還有時間,大可好好考慮,花季明宗主殿下。」一場會談就這樣結束了,一行人沉默著話,來到庭院處,一條小溪淌流過的櫻花木下。

「花季宗主,您考慮的如何了?」伊東問。

韓蜃嘆口氣,略帶不安的將視線轉到影繪臉上,她美麗臉龐看不出喜怒,但這兩天,她確實明顯的對他有些冷淡。

他,有一些在意她的想法,但卻苦無時間同她說話。

倒是,風玲舞與伊東一文字處得頗好,這讓韓窿頗感訝異伊東小姐,您…如果,影繪她答應的話我也沒意見。

如果影繪有意見的話,她也不會讓自己有意見的,反之亦然,韓蜃相信沒有任何一個女性會喜歡自己的另一半同其他女性分享的,韓匿相信影繪會處理的很好。

「在下能理解。」伊東一文字點點頭,不再開口。

伊東綾聖遠遠走了過來:「花季先生,請您同我過來一下。」

韓餐實在是不大想過去,但看她扣著刀鑼的手指,他也實是無奈。

「影繪、玲舞、伊東小姐,那我就先離開了,還有…」韓餐欲言又止。

影繪明了他意思的說:「你去吧,我們在這裏等你回來。」

韓麗不疑有他,點點頭隨着伊東綾聖離開這兒,來到稍遠處的小涼亭中。

「我很討厭你,你體內的傢伙,你的父親,甚至是那些討厭的古神!」「您找我來就只是想說這些話?」韓餐絲毫不被她激怒。

伊東綾聖語氣緩了緩,道:「我希望你給一文字一個機會。」

韓窿無奈的苦笑道:「機會,對我而言那是麻煩,你也看見了,除了影繪,還有一個風小姐在,如果再加一個伊東小姐,我承受不住,也承受不起,而且我配不上她。」

「是不願,還是不敢,又或者是你自卑呢?」

「或許都有吧。」韓窿承認。

「人類總是想太多。」伊東綾聖淡淡說:「或許你該試着了解一下伊東再下決定,你應該也知道,就算現在你不接受她,未來…」

伊東也會成為別人的妻子,對這種大家族來說,族女的存在意義多是為了與其他家族聯姻,韓餐在內心將她的話接下去。

眉頭微微擰了起來,雖然這不該關他的事,但是,對貌似季常的伊東,想到這點,他的內心微微的有點不舒服。

回神,韓隆才發現伊東綾聖不知何時已經離開,只留下他待在這裏發獃,當他一回首,發覺伊東一文字站在不遠處等待時,不由一怔。

伊東一文字注意到了韓餐的注視,回過眸子來,冷冷望着他。

伊東一文字,貌似季常的少女,除此之外,韓蜃對她了解不多,或許,你該試着了解伊東,伊東綾聖的話在韓窿腦海中會想着。

韓餐迷惘了,他只確定一點,他不能也不可以再多惹一個的麻煩。

「影繪讓在下來問您的意見。」伊東走近說。

什麼?韓餐怔了下,然後搔著頭說:「你這樣說我也沒辦法….對了,影繪與玲舞她們去哪兒了?」韓餐轉開了話題。

「其實,就算爺爺不要求,原本我也打算這樣做。」伊東凝視韓層。

韓蜃內心一驚,裝傻的說:「影繪她們呢?」伊東嘆息道:「她們與六前輩說要去街上晃晃,要您不用等她們了。

再繼續這個話題太危險了,韓餐察覺自己面對貌似季常的伊東時,會有心軟的感覺,他試着轉開話題。

「嗯…小姐,我想問您,您曾經離開這裏,出去外面街上,外面世界玩過嗎?」伊東眸子終於浮出了另一種神情,那是不滿與些許怒意。

「這當然,在下並非如您想像,那種不理世事,深居家中的女性。」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為什麼你的眼神這麼寂寞?」

伊東一怔,幽幽達道:「因為在下,在這裏唯一可以真正稱為親人的死了,在下想您大概無法理解吧。」

在提這些話時,她的眼神不經意的流過些許苦澀。

「不,我想,我應該多少可以理解一些….」見伊東一文字不大相信的眼神,韓餐苦笑的說:「我也是家族出身的,家族因權勢造成的冷漠,我多多少少能理解。」

「你,原來的名字應該不叫做花季明吧?」

「你怎麼猜到的?」「花季家的每個人在下都認識,惟獨你,而且影繪對您的態度,還有您的一舉一動,很容易便能看出您並非是受過嚴格式教育的人。」

我的身上真有那麼多破綻嗎?韓搖搔頭問。

「你與……繪很熟嗎?」

「我們是自小一同長大的,在下母親是花季家族的人,影繪是我表姐。」

伊東一文字突問:「在下能得知您真正的名字嗎?」

「我姓韓,名靨,夢魘的魘。」不加思索的說,她的要求,韓魘很難拒絕,除了容貌外,還多了一絲同病相憐的悲傷。

雖然他有些懷疑,身為伊東家公主的她,為什麼會說她只有一個親人。

。再看那馬車夫和小廝,看到院子門開了,那小廝才上前一步,湊到馬車窗戶邊道:「胡嬤嬤,門開了——」

然後車帘子掀開,一個看起來長相喜慶,嘴角上揚的嬤嬤從車廂里鑽了出來。

扶著那小廝的手下了車,站定后打量了一下這院子,和錢掌柜對上了眼神,也沒有避開,而是眼睛裏恰到好處的露出一點疑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第五百三十六章李家來人 第1671章

阿鷹紅着眼悶聲道。

雲藏深深的閉上眼。

雲翠華整個愣住,中,中風?

她爹爹中風了?

她那麼威風的爹爹如今變成這個模樣,不能動,什麼都做不了。

「是你們,是你們害的我爹爹中風是不是,是不是你們?」

雲翠華一腔憤怒無處發泄,沖着秦臻大聲喊道,眼中滿是憤怒。

「是我,又如何?」

不等秦臻說話,楚琉影嗤笑一聲開口。

直接擋在秦臻的面前,這是一個下意識的保護動作。

雲翠華看在眼裏,嫉妒在心裏,就聽楚琉影道,「雲翠華,要說起來,這楚家跟雲家的恩恩怨怨還真要從你身上說起,當年要不是你纏着我不放,弄出那麼多的事情,你那個弟弟也不會天天找我的事情。」

行吧,索性一次性說清楚。

「我不喜歡你,而且很厭惡你這件事你應該很明白,可是本小爺拒絕你之後,你可倒好,天天找事,你找麻煩也就算了,你那個弟弟也找麻煩,更甚至他心腸更歹毒,你都嫁人了,他還想替你出這口氣,想殺了我。」

楚琉影說起這個事,也是嘔的慌,像是吃了蒼蠅一樣的噁心。

話說到這裏,他眼中的厲色越來越明顯,「你弟弟想殺我,被我反殺,那是他咎由自取,自找的,可你爹咽下下去這口氣,非要給你哥報仇,你們這一家,女兒不行,兒子上,兒子不行老子上,你們想幹什麼?恩?」

「你們殺人也好,報仇也罷,都沖着我來,跟一個孩子過不去做什麼?那孩子才不過一歲,你們就下得去手?」

楚琉影怒聲道。

一句接着一句說的雲翠華啞口無言。

他揮揮手,只覺得多說無益,當即冷笑道,「跟你說這麼多,也是讓你死個明白,別覺得自己受了委屈,你們雲家落到如今這個地步一點兒也不冤枉,都是你們自找的,然後說個正事,既然將你抓過來了,就說說我的目的,雲藏……」

他喊道。

雲藏眼睛動了動,就聽楚琉影道,「說出小墨的下落和線索,你女兒該上哪兒上哪兒,我們不動她,可要是你還執迷不悟,依舊死不開口,那麼對不起,我讓你們全家團圓一下。」

這話說的明白了,就是一起死唄。

吭哧吭哧。

「你敢!楚琉影,你敢動我的女兒試試!」

雲藏咬牙怒罵。

楚琉影嗤笑一聲,步子一跨,張狂盡顯,「小爺長這麼大,還真沒怕的事,來人,先給我打一頓!」

話音一落,雲翠華立馬被壓到地上。

楚家人這些屬下動作是相當迅速,執行力很是強悍,立刻抽出隨身佩戴的劍當場就打了起來。

啪啪啪啪。

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和手軟。

雲翠華痛的哭叫出聲,想反抗,但是被人壓着,她哪裏能反抗的了?

「好痛,好痛,爹……」

雲翠華雖是被夫家趕出了門,這些天來也是東逃西躲,但是沒有人這般按着她往地里打。

疼痛和屈辱,將她整個人都籠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