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內居然還會傳出這樣扯淡的謠言?!

周氏也愣了一下。

她立刻想起五年前那天夜裡,段青雲找人毀了段嬰寧清白一事……

說起來團寶的生父,也的確極有可能是那兩個混混。

不過那兩個混混到底有沒有玷污段嬰寧,眼下只有段嬰寧自個兒才知道,畢竟那兩個混混已經死了。

若真是那兩個混混,團寶又怎會與容玦長得一模一樣?!

容世子又怎會主動承認,團寶是他的兒子?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曲折,周氏也是滿腦子的疑問,卻又不知該從何下手去查。

「簡直是一派胡言!故意要抹黑我家團寶的名聲吧!」

段志能怒聲喝道。

與他的憤怒暴躁、周氏的心虛不安相比,段嬰寧平靜多了。

想當初,段志能對團寶也是一口一個「野種」,眼下居然會說「我家團寶」,這變臉之快、厚顏無恥,與她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容世子都說了團寶是他的兒子,這些人還敢鬧出這樣的謠言?!」

「簡直是豈有此理!」

見段志能氣得不輕,周氏瞥了段嬰寧一眼,「老爺,這也沒什麼好生氣的,既然團寶的確是容世子的兒子,要不讓容世子出來解釋一下?」

「如此就真相大白了,也沒有人敢再污衊團寶是野種呀!」

她神色不明,不知說這句話到底是真心為了團寶好,還是另有圖謀。

段志能這會子腦子有些不清醒。

他只點點頭,「言之有理!」

周氏趁機又道,「老爺,咱們清雲被人潑髒水,到現在都還沒有解決呢!」

「清雲是小事,不值一提!還是嬰寧的事情比較重要。」

聽到這話,周氏頓時不高興了,咬牙瞪著他,「老爺,你聽聽你自己說得是什麼話?嬰寧哪裡能跟我們清雲比?」

話剛出口,周氏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她似乎說漏嘴了……

她臉面捂住嘴巴,緊張的看了段嬰寧一眼。

段嬰寧微微眯了眯眼,眼中閃過一絲狐疑。

周氏這是什麼意思?

她和段青雲都是他們的女兒,即便他們更偏疼段青雲……

但周氏這番話,明顯不對勁啊?

她是他們撿回來的不成?!

見她臉色似乎起疑了,段志能警告的瞪了周氏一眼,這才笑著含糊過去,「嬰寧啊,你娘就是偏心。」

「為父都說了她許多次了!」

「你放心,以後你娘絕對不敢再偏心了!」

周氏雖不甘心,也點頭說是。

王伯猶豫著喊道,「老爺,夫人,這件事到底該怎麼解決?眼下都已經傳遍京城了!」

兩人這才被拉回思緒。

段志能和周氏統一戰線,認為該讓容玦站出來發聲。

倒是段嬰寧不緊不慢的說道,「不用。」

「所謂謠言,不過是人云亦云。等他們傳得累了,沒有人再傳了……這件事不就過去了嗎?有什麼好著急的?」

段志能和周氏對視一眼,眉頭緊皺。

他們怎麼覺得,段嬰寧今兒怎麼反常呢?

他們誰敢說一句團寶是「野種」,段嬰寧敢拆了整個寧遠侯府!

可如今滿京城都說團寶是「野種」,她居然還滿不在乎?!

「嬰寧,你不對勁。」

段志能緊緊地盯著她,「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為父?」

「沒有。今日起了個大早,有些困了,我先回房歇息了。」

段嬰寧打了個呵欠,又伸了個懶洋洋的懶腰,這才起身離開。

目送她出去,周氏眉頭緊皺,「老爺,這丫頭我瞧著不對勁,要不找個人盯著她吧?」

段志能思索片刻,命人將李婆子喊來了。

一番叮囑后,李婆子拍著胸口應下,回靜心院「盯著」段嬰寧了。

這會子,團寶不知又去哪裡野了,段嬰寧正躺在貴妃榻上想事情。

李婆子悄無聲息的進來了,卻什麼話也不說就站在一旁緊緊盯著她,那眼神活像是想要拐賣小孩子的人牙子似的,讓她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原段嬰寧以為,是容玦會承認團寶是他的兒子一事,讓李婆子如此古怪。

誰知半晌,這老貨仍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著她。

段嬰寧這才撐著上半身坐起來,「你這老貨,這樣盯著我做什麼?」

「二小姐。」

李婆子這才趕緊說道,「方才老爺和夫人喊我過去,吩咐奴婢緊緊盯著您的一言一行!一旦有任何不對勁,趕緊告訴他們!」

原來是因為這事兒!

段嬰寧心下冷笑,「所以你就這樣盯著我?」

「那你可發現我有什麼不對勁?」

「沒有。」

李婆子連忙搖頭,「就算小姐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奴婢也不會告訴老爺和夫人呀!奴婢如今是二小姐的人!」

她無時無刻不在表忠心。

自家這位二小姐今時不同以往,不把她討好了能有她的好處?

再說了,三小姐名聲被毀那件事她也有份。

若老爺夫人查出來,她會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如今李婆子只能緊緊依附段嬰寧,哪裡敢背叛她?

「算你識相。」

段嬰寧輕哼一聲。

李婆子猶豫片刻,這才小心翼翼的說道,「不過二小姐,奴婢心裡還有一件事不明白。」

段嬰寧懶懶的掃了她一眼,「什麼事?」 煙塵散去,眾人想像中血流成河的景象並沒有出現。

林天消失了。

「混蛋,人呢?」黑人男子怒罵了一聲。

在遠處的狙擊手正在四處搜尋林天的身影。

「你在找我嗎?」林天的聲音嚇了他一跳,他立刻拿着槍對準了林天,扣動了扳機。

槍響,林天卻沒事。

下一刻,林天把槍從他手中奪了過來,輕而易舉的就把槍變成了一堆零件。

「你?」狙擊手震驚了。

這可不是手槍,而是最新型的狙擊槍,林天這拆的速度也太快了。

這究竟是人是鬼?

在剛才的火力中,林天不僅躲了過去,還來到了他這裏,這人絕不簡單。

「你究竟是誰?」

「你們是狼牙的人嗎?狼牙什麼時候有這種膽子了?」林天皺着眉頭問道:「你們的團長血狼,不想活了嗎?」

狙擊手神色一變,看向林天,震驚的喊道:「你是血閻王?」

「猜對了,可惜沒獎。」林天搖了搖頭:「華國不是你們可以踏足的地方。」

林天輕飄飄的打了狙擊手一拳,狙擊手如遭重擊,撞在了後面的牆上。

林天解決完狙擊手之後,就回到了剛才的地方。

狙擊手隱藏在暗中,威脅太大了,因此林天才會想着先來解決狙擊手。

「眼鏡蛇,收到請回答。」黑人男子正在不停的呼喊那個狙擊手。

林天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你是再找那個狙擊手嗎?他可能沒辦法回答你了。」

「你到底是誰?怎麼這麼厲害?」黑人男子震驚的問道。

林天在剛才的局面中都能脫身,並且解決了他們的狙擊手,這讓他覺得太震驚了。

人真的能做到這種程度嗎?

「你們狼牙動手,都不先調查一下的嗎?」林天輕笑了起來,從兜里掏出來幾發子彈。

「哈哈哈,你個蠢貨,沒有槍,你有子彈又能如何?」黑人男子不屑的嘲諷道。

然而下一刻,他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個彈孔。

「愚蠢。」林天搖了搖頭,把剩下的子彈都扔了出去。

最後他們只活下來一個人。

「你們狼牙這一次還派了誰過來?」林天問道:「有沒有在榜上的?」

雇傭軍界有一個組織排行榜,還有個人實力排行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